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都市言情 > 天启之门 > 第两百二十七章 簦!好久不见 求月票!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二合一章节诶!!)

    第两百二十七章【簦!好久不见】

    “白……白起?!”

    陈小练看见白起的模样,顿时心里一沉。

    原本应该是一身白衣的白起,那白色的长衣上,出现了一条条如墨汁般的黑色条纹!

    他身上爆发出的杀气与死气,浓厚得如有实质一般,此刻已将陈小练牢牢锁定。

    退!

    容不得半点犹豫,此时的陈小练,反应比方才的卡尔金更快。

    方才攒出的些许力气,在此刻尽数爆发出来。陈小练伸手揽住仙音的腰,向着后方飞速蹿出。

    但——还是不够快!

    就在陈小练向后飞蹿的同时,白起也一并动了起来。

    寒光暴涨,自白起站立之处向着陈小练激射而去。

    剑刃尚未及体,但陈小练的周身却已经被剑气所完全包裹,仿佛无数的针正密密麻麻的自全身上下毛孔里扎入一般。

    此前被卡尔金所伤之处纷纷崩裂,再次爆发出大蓬鲜血。

    就在剑刃即将触及陈小练之时,他咬着牙,身躯在空中硬生生又扭出一个弧度。

    剑光以毫厘之差,堪堪擦着陈小练的面颊滑落。

    还来不及庆幸躲过了这一剑,紧接着便是一连串爆裂的脆响。剑光及地之处,一道冲击波轰然爆发,将陈小练与仙音重重吹飞。

    在空中滚了两圈之后。陈小练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又喷出一口鲜血来。

    直到此刻,他手中仍然不忘将仙音紧紧抱在怀中。用自己的脊背承受了这一次冲击。

    这一击比此前卡尔金爆开斧枪时的威力更大,陈小练全身上下的骨头都像是已经断了一般。剧痛从四肢百骸不断传来,像是一条在体内游走的毒蛇般,让陈小练几乎连再动上一根手指也无能为力。

    而地面上,赫然是一道横贯整个院落,深不见底的沟壑。原本铺在地面上的石板,此时已在白起的一斩之下被轰了个七零八落。

    一剑之威。竟至于斯!

    “备胎!别出来!”陈小练一剑之下便遭重创,但还是不忘在团队频道里大喊了一声。眼前这个自己的战宠。实力本就远在自己之上,而现在暴走失控之后,实力明显更是比原来再强了不少。备胎即便出来,也不过是送死而已。

    陈小练的心中。飞速盘算起了自己手头还拥有的底牌。

    斧枪?斧枪已经被卡尔金捏爆了。何况……就算还没爆,自己也没有半点近战的力气了。

    四眼战猫?加菲此前已受重伤,在方才与卡尔金对战之时,陈小练就试图召唤过加菲了,但系统依旧提示宠物受伤过重,无法召唤。

    正想到这里,白起已经缓缓地一步步走向了在地上动弹不得的陈小练。

    “血……生灵之血……”

    白起站定在了陈小练的身前,随后慢慢抬起了左手。

    地面上,满是陈小练流出的鲜血。随着白起的抬手。此刻都像是蒸发一样,向上化作一道道血雾袅袅升起,随后聚拢飘向白起的掌心。

    不仅如此。陈小练身上,方才被卡尔金所伤的伤口、被白起所伤的伤口,也在白起的力量操控之下升腾起一道道血雾。

    陈小练刚刚自储物空间中刚取出一份治疗兽血,还来不及挣扎着塞进嘴里,便感觉体内的力量随着白起的动作,与鲜血一并自伤口中飞速流失着。

    手一软。治疗兽血滑落在了地上。

    随着血雾钻入掌心,白起原本僵硬的面容也逐渐有了点生气。但漆黑的双眸却依然没有半分改变。

    陈小练心中大致能猜测得到,白起如今的暴走,应该是在吞噬了开膛手杰克的死灵之后,体内的生气与死气失却了平衡。对生气的渴求,让白起失去了控制,而只想要不顾一切地攫夺生灵之血。

    这是战魂的本能!

    但是……这怎么可能?!

    白起在系统里的显示,是自己的宠物!

    按照系统的规则,宠物是绝对不可能攻击主人的!

    为什么白起,却可以伤害到自己?

    为什么他的行动,可以逃出系统的规则之外?!

    ……

    陈小练能够感觉得到,自己体内的生命正在一点点被白起吸走,与得自开膛手杰克的死气混合。一旦被打破的平衡再次建立起来,白起的实力必将再上一个高高的台阶。

    但——陈小练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看见!

    以白起吸收生气的速度来看,远在他的死气被生气平衡掉之前,陈小练就要被吸成一具干尸。

    白起伸出的手掌突然一抖,随后升腾入掌心的血气也为之一滞。

    一个身影,自博物馆大门内飞扑而出。

    备胎!

