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都市言情 > 天启之门 > 第两百一十一章 荣耀即吾命
?    (这是二合一章节,两章的字数!拜托不要再问我为什么只更一章了好不好?拜托拜托,不想再解释了啊!!)

    第两百一十一章【荣耀即吾命】

    王后之所。[ads:本站换新网址啦,速记方法:,..com]

    这个地方就在伦敦塔内那片草坪之后。这是一排充满了中世纪风格的房子,砖木混合建筑。

    尖顶屋,深棕色的墙体。

    这一排建筑,夜晚看来就格外的有些鬼气森森的模样……尤其是刚才陈小练三人还真的见了一个女鬼。

    冲进了这片房子里,要寻找安妮王后当年住过的地方倒并不算太难——这里早已经变成了文物保护地点,为了方便游客,甚至还有文字介绍。

    房子里的摆上,刻意还原了中世纪英伦风范。

    陈小练三人冲进房子里的时候,还特意看了看这里,然后陈小练松了口气。

    嗯,这里没有摆放什么铠甲武士啊刀剑盾牌啊之类的东西。

    按照指示牌上写的,安妮王后当年就住在这一栋,而且据说还是被关押在了第三层和阁楼。

    走进这座房子里,虽然只是匆匆看了两眼,陈小练就忍不住叹了口气。

    不得不说,那位安妮王后被囚禁在这里的时候,的确很凄惨。

    即便是以中世纪的标准来衡量,这个囚禁之所,也实在是太简陋了。要知道,这里可是软禁的一位王后,曾经手握大权的王后。

    狭小的窗户,阴暗潮湿的房间,破败的家具——好吧,据说这些家具是根据史料复原的复制品。

    不得不说,那位亨利八世,的确是一个非常狠得男人。

    当初他爱安妮王后的时候,为了娶她,不惜和全欧洲作对,和罗马教廷翻脸。和强大的西班牙敌对,让英国教会独立,影响了世界宗教史的进程。

    而后来,当他不爱这个女人了的时候。做的也绝对够绝情!只因为这个女人没有能给他生下男丁,就毫不留情的处理掉!

    陈小练记得自己看过的史料里有提到。

    当时这位安妮王后被栽上的罪名是通奸。

    安妮王后平日里喜欢艺术,所以她被软禁后,很多和她有来往的诗人,艺术家。都被抓了起来严刑拷打……最后得出了一个让人觉得荒诞的事实:所有人都不得不招供,和安妮王后有染。

    所有人?!呵呵……

    就这样,那位亨利八世还觉得不够,甚至给安妮王后栽了一个和她亲兄弟有染的罪名!

    此外更加上了叛国罪……

    ”这位英国甄嬛也真是够惨的。”陈小练叹了口气。

    不过,她大概不知道,她的亲生女儿,在多年后还是继承了王位,而且还是英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女王,伊丽莎白一世。

    “好了我说团长,别感慨了。赶紧找地下室入口自吧。”备胎看着陈小练在那儿看着四周发呆,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陈小练回过神来,加入了轮胎兄弟寻找的行列。

    在这个房子里想找地下室可并不容易。

    准确的说……他们没有找到!

    “那个女鬼不会是在骗我们吧?”备胎骂了一句。

    这第一层的面积并不算很大。也根本没有什么地下室的门……如果是暗道的话,这么小的地方,也不会找不到。

    尤其是轮胎,他连壁炉都检查过了。

    架子,柜子,甚至每一块地上的石板都用力敲打过。

    “我敢保证,这里的地下都是实心的。”轮胎吐了口气,看向陈小练:“小脸。怎么办?”

    陈小练面色有些难看。

    那个女王难道真的是耍我们的?

    不会!肯定是哪里出问题了!

    这个时候,远处,可以听见在伦敦塔的后面另外一个方向,传来了一声嘹亮的巨龙的吼叫!

    陈小练面色一紧!

