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都市言情 > 天启之门 > 第一百八十八章 照片 长章节
?    【今天码字慢了一点,查了很多资料……

    终于还是赶上在十二点更新了!

    抱歉,让各位久等了。看书神器wwW.YAnKuAi.COm】

    第一百八十八章【照片】

    陈小练这么想,凤凰显然也是同样的想法。

    “能……说一下你对于开膛手杰克的看法么?”陈小练问道。

    穆医生似乎有些谨慎:“我……其实对开膛手杰克的这个案子本来知道的并不太多。不过……我的那篇论文,是在学校里写的,是关于gene_mutation,嗯,通俗来说,就是基因突变。通常来说,生物的细胞分裂时精确地复制本身,但这种稳定性是相对的。在一定的条件下基因也可以从原来的存在形式突然改变成另一种新的存在形式,就是在一个位点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新基因,代替了原有基因,这个基因叫做突变基因……”

    眼看这个穆医生就要长篇大论下去,陈小练赶紧叫停:“停!”

    他苦笑道:“穆医生,这些过于专业的知识就不用说太多了,你说得多了,我们也听不太懂。”

    “呵呵。”穆医生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显然是一个有点书呆子气的性格,搔了搔头,才继续道:“这么说吧,基因突变是存在于生物的一种很常见事情,可以在任何时间发生。我的那篇论文研究的就是其中的一个环节。”

    “这和开膛手杰克有什么关系?”凤凰静静的看着穆医生。

    “这个么……”穆医生想了想。

    陈小练忽然道:“我倒是想起来了,我看过开膛手杰克的一些资料。”

    “你看过?”

    “昨天副本开启之前,查了一些伦敦历史的资料,开膛手杰克这么有名,怎么可能错过。”陈小练苦笑。

    顿了顿,他正色道:“就目前而言,开膛手杰克到底是谁,其实一直没有一个统一的定论。嗯,这么说倒也不算很准确,因为。在主流之中,存在一种相对能被大家接受的推断。

    我看过的资料显示,在2014年,有国际DNA专家通过DNA鉴定的方式。对凶手的身份进行了推断。

    当年警方对凶手的排查,曾经列出过上百个怀疑对象嫌疑人,其中有一个名字叫做亚伦.柯斯米斯基。

    这是一个波兰裔犹太人。

    根据目前主流的猜测,很多人都认为他就是开膛手杰克。

    因为当年警方曾经在凶案现场得到过一些凶手留下的东西,虽然当年没有这种技术。但是到了现代,在2014年,有专家经过DNA的分析,认为凶案现场留下的……呃……”

    说到这里,陈小练忍不住看了凤凰一眼,犹豫了一下:“凶案现场曾经留下了一点凶手的……”

    “什么?”

    “据说是精液。”

    凤凰一愣,娇媚的脸庞上闪过一丝红晕,随即却很快冷静下来:“然后呢?”

    陈小练却反而有些窘迫:“据说是……在其中一个被杀的女死者的身边物品上残留着凶手的精液,所以……这个就成为了重要的证据。

    在一百多年前,还没有技术进行鉴别。但是在如今。这种技术已经有了。

    所以,在2014年,有DNA专家对这些进行了鉴别。

    然后,鉴定结果表示……凶手留下的精液,和那个叫亚伦.柯斯米斯基的嫌疑人,DNA匹配。

    于是就有人宣称,认为亚伦.柯斯米斯基就是当年的开膛手杰克……虽然这个案子已经过去了一百多年,亚伦.柯斯米斯基也早在一百多年前就死掉了。

    但是这个结论,还是被很多人接受了,目前我找到的很多的资料。都认为亚伦.柯斯米斯基有很大可能就是开膛手杰克。不过……”

    “不过什么?”凤凰问道。

    “不过,这个事情并没有得到警方的认可。”陈小练耸耸肩膀。

    他叹了口气,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看到的那些资料。

    “第一呢,死者是一个**。而嫌疑人亚伦.柯斯米斯基。和死者都是住在白教堂附近。这或许是一个嫌疑的理由。但是……正因为死者是**,所以,在她的身边出现一些残留精液的东西很正常……也许精液只是其中一个嫖客留下的,也许亚伦.柯斯米斯基在死者被杀前曾经光顾过她……

    警方的证据是,精液是来自于死者身边的一条丝巾上残留的。

    但是却并不能证明,精液就一定是凶手留下的。也可能是普通嫖客留下的。亚伦.柯斯米斯基只是一个倒霉的嫖客而已。”

    凤凰的脸有些泛红,却故作镇定的模样:“还有呢?”

