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天启之门》更多支持!

    第五百八十一章【那个红头发的男人】

    杜微微轰然坐在了地上,全身冷汗长流。

    陈道临看着杜微微:“你居然害怕?”

    “废话,谁不怕死?”杜微微冷笑:“我费尽心血做出这么大一个局面……当然是要追求胜利……可是追求胜利,前提是我必须活着!我若是死了,还怎么享受胜果,怎么享受胜利的喜悦?”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刚才落雪做出另外一个选择呢?它选择凭着被生命力反噬也要当场杀了我们呢?”陈道临问道。

    “我会立刻掉头逃跑!有多远跑多远!甚至不惜躲到大雪山上去,躲到南洋去,然后等我的实力继续增长,等我真正的在领域境界之中站稳了,我再回来找它报仇……不过,那样的话,我会杀光精灵族。”

    “你真是一个小气又自私的女人。”陈道临撇嘴。

    “我从不否认这一点。”杜微微冷笑道:“对于个体而言,我才是这个世界的中心,我活着,才能感受这个世界!我若是死了,这个世界对我而言,就等于不存在了!人为什么不能自私?至于小气……我忽然想起来,我还有一笔债要向你讨还。”

    “…………你会现在还想让我娶你吧?!你这么狠毒的女人,若是娶回家,我会每天晚上睡不着觉的!我担心我睡着的时候,你都会算计我!”

    “放心,不会给你每天晚上都和我在一起的机会的。”

    杜微微的语气很冷漠:“达令陈,我不爱你。这一点,我心中非常清楚,我想你也一定很明白。”

    “……”

    “我不会爱上任何一个男人!”杜微微冷冷道:“但是我需要一个后代,这是我的身份,我的血统决定了我的责任!而且,为了保证这个后代的优良血统,我必须严格挑选一个出色的配偶。”

    “……所以你就盯上我了。”

    “再说一遍,我不爱你,达令陈。”杜微微淡淡道:“在我的心中,你只是一个让我很欣赏,觉得很有趣的男人,或者说,可以做一个朋友,让我觉得有资格和我成为朋友的人,也就仅此而已了。”

    “所以?”

    “所以,我会让你娶我,但这段婚姻只是一个幌子。我不需要你做我真正的丈夫,你只需要在我最佳受孕期……和我同床就可以了,你看,非常简单的事情,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只需要几次就会成功。之后……就算你想碰我,我也会把你踢得远远的。达令陈,你只是为我儿子提供另一半血脉的人而已。”

    “**?种猪?”

    “可以这么说。我不介意。”杜微微撇撇嘴。

    “……”

    陈道临起身,看了看天色,已经是夜晚了。

    随口问道:“战场上……应该结束了吧?”

    杜微微很自信:“我充分信任我的军队。洛维只出色的指挥官,而且……没有了铜虎这个家伙……兽人那已经被草原骑兵拖一天的疲惫之师,不是我们的对手,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现在兽人应该已经全军溃败多时,我的骑兵一定已经正在追杀,说不定已经追杀到了西北要塞北边去了……收拾战场的事情,按照之前的约定,都交给了你的人马——嗯,毕竟这里算是你罗瓦男爵的领地。”

    陈道临忍不住低声咒骂了一句。

    “回去后……很快我们的婚礼就会举行。”

    杜微微忽然认真的说道。

    “你就这么自信我一定会答应你?”陈道临昂起头。

    “你会的。”杜微微笑道:“第一……虽然你现在很厉害,但是……你很清楚,我这个人不达目的不罢休,如果你拒绝我,说不定我这个可怕的女人又会做出什么更恐怖的计划或者事情来逼迫你就范。第二么……我自问相貌还不错,而且又不要你一辈子对我负责……对于男人而言,反正又不吃亏,你有什么必要誓死抗拒?”

    说完,杜微微居然就扛起长矛来,飞身离去。

    “达令陈,洗干净了,等我来娶你。”

    “喂!!这话你说反了吧!!魂淡女人!!!”

