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都市言情 > 天启之门 > 第两百零五章 白衣魅影
?    【先说明一下:过了十二点了,但是今天更新晚可真的不怪我啊!!

    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就写完了!结果起点挂了,怎么都打不开网页啊!我等到现在过了十二点,才终于等起点技术人员把故障修理好了。更新最快去眼快

    不然早更新啦!

    今天更新晚,真的不是我偷懒啊!!!

    各位大人,小五冤枉啊~~】

    第两百零五章【白衣魅影】(二合一章节)

    ONLY_THE_KING_CAN_TAKE_THE_SWORD_FROM_THE_STONE!

    只有王者才能将此剑从石中拔出。

    这……这尼玛不就是大名鼎鼎的石中剑么!!

    陈小练苦笑。

    可是……说好的是历史类的副本任务呢!!!

    说好的“历史类”呢?!!

    虽然石中剑的传说大名鼎鼎……但是,但是这不是真实的历史啊!

    这尼玛只是一段传说故事啊好不好!!

    真实的历史上根本就没有石中剑这玩意儿好不好!!

    当然,这倒并不是说,非真实类的传说剧情陈小练就无法接受。

    之前参与的副本,不管是第一个72魔神柱,还是东京副本,都和真实无关。

    可问题是,这次伦敦的副本分明提示的是:历史类!

    上一个随机任务开膛手杰克,也是按照历史上真实发生的连环案件为模板来制作剧情的。

    现在忽然改变了画风……弄出一个石中剑来?!

    不是说传说故事的剧情不能接受,只是之前陈小练的准备工作做都是以英国真实历史资料来准备的。

    现在弄出一个见鬼的传说中的亚瑟王来。

    系统,你是在搞SIAO嘛?!

    亚瑟王本来就是传说,然后现在各种不同版本的演绎,简直多如牛毛。这就叫人无所适从了。

    天知道系统是选了哪一个版本来作为剧情模板?

    要是走进去找石中剑,然后遇到一个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这他妈算谁的?!

    “不会真跑出一个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来吧。”陈小练心中苦笑。

    以系统的尿性,上次东京副本能搞出机甲来。

    现在伦敦副本,真弄出一个Saber来的话……好像也不是不可能啊!

    “进入伦敦塔。找到征服之物。”陈小练让自己冷静了一下,缓缓道:“很显然,这个征服之物,应该说的就是‘石中剑’了。所谓的王者之剑嘛。”

    “时间是天亮第一缕曙光降临之前。”天烈看了看时间:“现在是十一点多,距离天亮应该还有几个小时的时间。”

    “过程肯定不会轻松。”陈小练站在街头,看着夜幕之下的这座伦敦塔宫殿群……仿佛那是一个会吞噬人的地方。

    ……

    “还没有找到让么?”

    卡尔金面色凝重,站在屋顶,看着伦敦的夜景。

    雷狐就站在他的身后。摇头道:“莎萨已经监控了整个伦敦市的监控录像,都没有找到让……”

    卡尔金忽然转过身来,低声道:“告诉萨沙,放弃吧。”

    “放,放弃?”雷狐一愣:“可是让,毕竟是我们的同伴……”

    “已经过去超过48小时了。”卡尔金面色上笼罩着一层寒霜:“如果是别人下手的话……48小时,让可能已经死掉了。而且……连萨沙这样高手黑入了了伦敦的监控系统都找不到人,我怀疑下手的人可能拥有和萨沙相似的能力,掌控机械或者电子设备。”

    他叹了口气,看着雷狐:“我们还有任务要做。不能浪费太多时间了。”

    顿了顿,他忽然道:“对了,今天还有什么别的消息么?”

    “那个连环杀人案,警方还在侦破,我怀疑……这应该是某些游戏参与者触发的副本剧情。”

    “嗯,留意一下。”卡尔金抚了抚额头,缓缓道:“没有必要的话,我们不要轻易和其他游戏参与者发生接触,先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你记住我的话,永远躲藏在暗处。才能看得最清楚。”

    ……

    进入伦敦塔外围围墙的时候——虽然对于陈小练等人来说并不是什么有难度的事情,但是天烈却依然展现了他的能力。

    对于安装在外面的监控和警报设备,陈小练亲眼看见天烈只是走了过去,手按在了上面。很快门禁的监控设备就失去了电力,就连监控探头也很快就垂了下去。

    (这个家伙的能力难道和罗迪一样,是机械之心?)陈小练心中暗暗揣测。

    “走吧。”天烈笑得仿佛很大大咧咧的样子,而且主动走在了最前面,毫不在意的把自己的后背交给了陈小练,看上去似乎一点防备的意思都没有。

    这样的做派。让陈小练不免有些心中怪异……

    这家伙,就这么信任刚刚认识的陌生人?!

    是他神经大条,还是……实力强大有所依仗?

