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都市言情 > 天启之门 > 第两百二十六章 倒计时
???    第两百二十六章【倒计时】

    两个身影自夜幕中的街道缓缓走出,步向博物馆的门口。搜搜小说

    “看起来,他们好像早已等着我们了。”卡尔金笑了笑,望着敞开的博物馆大门。门内,陈小练正笑眯眯地站在院子内,望着门口的两人。

    “进来吧,如果你们不想她死的话。”

    陈小练的手上,横着一把明晃晃的骑士长剑,看起来应该是馆内的藏品。虽然并不是什么系统内兑换的高级武器,但毕竟也是曾经的利器,用来斩杀普通人自是毫无问题。

    而这把剑此刻,却恰好偏偏横在了一个普通人的脖子上。

    那个诺曼家族的女伯爵。

    她纤细颀长的玉颈,不知是被夜风所激,还是因对剑刃的恐惧,此刻正在微微颤抖个不停。

    “你们到底要我说几遍?我都已经开门揖客了,你们却连迈步进门的勇气都没有么?”陈小练用挑衅的目光看着门外的卡尔金与雷狐:“难道,你们真的打算让这样一位美丽而高贵的女士在我的手底下香消玉殒?”

    “你不敢杀她。”卡尔金冷笑了一下:“她是重要的剧情人物。你如果杀了她,就不怕自己完不成任务?”

    剧情人物?

    陈小练心中一动:果然!

    陈小练笑着摇了摇头:“我当然不怕,因为东西……我已经拿到手了。对我来说,她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哦……不,还有一点价值,那就是用来威胁你们!”

    仙音的身体猛地一僵,像是想要挣扎的模样,但陈小练握着她胳膊的手一紧。剑刃向着仙音的脖子又压紧了几分。

    卡尔金微微皱了下眉,但转瞬便重新恢复了冷笑:“你觉得这种威胁……或者说欺骗,真的会有效么?如果你们真的已经得到了东西的话,又怎么可能还留在这里等我们上门?应该早就开始逃跑等待我们的追杀了才是。”

    “当然是为了找回场子了!”陈小练冷冷道:“斩了我团员的一根胳膊,那么容易就想算了么?”

    卡尔金望着在陈小练怀中,双眼流露出不可抑制的恐惧的女伯爵。心中一动。而耳边陈小练缓慢而坚定的声音传来。

    “你可以赌,赌我敢不敢杀她,赌东西是不是真在我手里。只是,你赌得起么?”

    雷狐忍不住看了卡尔金一眼,眼神有些焦虑。

    卡尔金摆摆手,深深吸了口气,神色冷峻:“好吧,我好像的确赌不起。”

    对方并不知道自己和仙音的关系究竟是合作还是威胁,这是对自己非常有利的条件。陈小练心里清楚得很。在得到东西之前,或者至少是确定东西下落之前,对方绝不敢冒险轻易让仙音死掉。

    卡尔金的双眼死死盯着陈小练的手,而他身旁的雷狐,眼神却在左顾右盼,扫向院落内一切可能藏有埋伏的角落。

    很谨慎?不过,他们是不可能发现备胎的埋伏的。就算是用上了系统的探测器也是一样,毕竟现在是非战斗状态。系统不会显示轮胎和备胎的坐标。陈小练默默想着。

    “想要这个女人,可以。来抢吧。”

    卡尔金皱眉,似乎犹豫了一下,然后终于往前迈出脚步。

    “抢是么?”卡尔金的语气似乎还表现得很轻松。

    但是陈小练的眼神,却紧紧盯着他的脚步。

    就在卡尔金终于踏进了陈小练身前十米的瞬间,陈小练动了!

    已经失去了斧刃,只剩下枪尖的斧枪被陈小练召唤至手上。向着卡尔金猛地突刺而去。

    突刺枪术!使用的时候可以自动将敏捷属性提升至b+!