    “不知道那个柯南怎么样了。”备胎抓了抓头发:“他还算挺够义气的。居然帮我们去引开那条龙。”

    陈小练仔细的盯着屋子里,周围又看了一圈。

    他忽然摇头:“走,出去!”

    冲出了这座房子,轮胎备胎跟了上来:“怎么了团长?”

    “我们想岔了。”陈小练眼睛盯着黑暗中的某一个地方。

    “呃?”

    “你们想,这个房子是用来关押王后的,怎么会有地下室?而且。就算有地下室,你觉得王后被关押的时候,她有机会摆头身边的看守,一个人溜进地下室里藏东西么?”

    “……这么说好像有点道理。”轮胎点头。

    备胎怒道:“那个女鬼骗了我们!”

    “不,她应该是没撒谎。只是我们的理解角度和她不同罢了。”陈小练指着身后的房子,又手指画了一个圈,指着周围:“她说的是,最后居住的地方……

    你看,这个最后居住的地方,我们只听了字面的意思,认为就是她最后住的这个房子。

    但是,这是我们这种普通人的想法,简单的来说,就是yankuai丝的思维方式。

    可是我们忘记了,她不是普通人,她是王后,是一个高贵的贵族,是一个超级白富美。

    在她的概念里,她的地方,并不只限于她睡觉的这座房子。这座房子旁边的配套,比如厨房,柴房,水房,甚至是教堂,都是这个房子的配套设置……都算是她的地盘!

    就好比说,一个国王说我住的地方,当然不会只说是他的卧室,而是他的整个皇宫!

    所以,安妮王后的思维方式去理解的话……她所说的她最后住过的地方……是指这附近的一片区域。以她贵族的思维方式理解,认为这附近的所有配套设施都是她的家。”

    说着,陈小练目光闪动,手指指向了一个地方,一字一字沉声道:“也包括……那里!”

    黑暗中,轮胎和备胎朝着陈小练所指的方向看去。

    那是……

    一座不大的小教堂。

    ……

    “这里是囚禁犯人的,而且还是囚禁那些很有身份的大人物罪犯。以英国人的传统,因为这些人是贵族,那么哪怕他们是罪犯,也会给予一些特殊的待遇。比如……这里的小教堂,就是用来专门给囚禁在这里的高级罪犯用来祈祷的——当然了,也可以在这些罪犯被处死后,在教堂里进行葬礼和焚化。”陈小练缓缓道:“所以说。这是一个私家小教堂……我想,安妮王后一定是把这个私家小教堂也认为是属于她自己住的地方之一了。”

    顿了顿,陈小练缓缓道:“你们觉得……被囚禁的时候,在什么情况下,安妮王后才有可能脱离看守的视线来藏东西?”

    “你是说……进教堂祈祷的时候?”轮胎眼睛也亮了。

    “西方人非常注重宗教信仰的。在祈祷和忏悔的时候。旁边的人都不会去打搅……也许在这样的时候,安妮王后才有可能要求看守暂时离开她身边。她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才有机会做一些小动作。”陈小练飞快道。

    “那还等什么!快进去看看!”备胎已经第一个飞快的朝着那座小教堂跑了过去。

    这座教堂的确真的规模非常小。

    典型的诺曼式的建筑。

    大晚上走进来,教堂里黑黢黢一片,狭小的窗户并不能提供任何光芒。在战术手电的光束之下,勉强看清了这里的场景。

    里面非常小,大概就只有一个普通的中学教室那么大……或许还要更小一些。

    而且还矗立一圈粗大的圆形石柱,更是占据了一部分的空间。

    高度倒是很可观,足足有接近三层楼那么高,圆拱的屋顶。

    一根根圆形石柱之间。形成了拱门。

    总体来说,站在这个教堂里,会不由自主的感觉到几分压抑肃穆的感觉。

    “散开找!”陈小练说了一声,轮胎备胎立刻分开两边朝着两头搜索了下去。

    陈小练从教堂中间的过道走上前,看着摆放在最前面的神像,还有烛台,礼器。一个方形的石缸,大概是用来盛圣水的,不过已经干涸了。

    陈小练看了一眼上面的神像,又看了看周围。

    (如果有地下室的话。那么这几百年来,应该早就被后来的人发现了,就算里面藏着石中剑,恐怕也会被后来的人取走了……可是系统应该不会给出这种结果的。

    所以……)

    陈小练心中一动!

