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玄幻奇幻 > 天醒之路 > 第八百零四章 院监总会左督察
    玄军院监总会,议事厅。

    总长秦琪时隔两个多月第一次回到这里。他在北斗学院受的重伤还未痊愈,但行动已然无碍,可以出来主持一些院监会的日常工作了。此时他安静地坐在他的位置上,一言不发。除他以外的其他人似是不太明白总长此时的状态,正在面面相觑,当中就有志灵院监会的会长风行夜。

    风行夜当日连续七小时施展流光飞舞亲赴院监总会送信,消耗甚大,随即留下来休养几天。结果不过几天功夫,路平一行竟然已经从志灵区院监会冲到这玄军院监总会来了。

    闯入者:路平!

    这个消息一出来,院监总会这边不用分析路线就已经猜到路平是冲着他们来的,因为他们很清楚路平来玄军城的目的。

    片刻的安静后,秦琪终于开口:“到哪了?”

    一直在不断收取情报,但秦琪不问就没敢出声的部下急忙汇报:“已过卫林巷东口,顶多还有半个小时就会到院门口了。属下以为……”

    “我不是问这个。”秦琪听着这回答,皱起了眉,没等部下说完便出声打断了。

    “啊?”部下发愣。

    “我是问苏唐。”秦琪道。

    “苏唐……”部下这才想起收到闯入者是路平的消息时,总长第一时间下达的,也是目前唯一的一道命令便是转移苏唐。

    “属下估摸着……”部下开口,但看到秦琪又一皱眉,便知道自己这句“估摸着”着实有些不靠谱,连忙停止“估摸”,改口道:“属下这就去确认。”说完他就急急退出了议事厅。

    其他部下还在面面相觑,风行夜这时已经站出来道:“总长伤势未愈,属下以为是不是也暂避一下?”风行夜经常出入秦府,与秦家私交甚好,与秦琪平辈兄弟论交。不过眼下在院监总会,双方是明确的上下级关系,众人面前他也是以上下级的身份态度说事。

    “这是什么话?”结果秦琪未答,便已经有人出声呵斥。

    院监总会的职位设置和分会大体是相同的。会长之下设左右两位总督察。刚刚开口这位便是玄军院监总会的左督察牧云开。整个玄军院监会,总长秦琪之下便以他为尊。此时对风行夜这建议他看起来极其不满。

    “区区一个山区小鬼打上门,竟要总长大人退避?这要传出去我们院监会颜面何存?”牧云开义正词严地说道。

    “这可不是一个普通小鬼。”风行夜忙道。他是分会会长,品级相当于总会的指挥使,比起左督察来说差了一级,虽与秦家关系颇深,却也不好对牧云开太过不敬,只是耐着性子说道。

    “我知道志灵城那边似乎又在这小鬼手下吃了亏。但风会长也不能因此就让总会也蒙羞,来掩盖你们的无能啊!”牧云开说道。

    “你!”被人这样冷嘲热讽,风行夜顿时有些恼怒,可看了一眼坐在上方的秦琪后,终究还是忍住没有多说什么。

    “这个左督察口中的小鬼确实不简单,左督察还是尽量记住他的名字,路平。”秦琪开口道。

    “记住一个将死之人的名字?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牧云开傲然道,对秦琪这位总长竟也没有多客气。

    其他人听着他与总长大人针锋相对,都没出声。一来他们身份不够,说哪方不对都不好。二来他们都很清楚这不是普通口角,而是上层人士们的势力角逐。院监会虽是秦家一手创立扶植起来,但这终究是帝国机构,真搞成秦家的后花院未免太招人非议。所以秦家家主秦川虽掌管吏监司,却也不可能在院监会中全安排自家亲信。久而久之,渐渐也就有了各方或势力,或个人在当中述职。

    这个左督察牧云开就不是秦家一派的人。但他能在秦家势力范围的院监会内成为总长之下的第一人,自然很有些来头和背景。在有心人的注意下,这点也不算秘密:牧云开与被称为“国之重器”的卫氏一族来往颇多。

    这样的势力斗争在朝堂之上可谓司空见惯。卫家在努力渗入秦家势力范围的同时,秦家又何尝没在卫家的势力机构中占人头?