    陈小练不知道b+的速度,是否足以捕捉到卡尔金的身影。

    但比这一击更重要的,是被陈小练猛地甩向身后的仙音。

    陈小练赌的是,对于对手来说,现在的女伯爵一定比自己一行人更重要!

    而这一次。他赌对了!

    卡尔金眼看仙音被陈小练甩出,脸色果然出现了变化,他的身形所向的方向,果然是放弃了陈小练,而直扑仙音!

    而陈小练的斧枪,刺向的恰恰是被抛出的仙音身前!

    “备胎!就是现在!”

    团队频道里,陈小练大吼一句。

    与此同时,一道无形的空气锁,也在仙音身前倏然形成。

    就在斧枪的枪尖触及仙音的身前空间时,卡尔金的身形也恰好出现在了那里。

    卡尔金皱眉,却并不惊慌,举起短刀向着陈小练的枪刃撩去。

    叮!

    一声脆响。他手中的短刀分明薄如蝉翼,但在与斧枪碰撞之时,却丝毫不落下风。陈小练只觉得枪尖处传来一股大力,如重锤敲打一般直贯胸口。

    而在挥出那挡开斧枪的一刀之后,卡尔金身周的空气锁也已形成。

    束缚!

    然而,这还并不是这一轮攻击的结束。

    “砰”的一声枪响,自小楼上传来。

    轮胎的狙击,以完美的配合在最恰当的时机发动。

    第一击陈小练的斧枪,瞄准了卡尔金可能出现的位置,逼得他停下对仙音的捕捉。第二击备胎的空气锁,捕捉到了因抵挡斧枪突刺而身形一滞的卡尔金。而第三击,才是最终的必杀一击!

    虽然卡尔金确实很强,但陈小练相信,他绝对没有能力正面硬扛大口径狙击步枪的射击!

    一道血花飚射在空中。

    在陈小练的精心谋划之下,卡尔金终于受伤了。

    在最后关头,卡尔金稍稍挪动了一下身体。也就只有那么一下而已,虽然勉强避过了要害,但子弹还是自他的肩头擦过。12.7毫米口径的狙击步枪弹,尽管只是轻轻擦过,也足以在卡尔金的肩头开出一丝血槽。

    “干得好,轮胎!”陈小练被挡开的斧枪在身后划出一个半圆。向着卡尔金再度突刺而出。

    “团长!”卡尔金身后的雷狐也终于动了,然而他动的方向,却并不是正向着卡尔金使出突刺枪术的陈小练,也不是博物馆楼里端着狙击枪的轮胎,更没有去寻找潜藏在四周的备胎,而是笔直地向后一溜烟逃往院外。

    逃了?陈小练心中一喜。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眼下这一战就要容易得多了。甚至……就连不用召唤白起就杀掉卡尔金,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然而就在同时,陈小练的心中却莫名地爆发出一股对雷狐的怒意。

    逃?你逃得了么?你竟然……胆敢逃跑?!

    突刺的目标,原本是空中因轮胎的狙击而受伤失去平衡的对方团长,但现在却以一个硬生生扭曲的弧度,刺向了正要逃开的雷狐。

    这是……仇恨光环?!

    陈小练尽管心中已经冒出了这个念头,但却依旧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对方的那个团员并非真的逃跑,而是依靠仇恨光环和速度,想要将己方布好的局势拆散。

    轮胎远程狙击。备胎控场,自己近身肉搏,再加上抢得了先手,只要不被打破,攻击便可如潮水一般一波接一波下去。而如果这造好的有利节奏一被打破……

    正当陈小练心中暗叫不好之时,方才心中的澎湃怒意却又突然消失,退得干干净净,注意力重新回到了眼前的对方团长身上。

    只可惜。就因为方才的这一耽搁,卡尔金已经在空中瞬闪一下。脱离了斧枪的攻击范围,手捂肩膀的伤口,双目含着怒火死死盯着前方的陈小练。

    而预定的轮胎的第二枪,却再没有响起。

    只有一声怒吼,轮胎已经从身后的楼顶跳跃而下。

    轮胎因弟弟被斩断一条手臂的愤怒,使得他在雷狐的仇恨光环开启之后自动成为了第一目标。甚至压过了距离更近的陈小练,被雷狐带着追逐而去。

    “该死!”