    “第二点,就是,这个亚伦.柯斯米斯基的生平事迹。似乎和开膛手杰克的作案手法有些不吻合。

    这个叫亚伦.柯斯米斯基的家伙是一个倒霉蛋,他很贫穷,住在白教堂附近。那里是当时伦敦标准的贫民窟。

    我们都分析过案情了,之前穆医生也说过。

    凶手很有可能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外科医生,对人体构造,对刀的运用都非常娴熟。

    要知道,开膛手杰克出现于1888年……那个时代,能学医的,至少不会是贫民。一个熟练的外科医生,对人体内脏都有相当掌握的。那么至少来说,应该是具备一定的社会地位。应该……不会住在白教堂附近这种贫民窟。

    而亚伦.柯斯米斯基明显不符合这一点。”

    陈小练说道这里思路渐渐清晰顺畅起来,飞快道:

    “第三点就更可疑了。记载之中亚伦.柯斯米斯基是一个严重的精神病患者。

    他有相当程度的狂躁症,妄想症。

    我们刚才也看过凶案现场了……历史上的凶案现场,和刚才的应该差不多。

    试想,一个狂躁症患者,一个妄想症患者,怎么可能那么冷静,能一刀一刀那么准确的解剖一个人的内脏。这需要相当的冷静和心理素质。

    而亚伦.柯斯米斯基显然也不具备这一点……他是一个狂躁者。”

    凤凰静静的思索了一会儿,缓缓道:“好像很有道理。可是……DNA的鉴定又怎么解释呢?”

    “这个恐怕就要问穆医生啦。”

    穆医生听到这里,点了点头:“不错。你说的这些,我听我的朋友也聊起过。关于DNA鉴定的解释,恰好就是我那篇论文里的东西。

    我们认为,很可能2014年做鉴定的DNA专家犯了一个错误。”

    “哦?”

    “2014年做的DNA鉴定结论是。死者身边丝巾上残留的精液分析,有一种基因突变,这种基因突变很罕见,科学上的名称叫做……”

    眼看穆医生就要长篇大论下去,凤凰赶紧道:“等一下。太专业的术语就不用说了,穆医生……请拜托,尽量用我们能听懂的话好么?”

    “呃……好吧。”穆医生想了想,双手一摊:“简单的来说,之前对精液的分析,认为里面存在一种特殊的基因突变,我们比方说,这种基因突变叫A。

    科学研究,这种A基因突变很罕见。

    但事实上,我认为这种科学上的理解是错误的。这种基因突变。其实并不罕见……或者说,很多人把它和另外一种基因突变B混淆了。

    实际上,我的研究结果,或许证明了,那个精液的鉴定,其实是属于基因突变B,而这种突变,在欧洲人之中非常普遍,普遍率达到90%以上。

    所以,2014年用基因突变来证明亚伦.柯斯米斯基就是开膛手杰克的论断。似乎就被推翻了。”

    凤凰听到这里,就接着说道:“也就是说,第一,不能证明那个丝巾上的精液就是亚伦.柯斯米斯基留下的。第二即便是他留下的。也不能证明亚伦.柯斯米斯基就是开膛手杰克。”

    “没错。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凤凰却皱着眉头:“这样的话,岂不是……就更没有线索了。”

    穆医生想了想,忽然道:“如果是对于开膛手杰克这个案件的话……或许我的那个朋友知道的更多,他是一个法医协会的会员,平时就很有兴趣研究历史上的这些迷案,对于这个案件。他好像有很多研究心得……所以……”

    陈小练看了看凤凰,看了看穆医生:“看来,我们有必要去拜访一下你的那个朋友了。”

    ……

    半夜三点的时候去别人家拜访,显然是一种非常没有礼貌的行为。

    所以,柯伦波被从敲门的声音从床上吵醒,然后睡眼惺忪的跑去开门的时候,嘴里还嘟嘟囔囔的咒骂着什么。

    可是他在开门之前,猛然清醒了过来。

    自己住的可是高档公寓!楼下的门禁系统可是很严密的!怎么会有人直接能上楼来敲自己的门?!

    他立刻抄起了放在门边的一个高尔夫球杆八号铁握在手里。

    小心翼翼的喝道:“谁在外面!!”

    “是我!!柯伦波!”