    ……

    …………

    这一战根据事后统计,战前草原骑兵十四万,在和兽人血战一场后,战场上能找到的尸体,共计四万八千余。

    其余溃散,在随后的一个月时间内,陆续被各地地方军追杀捕获。

    最终只有数千骑通过重重办法,跑回了西北走廊,踏上了回归草原的路程。

    草原这个民族,从此一蹶不振。

    兽人王铜虎率军共计二十八万南侵。

    在和草原人以及郁金香家连续血战之后,终于被击溃。

    兽人战死五万八千余(大部分死于和草原骑兵之战),被俘四万三千余(大部分在遭到郁金香家军队进攻溃败后,被俘)

    其余则一路朝北,溃退回了北方——这是一百四十年来,兽人最惨的一次战败。

    郁金香家军队死伤不足万人。

    郁金香公爵弥赛亚,一战轰动天下!

    十日后,弥赛亚携大胜之势挥军南下,集结郁金香家族骑兵空军步军共计八万余,兵临努林行省首府木兰城下。

    西北军区总长官,帕宁公爵,只身出城,于城外与郁金香公爵会晤面谈,一个时辰之后,帕宁只身回城——有身边的贴身亲卫发现,帕宁公爵大人有受伤吐血的痕迹。

    随后帕宁下令,打开城门,迎郁金香家军队进城。

    西北战区军队向郁金香家族开放所有军事设置和区域,并有条件的向郁金香家军队放弃武装。

    同日,东线传来消息。

    占据了自由港的异族联军,在精灵王落雪的号令之下,挥军北上,离开了自由港。

    东线危机解除。

    东部要塞之中,满城欢呼,一夜烟花,犹如白昼。

    而驻守东部要塞的暴风军军团长,在得到来自帝都的一封密函之后,一夜白头!

    五月初,帕宁卸任西北军区总长官,只身返回帝都述职。

    随行只有副将斯潘,以及亲卫团三千余人。

    西北军区其余军队,就地接受郁金香家整编。

    至此,罗兰帝国西北地区,全境成为郁金香家实际掌控区域,郁金香家族拥兵超过二十万。

    五月中旬,在楼兰城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婚礼,郁金香公爵弥赛亚,与罗瓦男爵达令陈正式宣布结婚。

    帝都方面对此保持沉默,希洛皇帝陛下也并未派人前往观礼。

    六月下旬,皇后吉尔分娩,生下皇女,罗林家族举族庆贺,然而族长阿克尔却一夜白头,第二天,阿克尔辞去军务大臣之职。

    希洛并未挽留。

    数日后,罗林家族嫡系子弟,在阿克尔的带领下,迁出帝都,回归南方罗林平原。

    七月,希洛调暴风军团第二第三师团移防,拱卫帝都。

    帝国局势一度紧张。

    而此时,一封来自西北郁金香家的密信被送往帝都,第二天,皇宫中希洛宣布,努林行省并入郁金香家领地。

    暴风军团撤回东线驻守。

    第二年三月初。

    初春飘雪的季节,郁金香公爵杜微微分娩,产下一子一女。郁金香家举族欢庆,楼兰城彻夜狂欢。

    四月,郁金香公爵回京述职,四万军队随行,旌旗招展,空中飞艇遮天蔽日,所到之处,城郭大开,无有阻拦。

    四月底,皇帝宣告天下,将独女订婚于郁金香公爵之子。并正式确立皇位继承人序列。

    同月,郁金香公爵正式加封为护国亲王。

    ……

    这一年的时间,陈道临能感觉到杜微微这个人发生了多大的变化。

    这个对自己残酷,对敌人更残酷的女人,在怀孕之后,一直到分娩下一儿一女……那一刻,仿佛这个女人身上的锋芒,就减轻了许多。

    站在帝都的大街上,陈道临看着那繁华的阿喀琉斯大街,看着那热闹非凡的郁金香工坊,以及旁边庞贝商会门口,胖子安古洛一脸感慨的胖子。

    事实上,陈道临刚刚和安古洛开怀畅饮了一场,同醉的还有罗斯那个家伙,这个家伙烂醉如泥,被家中仆人扛了回去。

    这次作为郁金香公爵的“丈夫”来到帝都,陈道临并没有见到帕宁。

    听说帕宁已经辞去了所有的军务,回家乡赋闲。

    陈道临很清楚那个女人接下来的全盘计划。

    她原本打算逼希洛退位——如果希洛不肯的话,那么就是一场军事政变。

    郁金香家如今拥兵二十万,而且都是精锐……希洛无论是在兵力,和威望上都差得太远!

