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都市言情 > 天启之门 > 第两百四十八章 骑士的荣耀
???    第两百四十八章【骑士的荣耀】

    天还没亮的时候,木寨里的士兵已经开始紧张的忙碌着。搜搜小说

    诺曼军团的步兵们开始穿戴铠甲。一捆捆尖锐的长矛被扛了出来。

    骑兵扈从将战马拉出来,小心翼翼的挂上马鞍,系好肚带。穿得好像铁罐头一样的骑士,身躯臃肿,却坐在那儿休息,静静的养精蓄锐。一旁的扈从仔细的擦拭着长剑,将锋刃磨亮。再紧张的检查着骑士的长矛,看看有没有哪里有问题。

    早餐依然是一顿肉汤。

    当然,诺曼军团的精锐部队里分到的肉汤,每一桶里都加了几勺梅林特制出来的“汤剂”!

    ……

    饱餐了肉食之后,士兵们的士气明显高涨了许多。

    号角呜呜吹响的时候,军营里终于展现出了那种战前的肃杀之气!

    即便是中世纪的军队……可军队,毕竟是军队!

    ……

    陈小练的百人队,在诺曼军团之中。武器装备和食物都已经早早的分发下来。而陈小练的百人队被分配到了威廉王的亲卫军里。这让陈小练还算满意。

    而天烈已经被陈小练直接调到了自己的身边——同样陪着天烈的,还有萨沙这个家伙。

    不过,在这场冷兵器战争之中,萨沙的黑客技术,只能是一个摆设了——当然,这是相对于其他游戏参与者而言,至少萨沙也是一个觉醒者,身体也强化过,至少比普通人还是强大许多的。

    陈小练看见了威廉王和他的麾下将领。

    布列塔尼军团和佛兰德军团的统帅已经分别回到了自己的军队之中。这两支来自法国的盟军,将在战场上负责左右两翼的攻防。

    诺曼军团作为中军存在,此外还有佣兵队作为预备军。

    那些高大的法兰西风格的骑兵。让陈小练多了几分激动——这才勉强有了点西方古代的骑士战争的而感觉嘛。

    威廉王亲自披甲——这个时代的西方军队的领袖,都是亲自上阵作战拼杀的。那种坐在后方的统帅,并不被军队所欢迎和拥护。

    历史上记载,威廉王和他的两个兄弟,都是军队之中的猛将级的人物。

    威廉王披上了他的鲜红色的披风,而他的两个兄弟。厄德和罗贝尔,则是黑色的披风。

    威廉王的侍卫队有一支强大的骑士团。拥有超过一百名骑士,以及两百多名扈从骑士——总数超过三百骑的骑兵部队,在这个时代的欧洲,可以算是一支非常强大的骑兵军队了。

    早晨的时候,木寨打开,军队开始列队离开,开上战场。

    哈罗德驻扎的山岗之下,是一片开阔的平原地带。

    晨光洒落在大地上。威廉王的军队如黑压压的蚂蚁群出现在平原之上,战士们手里拿着的刀剑长斧如林,几千双脚践踏在大地上,隐隐的发出一阵阵沉闷的声音。

    就如同闷雷!

    从空中俯瞰的话,威廉王的军队已经摆出了一个中世纪标准的阵型。

    诺曼军团在正中,盟军布列塔尼军团居左,佛兰德军团居右。

    黑压压的军队不停的往前逼近,直到距离山岗。几乎要接近弓箭射程的时候,才终于停了下来。

    山岗之上。哈罗德的军队已经排开了阵列。

    他们沿着山岗组成了一个弧线形的队列,一层一层,一列一列!英格兰人使用的那种典型的卵形的盾牌被竖了起来,密集的拼在一起,一层层,形成了盾墙。

    阳光之下。盾牌上的十字徽章闪烁着光芒!隐藏在盾牌后的长矛更是让人心中发寒!

    威廉王的军队组成,要比伦敦人的军队更丰富。

    无论是诺曼军团还是两个盟军军团,都配置了多兵种,都拥有骑兵步兵以及弓弩兵。

    而哈罗德的军队,却似乎并没有配备骑兵——哈罗德仓促从伦敦带兵前来。军队之中清一色的步兵队列。

    让陈小练放心的是,这个时代的英格兰,还没有出现后世威力强大的“英格兰长弓手”。

    否则的话,以现在双方的距离,威廉王的军队完全是在英格兰长弓手的射程范围之内的。

    呜呜的号角声响个不停。

    这个时候,军官们都打起了十足的精神,中气十足的整顿着自己的队列。

    军官大声吼叫着,喝骂着,来回检查着队伍的严谨程度。

    陈小练注意到,诺曼军队的后方,一队队弓箭手列队而出,从两翼绕了出来,然后在步兵队列的前面开始列队!

