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都市言情 > 天启之门 > 第两百一十七章 我是谁
???    第两百一十七章

    姓名:简布鲁梅尔诺曼

    性别:女

    出生年月:1994年9月1日

    国籍: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

    ——陈小练当然记得这份履历和资料。

    简布鲁梅尔诺曼这个名字的另外一个称呼就是……

    妙嫣!

    这是妙嫣在这个世界上的专属号,那个英国女伯爵!

    “绕了一大圈,最后居然绕到她的身上去了……”陈小练实在有些无语。

    想到又好去和这个高深莫测的女人打交道,说实话陈小练真的有点头皮发麻。

    最后一次见妙嫣的时候,那手机录音之中被抹去的那一段空白,无疑给陈小练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种印象主要来源于对系统规则的威慑力!

    不过……如果是妙嫣的话,也许和她聊聊,说不定她愿意把剑刃拿出来给自己?

    好吧,这种想法有点异想天开的意思。

    “去试试运气吧。”陈小练面色很凝重:“如果她不肯的话,我们还是放弃算了。说实话,比实力的话我们差得太远。”

    ……

    “见他妈的鬼去吧!”

    阴暗的房间里,萨沙坐在电脑前,飞快的敲打着键盘。

    这房间里就只有电脑屏幕的光芒在闪烁,而且摆在萨沙面前的电脑屏幕足足有三个。

    “吃屎吧,蠢货!你们永远都别想找到我。”萨沙的眼睛里闪动着兴奋的光芒:“哈哈,这些英国佬都是蠢货,蠢货!在这里我萨沙就是最伟大的!我是沙皇!!”

    旁边的桌子上摆放着各种碳酸饮料,吃剩下的披萨,屋子里乌烟瘴气。

    过了会儿,萨沙忽然停止了敲打键盘:“找到了!”

    ……

    “地址有了么?”卡尔金眼看雷狐钻进汽车,低声问道。

    “有了。”雷狐缓缓道:“萨沙攻破了一个资料库,找到了目标人物的详细资料。我们最好抓紧时间才行,卡尔金!下一个随机任务恐怕随时都会发布。等任务发布后,天知道我们会遇到什么麻烦,也许会有其他游戏参与者和我们争夺,也许系统会刷出很多怪物来。”

    “我们应该还有时间。”卡尔金沉声道:“再着急。也要沉住气!”

    顿了顿,卡尔金问道:“目标人物叫什么?”

    “简布鲁梅尔诺曼——诺曼家族这一代的后人,伯爵头衔的拥有者。一个年轻的女人。”雷狐笑了笑:“根据我们经历的任务,另外一件圣物,很可能就在诺曼家族的手里!”

    “很好。”卡尔金脸上露出笑容来:“那么我们这就去找这位女伯爵吧。希望她能满足我们的要求。嗯……小心点我们的‘货物’。我可不想他提前死掉。

    他还要为我们争取时间呢。”

    雷狐笑了笑,回头看了一眼后排座位。

    汽车的后备箱里,隐隐的传来呜咽和挣扎晃动的声音……

    ……

    …………

    “天快亮了。”轮胎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

    汽车开到了一座英伦古典风格建筑外的街道上。

    此刻已经是接近凌晨了。远处的天空出现了一丁点儿鱼肚白,但是夜幕还没有离去。

    街道上寂静。

    这里原本就是一片地广人稀的郊区富豪居住的地区。

    这座充满了古典风味的庄园式建筑,正是之前陈小练曾经来过这里,见过妙嫣的那个地方。

    “我们怎么办?是直接闯进去?还是……”备胎问道。

    陈小练路上已经想好了:“直接上门拜访吧。她不是普通人,若是强闯或者是潜入的话,只怕反而会引起她的反感。能不动粗,就尽量不要动粗。我们没必要给自己树立强敌。”

    于是陈小练下车,走上去试图敲门。

    可就在这个时候。庄园里忽然传来了汽车发动的声音。

    陈小练立刻后退闪身。

    庄园的大门缓缓打开,一辆黑色的老式轿车行驶了出来。

    陈小练闪身到了一棵树后,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但是却看见了,汽车的后排里,那位女伯爵就坐在里面。

    汽车很快就行驶到了街道上,朝着路口方向而去。

    远处的车里的轮胎备胎也看见了,不用陈小练招呼,备胎就已经开车掉头过来,把陈小练接上了车。

    “跟上去!”陈小练吐了口气:“奇怪。这么一早,这位贵族怎么就出门了?”

