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都市言情 > 天启之门 > 第两百二十四章 奇怪的人
?    【二合一章节,六千字,特此说明,没偷懒。︾︾,】

    第两百二十四章 【奇怪的人】

    陈小练将剑刃抓在手里,掂量了一下,分量不轻。

    “上面好像有花纹。”一旁的轮胎道。

    “嗯,我看到了。”

    陈小练把剑刃放在眼前笔直的观察,果然看到了剑刃上……铁锈之下,布满了一些奇特的花纹。

    这些花纹明显是铸造的时候就留下的,在剑刃之上,两边剑身上都有。

    陈小练立刻拿出了石中剑的剑柄来和剑刃比对了一下。

    剑柄上的锈迹更严重一些,不过剑刃和剑柄在断裂之处,刚好可以吻合上。

    两个东西拼在了一起,形状上刚好是一把完整的西式的古代骑士用的长剑。

    陈小练眼看手里的两个东西拼接在了一起……心里却微微有些失望。

    因为这两件残品终于拼在一起的时候,却没有发生任何特殊的变化。

    “我就知道没这么简单的。”陈小练叹了口气。

    轮胎看了他一眼:“什么没这么简单?”

    “比如说……忽然发光啊,或者自动融一体啊什么的。”陈小练笑道:“我还以为把两件东西拼在一起,就会自动复原成完整的石中剑呢。”

    轮胎笑了笑,没说什么。

    ……

    “找到了么?”

    “快了!”

    萨沙坐在昏暗的房间里,双手飞快的在键盘上敲打,同时忍不住大叫道:“我就说了,我需要更好的装备!黑进警方的监控系统没问题,但是要通过人像搜索,我需要更好的装备!见鬼……”

    这个时候。萨沙忽然叫了一声:“找到了!”

    面前的一块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正是某个街道上的探头的图像。经过人像甄别的过滤。

    探头上,看见了几个人下车在街道上。然后很快,人像甄别模式下,将其中一个女孩的相貌切了下来。

    “找到了!符合度百分之九十六。肯定是目标本人了。”

    萨沙飞快的用团队系统通知了雷狐。

    “博宁大街,她就在那儿。身边还有……三个男人。东方面孔。”

    ……

    “找到了。他们在博宁大街。那位诺曼家族的女伯爵和他们在一起。”

    雷狐看了一眼卡尔金。

    卡尔金正看着远处发呆。

    两人就站在一栋大楼的顶部,卡尔金站在楼顶的边缘,他的脚下是街道,车来车往。

    “确定么?”卡尔金头也不回,依然保持着这种拉风的姿态,看着远处。

    雷狐笑了:“可以确定。不过萨沙又抱怨了,他要求增加更好的设备。我觉得可以满足他,毕竟他的技术对我们非常有用。”

    “那么这次副本结束后,就满足他吧。”

    卡尔金转过身来。摸出一包烟,抽出一根点燃,用力吸了一口。

    他的神色似乎有些古怪,眼神也很复杂:“雷狐。”

    “什么?”

    “你听说过陨石战队么?”

    “……”雷狐愣了一下,随即笑了笑:“听说过,好像还挺点名气的。他们的团长叫秋陨,听说是个厉害角色。”

    卡尔金默默的吸了口烟,把香烟扔在了脚下踩灭:“秋陨么……嘿。他的确有点本事。”

    顿了顿,卡尔金缓缓道:“今天我们遇到的那几个家伙。在那个诺曼家的女伯爵身边的人,就是陨石战队的。”

    “哦?”雷狐眼睛一亮:“哪一个是秋陨?”

    “秋陨?不,他不在这里。”卡尔金摇摇头:“秋陨……已经死了,嗯,死了已经快一个多月了吧。”

    “死了?!”雷狐有些意外。

    “嗯,死在了一个副本里。”卡尔金淡淡道:“这次我们遇到的人。秋陨死后,继承了陨石战队的家伙。嘿……一个有趣的小子,实力好像还不差。”

    “陨石战队又怎么样!哼……而且那个秋陨都已经挂掉了。”雷狐挑了挑眉毛:“不管怎么样,圣物我们势在必得啊!”