    不对。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地下室!

    安妮王后说的是英语,她说的是cellar!

    要知道,在英语里,地下室有两个词语。

    一个是cellar。一个是basement。

    后者的意思比较正式,大体来说一般是形容那种有正式房间结构的地下层的房间。

    而cellar这个词语代表的就比较小,一般来说。可能是形容某个酒窖,地窖。

    在英语里,你在房子下挖一个放东西的坑,也可以说是cellar!

    而安妮王后说的是cellar,那么……

    “轮胎!”

    陈小练一声喝,轮胎从教堂左侧跑来出来:“怎么了?”

    “找到什么没有?”

    “……什么都没有。”轮胎语气有些焦急:“我找到了一个祈祷室,但什么都没有。”

    “不要找了,我想我可能猜到了什么!”

    ……

    教堂也是有地窖的。

    虽然非常非常的小。

    这里是用来储存红酒的。

    葡萄酒在很多时候会当做在做弥撒时候的用具。

    所以很多教堂里都会储备一些葡萄酒以供使。

    这个教堂很小,却也有储酒的地方——虽然这个酒窖实在是非常非常的小!

    在教堂侧面的一个屋子里,这个酒窖的入口就在墙壁上,只要拉开一个小拱门……但是进入只有不到一米的高度,而且里面只能爬进去一个人的半个身体。

    也就是说,在里面甚至无法直立行走。储藏的酒也只是几个木桶……当然了,如今这里已经空了,什么都没有。

    这当然不是什么正规的地下室。

    真的就只是一个在地上挖出来的小酒窖而已,空间甚至恐怕比一个浴缸都大不了多少。

    “我来吧。”

    陈小练把战斧交到了轮胎的手里,捋起袖子:“我进去看看,你们守着。”

    轮胎把战术手电交到了陈小练的手里:“小心。有什么不对就大叫,我们把你拖出来。”

    陈小练点了点头。

    他俯身爬了下去。

    这地下的这个洞穴真的很小,陈小练勉强可以跪着在面爬行,深度也只有不到两米。

    甚至他只要伸直了腿。就可以把脚伸到外面去。

    这里当然非常脏,灰尘极厚,还有厚实得如同蚕丝被一样的蜘蛛网!

    地上的泥土都带着腐朽的味道!

    陈小练嘴里咬着战术手电,努力的往里面爬到了尽头。

    地窖的墙壁还是石质的,只有地面是泥土。

    不过陈小练仔细的在墙壁上四处找了会儿。他用手电筒几乎照遍了每一块石砖。

    两分钟后,他终于有了发现!

    左前方角落里的几块石砖下,明显高度和其他的有些偏差。

    就好像曾近被人抽出来过,却又塞了回去,却没有塞到位。

    陈小练立刻徒手就在这个角落下的泥土上挖了起来!

    他找对了!

    ……

    “拉我出去!”

    地窖里传来了陈小练的声音,轮胎立刻猫着腰趴下,然后看着地窖里,陈小练的双腿一点一点的往外蹭,一点一点的往后挪动。轮胎抓住了他的双腿,最后用力将他从里面拖了出来。

    看着陈小练漆黑的脸庞。轮胎忍不住笑了一下:“怎么样?里面的空气好么?”