    弓箭水列队完毕后,开始将箭袋之中的箭一根根抽出来,就插在自己面前的泥土上!

    “要开始了!”备胎深深吸了口气,脸色有些激动。

    陈小练一言不发,仔细的盯着远处那座高岗上的哈罗德军队。

    ……

    威廉王纵马而出,他在阵列前,举起自己的骑士长剑,中气十足的吼叫了几声,然后他开始策马在阵列前缓缓走动,用雄壮威严的声音,抓住最后的机会,鼓舞着士气!

    而其实上,他的军队足足有八千余,庞大的队列在平原上铺开来,他即便用了最大的力气,声音也无法让所有人都听见。

    但是他坐在马上,那条红色的披风,在风中飞扬!

    远远的被风割断的声音,断断续续的落入陈小练的耳朵里,虽然听不仔细,但是只看着威廉王此刻坐在马上的雄姿——陈小练也不得不承认,他的确很有点领袖的威严。

    这一刻,威廉王的身上,不知道是阳光的作用还是心理作用——他身上就仿佛笼罩着光环!

    威廉在这里鼓舞士气,而对面的山岗上,哈罗德的王旗被高高的举了起来,伦敦士兵开始卖力的呐喊着。

    对面一喊,这里的诺曼军团自然也不甘示弱。士兵们也大声的咆哮了起来,法语,意大利语各种不同的语言,咒骂着各种污言秽语。

    陈小练忽然笑了笑:“这就是战前最后展现士气的时刻么?备胎,让我们的队伍也喊吧!就唱我们的队歌!”

    备胎忍着笑,大步走出列队来。站在众人面前,大声吼叫了一声:“曼彻斯特联队!!”

    百人队发出了一声呐喊。

    然后,异口同声的而开始高声歌唱起来。

    这是昨晚备胎和轮胎一起教大家唱的歌词……虽然只有几句。

    “glory,glory,manunited……”

    ……

    整齐划一的歌声,在周围那乱七八糟的叫骂声之中,显得是如此的明显。甚至歌声远远的传扬出去到了对面……

    ……

    “我……我没听错吧?!”

    站在队伍里排头的凤凰,忽然忍不住笑了出来。

    凤凰垫脚往前眺望了一眼,她的手里拿着一把弓,用力撑住了怪兽的肩膀往远处眺望。

    远处,断断续续的“glory,glory,manunited……”歌词传来。让凤凰忍不住嘴角弯曲。

    “这是哪个觉醒者在恶搞?曼联队歌?”凤凰眯起了眼睛来:“不会是小脸那个家伙吧?”

    ……

    威廉王也听见了来自于陈小练百人队的歌声,整齐划一的歌声,的确要比其他人乱七八糟的吼叫咒骂声音,听上去更有气势。

    他坐在马上看了一眼,点了点头——这个小子果然有些奇怪的本事。

    想到这里,威廉王拔出了自己的长剑高高指向天空!

    “为国王效忠!!”

    距离威廉最近的骑士是泰勒佛,这个家伙第一个疯狂的呐喊了起来。

    这个声音立刻得到了响应,无数的士兵和军官也开始吼叫。

    “为国王效力!!”

    “为国王效力!!!”

    叫骂声变成了整齐的口号之后。声音就显得有力得多了!

    “罗贝尔!”威廉策马来到了自己的兄弟身边,看了一眼坐在马上的两个兄弟:“厄德!那些伦敦佬只会躲在山岗上防御!看来。我们要先展开攻击了!”

    “请下命令吧,我的国王!”

    罗贝尔瓮声瓮气的回答。

    “弓箭手!”

    罗贝尔哼了一声,转身对着弓箭手的队列狠狠的挥下了手臂!

    随着军官的号令,弓箭手们从面前拔出箭来,弯弓,屈膝。朝着天空的方向。

    “上帝与我们同在!!!”

    弓兵队的军官一声大吼!

    嗡!!!

    密集的箭雨疯狂的飞了出去,遮天蔽日一般!