    就在这时候,忽然身后传来一阵扑朔朔的声音,陈小练回头看去……

    夜幕之中,一群黑兮兮,羽毛光滑的渡鸦飞过,然后就落在了树上枝头。

    一只树梢上的渡鸦,甚至仿佛扭过头来,静静的看着夜幕中正要进入伦敦塔的这几个人……

    “我讨厌这种气氛。”陈小练嘟囔了一句。

    ……

    伦敦塔,其实是一座城堡式的建筑群,塔楼密布。

    外围是一片军事化的塔楼防御体系。

    陈小练等人进入的区域,是伦敦塔的附建筑中的珍宝馆——这也是伦敦塔之中最著名的一个地方。

    走进珍宝馆的时候,黑暗之中,偌大的馆厅里寂静无声。

    这里的一切都是非常典型的诺曼底式的建筑:厚实的石墙壁,窗口都非常狭小,即便是白天的时候,恐怕都不会有多少光线能照进来,更别说是夜晚了。

    粗大的圆形立柱支撑在馆厅里,整个建筑是四方形状的。

    走进珍宝馆里,陈小练等人还没说什么。倒是跟在天烈身边的让,忍不住嘟囔了一句:“英国人的建筑,都是这么死板。如果是我们法国人建造的话,会把这些建造成艺术品。”

    天烈没说话。只是走在最前面。

    珍宝馆其实就是一个对外开放的展览馆性质的地方。

    馆厅里一座座四方形的玻璃柜里,陈列着各种珍贵的王氏礼器。

    只不过,在这黑暗而压抑的馆厅里,又是夜晚,那厚厚的石墙上的狭小的窗口。就衬托出了一种压抑而凝重的气息。

    “你看,那些一个个方方的玻璃柜,像不像棺材?在这种气氛之下……哈哈哈。”天烈忽然扭头看着陈小练,说了这么一句笑话。

    陈小练扯了扯嘴角,他承认天烈说的确有点像,不过……

    “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陈小练淡淡道:“还是仔细找找吧,看看石中剑会不会在这里,这里不是展示王室物品的么。”

    天烈却仿佛故意的一样,总是凑在陈小练的身边,和他并肩而行。在一个个玻璃展柜前仔细的搜索。

    这里展列了许多不凡的物品,大多都是一些王室的权杖,加冕的王冠,号角,王者的御剑……

    对于御剑这东西,几个人仔细的找了许久,但是并没有找到传说之中的石中剑——至少没有一把看上去像是石中剑的样子。

    这里展示的御剑上,都有文字介绍。陈小练看了一遍,就叹了口气:“不是这把……这是英国的主教送给英王加冕的御剑,不是石中剑。”

    “快看这里!”备胎在不远处忽然叫了一声。

    他站在一个玻璃展柜前。指着里面摆放的一件宝器。

    这是一顶王冠!旁边还有镶嵌了红宝石的十字架——陈小练走过来看了看介绍,道:“这王冠是维多利亚女王的。”

    “维多利亚?做**的那个?”备胎笑了笑。

    陈小练看了他一眼:“你回去该多读读书了,老兄。”顿了顿,他苦笑道:“维多利亚女王。英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女王之一。”

    说着,他指着旁边的一根权杖:“这东西应该是最贵重的吧,上面的那颗钻石看见了么?这就是传说中的非洲之星,全世界最大的钻石。”

    备胎眼睛一亮,拿出战术手电来对着上面照了照。灯光之下,那枚非洲之星钻石熠熠生辉。

    备胎的眼神似乎有些意动。吞了口吐沫:“好东西!那个……我们能把它拿走么?”

    陈小练愣了一下,倒是轮胎上去拍了自己的弟弟一巴掌,笑道:“你很缺钱么?还是你做好了被英国皇室全世界追杀的准备?这东西你就算拿回去了,也见不了光,一旦被人看见才是无穷无尽的麻烦。”

    备胎有些沮丧,却依然还有些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那根权杖:“呃……就算见不得光,拿回家每天没事拿出来瞧瞧也很爽啊。”

    “别胡思乱想了。”轮胎把备胎拉开。

    陈小练却已经被这珍宝馆里另外一件东西吸引了目光。

    “你认识这东西?”

    天烈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陈小练的身边,陈小练侧头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面前的一个展柜里,放着一个金质的瓶子,旁边还有一个金质的匙。

    “圣油。”陈小练看着这个瓶子,想了想:“圣灵恩赐印记……这东西可比圣水要高级多了。”

    他叹了口气:“可惜这是英国,如果是在梵蒂冈的话……我就动手了!梵蒂冈里的圣油瓶,恐怕是对付那些邪恶生物最好的武器了。”

    天烈看了看陈小练,忽然笑了笑:“怎么,你遇到过了邪恶生物?不会是上一个随机任务吧?”