    卡尔金笑了一下:“那就准备出发吧。博宁街是么?陨石战队的那几个家伙也在……那就一起把他们都收拾掉吧!”

    “……你和陨石战队的人有仇?”雷狐意外的看了卡尔金一眼。

    “怎么?”

    “如果在平时,你一定会说。做任务优先。只要能完成副本的任务条件,就没必要节外生枝,除非必要,不会和其他的游戏参与者死斗。但是你刚才的意思,是想把陨石战队的人都干掉?”

    卡尔金的眼角抽搐了一下,他看了看雷狐,跳下楼顶的边缘,走到雷狐身边,轻轻拍拍他的肩膀。

    “你说错了,我和陨石战队没有仇恨。我只是觉得……现在的这几个家伙,不配用这个名字。”

    ……

    “东西到手了,那么我们下一步做什么?”轮胎问道。

    陈小练想了想:“系统没有给出提示,我也觉得挺意外的。我原来以为,得到了这么重要的道具,也许系统会给什么提示。或者发一个什么其他任务的通知。”

    他看了一眼在不远处盯着一副油画在打量的仙音。

    仙音虽然背对着自己这些人,好像在看油画,不过陈小练敢肯定,这个女孩一定在聚精会神竖着耳朵听着呢。

    不过自己和轮胎备胎他们说的是中文——而这位女伯爵很显然,她并不懂中文。

    一个仙音,一个妙嫣,这两个名字的发音她都还念不利索。

    “我觉得,下一步要做的,就是对付那些袭击我们的家伙!”陈小练神色一凛。

    “哦?我倒是觉得,反正东西到手了……”备胎垂着眼皮:“你真的打算保护这个女孩?”

    陈小练看着备胎,眼神落在了他的断臂处:“保护她,兑现诺言固然是我的一个想法……不过。我只所以决定答应她的条件,是因为另外一个原因。”

    陈小练的双拳握紧,冷冷道:“备胎,你被那个家伙砍了一条胳膊!这个事情绝不能就这么算了!所以我之所以答应这个女人的条件,主要是因为……反正我已经下定决心,不会放过那些人的!你的一条胳膊不能白白就断了!那个家伙必须付出代价!

    而留在这个女孩身边。才能最快的找到那个黑衣人!”

    轮胎的眼神滚烫:“不错!绝不能放过那个家伙!老弟,你的胳膊不能白白断了,这事情绝不能就这么算了!”

    备胎低声道:“我……我是有点担心。那些家伙的实力恐怕不弱,而且我们的人也不齐,未必是对手。”

    “不管怎么样,也要试试。打不打得过,也要先打一场再说!”陈小练冷冷道:“上一次是他们有心算无意,我们才吃了亏。那个黑衣人的技能才有发挥的余地。不过下一次,我们未必就占不到优势!”

    说着。陈小练看了一眼时间。

    距离白起的冷却时间,还有几个小时了。

    自己最强的杀招,就快要可以使用了。

    ……

    仙音已经竭尽全力的去偷听了,但是奈何这几个家伙说的语言,仙音的确不懂。

    她其实是一个很聪明的女孩,除了母语英语之外,仙音还精通法语和西班牙语。可以说她还是颇有一点语言天赋的。

    但是……中文,她真的没有涉猎过。

    所以她竭尽全力的听了很久。已经用心的记住了几个她猜测可能是关键词的发音——但是这种尝试,能收获到有价值消息的可能性实在太低了。

    可现在这种情况。这也是仙音唯一能做的了。

    终于,仙音等了会儿,那个叫陈小练的家伙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怎么样?你们商量完了么?”