    战斗,开打!

    ……

    遮天蔽日的箭雨,就如同蝗虫群一样洒落!

    高岗上,哈罗德的军队阵列之中。士兵们举起了盾牌来,就仿佛一个个队列变成了乌龟壳一样。

    密集的箭雨落在队列之中,叮叮当当的声音不绝!箭头打在盾牌之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到处都是弹飞的箭杆!只有极少数的倒霉鬼,被从盾牌缝隙之中落进去的箭伤到,零星的惨叫声在队列之中此起彼伏。

    诺曼军团的齐射一共发动了三轮!

    密集的箭雨冲刷着山岗上伦敦人的军阵,但是在盾牌的保护之下,这种密集的箭雨覆盖,除了视觉上颇有冲击力之外,其实杀伤效果并没有得到太好的结果。

    凤凰小心翼翼的蹲在了地上,在她的身边,身材高大的怪兽举着一面巨大的圆形盾牌,将箭全部挡开,而他的那只猴子,甚至就趴在了凤凰的怀里。身边不远处偶尔有被流矢所伤的士兵发出惨叫,凤凰也只是平静的看上一眼。

    她轻轻的吐了口气,抬头看了看怪兽,怪兽木讷的对她一笑。

    “我们地形有力,他们是仰射,接下来就是正面冲击了。”凤凰吐了口气:“一会儿,大家都小心些。”

    ……

    三轮密集的箭雨过后,伦敦人在高岗上的队列依然如海浪中的岩石一般屹立。

    虽然偶尔的零星的惨叫声传来,但是队形却大体保持着完整。

    当诺曼军团停止了射击后。高岗上的伦敦士兵开始了吼叫,他们放下了盾牌,对着对面的敌人发出了嘲弄的叫骂声,炫耀着自己的完好无损,嘲弄着对方的软弱的攻击。

    还有一些民军,钻出盾墙来。就在战场前解开了裤子,露出白花花的屁股对着诺曼人。

    看着高高耸立的盾墙,威廉王面色凝重,他挥舞长剑,指着山岗上正面的那一道盾墙。

    “谁!为我去劈开那道墙!!”

    泰勒佛此刻心情已经激动到了极点。

    也不知道是天然的游吟诗人的血液浪漫主义作祟,还是因为此刻威廉王看上去太具备王者之气。

    反正泰勒佛此刻只觉得全身热血激荡,只恨不得能立刻冲上去,为自己效忠的王者粉身碎骨!

    ——这个可怜的家伙并不知道,他只是因为早餐多喝了两碗被梅林下了“汤剂”的肉汤而已。

    泰勒佛就觉得自己全身发热。仿佛有用不完的力气!

    听见了威廉王的召唤,泰勒佛大吼一声冲了出来!

    “我的国王!请让你忠诚的仆人泰勒佛,为您劈开通往胜利的道路吧!!”

    此刻热血上头的泰勒佛,看着远处伦敦人密密麻麻的盾墙,仿佛根本不觉得其中的可怕,只觉得那是自己建功立业的垫脚石!

    威廉王正视着泰勒佛,威严的开口:

    “我最勇敢的仆人泰勒佛!我赐予你第一个冲锋的荣耀!”

    泰勒佛热血上头!

    他大吼一声,从扈从骑士手里抢过了一把长枪来。高高的举了起来。

    泰勒佛冲出了队列!他就一个人出列,单枪匹马冲向了山岗!

    陈小练呆住了!

    “这……这是要做什么?中世纪的武将单骑冲阵?!”

    “这是传统。”懂得一些军事的备胎叹了口气。

    泰勒佛纵马而出的时候。山岗之上,哈罗德的军队里,一片盾墙落下,一匹战马飞驰而出,马上也是一个穿着铁罐头一般铠甲的骑士。

    显然,这是哈罗德麾下的一名骑士军官。

    这个骑士军官一手夹着骑枪。另外一手里拿着一面哈罗德的王旗,高高举起,引发了士兵们的欢呼和呐喊。

    然后,这个骑士将王旗往天空一抛,俯身策马。从山岗上冲了下去!

    两个骑士各自出阵,纵马冲向了对方!

    泰勒佛是标准的法兰西骑士,他在马上压低了身子,夹紧了骑枪,从头盔里灌进来的风声仿佛也不能扰乱他的心绪!