    牧云开已经做到左督察的位置,接下来会谋求的自然就是总长之位。之前秦琪重伤,他便上蹿下跳,好在秦川镇得住,他终究没能跳出花来。秦琪伤未痊愈便恢复工作,其实也未尝没有牧云开这边给到的压力。

    志灵院监会那边,前后两位都是秦家的亲信,属于秦家牢牢把控的分会之一,结果接连在路平那里吃亏,牧云开怪话早就没少说了。现在路平直接闯到院监总会来,牧云开真要在这时候不跳出来针对,之前那些怪话可就算白说了。

    “那依左督察之见呢?”秦琪不咸不淡地说道。

    “人既是冲着我院监会来的,还这样打上门来,当然是要给他迎头痛击。”牧云开道。

    “我久伤未愈,看来是要劳烦左督察出手了。”秦琪道。

    “总长大人就请在这里安坐,我绝不会让这小鬼伤到你分毫。”牧云开大声道。话是好话,可从他嘴里说出来,所有人都知道意不在此。尤其之前风行夜还劝秦琪暂避,两相对比,对秦琪一派深深地讽刺一目了然。站在秦琪一派的人还是占据大多数的,此时就有人忍无可忍想要跳出来请战,不给牧云开这打脸的机会。却不料两位总督察中的另一位,右督察苟进一偏偏在这时候开口了。

    “那便这样吧。”他说道。仿佛何止符一样给这段明里暗里的争斗画下了一个暂时的句号。

    “呵呵。”牧云开朝苟进一这边投以一笑,在他看来苟进一是帮衬了他一下,将他这个打秦琪一派脸的机会彻底巩固了。

    “我去了。”牧云开转身,昂首挺胸,大步流星。议事厅里其余人中牧云开的直属麾下自然是紧随其后。其他一些立场模棱两可的,不会在这时候跳出来站队。秦琪一派却是受了屈辱,愤恨得不行,不少人把火朝苟进一身上撒,怒目视之。这苟进一大家一直以为是个不左不右,独善其身的人,但在这关键时候还是彻底暴露了立场啊!

    倒是秦琪,神色依然不变。

    院监会上上下下这些人的能耐,他心中自是有数的。敢跳出去向路平叫板,那只能说明这位的消息实在不怎么灵通,两个多月过去了,还不知道路平在北斗学院的事迹,看来这位左督察与卫家所谓的密切也不过如此。反倒是这位一直不显山不露水的右督察苟进一,很像是知道些什么的样子。

    右督察想更进一步,左督察挂掉当然是个极好的机会。不过终究还是需要一番操作,到时观察一下左右苟进一上位的能量,应该不难看出他背后的势力是哪边。

    不过话说回来,又能是哪边呢?无非也就是那几家吧!只是这个苟进一一直深藏不露,怕是连自己的真正实力都隐藏了几分吧!秦琪想着,朝苟进一看了眼,而这位右督察也正看向他,两人四目相对,都是微微一笑。心里在想些什么,却都只有各自知道了。

    院监总会门外,牧云开带了几位亲信部下,没有再带太多人手。对方就只一人,自己这弄得大张旗鼓,岂不是灭了威风?

    “敌人现在的位置。”他问身后。

    “已过小桂坊。”部下答道。

    “我们朝前迎迎,免得人闯到这里吓到了总长大人。”牧云开说道。

    “哈哈哈哈。”部下们听出这话里又在讥讽,纷纷配合着大笑。而且还要同牧云开一样用上一点鸣之魄,将这声音传得远一些。

    议事厅内的诸位自然是听到了,可看总长还是不动声色,也只能继续忍着。

    又过了数分钟,一直安静的议事厅内秦琪的声音终于响起:“他们差不多该遇到了吧?”

    “如果左督察迎上去的话,想必是差不多了。”回答他的竟然是右督察苟进一。两人这一问一答中,竟让人觉得有几分默契。

    “苏唐呢?”秦琪又问,他最为关心的似乎只是苏唐的情况。

    “已经送到禁牢。”这次回答的就是另外的部下了。

    “好。”秦琪至此看起来才如释重负了一些。部下们却又开始面面相觑。

    他们早听到秦琪的命令,却始终觉得这一步是不是有些太过。院监会内确实没有专门关押人的牢狱,比起刑捕司的地牢、天牢要差得远。可这禁牢却又比地牢、天牢还要夸张许多,这是护国会下属的牢狱,关押的全是修界中人,而且全是需要护国会出手料理的,不是四魄贯通都难有这样的资格。

    转移苏唐,是为了防备路平。

    这路平,竟然需要护国会来挡?

    大家都在这样想,左督察更是直接嘲笑,认为护国会怎么会理这鸡毛蒜皮的事?怎么会接手院监会捉来的一个境界不过双魄贯通的丫头?

    可现在,护国会似乎很痛快地接手了苏唐。是因为苏唐有他们需要的价值?还是说他们认为路平的实力有这样的必要性。

    如果是后者……

    大家忽然觉得左督察大人离去的背影和笑声有一些悲壮了。

    **********************************

    莫名其妙就十月下旬了?今年已经要过去六分之五了??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