    “简直好极了,就像备胎早上不刷牙时候的口气一样新鲜。”陈小练笑着回答。

    “嗨!”备胎不敢了:“你们别拿我寻开心好么?你们早上不刷牙的时候难道嘴巴就很香嘛!”

    “好了,快看看你找到了什么?”轮胎的眼睛看向陈小练的手里。

    这是一个……长匣子的。

    一个石匣!

    大约有一米多长……

    只是看到这个长度,陈小练忽然一皱眉:“不对啊……传说中的石中剑,可是一把骑士长剑才对。”

    如果说石中剑在这个匣子里……那长度也不够啊。

    “打开看看再说。”轮胎摇头。

    陈小练将石匣子放在了地上,用力擦了擦上面的泥土。

    匣子是推盖式的,里面有一个暗槽。

    擦去泥土后,陈小练发现,这石头匣子上,居然刻着了一句话。

    很显然。这是用小的锐器刻出来的……大概是小刀或者匕首之类的。

    “上帝会证明并还以我清白!”

    陈小练念了一遍之后,就叹了口气。

    不用问,这句话必然是……安妮王后留下的了。

    看来,这个王后被关押的时候。对于栽在她头上的那些类似通奸,叛国这些罪名,是非常不满而且冤屈的。

    “可怜的女人。”陈小练叹了口气,用力推开了石匣的盖子。

    粗糙的摩擦感,当匣盖子被推开的时候……

    陈小练,轮胎备胎看着这匣子里……都呆住了。

    “妈的!果然被骗了!!”备胎爆发出了一声怒吼!

    石匣子里。并没有一把剑。

    而是……

    一截断剑。

    不,准确的说,只是一个剑柄而已。

    “那个女鬼!!我要……”备胎眼睛瞪圆了愤怒的大骂:“这他妈哪里来的石中剑!!就一个剑柄!!”

    “等一下!”陈小练沉声:“先听我说……”

    “团长,我们被耍了!”备胎愤愤道。

    “闭嘴!听小脸说完!”轮胎一巴掌拍在了备胎的脑袋上。

    “…………”备胎无奈闭上了嘴巴,看向陈小练,却发现陈小练的脸上却丝毫没有失望和挫败,反而是一脸惊喜……只是惊喜之中,却好像又带着一丝淡淡的疑问。

    “她没有耍我们。我们也没有搞错。”陈小练深深吸了口气:“这就是石中剑!”

    “可……”

    “传说之中,石中剑的确就是一把断剑!嗯,准确的来说,它后来的确被折断了。”

    听了陈小练的话,备胎瞪眼道:“怎么可能?它不是王者之剑么?既然叫王者之剑,那肯定是极其牛叉才对啊!这么牛叉的武器。怎么会断掉?!”

    陈小练看了看备胎,又看了看轮胎,他看见轮胎的眼睛里同样有疑问。

    陈小练吐了口气:“你们大概没有完整的了解过亚瑟王和石中剑的故事。”

    这么说吧,传说之中。这个叫亚瑟的家伙,拔出了石中剑,的确是这么传说的。

    但准确的来说,石中剑并不是“王者之剑”。

    而是“选王之剑”。

    也就是说,谁能拔紫青宝剑。就是紫霞仙子的爱人……

    啊呸呸呸!!这尼玛是至尊宝大话西游……

    谁能从石头里拔出这把剑,就是上天选中的王者。

    所以叫“选王之剑”。

    但是这把剑,后来的确在亚瑟手里被玩坏掉了。

    这把剑的功能在于,持有者可以……获得不老的力量。保持青春的魔力!

    但是从锋利角度来说……似乎就不是那么特别的可靠了。这把剑的象征性要大于实战性。

    传说之中,亚瑟拔出了石中剑,成为了上天选中的王者。

    但是有一次,他在一场战斗之中……对手是一个强大的家伙——名字就不说了。

    总之,传说之中,亚瑟王和这个家伙狠狠的打了三场。

    这三场都没有比剑,而是比枪法(好像有点邪恶?)