    “团长,走!”

    备胎用仅剩的一只右手,向着白起一拳击出,同时对倒在地上的陈小练大声喝道。

    原本被安排作为辅助控场的他,终于还是无视了陈小练在团队频道里的警告,向着白起出手了。

    备胎认为,用尽全力释放出的空气锁,集中锁住了白起正在吸取陈小练生气的左手,再加上自己的缠斗,应该至少能让团长暂时逃离。

    至于接下来,自己将会怎么样,这个性子耿直的浑人,却根本没有时间去考虑!

    可白起甚至连望都没有望向身后扑来的备胎一眼。

    他伸出的手掌,只是微微地颤抖了一小下,便重新恢复了稳定。而奔涌上升的血气,也仅仅迟滞了微不可察的瞬间而已。

    甚至都没有做出挣扎的动作。备胎加在白起左臂上的空气锁就被轻松崩坏。

    伴随着空气锁的崩坏,是备胎在空中狂喷鲜血,颓然砸落地面的身躯。

    未回头!

    未抬眼!

    未出手!

    白起便重创备胎!

    落地之后的备胎。口中喷出的鲜血也如陈小练一般,在白起掌心强大的吸力之下,升腾成血雾,聚拢入掌心,化作白起融合死气的食粮。

    白起!

    杀神白起!

    一击创卡尔金!

    一击创陈小练!

    一击创备胎!!

    ……

    再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不,还有一个!

    陈小练咬着牙,死死盯着面前的白起。

    曙光……女神!!

    这原本压箱底的技能。打算是用来对付卡尔金或者别的boss的。

    可陈小练万万没想到,却居然要用来对付……自己的宠物?!

    陈小练勉力支撑起自己的身体。他的血气飞速流失着。

    白起已经转过身来,他的步伐缓慢而坚定,走向了陈小练。

    陈小练对着白起,缓缓的张开了自己的右手手掌……

    拼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陈小练忽然察觉到了一丝不对!

    白起……他忽然动了!

    白起的身形飞速的越过了陈小练,而他走向的目标,赫然是……

    仙音??

    ……

    尽管相对于陈小练等人,仙音作为一个普通人的威胁根本可以忽略不计,但白起的眼神却突然转向了仙音。分明是一片漆黑的双眸,里面却隐隐透着一丝波澜。

    他甚至连看都没看陈小练一眼!

    走到了仙音的身边,看着坐在地上的这个女人。

    准确的说,白起那双漆黑的眸子里,在他的视线之中的。此时此刻,就只有一件东西!!

    “……簦!”

    ……

    仙音惊恐的坐在地上,手里无力的捏着黑雨伞。只是用惊慌失措的眼神看着面前的这个白衣男子。

    “……簦!!!”

    白起的声音忽然提高了一些,他的眼睛里,暴露出了一丝戾气!!声音之中,更是带着一丝隐隐的……

    愤怒?

    ……

    簦?

    陈小练愣了一下,随即立刻意识到了。

    白起说的簦,就是伞!

    白起是秦国人。

    而在古代。伞的另外一个称呼便是……

    簦!

    可是……

    不对!!

    不对!!

    ……

    陈小练的神色变得十分古怪起来。

    他无法理解的是,和自己交手的那个长得像秋陨的男人。看到这把黑雨伞的反应就已经很奇怪了。

    而现在……白起,也露出了同样的奇怪的表情?

    ……

    远处的卡尔金,在白起转向攻击陈小练之后便停下了逃跑,而在白起的注意力也转向仙音手中的雨伞时,他的掌心也不自觉地被握紧成拳的指尖刺破。

    “伞?真的是那把伞?我的确没看错……?”

    ……

    仙音披头散发坐在地上,优雅的女伯爵的姿态荡然全无。

    面前这个提着剑的白衣男子,实在给仙音带来的惊恐程度太大了!那种无形的压力,无处不在的杀气,以及那漆黑的双眸……

    “我,我……我……”仙音颤抖着,用力握着手里的伞,下意识的挥舞:“你别过来!别过来了!”

    “簦……簦!!!”白起忽然暴怒了起来!

    他的脸色陡然扭曲了一下,刷的一下,手里的剑锋指向仙音!

    “你是……簦!!你……你去死!!!去死!!!!!”

    这一刻,白起仿佛有了自己的情绪。

    这种情绪,是**裸的愤怒!

    而这种愤怒,甚至暂时让他忘记了吸取生灵血气的本能!!

    陈小练坐在不远处,眼看白起举起手里的剑,只来得及大吼一声,虽然试图挣扎,心中日曜洗练的技能还没有来得及发动出来……

    一匹雪亮的剑光洒落!!