    尤其是郁金香家族在西北一战,同时搞定了草原人和兽人的数十万大军……几乎在短短的时间内,杜微微的声望直追她的先祖杜维!

    所以,杜微微就任护国亲王,民间只有一片赞扬,几乎很少听见有什么非议。

    可最终,杜微微打消了直接逼希洛退位的想法。

    若是吃相太难看,难免会出什么问题。

    况且如今杜微微已经进了帝都,大权在握,一个护国亲王的位置,几乎把皇帝希洛彻底架空。

    一切,都如同一百四十年前,她那位先祖做的一样。只不过当时的杜维是女皇的丈夫,架空就架空了,女皇本人也没心思执政。

    可如今的情况却又有些不同。

    杜微微的想法是,且让希洛在皇位上待着,反正郁金香家的军队进城之后,希洛在皇宫之中,几乎就如同是被软禁一般。

    他现在只有一个女儿……

    而且,这辈子,他也只会有这么一个女儿了!

    这是杜微微的决定。为了皇位的继承人选,杜微微绝对不会让希洛再弄出一儿半女来。

    皇后吉尔已经被送回了罗林家族领地,对外宣称是体弱多病,回乡休养。

    皇宫之中,希洛身边的伺候的仆从全部都换成了男人……这种时候,若是希洛还能生出孩子的话,那简直就是奇闻了。

    不管如何,希洛唯一的女儿,会嫁给陈道临和杜微微的儿子。

    而将来……将会重新走上当初杜维的道路。

    郁金香公爵娶皇女……

    但是这一次,郁金香公爵不会再放弃皇位了。

    这一次……一切都会不同。

    甚至,杜微微做得非常狠!

    她也不打算再有什么孩子了……事实上,自从杜微微怀孕之后,她和陈道临就再也没有任何亲密的关系——这个女人当初说的没错,她不爱陈道临,的确不爱。

    她的打算是这样的,儿子娶皇女,然后,选择一个合适的时间,把奥古斯丁家的皇位,变成郁金香家的皇位。

    为了不再重蹈覆辙,杜微微甚至做好了决定,一旦自己的儿子将来成为皇帝,将彻底废除郁金香公爵这个爵位!

    郁金香家族,彻底成为真正的皇族!

    不再有郁金香公爵了……

    以后,只会有……郁金香皇族!以及……

    郁金香王朝!

    事情已经全部都计划好了,剩下的,就是一步一步的慢慢执行而已。

    杜微微唯一心中有些忐忑的,就是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在这个世界待多久。

    她这一年来,一天都没有修炼。

    她的境界和力量没有再提升,但是杜微微依然悄悄的告诉了陈道临,她有了那种感觉……这个世界似乎在慢慢的排斥她。

    她会努力的压制自己的力量,非常努力的做这件事情。

    这个女人非常狠,她一定要确保自己的计划实现,而且是自己看着计划实现!

    如果……陈道临相信,如果杜微微过早的要离开这个世界的话,那么以杜微微的性子,她一定会在她离开之前,弄死希洛。

    这几乎是一定的!

    现在负责皇宫一切事务的,是那个中年贵人——这家伙是大雪山出身。

    聪明而谨慎,希洛被他盯都死死的。

    陈道临看着热闹的大街,心中叹了口气。

    仅仅在三四年前,自己站在这里的时候,还曾经是一个初到贵境的心态。

    而如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几乎可以算是这座城市的主人之一。

    是的,这么说一点都不夸张。

    杜微微已经和陈道临明确的达成了共识。

    一旦杜微微若是发生什么意外,意外的过早离开这个世界,那么接下来的计划,就只有靠陈道临来执行了……

    对于已经踏入领域境界的陈道临而言……这些并不困难。

    嗯,杜微微也是这么认为的。她给出的办法非常干脆直接。

    “谁若阻拦,直接杀了!”