    陈小练看了他一眼,反问道:“你呢?伦敦副本里,你之前做了其他什么任务没有?”

    “杀了几个人,做了几件事情,没什么特别的。”天烈耸耸肩膀。

    然后天烈忽然转移了话题:“我看这英国皇室的展品也没多少啊……这里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也就展出了这么点东西,王室的珍宝看来不多嘛。”

    陈小练笑了笑:“这里展示的都是一些有历史价值的东西。准确的来说,文物的成分要高于珍宝的成分……王室自然不可能把全部的珍宝都放在这里展览的。

    而且……”

    顿了顿,陈小练缓缓道:“也是克伦威尔做的孽。这位护国公当年政变推翻王室的时候,他下令把很多王室的宝器都卖掉了。据说是筹集军费。

    其中大部分都散落在了民间,鬼知道流落到哪里去了,说不定已经悄悄的落在某个大收藏家的藏宝室里。

    王室一直都在想办法追回,几百年来,也就只有很少的一部分被买了回来。”

    “你看来做了不少功课啊。”天烈看着陈小练。

    陈小练也直视着天烈:“毕竟是历史类副本。总要做一些情报收集的。”

    天烈沉吟了一下:“哦?那么……石中剑这东西,你了解多少?”

    “不少。”陈小练忽然笑了笑:“然而恐怕并没有什么卵用。”

    “……?”天烈好奇的看着陈小练。

    陈小练忽然皱眉,目光收缩,紧紧盯着天烈:“柯南先生,你……应该是英国人吧。身为一个英国人,难道连你自己国家的传说都不了解么?石中剑可是英国最著名的传说了。”

    天烈愣了一下,随即哈哈一笑:“我读书少,不行么?”

    这句话把陈小练噎得说不出话来了。

    不过陈小练很快就冷静了下来,看着天烈已经转过身往前走,陈小练却忽然低声说一句:“你不是英国人。”

    “……”天烈站住了。

    陈小练缓缓道:“虽然你的穿着打扮。还有你的相貌,都很像英国人。但是我敢肯定,你不是。”

    “怎么说?”天烈转过身来,眯着眼睛看着陈小练。

    “刚才你居然好奇这里的展品很少……我想英国人应该不会对这个地方太陌生吧。你对于自己国家的历史,知道的太少了。而且,不说历史吧,连石中剑这样的传说你都不清楚?”

    “那又如何。”天烈淡淡道:“我是哪里人,和我们合作完成这个任务有关系么?”

    “……”陈小练沉默了一会儿,出乎意料的,他居然没有继续追究。而是淡淡一笑:“好像没什么关系。”

    “那就是了。”天烈摇头:“我不会窥探你的秘密,那么你也就不必问我什么秘密了。”

    说着,天烈扭头,对着还在其他地方查看的让还有轮胎备胎兄弟喊了一声。

    “走吧。我想石中剑肯定不在这里的……系统不会给出这么低难度的任务。不会一上来就让我们找到的。肯定藏在某个难找的地方。”

    天烈和让走在了前面,朝着珍宝馆的另外一边的通道走去。

    陈小练等备胎轮胎走到身边来,他缓缓的在团队频道里说了一句。

    “小心这个柯南……他很古怪。”

    ……

    伦敦塔的核心建筑,自然是著名的白塔。

    这原本就是一座军事要塞,典型的诺曼式的建筑,四方的军事堡垒建筑。周围还有密布的塔楼。

    连接塔楼之间的通道。原本已经被设置了一些现代化的金属门,不过有天烈在队伍里,他所到之处,轻易就开启了这些大门。

    这让陈小练越来越怀疑,这个叫柯南的家伙的能力,可能和罗迪的机械之心类似。

    建筑就是一个人形开锁匠嘛。

    白塔是一个四方形的大楼,高接近三十米,上下一共三层。四周有双层的城墙。

    陈小练等人是从外围接近白塔的。

    在走近白塔的时候,穿过左侧的一片草坪。

    这时候,依然可以听见远处树木上传来渡鸦那难听的叫声。

    偶尔还有扑朔朔飞舞的声音。

    “这里简直像是一个墓地。”备胎嘟囔道:“只有墓地才会看到这么多乌鸦。”

    “这些是渡鸦。”陈小练想了想,忽然笑道:“不过,说这里是墓地倒也不算太离谱。”

    “什么?”备胎看了看陈小练,看了看周围:“这里真的是墓地?”

    “不是……准确的说,这里是断头台。”

    “……”

    陈小练看着远处树上的渡鸦,缓缓道:“这里可不是普通的断头台。是专门处死那些身份显赫的贵族和王室的死罪之人。我记得我看过一些资料,死在这里的可都是身份显赫的历史名人。”

    备胎缩了缩脖子,吐了口气:“妈的。晦气!怎么刚搞定了那个开膛手,又来到这种鬼气森森的地方……我说,不会这个任务,我们也遇到什么怨灵吧?”