    ……

    女伯爵的汽车开得很快,似乎正在赶赴某个地方。陈小练的车一直追在后面,有几次。陈小练都想让备胎开车超过去拦住对方,但是心中却有一个奇怪的念头:这个女伯爵一大早天都没亮,却是去哪里?

    带着这个疑问,就这么一路尾随了下来。

    汽车行驶,距离伦敦市区渐行渐远。

    等到陈小练终于下定决心的时候,已经来到了一个偏僻的所在。

    陈小练拿出手机来看了一下gps的地图。

    “海格特区?”

    他愣了一下。

    “团长。这里好像是……墓地啊。”开车的备胎忽然开口大声道:“你看前面!”

    女伯爵的汽车已经行驶进了一个金属大铁门里,里面是一条幽静的道路。而旁边分明有路标,上面写着:海格特公墓。

    居然是墓地?

    “跟上去吧。”陈小练皱眉。

    ……

    公墓的深处,某一片空地上,这里似乎正在准备一场葬礼。

    地上是一个挖好的墓穴。还有准备好的十字形的墓碑。

    周围还摆放了一些长条的椅子,以及一个小型的高木桌。

    很显然,这一切都是为了举行一个葬礼而准备的。

    女伯爵的汽车停在了路边。

    管家斯图尔特走下车来,打开车门,然后搀扶着女伯爵下车。

    她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裙,表情肃然,紧紧抿着嘴唇,眼神之中更是有一丝淡淡的哀伤。

    开车的显然是一个保镖,从穿戴和身材上就能看得出来。

    身材魁梧而强壮,肌肉把西装绷得很紧。而且很明显,西装下能看出装在腋下的枪套的轮廓。

    他站在车旁,眯着眼睛看了看四周。

    “在这里等着。”管家斯图尔特低声吩咐了一句,然后他搀扶着女伯爵。缓缓走向了那个墓地。

    站在墓穴前,女伯爵的神色似乎越来越哀伤,她的眼神里闪过一些泪光。

    然后,缓缓的,她轻轻拿出一支玫瑰来。弯下腰,一只手轻抚在墓穴旁的泥土上,低声祈祷了几句什么,然后才轻轻将玫瑰丢进了墓穴之中。

    “很抱歉,我不能参加你的葬礼……你的家人拒绝了我,他们表示我不受欢迎。所以我只能在这么早来,趁着还没有人到来,提前和你说一声再见。”

    女伯爵的声音很轻很轻,语气里带着一丝哀伤:“我……我一直很痛恨我自己,也许……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害了很多人,害了很多人……你是最后一个,我保证,这种悲剧不会再发生了。我不会再让无辜的人被我连累而死了。

    我就像是受到了诅咒一样。我恨这样的自己。

    不过,你放心,我已经在尽力的调查这事情,而且似乎已经有了一点眉目了。

    我一定会把事情搞清楚的!

    我在这里向你发誓!

    你……安息吧。”

    女伯爵说着,她的眼角垂下了泪水来,轻轻擦掉后,转过身。看了一眼管家斯图尔特。

    她的情绪似乎很低落,而且显然,此刻的她非常软弱,身子晃了晃。

    管家赶紧上来扶住她。

    “斯图尔特。你说,我是不是一个不祥之人?”女伯爵的声音很虚弱。

    “不,我的主人。”斯图尔特的眼睛里有一丝心疼,柔声道:“这不是你的错。”

    “那么上帝为什么要让我承受这些痛苦?我一直很忠诚于我的信仰!”

    “不不不,我们不能质疑上帝。”斯图尔特正色摇头,沉声道:“我的主人。这一切艰难总会过去的。”

    “会过去的……会过去的……”女伯爵忽然咬了咬嘴唇:“这句话,可以对道森先生说么?可以对汉普森先生说么?可以对舒米特说么?”

    斯图尔特干脆闭上了嘴巴,他只是搀扶着自己的女主人,一步一步的走向汽车的方向。

    ……

    备胎把汽车停在了比较远的地方,停在了一个树丛后。

    陈小练看着远处墓地上。

    “怎么回事?这么早来参加葬礼?可是除了她之外一个人也没有啊。”

    陈小练忽然深深吸了口气,他干脆走下了汽车,朝着女伯爵那里飞快的走了过去!

    “嘿!!”

    站在汽车旁的保镖看见了陈小练,他立刻做出了防御的姿态,一只手撩开了上衣做出随时拔枪的动作,同时对着陈小练大声吼道:“什么人!退后!!”

    说着,他已经大步跑过去,拦在了女伯爵的身前。

    “是……是你?!”

    女伯爵看清了陈小练的模样,脸色一变,眼神里有些震惊。

    她的表情,简直就好像活见鬼一样!!