    陈小练骂了一句。

    好强的仇恨光环!

    他来不及去追轮胎,却看见卡尔金已经冷笑着拦在了面前。

    卡尔金眯了一下眼睛,眼中的怒火随即迅速消失,转换成了原有的冷静:“看来。是我之前低估了你。不过刚才这样的好机会,你不会再拥有了。”

    “不试试怎么知道?”陈小练冷笑了一下:“现在,毕竟还是一对二。”

    “刚才不过是我太托大了而已。我现在决定,还是先杀了你们,再慢慢从她身上问出圣物的下落吧。”卡尔金伸出手,缓缓划过肩上的伤口,随后舌头轻轻舔了舔指尖上的鲜血:“准备好,受死吧。”

    陈小练凝视着卡尔金,心中飞快的闪过念头。

    这次不是对方的伏击地点,他的空间坐标能力无从发挥……那么

    自己未必就没有一拼的实力!而且,还有备胎的空气锁控场!

    可下一个瞬间,陈小练发现自己失算了!

    卡尔金一声冷笑,身形化作一道残影而来!

    好快!!

    陈小练目光骤然收缩!

    眼看身影到了面前,陈小练只来得及横起战枪档了一下!

    铿!!

    “备胎!”陈小练在团队频道中大吼。

    “他速度太快!我只能尽量影响他!”

    陈小练哼了一声,眯起眼睛奋力将战枪狠狠的刺了出去!

    卡尔金侧身躲闪,可是这一次,他的身形忽然凝滞了一下,卡尔金面色微微一变,眼看躲闪不开,只好用短刀斩在了陈小练的枪尖上!

    铿!!

    两人身子同时一晃!

    “做得好!备胎,继续定住他!”

    …………

    “看样子又快到了我天烈大爷出手的时候了。”天烈松松垮垮地躺在原本属于萨沙的椅子上,把脚翘在电脑桌上,懒洋洋地看着眼前的电脑屏幕。

    这是位于博物馆马路对面街上的一个监控探头。

    虽然画面并不太清晰,此刻却真实的反应着发生在博物馆院子里的战斗!

    屏幕中,陈小练和卡尔金打得难分难解。

    “天……天烈大人,我们站在哪一边?”萨沙站在一旁,小心翼翼地望着天烈。眼前的这个男人既然攻击了原本身为卡尔金团长属下的自己。那么应该是站在和前老板相反的立场吧。

    “不,先不急,以这小子的性格,肯定还有底牌没拿出来。”天烈想了想,咧嘴一笑:“等到了他真的山穷水尽之时,才是本大爷出手的时机。”

    ……

    “枪术不错。可惜你的技能等级太弱。”卡尔金一个闪烁落在一旁,收回了刚刚在陈小练上臂拉出一道伤口的匕首,弯起嘴角笑着:“我身上的空气锁已经越来越弱,你耗不起的。”

    陈小练望向自己手臂上的伤口,挑了挑眉。

    召唤白起的冷却时间还有……大约两分钟!

    “团长!我的锁定能力快撑不住了!”

    备胎的消息从团队频道里传来。

    陈小练咬了咬牙齿。

    这次冒险……似乎失败了?!

    陈小练本以为自己能够撑到那时候,然而雷狐引走了轮胎之后,己方的战斗组合已破,现在对于他来说,这两分钟竟然像是不可逾越的天堑一般。

    难道。只有用洗点的天魔解体**了?

    “没有别的招数了么?那么……你就死吧!”卡尔金冷笑!

    陈小练的瞳孔紧缩,自地上猛地弹起,躲开卡尔金挥来的短刀,向着身后的仙音扑去。

    逃?躲?藏?