    陈道临将会是未来的郁金香王朝的第一任守护神。

    但是……陈道临很遗憾的是,到目前为止,除了和杜微微生下的一儿一女之外……他还没有别的后代。

    他非常怀疑,是不是杜微微对巴罗莎或者是洛黛尔下了什么手脚。

    嗯,没错……洛黛尔。

    在和杜微微之前,洛黛尔终于成功的爬上了陈道临的床。

    至于是怎么成功的,大概就只有陈道临自己知道了。

    不过,陈道临的疑心并不算太重。

    因为,他目前为止,并没有什么很重的官爵。他依然只是一个男爵而已。

    即便将来他和洛黛尔有了孩子,继承的也是李斯特家族,而不是自己的家族。

    至于巴罗莎……如果有幸能生出一个半人半精灵的话……最多继承一个男爵爵位罢了。

    至少,不用担心罗兰帝国如同当年的杜维时代之后,再次弄出一场皇族和郁金香家族,同血脉互相暗斗的场面。

    总的来说,这一年下来,日子过得极度的安稳,安稳到了近乎无聊!

    唯一一个让陈道临一度有些意外的“插曲”,便是蓝蓝。

    在西北的时候,某一天晚上,蓝蓝居然试图潜入自己的府邸,而且……

    这个女人的目标居然还不是自己。

    结果可想而知。

    面度蓝蓝的时候,陈道临还有些尴尬,倒是这个女人,却仿佛一脸坦然。

    她仿佛脱胎换骨了一般。

    她只是带来了一个消息,告诉巴罗莎,她在精灵族的哥哥,非常挂念她的安危。

    然后,蓝蓝就消失了——她甚至没有去见杜微微。

    这一次,是真正的消失了,陈道临从此没有再见过蓝蓝。

    ……

    回到郁金香公爵府里,陈道临才进门,费欧娜就跑来告诉他:公爵大人一直在等你。

    陈道临有些不爽的看了看这个女人。

    说实话,住在这里他一直有一种入赘的感觉。

    他自己的罗瓦男爵府,还没有修建好。

    杜微微在书房之中坐着,看见陈道临进来,微微一笑。

    杜微微的身形略微丰腴了一些,看上去目光神态越发的娇媚,也更加女人了。

    但是陈道临才不会上当!

    两人自从播种成功后,杜微微就彻底断了和陈道临的那种关系,如今两人名为夫妻,实际上……却只是战友和伙伴的关系。

    为了安全,两人约定必须保证在同一个地方——至少在同一座城市!

    因为,谁也不知道落雪会不会玩阴的!

    万一两人分开太远,落雪跑来玩一个逐个击破,那就前功尽弃了。

    保证两人待在一座城市,至少可以确保一旦有一方被袭,另外一方可以瞬间赶到。

    “我那位罗林家的亲戚送来一封信。”

    杜微微指着桌上一封展开的信纸。

    “哦,说了什么?”

    “信上就一句话。”

    “什么话?”

    “东海,还是南洋?”

    陈道临愣了一下,随即笑了:“他这是打算举族迁徙离开大陆吗?”

    “看来是做出决定了。”杜微微轻轻笑道:“留在南方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他生平最大的愿望就是让罗林家族摆脱郁金香的阴影。可我们的计划已经很明确了,一旦郁金香家族变成郁金香皇族的话……那么罗林家想摆脱,就只能谋反。”

    “所以他干脆选择离开?”陈道临忍不住笑道:“好气魄!不,应该说是好奇葩!”

