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玄幻奇幻 > 天醒之路 > 第七百五十八章 北城门
    志灵城主府的前院极为空旷,不像一般人家的庭院栽满花花草草,全是青石铺就。三面围墙之下,三排几乎与围墙等长的兵器架上各类兵器挤得满满当当,在如此阴沉的天气下,依旧闪着耀耀寒光。

    院中有城主府侍卫正在操练着,可站在前厅石级上的城主龙幍看起来却是心不在焉,直至看到宋华的身影从正门外走入,他的注意力才算有了个集中的地方。

    “城主。”宋华快步来到龙幍面前。

    “去了几个?”龙幍问道。

    “十个。”宋华道。

    “十个,那是很不少了,应当是足够了。”龙幍说道。

    “属下也这样认为。”宋华点头。

    龙队说是龙幍麾下最强的一支人马,可事实上这些能人异士大多桀骜不驯,听调不听宣。龙幍想用着他们的时候,也要看他们的心情。好在龙队人数不少,每次总还是会有人给他面子。但是这一次给他面子的竟有十人之多,龙幍清楚这不是心情好的人比较多,更不是他的面子忽然变得很大。而是因为这次任务的目标是玄军帝国的通缉重犯,拿下这功劳的话,玄军帝国必有封赏,这些因为各种原因不得不屈居龙幍这里藏头露尾的强人,说不定就此重获新生。这对他们当中的很多人来说都是极具吸引力的。

    “只是可惜了啊!”龙幍忽然叹息道。

    “可惜什么?”宋华愣。

    龙幍摇摇头,没有说什么,他是想到了和自己有旧的那位,他心里一直都在犹豫是不是要网开一面,可现在龙队十人一起出手,自己就是想网开一面怕是也来不及了。

    就这样吧……龙幍心下想着。年轻时的种种过去已久。那时候的他就已经决定不再被那些友情困扰,今时今日又何必重新纠结。

    “城主……”宋华这时在一旁轻唤了一声。

    “嗯?”龙幍回过神来。

    “咱们这边……”宋华想请龙幍示下。

    “报……”一人呼喊着,从正门外急匆匆地冲了进来,一眼看到石级上的龙幍、宋华,立时留下一串人影,人已掠到了石级下。

    “什么事?”宋华看着急急赶来的密探问道。

    “鞠放死了。”来人说道。

    “什么?”宋华一惊,立即扭头看向龙幍。龙幍对此显然也颇为诧异,瞪眼看向来报的密报。

    “怎么回事?”龙幍亲自问道。

    “他第一个赶到了路平他们吃面的地方,不敌被杀。”密探说道。

    宋华听后顿时也有一些恍然,扭头向龙幍解释道:“鞠放的住处距离那边是要近一些,看来他没等其他人就擅自行动了。”

    “他们那些人,你还指望会配合行事不成?”龙幍说道。

    “可就算鞠放孤身一人,这么快就被杀……”这消息和宋华回来简直就是前后脚,宋华估摸了一下时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就算鞠放收到他消息急不可待地马上过去,死讯居然追着他回来,这恐怕也意味着鞠放制造这个死讯根本没用什么时间。

    “他怎么死的?”宋华问道。

    “只一击,飞音斩。”密探说。

    “飞音斩?还只一击?”宋华大惊。

    “是的,就只是一击。”密探肯定地道。

    宋华看向龙幍,就见龙幍也是眉头紧锁。

    飞音斩?这不应该是楚敏所擅长的异能啊!而且就算她把这异能练得炉火纯青,只靠这一手三级异能就把鞠放一击秒杀,着实有些玄幻。

    “出手的人是谁?”宋华似是看出龙幍心中疑惑,接着追问道。

    “是路平。”密探道。

    “路平……”宋华又看向龙幍,龙幍的模样看起来也有一些愕然。

    路平。之前搜罗到的情报,这路平是有一些不同寻常的地方。但用飞音斩一击秒杀鞠放却与他们所掌握的情报怎么也对不上号。

    “路平他们之后朝哪里去了?”龙幍随后问道。

    “应该是朝北门方向去了。”密探说道。

    志灵城朝南,那便是峡峰山区,朝北,地界可就大了。玄军十一区中的三个大区,包括都城玄军城,从志灵城往北都可抵达。

    “点一队、二队、三队、四队,跟我一起出发!”龙幍忽然下令,迈步就朝院外走去。

    “是!”宋华听令神色一凛,挥了挥手后,率先跟在了龙幍身后。

    志灵城北门。

    出入的行人都用诧异的目光打量着城门的正下方。那里摆了一条长凳,上面端端正正坐着一人,背朝城外,面朝城里,双手叠在身前,拄着一根黝黑的铁棍。

    “这是什么人?”行人小声议论着,可就连守御城门的官老爷都没有过问,他们这些人又哪敢多事,只是纷纷从左右绕行,尽可能地不去打扰到这位看起来不一般的人物。

    结果就在这时,一匹马儿嘶叫着,伴随着清脆急促的蹄声,从城外直朝城内冲来。

    行人惊叫着纷纷闪向左右,马匹的主人大叫着当心,却早被狂奔的疯马甩在了远处。

    眨眼马已冲入城门,正下方长凳上居中坐着的那位,却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只是拄在手下的那根铁棍忽被他一手甩起,荡向了身后。

    朝他背后直撞过来的疯马,正被他这一棍子抽到。一声闷响,马匹庞大的身躯,伴随着一声痛苦的哀鸣,竟是横飞出去,直撞到墙门的墙壁上。

    轰……

    人们只觉得整个城门都在摇晃,门顶的尘土扑拉拉地直往下落。那马却已倒在了墙根,四蹄刨地,却怎么也站不起来。

    长凳上的那位,铁棍早已经拄回手下,姿势回到最初,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原本就在绕着他行动的路人,顿时绕得更远了。那些起初还窃声议论一下他的声音,顿时也全都没有了。城门下一片寂静,所有人都似幽灵一般快步进出,只有那马儿在墙根时不时喘几声粗气。

    马的主人好容易赶到城门,看到这景象也是呆了。早有守城的卫兵过来让他快些把马牵走。可他朝自己的马走去一瞧,右边的脖劲上生生被砸出了一个凹印,有气无力搭在地上的马头,不断有血沫从口鼻里喷出。

    马主人心疼不已,可也不敢多问多说,可这马他却也没法带走,站在那里只是手足无措。

    长凳上的那位,却在这时站起了身,所有人都以为他要对冲撞到他的马主人如何时,他却头都没回,目光笔直地望着前方——刚刚来到城门前的五位路人。

    他抬手,铁棍指向五人中的一位。

    “楚敏。”他叫道,而后指向下一位,“路平。”

    跟着,第三位,指到后,却是想了一会。

    “林莫!”他叫道。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