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都市言情 > 天启之门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家 下
?

    第一百六十四章【家】(下)

    余佳佳并没有说谎,她的确是来学校练早功的。

    她们学校有一个舞蹈社,很显然……余佳佳这种校花当然是台柱子。暑假期间,她每天都会来学校的舞蹈社练功房里练早功,只不过今天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来得比平日更早一些而已。

    这姑娘被吓得不轻,陈小练干脆就陪着两人一起走进了学校里,然后看着余佳佳上了教师楼去了练功房,这才转身看着身边的人:“你的脸肿了,你家里有冰块么?”

    对方摇头。

    陈小练想了想,伸手进上衣口袋里,摸出了一个急救包来:“走,我给你弄一下伤口。”看了看对方:“你住在附近吧?”

    对方抬起手来,指着一个方向。

    ……

    这个家伙住的地方就在学校里……操场口的一排矮房子。这里紧挨着学校的食堂和锅炉房,搭建了一座砖瓦平房,从外观看来,很显然是是那种违章建筑。不过在学校里自然也没有人来管了。

    这房子是学校自己建的,原本就是准备了堆放一些杂物,或者给校工当宿舍的。

    陪着这个家伙走进了低矮的平房里,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霉味。这是那种因为不通风而造成的味道。

    陈小练皱了皱眉,他看着平房的窗户。窗户被堵住了。而且是用木条钉死了。

    “怎么不开窗?”陈小练指着窗户。

    “冬天刮风,坏了。”回答依然是木讷的语气。

    “好吧,我给你弄一下伤口。来。”

    陈小练把他按着坐下,一番检查后,他发现这个家伙不仅仅是鼻子被打出血了,胳膊也被扭伤了,腰上更是青了一大片,显然是被踹的。

    更重要的是,脱去了上衣后。这家伙干瘦的小身板上,还有一些其他的伤痕——很显然都是被打出来的。

    陈小练的脸色有些难看:“平日里你经常被欺负么?”

    “……习惯了。”这人摇摇头。

    陈小练帮他擦了擦鼻子上的血。用棉花塞了进去,然后拿出药酒来帮他擦了擦。

    这家伙没有喊疼。默默的让陈小练做完,他却忽然站了起来,木愣愣的走出了房间去。

    片刻后。他回来,手里端着了一个玻璃杯,里面是开水,热气腾腾的。

    “你……喝水。”他站在陈小练面前,把杯子放在了陈小练的面前桌上:“杯子,我洗干净了,很干净!”

    陈小练发现他的双手都是湿漉漉的,心中却一热。

    他毫不犹豫的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虽然这开水有一股子厚厚的水垢的味道。但是陈小练却一口气就喝下去小半杯。

    “你刚才很勇敢。”陈小练缓缓道:“我都看见了。”

    他没说话。

    “平时这个学校的学生都欺负你。你为什么刚才还救她?”

    这人看着陈小练面前的杯子,眼神有些迟缓,他仿佛想了想:“妈妈说过。要保护女人。不能伤害女人。”

    陈小练乐了。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余佳佳的声音。

    “那个,请,请问……有人吗?”

    陈小练站起来打开门,就看见余佳佳站在门口。

    她的手里提着一个塑料袋,里面有一袋豆浆。两个烧饼。此外好像还有一瓶子药油之类的东西。

    这个举动让陈小练对她的感官又好了一些。

    “我,我刚才看见他的煎饼丢在了地上。我,我就给他送点吃的来。”余佳佳的脸有些发红,有些局促,她忽然想起什么,扬起手里的袋子:“这里还有些药膏,是治跌打损伤的。我们跳舞的时候经常用到的,效果很好的。他,他刚才不是被打伤了么,我,我……”

    “进来吧。”陈小练让开门:“要道谢的话,最好自己亲自说。”

    “嗯!”余佳佳用力点头,走了进来。

    房间里的那股子霉味,只让女孩微微皱了皱眉,她并没有说什么,走到了坐在床上的瘦弱身影前,把东西放在了他的手旁:“刚才谢谢你,非常非常感谢!你,你是一个好人!”

    陈小练在一旁忍不住失笑道:“这大清早的,你就开始发好人卡了么?校花同学?”

