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玄幻奇幻 > 天醒之路 > 第八百六十七章 一句表态
    “哦?他们怎样?”路平问道。这三位起初像是朋友,但之后立场暴露后便成了对手,这样的转折对许多人来说是痛苦的,玉衡峰便有许多门人到现在为止都无法接受他们的首徒陈楚竟然是心怀叵测多年的卧底。可路平听到三人的名字时,情绪依旧没有什么变化。

    “营啸也是暗黑学院的人。”徐立雪先说营啸。

    “嗯,我知道。”路平说,他比任何人都早知道这件事。

    “你知道他的来意?”徐立雪问。

    “不清楚。”路平摇头。

    “就目前得到的情报来看,暗黑学院也不是铁板一块,他们当中也有派系。营啸与严歌、林天表他们似乎并不是一路人。”徐立雪说。

    “是的。”路平点点头。

    “但他们的目的其实是一致的,只是最终得手的是严歌。”徐立雪说道,“因为他的身后还有一个吕沉风。”

    “现在他们去哪了?”路平问。

    “关外,苦寒之地。”徐立雪说。

    “暗黑学院的地盘。”路平说。

    “是的。”徐立雪点头,而后他的神情变得郑重起来,原本只是用普通的方式——走得远一些来避开旁听,但说到这的时候,即便并没有察觉身遭有什么人,徐立雪还是施展了一个定制,将二人交谈的声音封闭了起来。

    “他们抢走的那件超品神兵,叫千松尺。”徐立雪说道,“就连绝大多数北斗门人都不知道这件超品神兵的存在,更不知道它的意义。”

    路平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在听。

    “关外的苦寒之地条件艰苦,物资匮乏,连生存都极艰难,更别提修炼了。所以当年暗黑学院被驱赶至关外后,四大学院就放松了警惕,以为可以到此为止了。”

    “谁知道千百年来,暗黑学院死而不僵,时不时就会有他们生事的消息传来。早些年四大学院也曾考虑过远征关外,彻底根除暗黑学院,但因为种种原因未能成行,最终也就是加强了关内对暗黑学院势力的监察。暗黑学院也确实受苦寒之地的困扰,始终未成气候,偶在关内露头都无需四大学院出手料理,所以渐渐也就不太重视他们的状况了。”

    “但是这次他们出手,显露出的人手根本不多,却牵涉到了大陆诸多势力甚至家族,让我们已经看不清暗黑学院到底在关内埋下了多少种子。”

    “尤其他们抢走了千松尺。”

    “千松尺的能力,可以改变苦寒之地的条件,当那里出现一座七星谷时,暗黑学院势必得到这千年来,甚至千年以前都未曾有过的壮大和发展。”

    “所以这次,四大学院不能再坐视不理,这一次我们必须出征关外,彻底铲灭暗黑势力,再不济,也要把千松尺夺回来,甚至摧毁也行。”

    “四位院长聚会,就是为了商议这事?”路平说道。

    “是的,这一次大家必须团结一心,发动天下所有学院,群起攻之。”徐立雪说完,直视着路平。他说这么多的用意,他希望路平已经听出来了。

    路平当然听出来了,他很快点了点头。

    “摘风学院也会参加的。”他说道。

    只这一句表态,却让徐立雪百感交集,有欣喜,也有遗憾。

    欣喜的是,路平这个可抗吕沉风的强大战力,再度和他们站在一起;遗憾的是,路平代表得将不再是北斗学院的身份。

    这种事也不能说很罕见。毕竟有许多修者在四大学院进修过选择出世以后都会有新的身份。但是从来没有人会在离开四大学院后就割离与四大学院的关系。对他们而言,四大的出身和背景永远都是他们最大的依仗之一。哪怕现在风头极盛的各大血继家族,都非常愿意将自己的子女送入四大学院,与四大学院产生这样那样的关联。哪怕在他们这些人心中家族是优先于四大学院,但依然舍不得抛下四大学院的关系。

    可到路平这里,他是将又一间学院凌驾于北斗学院之上,这可就是绝无仅有的。而且这间学院其实还极渺小,别说现在都不存在了,哪怕是郭有道在世时,学院风云榜上排名末流的学院,在这种四大学院共同主张的大事面前,喊一声“我支持”,怕都不会有人正眼相看,只当是个来混脸熟的。

    可现在,有路平一人足矣。

    他代表什么势力表态,什么势力就会成为这次联盟中的重要力量。这等地位,可是连徐立雪都要替北斗学院感到惋惜和微微的嫉妒。

    不过不管怎样,这股力量总算是争取到了,徐立雪更多的还是欣慰和激动。

    “你们现在要去哪?”他问路平。

    “回峡峰城,重建摘风学院。”路平说。

    “这……免不了又要冲突一番吧。”徐立雪有些担忧,玄军帝国要取缔的学院,路平要去重建,这岂不是与一国为敌?