    亚瑟王在第三场居然输了。于是这位王者非常不爽。拔出了自己认为的大杀器石中剑要砍死这个对手。这等于是要放大招了。

    结果这个大招没放成,反而被虐了。

    石中剑被对方砍断了!

    根据传说,是因为,上天认为,亚瑟王和对方进行的这场比斗,是不正义的,亚瑟王违背了骑士的精神。所以让石中剑断掉,借此给予亚瑟王以警告。

    “……嗯,大体传说就是这样的。所以,很多不了解石中剑传说的人。并不知道……石中剑后来的确是断掉了的。”陈小练想了想:“当然了,传说中,亚瑟王后来又得到了一把更强大的剑,那把剑比石中剑更锋利坚固。实战性更强,那才是亚瑟王后来持着大遍天下无敌的武器。

    所以,石中剑其实只是一个象征意义大于实战性的权力象征而已。

    并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强大。”

    陈小练说到这里,拿起了这个剑柄来看了看。

    虽然已经有不知道多少年岁月的历史了,这把剑的剑柄看上去,已经布满了厚厚的锈迹。抓在手里,那种粗糙的感觉非常不舒服。

    “这应该就是石中剑的剑柄了。”陈小练叹了口气:“不管如何……这应该就是我们要找的东西吧……”

    他话才说完……

    【系统提示:你找到了随机任务要求的任务物品,请持有本物品离开伦敦塔地区!离开伦敦塔地区并能成功保留物品不遗失,将视为本次任务完成。】

    “果然没错!”陈小练精神一振!

    但随即,他心中一动……

    持有不遗失?

    难道系统的意思是……会有人来夺取?

    才想到这里,忽然之间,三个人的脸色都是一变!

    教堂的大厅方向,传来了一个声音!

    那是沉重的脚步声音!

    而且随着这个声音的接近,有一团烛光闪动。

    一个身影,伛偻着身体,身上披着一件破旧而脏兮兮的修道士袍子,垂着头脸,手里捧着一根蜡烛,在摇曳的火苗映照之下,缓缓的走近过来!

    这个身影仿佛是忽然从教堂内出现的,事先绝无征兆!!

    当这个身影走到距离三人不足数米的时候,他仿佛才抬起头来。

    一张苍老的脸庞,就如同风干了的橘子皮,浑浊的老眼,手指如鸡爪一般……

    这家伙老得几乎仿佛随时都会倒下去一样。

    可是那浑浊的老眼里,却在烛光之下,仿佛爆发出了一团锐利的光芒!

    “放下……放下那件圣器……这,这不是你们该触碰的物品。”

    嘶哑的声音,犹如破风箱里发出的一样。

    陈小练等三人呆住了!

    谁也不知道这个老修道士是从哪里钻出来的。

    陈小练下意识的将这把剑柄攥着,试图把它收进储物腕表里……但是却失败了。

    得到了系统的提示:该物品暂时不能收纳!

    妈的!

    陈小练眼角一跳!

    很显然的,面前的这个老修道士,虽然看上去奄奄一息的样子,但绝对不会这么简单的。

    “若是不放下呢?”陈小练一手攥着石中剑的剑柄,用力插进了自己的腰带上,同时双手攥紧了从轮胎手递过来的无畏战斧。

    “窃取圣物是死罪……”老修道士缓缓弯腰,将蜡烛放在了面前地上。

    可是等他将蜡烛放在地上之后,再缓缓直立起身子的时候……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他原本伛偻的身子,忽然挺直了腰背!

    他的身高顿时高大了许多!

    就在此刻,这个老修道士,深深吸了口气,从口中轻轻叹息着,念出了一句话来。

    “荣耀即吾命!”

    …………

    【想必大家都能猜出这个老修道士是谁了。

    求月票啊!!!!!!!!!!!!!!!!!!!!!!!!】

    ……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