    迎着陈小练,仙音就直接了当问了出来。

    “嗯。”陈小练表情很认真:“答应你的事情我们当然会做到。那么……下面最重要的就是帮你解决那些袭击者的麻烦。”

    “怎么解决?”

    “很简单,找到他们,然后干掉他们。”陈小练的眼睛里闪动着冷酷和愤怒的光芒。

    仙音似乎有些紧张:“你打算……”

    “很简单。他们的目标是你,我们其实不用做太多的事情,只要守在你身边,我相信他们很快就会找上门来的。”

    说着,陈小练看了看这个巨大的保险库:“我觉得这个地方不错。我们可以就留在这个博物馆里。我想他们应该会找上门来的。”

    “你确定他们会找到这里?他们又不知道……”

    “我确信。”陈小练点头:“相信我,总有办法的,而且办法很多。”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保险库的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几个人在保险库里的时候,大门并没有关闭紧。

    而门外的通道,地面是石板的,一个人从电梯里走了出来,皮鞋踩在地板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

    来者是一个男人,身材修长,瘦高瘦高的。

    这人穿着一件灰色的长风衣,竖着领子。有一头棕色的头发,头发略有些长。

    看他的样子,衣服的袖口和手肘的地方都有些明显的磨损的样子。

    脸上带着一副眼镜,圆形镜片。

    一张脸倒是很干净,在白种人之中,算是极少见的那种略有些秀气的脸庞——有些偏向东方式的审美标准。

    这人的年纪并不轻,看上去可能有四十岁左右了。

    总体而言,他看上去,仿佛就像是那种学校里的老师,或者是从事一些文职工作的书呆子的样子。

    这人走过来的时候,一眼看见了站在保险库门里的仙音,他原本板着的脸上,才露出了一丝轻松的笑容来。

    “伯爵阁下,原来是你,我看到门锁被砸坏了,还以为是进来了什么窃贼。”

    这个瘦高的男人走到了门口。扫了一眼陈小练等人。

    “安布勒,是你回来了。”

    仙音略一怔,随即轻松的笑了笑:“我没有带钥匙,但是又着急进来,只好把门锁砸掉了。”

    “好的,我会找人来修好门锁的。”安布勒点了点头。

    “先生们。这位是安布勒,他是这个博物馆的管理员,为我工作的。同时也是一位不错的艺术鉴赏爱好者。”仙音对陈小练等人介绍了一下。

    陈小练看了一眼这个安布勒。

    他的气质和打扮,的确不像是普通的什么管理员,的确有点像是类似书呆子或者艺术家的味道。

    不过总体而言,整个人的气质之中有一股难以描述的沉静的味道。

    陈小练看见了这个安布罗的袖子口上,似乎残留了一点点油彩的痕迹:“你是一个画家?”

    “不,准确的说,只是一个喜欢油画的人而已。”

    安布勒笑容很平和。他有一双细长的眼睛,眼神是属于很和暖的那一类。

    这么说吧,他的属性里,有很大一部分,恰好是那种如今很流行的中年暖男帅大叔的味道。

    仙音看了看安布勒,缓缓道:“好了,我们在这里的事情也做完了,那就上去吧。这里虽然不气闷。但是我讨厌在地下室里待得太久。安布勒那里应该有一些不错的咖啡,哦。也许还有来自东方的茶。”

    安布勒淡淡一笑:“茶倒是有,不过是锡兰红茶,不是东方的绿茶。”

    陈小练和轮胎备胎交换了一下眼色,点了点头。

    “啊对了。”仙音忽然开口说道:“还有一件事情我差点忘记了。”

    这个女孩看着陈小练:“为了感谢你之前为我做的一切,以及你即将为我做的一切。我要好好的感谢你一下。”

    “嗯?”陈小练一挑眉。

    “很简单,你让我看到了那件东西。还让我拿在手里把玩了一会儿。”仙音缓缓道:“这是我家族一直梦寐以求的事情。所以,作为感激,我要报答你们。那么……我的报答就是,三位先生,你们每个人都可以在这个博物馆的储藏室里。挑选走一样你们喜欢的东西……当然,只限于摆放在架子上的,那些锁在柜子里的不行,那些东西是家族的珍品,我没有权力太草率的送人。”

    陈小练愣住了。

    每个人随意挑一件?