    剑光轻易的刺穿了仙音手里的黑雨伞。透过了伞布,然后刺进了仙音的胸前心脏的位置,然后在她的后背上。一团血花暴了出来!

    仙音的一双美丽的眸子瞪圆,失神的看着白起,又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

    鲜血喷洒而出,而仙音忽然就身子一软倒了下去!

    她闭上了眼睛。

    陈小练呆住了。

    卡尔金也呆住了!

    仙音……居然……

    被白起杀死了!!

    黑雨伞掉在了地上,就掉在了仙音身体里流出来的鲜血之上。

    而此刻,陈小练似乎脑子已经一片空白。

    仙音……

    死了?!

    妙嫣的专属号……专属号啊!

    就这么死了?!

    被白起杀死了?!

    ……

    白起一剑刺穿了仙音的心脏,然而他的怒气却非但没有减弱。反而越发的勃发起来!

    他漆黑的眼睛里闪过怒火,忽然大吼一声。举起手里的剑,继续朝着仙音的脖子上斩落!!

    他这是要斩首!

    ……

    嗡!!!!!

    就在剑锋落下的那一瞬间,地上的那把血泊这种的雨伞,忽然……撑开了!

    撑开的雨伞。如同一个旋转的圆盘,飞速的转动起来!刚好将仙音的身体罩在了雨伞之下。

    而白起的剑锋落在伞骨上,发出了一声浑厚的闷响!

    随即……

    轰!!

    一团气浪爆裂开来,周围远处的博物馆的建筑上,所有临街的窗户,全部轰然碎裂,玻璃屑纷飞!!!

    陈小练只来得及趴在了地上双手抱住了自己的脑袋……

    就感觉到气浪卷来,将自己的身体抛起来,再重重摔在地上!!

    当陈小练终于抬起头来的时候。他看见了一个诡异的场面!

    ……

    一个人。

    一个身材瘦高的男人,棕黑色的头发,身穿深色的长风衣。从背影看来,仿佛带着一丝萧索的味道。

    而这个男人,就站在了仙音的身前。

    他手里……握着一把雨伞。

    从地上捡起的那把雨伞!

    老式的长木柄被他单手抓在手里,黑色的伞布已经收拢起来。

    而他手里抓着这把雨伞,就仿佛一个绝代剑客握着无双利剑!!

    伞骨之上,架住了白起的剑锋!!

    这个男人……赫然正是……

    安布勒!

    ……

    “簦!!簦!!!”白起的手仿佛在微微的颤抖。他的眸子死死盯着安布勒,声音生涩:“簦!!簦!!”

    他仿佛所有的意识。就只会说这么一个字,但是这一个字里,却带着无穷无尽的愤怒!

    安布勒看着白起,他的眼神里有着深深的惊讶,也更有一丝深深的哀伤。

    这个男人的眼神里仿佛满是伤感和忧郁。

    “好久不见了……公孙起。”

    ……

    公孙起!

    白起!

    秦国贵族公孙氏!

    ……

    当安布勒的口中说出这么一个称呼的时候,陈小练已经惊呆了。

    他甚至忘记了抱住自己的脑袋,忘记了身上布满的伤痕,忘记了所处的环境。

    他只是惊诧的看着安布勒的背影!

    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这个人,到底是谁?!

    ……

    以伞为剑!

    强大如白起,可以轻易的重创自己和备胎以及那个像秋陨的男人。

    可是这样的白起,这样的剑。

    却被安布勒轻轻架住!!

    而且,他还一口说出白起的名字……

    好久……好久不见?!!

    ……

    “睹故人如斯,心恸甚之。”安布勒幽幽叹了口气:“公孙起,你却已经变成这般模样了。”

    “簦!!簦!!!”

    白起毕竟还只是一个战魂,一个没有完整意识的战魂,可纵然如此,陈小练也能感受到白起每次说出这个“簦”字的时候,那满腔的愤怒和仇恨!

    即便变成了战魂,即便失去了意识。

    可是这份仇恨的烙印却依然如此深刻!

    ……

    “昔年故事。何苦执念于心。”安布勒轻轻叹息,看着白起,看着他的身形。看着他的剑,最后眼神落在了白起的脸上,安布勒的眼神里也自由一股哀伤:“何苦……何苦!”

    “簦!!簦!!”

    白起愤怒的咆哮,他手里的剑翻起,试图刺向安布勒,而安布勒却手腕一番,雨伞稳稳将白起的剑锋压下!!

    白起何等恐怖的实力。却在安布勒的雨伞之下,剑锋难以挪动半分!

    “你已经不是昔年我认识的那个公孙起了。”安布勒缓缓道:“你已成了战魂。实力百不剩一。这样存在的你,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了。”

    “簦!!簦!!!!!”

    安布勒不再理会白起的咆哮,忽然闪电般的收回了雨伞,雨伞飞速撑开。伞的边缘旋转开来……

    嗤嗤!