    柯伦波用猫眼看了一眼外面,稍微松了口气。

    站在门外走廊上的是自己的朋友,那个来自东方的穆医生。虽然大家有几年没见过面了,但是对方的相貌是不会弄错的。

    “该死的!”柯伦波一边开门一边抱怨:“你是疯了么我的朋友……你怎么这么晚跑来了?你是怎么上来的?楼下的门卫没有阻拦你?我该投诉他们工作太不负责了……”

    才打开门锁,门只开了一道缝隙,柯伦波忽然就感觉都门被推开,随即门外涌入几个人来!

    头一个进来的是轮胎。

    轮胎用力挤开门,柯伦波立刻惊呼嚷嚷起来,他连忙后退,可手里的高尔夫球杆已经被抢过去了。

    “别叫,我们没有恶意。”凤凰是第二个走进来的。

    “抱歉,柯伦波。这么晚打搅你,不过你放心,他们不是劫匪也不是黑帮。”穆医生显然很不好意思,赶紧过去拥抱了一下自己的这位老朋友:“别紧张,没有恶意,而且……一会儿你就会欢迎我们的到来的。”

    “见鬼!穆!如果你不给我一个理由的话。我会立刻报警的!!”柯伦波犹如一只炸毛的猫,警惕的后退,看着自家的客厅里走进来这么多人。

    凤凰手下的那个怪兽是最后一个进门的,他反手关上了大门还锁上了。肩膀上的那只猴子立刻吱吱叫了几声,然后爬到了门旁的柜子上。

    “你,你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穆!!见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柯伦波脸色铁青。

    “好了各位,大家都散开点……别围着这位主人。”凤凰笑眯眯的走了过来,她手下的人立刻散开。在客厅里角落各自找了地方坐下或者站着,而那个叫匕首的家伙最是吸引柯伦波的目光……这人胳膊上绑着那么多刀,还站在窗台旁警惕的看着窗外——一看就不像好人嘛!

    “别激动,柯伦波。”穆医生搓了搓手:“真的是有重要的事情找你!”

    “我只给你一分钟,穆!”柯伦波的脸色非常难看:“看在我们的友谊的份上!一分钟内,你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么我们的交情就结束了!还有,你们必须立刻离开我的家!!别以为我会害怕!我的楼上就住着一个伦敦警察局的朋友!”

    听到最后一句,陈小练忍不住笑了一下。

    他走了上来,语气很礼貌:“柯伦波?你好。我叫陈小练,是穆医生的朋友,和他来自于同一个地方。这么晚打搅您,是因为,穆医生说,你对于开膛手杰克这个案件很有研究……”

    “那又怎么样!”柯伦波叫嚷道:“见鬼!你们这么晚……来到我家里,就是想和我讨论一个发生在一百多年前的案子?!难道白天拜访不可以么?!”

    陈小练充分理解对方。

    就算再喜欢一个东西,把这东西当成爱好……也不会愿意在三更半夜被一群陌生人从床上拖起来谈论的。

    “在你激动之前,能不能先看一样东西?”

    说着,陈小练看了凤凰一眼。这个女人拿出手机来,打开了图册,递给了柯伦波。

    这是刚才在凶杀现场的时候,凤凰检查尸体的时候用手机拍下的一些照片。

    柯伦波嘟囔了一句什么。很不高兴的接过手机,才看了一眼,顿时整个人就如同被雷击了一样!

    “上帝啊!!”柯伦波手一软,手机差点掉在地上。然后他死死捏住手机,扑通一下坐在了沙发上,双眼死死的盯着手机上的照片。然后,哆哆嗦嗦的又把照片往后拉了一下,翻看了后面的几张图……

    “这,这,这是……”柯伦波的声音在哆嗦:“你们……你们不会是从哪个电影拍摄现场弄来的这种照片吧?”

    “你是专业的法医。”陈小练缓缓道:“难道你分辩出不出道具和真正的内脏以及尸体么?”

    “我……”柯伦波的嘴唇蠕动了一下,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可,可是……这……”

    他忽然深深吸了口气:“你们……不会是弄到了警方库存的老照片,然后用最近的技术处理成了彩色照片给我看吧!!”

    “我保证,这几张照片是新的,刚刚拍摄不久!”凤凰缓缓道。

    “这不可能!!”柯伦波跳了起来,瞪大了眼睛:“刚刚拍的?”

    “就在大概不到一个小时前。”穆医生面色凝重。

    “我的……上帝啊!!”柯伦波脸色难看:“怎么,怎么会……难道……难道……难道伦敦又出现开膛手杰克了?!!”(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