    余佳佳的脸又是一红,咬了咬嘴唇,仿佛不知道说什么了。

    “我没事。”矮小瘦弱的身影抬起头来,看着余佳佳:“你走吧。”

    “……”余佳佳用力捏着自己的手指,她犹豫了一下,低声道:“我还想对你说一声对不起。你……平日那些人欺负你,我都没帮你。而且……而且……他们有的时候欺负你,是因为我在……”

    这人也没说什么,静静的等余佳佳说完,依然摇头:“我没事了。”

    面对这么一个木头人,余佳佳似乎也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和对方交流了。

    房间里的气氛有些尴尬,陈小练干脆对余佳佳做了个手势,然后两人走到了外面。

    “好了,反正也没什么事情了,你回去吧。”陈小练看了看天色已经大亮,太阳已经升起,笑道:“你也受到惊吓了吧。回去练功吧。”

    “我们应该报警么?”

    “……算了吧。”陈小练笑道:“我一会儿就要走了。现在把警察找来,我也麻烦。而且,我已经给了他们教训了。断了两只手,就算去医院接好,骨折也要几个月才能恢复,有他们苦头吃的。”

    “嗯,那我回去了。”余佳佳想了想,她感觉到了陈小练似乎不太想和自己交流。这个发现让女孩心中微微有些失落,她犹豫了一下:“刚才的事情真的谢谢你了,你是个……”

    “好人!我知道我是好人。”陈小练苦笑道:“我大老远跑来杭安。这才过了一天就被发了好人卡。好了,你回去吧。”

    余佳佳噗嗤笑了一声,然后她深深的看了陈小练一眼:“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陈小练想了想,看着余佳佳,脸上露出真诚的笑容来。

    “我叫罗迪。”

    余佳佳顿时笑得眯起了眼睛来,看着陈小练:“我会记住你的名字的!谢谢你,罗迪!”

    说着。女孩脸一红,低头就从陈小练的身边跑开了。

    ……

    “阿嚏!!”

    这世界的某一个地方。罗迪用力打了个喷嚏,看了看天色,哆嗦了一下:“一定是小脸那个魂淡在背后说我坏话了。”

    他晃了晃脑袋,然后侧身从一棵大树后弹出脑袋来。眼神很快就变得温柔,朝着远处公园中的长凳上,一个窈窕的身影看了过去。

    静静的凝望。

    ……

    “你刚才在说谎。”

    陈小练转身,就看见那个瘦弱的家伙站在门口看着自己。

    “呃?”

    “罗迪,这肯定不是你的名字。”他摇头,语气很认真:“你骗她的。”

    “你怎么知道?”陈小练挑了挑眉毛。

    “我就是知道。”他的语气很笨拙:“别人撒谎,很多时候我都能听得出来。”

    顿了顿,他试图努力的解释自己的意思:“你在说名字的时候,语气有点慢。说明你在思考——一个人说自己名字的时候怎么会还用想的?但是说出罗迪这个名字的时候。却又很通顺,说明这个名字,你平时很熟悉。但绝不是你的名字。应该……是一个你很熟悉的人。”

    陈小练愣了一下。

    他忽然想起了昨天下午在学校门口,这个人离开的时候丢下的那句话。

    “我不是傻子!”

    ……

    陈小练认真的看着对方,然后伸出了手:“我叫陈小练。这是我的真名。我十八岁。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朋友了。”

    “朋友……”对方的眼睛里仿佛闪过了一丝奇异的光芒,他指着自己的鼻子:“大刚。二十二岁。”

    大刚?果然是一个很普通的名字——就和他的相貌一样普通。不过……看着他矮小瘦弱的身板,陈小练笑了笑:“你父母应该很希望你成为一个高大健壮的家伙。才会给你取这么个名字吧?”