    备胎的脸色不太好看:“我们可没有什么对付怨灵的枪械。”

    陈小练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

    如果再遇到什么怨灵……或者是像柯伦波法医那样的开膛手杰克。会用黑巫术的死灵的话……

    他可没有太好的办法了。

    白起已经召唤过一次了,二十四小时内是别想再指望白起了。

    那么……

    就在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大概是这群人走过草坪,惊动了树梢上的那群渡鸦。

    这群渡鸦忽然发出了一阵扑朔朔的声音。集体飞了起来,然后在草坪上盘旋了一圈!

    天空之上,就传来了一阵叫人心中发毛的“呱呱,呱呱”的声音!!

    这声音,在夜晚听来,具叫人心中发寒!

    备胎忍不住掏出了枪来,对着天空,想了想又收了起来,吐了口气:“妈的,要不是怕惊动人……早知道带弓箭来了!这些讨厌的乌鸦!”

    “乌鸦可是英国皇室的吉祥物。”陈小练笑了:“英国皇室信奉一种传说。他们认为乌鸦是神鸟,如果哪一天乌鸦在伦敦塔消失的话,那么这个国家就会灭亡。所以这些乌鸦可是宝贝,平时都有人专门伺候喂养的。”

    耳畔传来那难听的“呱呱”的叫声,备胎忍不住笑道:“神鸟?英国的王室还真是重口味!”

    三人说笑着,迅速穿过草坪朝着白塔的外围围墙靠近。

    天烈已经打开了一座塔楼的大门,对三人招了招手。

    陈小练快步走过去,看着天烈,和他身后的那座塔楼。

    而就在这个时候,陈小练的脸色忽然猛的一变!!

    就在刚才的一瞬间。他仿佛看见了一片白色的影子!!

    那仿佛是一个人的身影,却穿着白衣……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是陈小练却可以确定自己绝没有看错!

    那仿佛是……在塔楼的第二层上,某一个露廊的角落里。闪过了一片白色的衣角!

    就像是一阵风略过,那分明是一个女人的身姿!

    夜晚,夜幕,古堡,乌鸦……

    身穿白衣的女子身影在角落闪过……

    一阵寒风吹来,陈小练忽然觉得心中冒出了一丝寒气!

    “你们……看见了么?”

    “什么?”轮胎问道。

    “……”陈小练盯着塔楼的第二层。他犹豫了一下,正要说出自己刚才看见的场景。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奇怪的声音落入了陈小练的耳朵里。

    “呵呵呵呵呵……”

    一个女人的声音。

    这轻轻的笑声,说不出的诡异,却仿佛直接落在了陈小练的耳朵里!

    陈小练豁然身子一僵,飞快的将无畏战斧召唤出来抓在了手里!

    “团长?”轮胎备胎兄弟看着陈小练忽然暴起拿出武器,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怎么了?”

    “……你们没听见?”陈小练脸色更加难看:“那笑声?”

    “……什么笑声?”轮胎和备胎的表情都很茫然。

    陈小练目光闪动,用力咬了咬牙齿:“刚才……”

    他还没说完,耳畔仿佛又听见了那个声音!

    “呵呵呵呵呵……”这轻轻的笑声,仿佛带着某种奇特的节奏,但是却毫无愉悦的意思,反而让人心中发寒!

    而且,这一次,陈小练听到的声音,不仅仅只是笑声了。

    这一阵轻笑结束后,一句话,一字一字的落入了陈小练的耳朵里。

    一个女人的声音,如诉如泣。

    “我的脖子……好疼……呵呵呵呵……”

    陈小练脸色铁青!

    ……

    眼看陈小练站在当场脸色难看,轮胎和备胎都意识到不对了,两人立刻紧紧站在陈小练的左右两边,警惕的看着周围。

    “团长?到底怎么了?”轮胎的声音低沉。

    “我听见了一个声音。”陈小练吐了口气:“一个女人的声音……你们都没听见?”

    “没有。”轮胎备胎都摇头。

    陈小练抬手指着塔楼的第二层上面:“刚才,我看见有一个白衣影子从那里闪过!”

    备胎正要说什么,轮胎却神色谨慎,按住了备胎的肩膀,低声道:“别打断团长的话!嗯……小脸,还有呢?你还发现了什么?”

    “有女人在我耳边说话。”陈小练面色古怪:“她说……她脖子很疼。”

    气氛有些诡异了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上,那“呱呱”的乌鸦叫,依然断断续续的传来……

    ……

    【本章6000字,是二合一的章节,两章的字数我放在一起发了。

    此外,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和后天都是三更,补之前欠的。

    最后,求月票!!!!!!!!!!!!!】

    ……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