    这个手笔可不小了。

    虽然可能那些锁在柜子里的东西价值更高。

    但是只摆放在架子上的那些东西,恐怕也不便宜啊!

    别的不说,就是那个乾隆年的青花大盘,价值就绝对是七位数的——如果是官窑的话。

    “你不是在开玩笑吧?”陈小练看了看这个女孩。

    “一个贵族,从来不会对给予自己帮助的人太过吝啬的。”仙音摇头:“我当然不是在开玩笑。”

    “那些东西可都不便宜。”陈小练笑了笑。

    “那就随意挑吧。你们应该会对这些来自东方的瓷器很有兴趣吧。”仙音笑眯眯的看着三人。

    陈小练一挑眉——他有些猜不透这个女孩的意思。

    也许只是纯粹的谢意,也许有别的深意?

    不过陈小练想了想……

    不拿白不拿!

    都是自己国家的文物,鬼知道是怎么落到这些老外手里的。

    一人拿一件而已,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如果不是因为对方是仙音,陈小练甚至想把这里的瓷器全部都一锅端了呢!

    轮胎和备胎自然更不会客气,他们两人随意在架子上各自那了一件瓷器。

    轮胎拿的就是之前陈小练看过的那个乾隆年的青花大盘。而备胎则那了一个粉彩的瓶子。

    陈小练看了一下底部的款:康熙年的。

    ——这些东西不会都是从圆明园里抢出来的吧?

    陈小练一点负罪感都没哟。

    他走到了架子旁看了一圈,原本打算拿一个耳瓶的。可忽然眼神一转,落在了另外一件东西上。

    是那把老式的雨伞。

    不知道为什么,这把看上去好像没有任何特殊之处的老式雨伞,落在了陈小练的视线之中,忽然变得与众不同起来。

    而且……陈小练甚至隐隐的感觉到了有一丝奇怪的气息。

    危险?

    不。似乎不准确。

    就如同你手里拿着一把你从来没接触过的极其锋利的刀。

    你能 感觉到它本身的危险程度……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奇特了!!

    可……这仅仅是一把老式的雨伞而已。

    黑色的伞布虽然没有烂掉,但是相比也不会多结实,尤其是伞的骨架都已经生锈了。

    鬼使神差的,陈小练忽然伸手,把这把雨伞拿了下来。

    “你说过只要是架子上的都可以。这把伞可以带走么?”陈小练看着仙音。

    仙音仿佛也愣住了,不过她略一思索。就点头:“当然可以……不过,你确定要它么?而不是挑选一件你们国家的瓷器?”

    陈小练直接把伞抓在手里,淡淡笑道:“不了,我觉得我和它挺有眼缘的。”

    轮胎和备胎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陈小练。

    此外,那个安布勒也用略微奇异的目光打量着陈小练。

    有珍贵的瓷器艺术品不要,却选择一把老旧的雨伞?

    “那么。我们上去吧。我的休息室里,刚好煮了热水。我可以弄一些红茶。”

    安布勒淡淡一笑,转过身朝着电梯走去。

    ……

    博物馆一楼左侧的休息室里。

    安布勒转身去拿茶杯。

    仙音介绍道:“安布勒是为我父亲工作过的人,他懂得一些艺术鉴赏。我父亲去世后,他就一直在这个博物馆工作,可以说,他是这里的馆长兼管理员。我小的时候,他还教过我油画。”