    不管怎样,只要撑过这两分钟就行!陈小练相信,只要召唤冷却时间一到,眼前的这个男人,一定不会是白起的对手。

    在地上一滚。陈小练抱起反应不及的仙音,向着身后的博物馆楼内冲去。

    “以为能跑得掉么?”卡尔金眼神中流出一丝讥笑。身形再度一闪,出现在了陈小练逃跑的身影前方。

    左手抱着仙音的陈小练紧咬牙关,右手单手握着斧枪,向着卡尔金全力刺出。

    而卡尔金这一次,却完全不闪不避。

    卡尔金双目猛地精光爆射,随后伸出空着的左手。如鬼魅般一招。

    斧枪的枪尖,竟然真的被卡尔金空手接下!

    卡尔金伫立在陈小练身前,低头望向被自己握在手中的斧枪枪刃,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

    “这把武器,是a级的吧?也算不错了……那么。接下来,就给我——爆吧!”

    随着卡尔金的话音,已经失去了斧刃只余下枪尖的斧枪,竟然真的就在他淡淡的一句话之间,砰然碎裂!

    a级武器,被他一手捏爆!!

    随着枪头的爆裂,无数的金属碎片也向着卡尔金身前的陈小练两人激射而出。就在这一刹那,陈小练急忙紧紧抱住仙音,向着身后扑去,翻滚了几下之后,重重在地上滚作一团。

    气浪的震荡与枪尖碎片的飞溅,让陈小练更是伤上加伤。然而此刻,陈小练心中的震惊比身上的伤势更为严重,正如雷暴般轰鸣不息。

    两次交手至今,卡尔金的实力他心中已有分寸。虽然确实强过陈小练自己,甚至强过他和备胎的联手,但绝对不会拥有一手轻松捏爆一柄a级武器的实力。

    他震惊的是——眼前这一手,分明是金属爆裂!!

    秋陨的金属爆裂技能!

    “秋陨!!你是秋陨……你没死?”陈小练瞪大了眼睛,死死望着眼前的这个和秋陨有着同样面容的男人。

    同样的长相,同样的技能。

    但秋陨……秋陨分明应该早已死在秦始皇陵的副本里了才对!

    “我说过了,我不是秋陨。”卡尔金微笑着摇了摇头:“继承了陨石战队的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才对。”

    “那……那你为什么……”陈小练摇摇晃晃地想要站起来,却在挣扎半天之后颓然坐倒在地,吐出一口鲜血来。方才爆炸的威力,几乎全部由他承受了下来,而被他用身体紧紧保护着的仙音却毫发无伤。

    “你不需要知道了。”卡尔金摇了摇头,举起了手中的匕首:“现在,这个女人归我了?”

    卡尔金冷笑着,走过陈小练的身边,甚至连眼角都不再看他一眼。而是盯着面前的女伯爵,缓缓走过去。

    “别,别过来!”

    面对卡尔金手中举着的匕首,让仙音的双腿微微打颤,声音也有些干涩,眼神慌乱。

    仙音的手中。紧握着一把老旧的黑色雨伞,伞尖冲着卡尔金直直举着,表达着她那无力的威吓。

    “怎么?蝼蚁终于也有勇气了么?”卡尔金不以为意地笑笑:“孱弱的女人,拿着一把伞……”

    卡尔金的话音戛然而止,望着仙音的眼神由戏谑突然变得无比严肃,甚至严肃到带有一点——恐惧。

    没错,就是恐惧!

    然而,卡尔金恐惧的眼神,投向的并非仙音本人。而是她手里紧握着的那柄老旧的黑雨伞。

    老式的长木柄,黑色的伞布,样式古板而陈旧!