    泰勒佛眼睛里盯着对方那个骑士!他觉得自己全身的热血几乎就要从脑袋上喷出来了!

    ……

    陈小练在队列之中,亲眼看见了两个骑士冲到了面前!

    他亲眼看见了泰勒佛侧身躲开了对方的长矛,同时泰勒佛的枪尖撞在了对方骑士的胸口上!

    锋利的长矛加上马匹的冲锋力量,直接将那个可怜的骑士从马上挑飞了出去!

    这个铁罐头就如同纸片一样飞了起来!然后飞出了老远,在轰然落地!

    他的胸口一个恐怖的巨大的血窟窿,铠甲都已经被撕裂!

    甚至不用确定,陈小练就知道这个骑士已经死!

    死得不能再死了!!

    泰勒佛终于在马上坐直了身子!

    他纵声狂吼,将手里已经因为巨大冲撞力量而变形的长枪扔掉,拔出了自己的骑士长剑在指向天空!

    轰!!!

    诺曼军团里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欢呼声!

    泰勒佛甚至狠狠的将头盔挑开扔掉,他的头发在风中狂舞!奋力的挥舞着长剑!!

    “威廉王万岁!!!”

    泰勒佛双眼赤红,大吼了几声之后,他忽然调转马头,单枪匹马,冲向了高岗上的伦敦人!!

    陈小练惊呆了!!

    他认为泰勒佛这是送死!

    但是他却并不知道,这是一种传统!!

    骑士冲阵!

    单挑结束后的骑士,就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勇气,同时,他的行为也会被所有人都认为是武勇的象征!

    而最后,他冲向敌人的阵列,则被视为一种最高尚的勇气!!

    这个时候,甚至敌人都不可以放箭来偷袭这个单挑结束,然后再冲阵的骑士!

    否则就会被认为是一种怯懦!如果哪个统帅做出这样的举动,反而会让自己一方士气大衰!

    “泰勒佛赢了!!厄德罗贝尔!!冲锋吧!!”威廉王大吼一声!

    ……

    泰勒佛单枪匹马的冲上了高岗,他的战马在冲到高岗上的时候,速度明显越来越慢,战场之上,敦伦人的军队就这么静静的看着这个骑士孤身而来,冲向自己的盾墙!

    没有人放箭!

    仿佛所有人都在静静的等待着这个荣耀的时刻来临!

    诺曼人的大队开始逼近,步兵队列往前压,骑兵从两翼开始前进!

    而在最前方,泰勒佛,孤身一人的泰勒佛,已经冲到了英格兰人的盾墙边缘!

    陈小练在队列之中一边跟随着大队快步前进,一边紧紧的盯着泰勒佛!

    ……

    他亲眼看见泰勒佛的战马一头撞上了盾墙!尽管战马一路上山,势头已经非常慢了,但是马力依然将一面盾牌撞了开来!

    马上的泰勒佛奋勇向前,他的长剑用力的挥舞,狠狠的将面前的两根长矛斩断,他甚至还一剑将一个盾牌手士兵的脑袋劈了开!

    但是很快,两把长斧挥舞过来,将他的马腿砍断,战马嘶吼着倒下,泰勒佛的身影从马上落了下去!

    左右同时有长矛和刀剑刺向了这个骑士……

    而这就是陈小练最后一次看到泰勒佛的身影了!

    被他撞开的盾墙,很快就有其他的盾牌补了上去,将泰勒佛淹没在了盾牌之后……

    “骑士的荣耀!!!”

    这是泰勒佛最后传来的一声呐喊。

    ……

    轰鸣如闷雷般的脚步声。

    诺曼军团的队列继续往前压!

    步兵们开始小跑,陈小练看见了冲锋在最前面的,是威廉王的兄弟罗贝尔!

    这个家伙策马狂奔,在他的身后,是十多名诺曼军团的骑兵!

    他们冲在了最前面,很快冲上了高岗!

    这个时候,英格兰人开始放箭了。

    箭头非常稀疏,似乎规模不大。

    稀疏的箭雨,并没有能有效的阻击诺曼军团的前进!

    士兵们开始发出吼叫声!

    随着号角声越来越急促!

    “为国王效忠!!!”

    前队传来了口号声!

    轰!!

    大队忽然加速了!从快步前进,而变成了全力狂奔!!

    黑压压的队伍,如海浪一般,席卷上了山岗!!

    而面对这浪潮的,是英格兰人屹立的盾墙!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