    “就是你画室里的那些?”陈小练随口问道。

    “是的。可惜……后来安布勒告诉我,我没有绘画的天赋。而我接受了他的说法,于是把时间和精力转移到去做别的事情上了。”仙音点头道:“不过,安布勒的画很不错。我虽然不会画。但是至少学了几年后,还是懂得一些鉴赏的。可惜他的性子很保守。不肯去宣传自己,也不喜欢在画家的圈子去交际。我甚至提议过,由我出钱帮他举办画展,但是他却拒绝了。

    他仿佛最大的兴趣,就是留在这个小博物馆里,守着馆里的那些艺术品。过平淡的日子。”

    陈小练叹了口气,看着安布勒的背影,这个瘦高的中年男人正在泡茶,陈小练笑道:“做隐士也没什么不好。”

    一旁的轮胎忽然道:“隐士?你是说陶渊明那种?”

    陈小练笑了:“你还知道陶渊明?”

    “拜托,我至少也上过中学吧。”轮胎笑了笑。

    安布勒忽然转过身来。看了一眼陈小练,然后微微一笑:“多谢你们的赞美了。居然把我和陶渊明做比较。我不认为我和那位伟大的诗人相比有什么可比性的。”

    陈的话?”

    刚才陈的是中文。

    安布勒点了点头:“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陶渊明的诗,我也知道一些——啊,我的确懂一些中文的。”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这句诗,是从安布勒的口中说出来的。他念得字正腔圆!!

    可以说,丝毫都没有普通外国人说中文的那种怪里怪气的强调。

    陈小练心中不由得有些吃惊和意外。

    仙音看了安布勒一眼,也似乎有些好奇:“我一直都不知道你还懂中文。”

    安布勒淡淡一笑,他把茶杯放在了几人面前,然后一个个杯子倒茶。

    “你应该没忘记,我是俄裔。”安布勒笑了笑:“因为一些特殊的历史时期,在我的祖国,有很多人懂中文。而在这几位客人的国家里,也有不少人懂得俄语——这是几十年前的一段特殊的历史时期的结果。”

    “可你的年纪,应该没有经历过那个历史时期。”陈小练看着安布勒。

    安布勒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把茶壶放在了桌上。

    陈小练注意到,安布勒看来果然是懂一些东方文化的。

    至少,他没有像其他欧洲人那样,喝红茶还加牛奶和糖。

    摆在面前的茶杯里,就是很简单和东方式的泡出来的红茶。

    “你去过我们的国家?”陈小练看着安布勒。

    安布勒想了一下,点了点头:“去过,不过是很久之前了。”

    “我都不知道你去过。我记得你一直都留在伦敦,留在这个博物馆里,从来不都喜欢出远门的。”仙音好奇道。

    “我说了,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伯爵阁下。”

    陈小练能感觉到,这个安布勒的确是一个很特殊的人。

    怎么说呢?

    他表现得似乎对所有的事情都很不寻常。

    比如说,他看到了外面的门被砸坏了,却并没有报警,而是直接乘坐电梯到地下室去观察……他甚至没有带武器,就这么很平静的下去看一看——难道他没想过,如果真的是劫匪的话,他自己一个文弱的人,下到地下室里去,不是自己找死么?

    再比如说,备胎断了一条手臂,身上还绑着纱布没有拆掉——这么一个重伤员,却偏偏活蹦乱跳的在外面跑来跑去,换做普通人的话,这种情况应该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才对。

    换做任何人,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的。

    而安布勒……陈小练注意到,除了在地下室保险库里的时候,他看了备胎两眼。而之后,他就再也没有特殊的观察过备胎——就仿佛备胎是一个很寻常的普通人一样。

    ……

    【通知一件事情,今天我在上海参加活动。

    而明天还有一场官方的活动,我明天白天参加完活动后,晚上六点的火车回家,到家估计已经**点了。

    所以,明天的更新,我只能说,我一定会更。

    但是明天更新注定更新会比较晚了——毕竟我晚上**点左右才能到家。

    这一点,事先通知大家一下。

    请大家见谅。】

    ——跳舞。(未完待续。。)u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