    就看见白起身上胸前的长衣裂开,身子被一股强大的力量轰得飞了出去!

    而安布勒身形如影随形,贴上了白起,忽然手起,伞兵落在,再白起的额头眉心上轻轻一戳!

    白起带着一声愤怒的咆哮,化作了一道白光,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陈小练立刻察觉到,系统的宠物栏里。白起已经被收回了!!!

    他这一惊可非同小可!

    这还是第一次,白起不是在自己的掌控之中,而是被外人外力强行收回系统的!

    他惊骇的看着安布勒。看着这个男人!

    安布勒却皱眉,转身弯腰,低头看了看地上的仙音。

    仙音身下一大片血泊,而且气息几乎已经彻底消失了……

    安布勒转身,看向了陈小练。

    而这个时候,远处。卡尔金忽然飞身跳了起来,他不顾一切的。朝着远处逃窜而去!

    身形瞬间窜出十多米,然后咻的一下消失在了空气之中,正是他之前到来时候的方向……很显然,卡尔金已经做好了空间坐标。

    “虽非你杀,亦有罪孽!”

    安布勒,眉头一簇,忽然伸出自己的左手,对着卡尔金消失的方向凌空一点。

    噗!

    空气之中,仿佛有一道空间裂缝瞬间出现然后消失。

    几乎与此同时,数百米之外,刚刚从一个空间坐标里闪现出来的卡尔金,忽然脸色一白,惨叫一声,身子狠狠的甩了出来,口中狂喷鲜血。

    他之前所做的空间坐标已经彻底粉碎!!

    卡尔金心中骇然之极!

    此刻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逃!!

    逃得越远越好!!

    来不及做任何调整,卡尔金强行施展了空间技能,勉力撕开一条裂缝,甚至没有时间辨认方向就一头钻了进去!

    下一个瞬间,卡尔金已经出现在了泰晤士河的河边,身体浸泡在河水之中,他口中不停的喷出鲜血来。

    奋力吞下一份治疗兽血,可是让卡尔金心中震撼的是。

    他发现自己已经收到了重创!空间技能的那个技能栏的进度条,已经彻底粉碎!!

    “我数年的努力……”卡尔金惨然一笑,吐了口血,然后摇头:“罢了了……遇到了他,居然还能活着跑出来,已经是赚了。”

    ……

    电脑屏幕前,天烈握紧了拳头,眼睛死死的盯着屏幕!

    他看着屏幕里的那个瘦高的男人,持着一把雨伞,就这么站在哪儿。

    “是他……一定是他……就是他了。”天烈的口中低声嘟囔着。

    而就在这个时候,屏幕里的那个男人,仿佛忽然转了一下头,眼神朝着屏幕而来……

    ……

    安布勒仿佛轻描淡写一般,眼神扫过,落在了街对面的那个监控探头上。

    ……

    天烈心中一震,顿时仿佛一股浓烈的杀气笼罩全身!

    他忽然大吼一声,挥舞出拳头来,狠狠砸在了面前的电脑上!

    轰!!

    一团火光爆炸,天烈身边的萨沙顿时飞了出去,摔在墙角。

    而天烈却坐在原地,呼哧呼哧的喘着气。

    “天烈老大……你,你怎么把电脑砸了?”萨沙可怜兮兮的坐在墙角。

    天烈喘了口气,用力晃了晃脑袋,低声嘟囔道:“不砸?不砸他就已经能顺着找到我了!!见鬼……怎么会这么强??居然真的这么强!!”

    他吐了口气,回头看了一眼萨沙:“蠢货,刚才我们差点就死掉了,你知道么?”

    “呃……那个家伙,那个拿雨伞的人,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厉害?”天烈神色古怪:“何止是厉害而已!”

    他摸了摸自己的光头,淡淡道:“我从前有个老团长,曾经和我说过一句话……”

    ……

    “天烈,你的实力也算是不错,作为团队的巡视着,独当一面也足够了。不过我要提醒你的是,以你的实力,就算是遇到大部分高手也有一拼之力,即便打不过,你也有自保和活命的能力。不过……我只有一个忠告,你最好牢牢记住。

    如果……如果你将来遇到一个拿着雨伞的瘦高的男人,那么你最好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逃!立刻逃!逃得越快越好,越远越好!”

    ……

    天烈脑子里回忆着这几句忠告。

    他虽然性子张狂,但是对于这几句忠告,却是牢记的。

    只因为,对他说这几句话的,不是别人,而是荆棘花团的团长!

    ……

    【这两天更新得越来越早。

    大家应该还算满意吧??

    最后,求月票!!!!!!

    求推荐票!!!

    帮忙把本书在榜单上的排名再往前推一推吧!!!!】

    ……

    …………(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