    这句话才说出来,陈小练就后悔了。

    他看着大刚的眼神忽然就黯淡了下去。

    陈小练立刻想起了大刚的凄惨身世。他的父母……

    “对不起。”

    “……没关系。”大刚摇摇头。

    ……

    从相貌上看,大刚一点都不像是一个二十多岁的人。他很瘦弱矮小,好像是因为长期饮养不良,发育不全。

    陈小练并没有着急离开,而是和大刚在房间里坐了一会儿。

    他越来越发现,这个叫大刚的家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

    他看上去木讷,呆呆傻傻的,其实那只是外表,他不喜欢和人沟通,而且也不善言辞。但其实他一点都不傻,心里对一切都很明明白白。他甚至应该算是一个比较聪明的人。

    大刚在房间里的煤炉上烧了一锅水,等水开了,拿起余佳佳送来的拿一袋烧饼,一块一块的掰开,丢进锅里去煮烂了,然后拿出一副碗筷来递给陈小练。

    “吃点?”大刚看着陈小练,他的眼神里似乎有些期待:“天冷,烧饼硬了不好吃,煮软了才好。”

    陈小练捕捉到了大刚眼神里的那一丝热切。

    这个家伙应该是平时没有什么朋友,也没什么人愿意和他来往吧。所以面对自己这个对他态度比较和善的人,似乎就很热情——这是一种很笨拙的热情。他似乎很想好好的招待一下陈小练。

    把自己最好的拿出来招待这个“新认识的朋友”。

    陈小练端着的碗筷应该是他仅有的,而大刚自己,则拿起了锅盖来当碗。

    开水煮烧饼自然不会好吃。而且陈小练也已经吃饱了。

    不过他却毫不犹豫的,也一点都不客气的,拿起筷子来给自己捞了一大碗,在大刚热切的眼神之下,呼啦呼啦狼吞虎咽的吃了下去。

    这么寒冷的天气,有这么一大碗热乎乎的东西下肚,顿时全身都变得暖烘烘的。

    大刚似乎笑了,他笑的样子也同样的笨拙,看上去傻傻的,然后也拿着锅盖,用筷子捞面饼吃。

    两人吃了一会儿,陈小练问了大刚一些问题,大刚没有隐瞒,说了出来。

    他的身世的确如昨天陈小练听说的那样……他的父母因为矛盾而闹离婚,然后父亲失手杀死了他的母亲。

    大刚说,其实从小他就看见父亲有家庭暴力的习惯。

    按照大刚的描述,他的父亲是一个暴躁的男人,他小时候也经常挨打,他的母亲也经常挨打。

    事实上,他的父母是这个学校的校工。而大刚也在这所学校上学,一直到高中毕业。

    学校里原本有一个校办工厂,那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产物,但是很快因为国家政策,校办工厂都停办了。大部分校工都遣散,大刚的父母花钱走关系,留在了学校里,算是有了一个固定的饭碗,虽然微薄,但却还算稳定。

    从小的时候,他就经常看见父亲打母亲,那个男人暴躁而嗜酒,每次喝醉了都会对母子两人拳打脚踢。

    “妈妈从小就告诉我……不能打女人,要保护女人。”大刚摇头低声道。

    “所以你今天才出头帮余佳佳?”陈小练叹了口气。

    大刚看着陈小练,忽然低声道:“你是……金陵人。”

    “嗯?”陈小练一愣。

    “你说话有口音,普通话也带着金陵的口音。”大刚在笑,他的笑容和眼神里,有一种暖暖的味道:“我妈妈就是金陵人。我能听出这种口音。”

    陈小练不说话了,他静静的看着大刚。

    犹豫了一下,陈小练忽然道:“大刚……你愿意不愿意离开这里?”

    “……离开?”

    “嗯,跟我去金陵吧。”陈小练想了想:“我可以在哪里给你找一份工作。而且不会有人欺负你。”

    大刚沉默了。

    过了会儿,他抬起头来,看着房间里的一切……

    那些杂乱的,破旧的家具……

    大刚对着陈小练摇头:“还是……不要了。”

    这个年轻人用非常非常认真的口吻,缓缓道:“我要守着这个家。他们都不在了,我再走掉的话……”

    说到这里,大刚的语气越发的低沉。

    “我再走掉的话……家,就没了。”

    ……

    ……

    【我不知道大家怎么想,我写这种情节,反而比写战斗场面要更慢,也更走心。

    大刚这个人物,当然非常非常重要……我仿佛又找到了那种作为一个上帝的角色,然后一个个的塑造出活生生的人物的感觉。

    他们每一个,都有自己的故事。】

    ……

    …………

    【啊呀呀呀呀!!差点忘记了最最重要的事情!!

    求月票啊!!!!

    求月票啊!!!

    求月票啊!!!

    掉到第八名了~~~

    拜托大家啦~~】

    ……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