    “你……怎么会在这里?”女伯爵看着陈小练,语气甚至是有些惶恐:“你……你……”

    “不要误会。”陈小练耸耸肩膀,坦然道:“我没有冒犯你的意思,更没有监视你。事实上,我去拜访你,可是你刚好出门,我就只好一直跟到了这里来。”

    女伯爵的眼神忽然变得非常非常奇怪!

    她用这种眼神看着陈小练,看了足足有十秒钟,然后……她轻轻开口,语气似乎有些别扭:“那么请问你找我有何贵干呢?”

    “的确是有些事情。”陈小练苦笑道:“嗯……我们是在这里谈么?”

    他指着周围荒凉的公墓。

    女伯爵眼神里忽然闪过一种热意!

    这种热切,仿佛就如同两团火苗!

    她看了看周围,她似乎也深呼吸了一下,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斯图尔特?”

    “是,主人。”管家略一沉吟。

    “我想我需要和这位先生单独谈谈。”

    “好的。”管家想了想,指着公墓里不远处,那里有一个棚子。女人,或许你们可以在那里休息一下。”

    ……

    这是一个简单的棚子,大概是用来给那些修建墓地和修建这里植物的工匠们休息的地方。

    陈小练和女伯爵一起站在棚子里。

    这里虽然有坐的地方,但是很显然。这位女伯爵并没有坐下聊的打算。

    周围再也没有旁人了。

    而女伯爵盯着陈小练,缓缓道:“你……到底是谁!”

    陈小练:“呃……呃?!”

    瞬间,陈小练忽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

    最近一次和妙嫣分手的时候,妙嫣对自己说了几句话!

    “我想请你尽量远离我的专属号……今晚我们的见面。我会彻底删除掉专属号的记忆,从你们之前认识的时候就清洗掉……”

    也就是说……

    如果妙嫣已经把这个专属号的记忆删除过的话……

    眼前的这位女伯爵,应该是……根本不认识自己才对的!!

    妙嫣的意思,肯定是把这个女伯爵最早和自己认识的时候:在日本东京的酒店电梯门口的那次相遇,以及前几天在伦敦再次见面——这所有的记忆都删除掉了才对!

    陈小练的脸色一变,盯着女伯爵:“你……不认识我?!”

    女伯爵的神色更是诡异,她看着陈小练:“我不认识的……但是我却知道你!”

    这句话更奇怪了!

    ……

    女伯爵盯着陈小练,她的表情十分诡异。

    然后,她忽然拉开了自己的手袋,从里面取出了几张纸片来。

    这几张纸片非常奇怪。

    每一张都是一份用铅笔画出来的素描。只是……每一张都只是人脸庞的一个部分。

    有的是一个鼻子。有的是眼睛,有的是嘴巴,有的是耳朵,有的额头。

    然后,女伯爵就当着陈小练的面,将这几张纸拼在了一起。

    最后组成了一个人的脸庞……

    陈小练只看了一眼就辨认了出来。

    这……正是他自己!

    ……

    “我一直都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我总是会短暂的失忆。这种感觉折磨了我很多年,我也经常会遇到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这些事情都没法用正常的道理去解释。”

    女伯爵死死盯着陈小练:“我根本不认识你是谁。但是……我偏偏在我自己的家里找到了这些!”

    陈小练:“……”

    “这些素描,我一眼就能看出画者是谁……画这些东西的人就是我自己!我自己的画风我自己认得出来!

    但是我奇怪的是。我分明不记得我画过这些东西!

    我想来想去,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了!”

    女伯爵盯着陈小练,她的情绪忽然有些失去理智了。

    她一把抓住了陈小练的衣袖,身子微微颤抖着。似乎有恐惧,有震撼,有激动,还有一丝淡淡的……求助!

    “唯一的解释就是:我自己之前是认识你的!然后,我自己知道自己可能会失去这些记忆!所以我把你的样子画了下来,然后分散开来藏好。每一张后面都用我自己才懂的简单的暗号,指引去找下一张。

    最后我凑齐了这几张,拼出了你的脸来!

    因为……

    我自己知道自己会失去记忆!所以故意画下了这些画来,用来提醒未来的自己!”

    女伯爵抓着陈小练的手忽然收紧,她的声音甚至有些尖锐。

    “你到底是谁!我为什么会画你的样子!我们之间到底有过怎么样的认识?!还有……我……我到底是谁!!!

    我是谁!!!

    为什么我会失去这些记忆!!

    到底,在我的身上发生了什么!!!”

    ……

    ……

    ……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