    “他想占一个地方,然后好好品尝当老大的滋味,所以这封信就是来问我,他可以占哪一块。”

    “东海肯定不行。”陈道临摇头:“距离大陆太近了,不宜出现一个独立小王国。”

    “我也是这么想的,那么……就把南洋给他吧。罗林家族原本在海军就有势力,送他一支舰队,然后随便他在南洋去折腾吧,称王还是建国,都随他去。万里海程,大家此生永不相见也好。毕竟罗林家和先祖其实是同出一脉,我也不想做的太绝了。”

    “你现在好像心变得软多了。”陈道临看着杜微微:“当初是哪个对我说,有谁敢反对的,就杀掉?”

    杜微微忽然眼神迷离了起来,眯着眼睛看着陈道临,走近了几步,压低了嗓音,柔声道:“我最近的确觉得自己有了些变化,有时候半夜醒来,追忆往事,忽然发现自己心态就有些不同了。每每夜晚的时候,一个人抱着被子,却忍不住回想起我们当初的那几个夜晚……其实,我觉得,身边睡着一个人,也不是太过于难以接受的事情……”

    说着,杜微微的眼神里仿佛放出了光。

    陈道临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不是他好色,而是……男女之间一旦曾经越过雷池,那么关系和心态自然就不同了,何况,杜微微这一年多来,生得越发美艳惊人,陈道临每天都生活在她身边,天天看着一盘好菜,还是自己曾近品尝过的美味,却不许人再重温……这实在叫人会偶尔生出几分不爽来。

    就在陈道临看得有些入神的时候,甚至忍不住伸出手去,想拨开杜微微的发梢……

    忽然,他心中猛的一警觉!!

    他下意识的立刻后退,杜微微已经一拳打向了陈道临的小腹部位!

    陈道临单掌挡住了杜微微的拳头!

    两个领域境界的高手,虽然没有催动力量,但是书房里的桌椅,顿时全部被震碎!

    哗啦一声,就连院子外的护卫都听得清清楚楚。

    一个护卫忍不住低声笑道:“又来了……”

    ……

    屋子里,杜微微看着陈道临,已经退开:“哼,你看看,你果然不怀好意!哼,我告诉过你,我是不会再和你有任何瓜葛了,我从来没有爱过你,也不会爱上男人,你最好收拾好你的心境,否则的话,大家一起合作,难免会生出些矛盾。”

    陈道临气的大骂:“每次都是你故意勾引我好不好!!”

    “我只是试探你,谁知道你……哼!”

    “不干了不干了!我明天就搬出去!妈的,男爵府还没修建好嘛??”

    陈道临恼火的冲出了书房,大步离开。

    书房里,杜微微看着陈道临的背影,若有所思,眼神里的强硬,却终究慢慢的化出了一丝柔意,虽然这一丝情绪非常非常的微弱,但毕竟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既然注定离别,又何必有情?”

    杜微微轻轻一叹。

    ……

    三年后。

    暴风军团化整为零,一共六万军队分散在数千里的地平线上,全面监视着北方的动静。

    从反馈回来的情况看来,落雪非常有信用的遵守了誓约。

    兽人的部落已经开始往北迁徙。

    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兽人结队,一个部落一个部落的往北。

    而就在一个月前……兽人之王铜虎,病故。

    这让兽人更加失去了脊梁骨。甚至不用罗兰人驱赶,大批大批的兽人开始往北进入了冰封森林。

    暴风军团并没有派兵沿途监视,他们只是奉命随时做好接手兽人留下的土地的准备。

    而在西北,矮人部落从乞力马罗山脉之中迁徙而出……其实人类对于矮人倒是没有太大的敌意,而且,矮人的制铁工艺在人类之中也是非常受欢迎的。

    在罗兰帝国公布的公告之中,一批矮人族选择了进入罗兰帝国,成为了罗兰帝国的国民——虽然这个融入的过程也许需要漫长的时间,几十年,几百年……甚至可能最终会失败。

    更多的矮人,则是选择了北上,和兽人一起踏上一路往北的路程。

    ……

    几个月后,当第一支北上迁徙的精灵族和兽人矮人的联合队伍,走到了冰封森林的最北部边缘的时候……再往前一步,就将踏入那座冰原!