    “还好,玄皇已经同意恢复摘风学院了。”路平说。

    “你做了什么?”徐立雪惊讶。玄军帝国虽然远不如青峰帝国强大,也不如昌凤帝国富足,但是玄皇却一定是三大帝国的统治者中最强硬的一位。下达的命令收回或是废除,这种事发生在玄皇身上简直匪夷所思。

    “我救了个人。”路平想了想,细说的话实在很长,干脆概括了一下。

    “这个人一定对玄皇很重要吧!”徐立雪感慨,却是完全理解错了。

    “没有,是对我很重要。”路平解释。

    “那玄皇为什么……”徐立雪话说了一半,忽然就猜到了某种可能。自己这是完全想劈了,玄皇这不是因为感恩收回成命,这恐怕是在……妥协?玄军一国,难道都被路平给打跪了?

    “你……多珍重。”徐立雪想了想,却已经不知该和路平说什么好了。

    “我明白。”路平点头。

    重要的事已经说罢,徐立雪抬手便消去了隔音的屏障,这时林子前方恰有一人朝此行来。看到徐立雪后,立即加快了几步,离着尚有十多米,就已经开始高声招呼:“想不到能在这里见到大名鼎鼎的天枢峰首徒,幸会幸会,久仰久仰。”

    “阁下是?”徐立雪不认得来人。

    “在下杨落,是珍宝阁的大掌柜。”来人满面笑容,几乎是小跑着来到了徐立雪身前。

    “哦,你来了。”徐立雪点了点头,虽不识来人,但在这里遇到他却没有表现出意外。

    “在下可是来迟了吗?”杨落略有些惶恐地说着。

    “四位院长都已经到了。”徐立雪说道。

    “四位院长竟然亲临?哎哟,那可真是!”杨落一副急得要跳起来的模样,恨不能插翅飞走。可又看到徐立雪在此,不好甩下人不理,顿时左右为难起来。

    “那我就送你到这了。”徐立雪对路平说了句,待路平点头后转向杨落道:“我这就引你过去。”

    “这位是?”杨落却对路平好奇起来,脸上带着吃惊。一位需要天枢峰首徒亲自送的人物,而且看起来还只十几岁的模样,这得是什么来头。

    “我叫路平,再见。”路平朝杨落点了点头招呼了下后,马上就是干脆地告别。

    “幸会幸会,再见再见。”杨落急忙应着,不理路平已经转过身去,还是卖力地挥了几下手。

    “杨掌柜这边请吧。”一旁徐立雪说道。

    “是是是。劳烦您了。”杨落急忙转过来,很惶恐地跟上了徐立雪。

    “杨掌柜,大家都是遭人陷害,这一次可一定要同仇敌忾了。”徐立雪和气地说道。

    “是是是,这一次我就是带着诚意来的。可没想到四位院长居然亲临?这这这……不会是因为我们珍宝阁吧?”杨落道。

    “那不是的,四位院长另有事相商。”徐立雪笑道。

    “一直想向四位院长当面负荆请罪,想不到在这里一次就全见着了。”杨落说道。

    “杨掌柜哪里话,都是误会,倒是我们北斗最近一段多有得罪了。”徐立雪说道。

    “哪里哪里,都是贼人太过卑鄙,好在现在已经水落石出,不然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杨落说着,一副仿佛要落泪的样子。

    “珍宝阁最近是受委屈了。不敢说别人,北斗一定会有一个交待。”徐立雪道。

    “不敢,不敢。”杨落半躬着身,急急说着。前方不远处,渐已看到徘徊在林中的四院门人身影,在林中四下戒备着。

    “杨掌柜,这边请。”徐立雪说道。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