    “这……这把伞,你是从哪里得来的?”尽管强自压抑,但卡尔金的话音中依旧带上了一丝颤抖。

    仙音没有说话,只是战战兢兢的盯着卡尔金,用力地挥舞了两下手中的雨伞。尽管以实力的差距来衡量,她面对卡尔金就仿佛旷野中面对狼群的独行幼童一般弱小。

    “我问你。你的伞,是从哪里得来的!”仔细端详了片刻。卡尔金的忌惮之色在脸上不断反复着,随后又由质问变成了自言自语:“不……不会是那个人的……不可能。那个人,应该早就是个传说了才对……再说,她明明不是觉醒者,不应该和那个人有关系啊!这只是巧合,只是一把碰巧长得像的伞而已!”

    ……

    屏幕那头的天烈。脸上优哉游哉看戏的神情此刻也彻底消失无踪,而是化作了一脸凝重,将脸几乎紧紧贴在了屏幕上,死命盯着仙音手中的黑色雨伞。

    就好像,那不是一柄普通的老旧雨伞。而是能够毁天灭地的神器一般!

    “不对,不对……不可能的……”

    ……

    场面一时陷入了僵持。手扶胸口,半跪在地上喘息不停的陈小练,手持雨伞的仙音,以及目光恍惚,喃喃自语不停的卡尔金,三人都仿佛凝固住了一样。

    “不管了……传说毕竟只是传说而已。”半晌之后,卡尔金还是下定了决心,一咬牙关,重新举起了手中的匕首。

    “等一下!”

    陈小练忽然强撑着从地上站了起来。

    “哦?你还打算再阻止我么?”

    陈小练摇摇头:“你该刚才有机会就先杀了我的。不过……我想你也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说到这里,陈小练心中默默的看了一眼时间。

    倒计时……结束!

    “出来吧!白起!”

    杀神白起,终于冷却完毕!

    剑光乍现!

    卡尔金的双瞳瞬间紧缩如针孔,凭着本能的反应,在陈小练话音未落之时,便向着侧方瞬闪而出。

    就在卡尔金的身影消失在原地的同时,剑光已经穿透了他原本所在的位置。

    一滴鲜血落地,伴随着卡尔金惊骇的表情。

    即便瞬闪的时机还在剑光出现之前,但后发先至的剑光依旧在最后一刻,刺伤了他的小腹。

    一剑洞穿了卡尔金的小腹!!

    ……

    “生气……血……生气……”

    一个白衣的身影,出现在落下的剑光散去后的原地。

    ……

    好强!

    这个对手远比自己更强!

    低头望了一眼小腹上的伤口,卡尔金第一时间就判断出了对方与自己之间的实力差距。

    他用手狠狠捂住小腹,然后飞快的拿出了一份高级治疗兽血塞进口中吞了下去!

    跑!

    这是卡尔金脑海中浮出的第一个念头。

    “白起,杀了他!”

    陈小练大喝一声!

    卡尔金感觉到了那一束冷冷的眼神盯住了自己,那强大的杀气几乎能刺破自己的肌肤一般,隐隐作疼!

    但是……白起却忽然转过了身去!

    缓缓转过身的白起,目光投向了身后的陈小练。

    他的双眼没有了瞳孔与眼白,而是通通化作了一片漆黑,如同深潭一般的漆黑。

    就连身上原本通体纯白的白衣,也带上了一丝丝的黑气,在风中微微拂动着。

    “白,白起?”陈小练愣了一下。

    “……血……生灵之血!”白起呆滞干涩的嗓音嘶哑着响起,随后缓缓平举起手中的剑,直直地指向了陈小练。

    此刻陈小练的身上,在方才与卡尔金的打斗之中已是伤痕处处,鲜血染透。

    而白起的眼神,就这么死死的盯着陈小练身上的那些……伤口!

    还有鲜血!

    那双冰冷的眸子里,居然流露出了一丝狂热的……

    渴望!!

    对——鲜血与生气的渴望!

    “白,白起?!”

    ……

    【月底了,求月票!!

    能否在月票榜上更进一步呢????????】

    ……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