    落雪就在这支队伍之中,它坐在一匹马上,在队伍最前列。

    一路上,落雪都没有回头往身后看上哪怕一眼。

    直到此刻,它忽然忍不住回头了。

    看着身后,那在树林里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迁徙大军……看着那茂盛的森林……

    就这样了吧,

    一百四十年前,自己亲自带着它们来到这片大陆,如今,也是自己亲自带着它们回去。

    落雪叹了口气,扭回了头。如今它的相貌,已经如同四十多岁的人类一般了。

    可就在落雪正准备要继续往前的时候……

    忽然!落雪看见了前方,冰封森林外,冰原之上,在一块冰岩上,孤零零的立着一个身影!

    那是一个……精灵!

    一个大精灵!

    金色的头发,一身皮衣,还有……身背长弓!

    落雪的脸色瞬间就变得极为惊异起来!

    那个精灵忽然拿起长弓,挽弓搭箭……

    “都别动手!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擅动!”

    落雪眼看身边的精灵卫队要异动,立刻用严厉的声音发出了命令!

    咻!!

    一箭破空而来,却插在了落雪眼前的马蹄之下!

    落雪跳下马来,轻轻将箭拔了起来,捏在手里,然后,它深深吸了口气,缓步往前步行,朝着那个精灵走去。

    咻!

    又是一箭!落在了落雪的脚下,它依然弯腰拔起箭,握在手心。

    咻!

    咻咻!!

    短短数十米的距离,这个精灵一共射了十多箭,直到把箭袋全部射空。

    终于,落雪走到了那个精灵的面前。

    “……你怎么会在这里。”

    落雪的声音看似平静,但其实却心潮澎湃,它忽然仿佛想到了什么:“难道……那片大陆,出了什么问题?!”

    “哪里一切都好,而且你们走之后,情况一直在好转,有些地方的土地已经开始可以耕种了,虽然依然收获不多。但大家都在努力。”

    寒夜的语气很冰冷。

    “那……你怎么来了?”

    寒夜轻轻一笑:“我原本来,一是想看一看,到底当年那么吸引你,抛弃了家园,抛弃了留守的族人,这个世界,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第二么……我忍耐和压抑了心中对你的恨意,忍耐了一百四十年,终于还是被一个人类女人给勾了起来……所以,我这次来,本来是打算亲手杀了你的。”

    “杀……我。”

    落雪的笑容有些苦涩。

    “是的,杀你!”

    落雪点头:“那么……现在呢?“

    “我对你所有的恨,刚才都已经发泄出来了,我对你射空了箭袋……按照精灵的传统,如果所有的箭都无法消散掉心中的恨,那么这种恨,就是不应该存在的。现在,恨没有了。”

    落雪忽然流出了眼泪!

    这个来到人类世界已经一百四十年的精灵王,伟大的领袖,高贵,优雅的领袖,第一次,流淌出了热泪!

    “那么,现在你来见我……是……”

    寒夜终于叹了口气,她张开双臂,轻轻的拥抱了一下落雪。

    “欢迎踏上回家的路,我亲爱的弟弟。”

    ……

    …………

    大雪山之巅。

    “哼!!终于还是给我打通了空间壁障!!空间排斥我又怎么样!我还不是回来了!!”

    一个畅快的声音,在风雪之中传来。

    雪山之巅,那冰窟外的悬崖平台上,忽然出现另一个圆形的镜面。

    随后一个修长的身影飞快从镜面里“闪”了出来。

    这个身影看了看四周,一双细长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感慨。

    “原来最薄弱的坐标是在这里啊,我说为什么这里的空间壁障这么薄弱……老白,看来我又欠了你一个巨大的人情。当年你在这里苦守数十年,修炼的过程中,已经用你的力量吧这里的空间壁障消耗得差不多了么?嗯,倒又给我节约了好多时间啊。”

    这人笑了笑,站在冰窟旁感慨了一番,正要踏足走进冰窟,却忽然失笑:“物是人非……又何必进去。”

    拉了拉头上的斗篷,露出了一头红色的头发。

    这个时候,忽然他的腰间传来了一阵微微的震动。

    这人低头从腰间取下了一个小小的紫色水晶,轻轻一捏,顿时就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一个娇柔清脆的声音:“……别别别,别忘记了,一定要,要去祭,祭拜老师……”“兹兹”一阵杂音,声音就仿佛换另外一个女人:“别听那个软弱的小蠢妞的话,我当年在城堡后院下埋了好几坛子酒,你都帮我挖了带回来!若是被哪个后代小子挖走了,你就帮我狠狠的打他们屁股啊!!”

    红发男子轻轻一笑,随手将紫色水晶塞进了口袋里。

    他一步一步的,朝着山下走去。

    来到了大雪山上的那座大平台,巫王的宝座空着,这个男人又驻足在这里站立了会儿,走到平台边缘,朝着下面看了看。

    他故意咳嗽了两声,然后扯开喉咙大声叫了一嗓子:

    “上来领死~~~~”

    听着山谷里的回音,他莞尔一笑,摸了摸鼻子:“果然没有那种气势啊。”

    忽然之间,一双细长的眸子猛的眯了起来。

    “好强大的生命力?”

    扭过头去,就看见从那巫王的宝座后面,探出了一个脑袋来,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

    红发男子一眼看过去,就呆住了。

    他揉了揉眼睛:“我……没看错吧?这是……”

    他忽然跳了起来:“这居然是龙?!!见鬼!!是哪里来的??谁把这种东西带到这个世界里来了?!!是陈道临那个混蛋吗?!他怎么会有这种东西的?”

    红发男子大步走了过去,那条龙似乎感觉到了危险,转身就要跑,一道金光,就朝着远处远遁,这红发男子轻轻一笑,伸手凌空一抓。

    金龙就被他提着脖子捏在了手里。

    金龙奋力挣扎,却哪里能挣扎得动?最后无奈,只能张开嘴巴,委屈的叫了起来……

    “汪汪!汪汪汪~呜……”

    红发男子彻底石化了!

    他下意识的手里一松,金龙掉在地上,立刻乱棍带爬的跑开……

    “这……到底是什么品种?我,我的耳朵出问题了?还是这镜像术的分身出现了精神分裂?!”

    红发男子呆呆的看着那条在地上如狗一样爬动的“金龙”。

    “陈道临!!看来你在这个世界玩得很嗨是不是!!居然搞出这种东西来!!”

    红发男子咬牙切齿。

    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了轻轻地脚步声。

    “请问……你是谁?”

    娇娇嫩嫩,怯生生的声音。

    红发男子转过身来,神色平静:“哦?一个小姑娘?怎么,大雪山还在招收这种未成年的弟子吗?”

    平台的台阶下,一个全身裹着火红色狐裘的小小身影,蹒跚着爬了上来,然后先跑过去,一把抱住了金龙,抱在了怀里。

    金龙似乎和这个小家伙很亲昵,立刻往她怀里蹭了蹭。

    小家伙脱掉了斗篷,转过身看着红发男子,皱眉道:“你是不是欺负它了?”

    红发男子愣住了。

    他的眼神里忽然流露出了异样的光彩,盯着眼前的这个看上去最多只有四五岁的小孩子……嗯,准确的说是一个小女孩。

    红色的头发,挺翘的鼻梁,粉嫩的脸颊,虽然年纪还很小,但是很显然……轮廓之中已经继承的母亲的美丽。

    “你是……郁金香家的?嗯,对,你一定是郁金香家的!”

    红发男子忽然有些激动起来,他走了过去,蹲在了小女孩的面前:“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你的父母是谁?”

    小女孩似乎有些畏惧,但是很快,她被红发男子的眼眸吸引,她感觉到那双眼睛格外的动人,仿佛内心深处忍不住就想要亲近这个人。

    “我叫蕾克丝·罗林·鲁道夫。”小女孩轻轻道:“我的母亲是……是郁金香公爵,我的父亲是……达,达令……”

    “达令?啊,是道临吧?是陈道临那个小子?”红发男子呆了一呆,忽然忍不住抓了抓头发:“那个小子,居然祸害到我的家族里来了?!”

    忽然,红发男子心中一动,不再使用罗兰语,而是使用了另外一种语言:汉语。

    “你能听懂我现在说的话吗?”

    “能,能听懂。”小女孩眼睛顿时一亮,显然也有些好奇对方居然会说这种语言:“大叔,你怎么会说这种话?”

    “不可以叫大叔的。”红发男子温柔一笑,轻轻摸了摸孩子的头发:“你应该叫曾曾曾曾祖父才对。”

    “曾曾,曾……祖父?”

    “嗯,少了一个曾,辈分乱了……唉,算了,毕竟还是个小孩子。”红发男子笑道:“你有没有族名?”

    “族名?”

    “嗯。”

    女孩想了想,抱紧了怀里的金龙:“我母亲叫,叫杜微微。”

    “没错,就是这种名字,你也应该有一个吧?你也应该有一个姓杜的名字,对不对?”

    “嗯,没错!我有的!”小女孩立刻用力点头,开心的笑道:“我的族名是父亲取的,我姓杜,因为我喜欢蕾丝边的衣服,所以,父亲给我取名,叫杜蕾……”

    小女孩还有最后一个字没说出来,红发男子发飙了!!

    “陈!道!临!你等着……不打断你两条腿,我就不叫杜维!”

    雪山之顶,传出了某个男人气急败坏的大骂声……

    (好吧,那或许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全书完

    ……

    【请大家看完】

    关于那条汪汪叫的龙……

    我想表达的意思,有人在评论里猜出来了:即便你是条龙,你被束缚在一条狗的躯体里,你也只能像条狗一样汪汪叫,你也只能发出这种声音……

    这是无奈。

    写下全书完三个字的时候,我心里是很很难受的。

    这个故事,并不应该是现在这样的。

    经历了多次小的修改,也经历了两次砍掉主线的打击,让我对整个故事的走向彻底失去了掌控。我不想再控诉审核制度,不想再诉说我的委屈了。

    后期我曾经自暴自弃过,曾经逃避过。

    让大家苦等白等了很多次。

    我只想对所有的读者,所有追了天骄这本书两年多的读者,说一声:对不起大家!我没做到,也没做好!跳舞愧对诸位!

    达令陈的大部分情节被砍掉了,结果导致在后面,他没有了属于自己的戏份和成长,他成了一个打酱油的“主角”,杜微微光芒万丈,达令……

    最后的几百字,杜维出现。

    其实这几百字,在我最初开书的时候就想好了,末尾让杜维出现一下,算是一个追忆。

    而最后,我依然还是把这几百字用在了现在这个版本的结尾。

    心中真正不舍的,是那个“郁金香”。

    我有多爱这三个字,相信所有人都知道:我每一本玄幻题材,都有郁金香的存在。

    但是,无论如何,这个故事结束了——哪怕它不该是现在这个样子。

    但它还是结束了。

    之后,开始的是我的新书。

    新书我还没有签出版。我想先写,至于出版,我的打算是:能审过就出,审不过就去他!妈!的!宁可不出。

    再也不受审核的鸟气了,再也不要戴着镣铐跳舞。

    我想找到最初的写作编故事的乐趣。

    那个我十年前刚入行时,梦开始的地方……

    新书《天启之门》讲述的是无奈,和……反抗!!是的,反抗是我最想表达的情绪!

    当你在这个世界上生活着,忽然发现这个世界并不是想象的这么简单,你发现面临困境,甚至绝境的时候……

    所以反抗!

    这是一个背景在现代都市的故事。

    如果您还愿意支持我,支持跳舞的话。

    就请你,翻到下一页吧。

    看看我写下的这个关于无奈,关于反抗的故事。

    你,是否会翻下一页呢?

    ——跳舞(小说《天启之门》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

    ;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