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都市言情 > 天启之门 > 第两百七十五章 惊喜?
?    六千多字,二合一长章节~

    第两百七十五章 惊喜?二合一长章节

    陈小练觉得自己真的是不虚此行了。WwW.XshuOTXt.CoM

    冲进机舱内的是一群全副武装的SA。

    眼看着对方手里端着的MP5,清一色的AC战术防弹背心。陈小练很明智的没有做出任何多余的动作——这些家伙可是真的会开枪的。尤其是在刚刚经历的一场恐怖分子劫机的事件。

    陈小练可不想让美国警察把自己当成恐怖分子给突突了。

    他举起了双手,很聪明的将双手暴露在对方视线可以清楚看见的地方。

    两个SA警员冲上来,立刻将陈小练按在了地上。

    “我没有武器,也不会反抗的。”陈小练任凭对方将自己按在座位上,还试图铐住自己的手陈小练也没有反抗。

    罗迪叫嚷了两声,不过在陈小练的示意下,罗迪也忍了,任凭两个警察将自己双手反背过去。

    一队SA进入了机舱内,很快占据了有利地形和位置,连驾驶舱也被占据了。

    反恐的装备和器材都被运了上来。

    很快,机舱应急门被打开。乘客被监视着全部下了飞机,立刻离开了飞机的机身。

    周围的警车闪烁着灯光,陈小练等人被警察押下了飞机后,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仿佛有人在暗中窥探着自己。

    强化过身体之后,陈小练对这种敏锐的第六感已经非常熟悉了——这也算是强化身体带来的一个好处吧。

    他推断出来,肯定是这些SA中,有狙击手潜伏在暗中。

    说不定此刻就有狙击手正瞄着自己呢。

    陈小练没有动,他很快就被推上了一辆警车里坐下。

    他看见车窗外,自己的同伴罗迪,还有泽北光男他们三个人,也得到了和自己一样的待遇——陈小练心中平衡了。

    大批的警察和防爆专家拆弹专家涌了进去,机舱,货舱。都开始彻底的排查起来。

    这些和陈小练就没有太大的关系了。

    他坐在警车里,很快就被带离了机场。

    此时正是晚上,夜晚的旧金山的风景——陈小练其实也根本看不到。

    警车内,他被严密监视着。并且被警告禁止东张西望。

    陈小练心中暗笑,这些美国警察是把自己当成了恐怖分子了。

    他并不认识旧金山的路,自然也不知道这些警察要把自己带到什么地方。

    一路上,陈小练只是用团队频道和罗迪联系了两次。罗迪抱怨押送他的那个警察身上有股浓烈的汗臭味。

    “这些白种人简直就是大猩猩。”

    这是罗迪的原话。

    陈小练好笑的告诉罗迪,最好不要把这句话公然说出来。

    陈小练被带到了一个地方。他并无法确定这里是不是警察局,或者是别的什么特殊的部门。

    他被两个警察押解出汽车,进入了一栋大厦的后面,从地下车库里乘坐电梯上去,然后穿过了一个走廊,被丢进了一个房间里。

    就如同电影里的那样,这明显是一个审讯室。

    封闭的房间没有窗户,只有一面玻璃镜子。

    警察把陈小练送进来后,没有给他解开手铐,就直接转身离去。锁上了门。

    陈小练站了起来,活动了活动身体,看着房间里的镜子。

    后面不会有人正在暗中观察着自己吧?

    陈小练对着镜子咧嘴笑了笑,大声道:“嗨!有人么?镜子后面有人么?喂!我是好人啊,不是恐怖分子!”

    陈小练站在镜子面前手舞足蹈。

    ……

    镜子后面的确还有一个房间,两个身穿深色西装的人正静静的看着陈小练的动作。

    “这个家伙在说什么?”

    “在说他是无辜的。”

    “不是说劫机的是一群中东人么?怎么带回来几个东亚黄种人?”

    “我怎么知道?”

    其中一个穿西装的是一个年轻的女人,五官很精致,嘴角撇了撇:“赶紧处理完吧。该死的……正准备去度假,却忽然出了这么件事情。我讨厌恐怖分子!”

    身边一个中年男人吹了声口哨:“谁不是呢?只有那些军火商才喜欢恐怖分子。”

    “一会儿我对付这个家伙。你去审问另外一个。”年轻的女人叹了口气:“我的假期要泡汤了。我答应了父亲回农场去的。”

    “好吧,女牛仔。别想着你的假期了。”中年男人笑着推门走了出去,拎出去之前,顺手拿起了桌上的一个文件夹。

    年轻女人盯着镜子另外一面的陈小练,深深的看了两眼。皱了皱眉。

    ……

    在房间里足足待了有一个多小时,陈小练早就不站在镜子前了,他坐在房间里唯一的一张桌子旁,闭目养神。

    干掉了最后那个中毒者后,系统终于给出了任务结束的提示。

    陈小练翻看着系统消息。

    系统提示:劫机危机解除,任务完成。完成度:完美。乘客死亡人数:零。奖励点数465点。

    这个点数让陈小练心中忍不住骂了两句粗口。

    465。这个数字很微妙。陈小练在飞机上的时候恰好听乘务长说过,这次航班飞机上一共有465个人扣除掉死掉的恐怖分子。

    死一个人质就要扣除一百点。

    可任务完成了,一个人质都没死,却只奖励465点?

    等于一个人质只奖励一点。

    这系统的计算方法还真的是霸王条款啊。

    就在陈小练心中吐槽的时候,房门被打开了。

    门外走进来一个女人。

    一个年轻的女人。

    虽然穿着古板的神色西装,但是却仿佛也掩盖不住她婀娜的身姿。

    脸上带着一副眼镜,却这挡不住妩媚的脸部轮廓。只是为她平添了几分干练的气质。

    尤其是尖尖的下巴微微抬着,眼神里自然而然就流露出了一丝冷峻和倨傲的味道来。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英姿飒爽。

    可陈小练一眼看见这个女人,却忽然呆住了。

    他张大了嘴巴,瞪圆了眼睛看着走进来的这个女人,用力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一个名字差点就脱口而出。

    幸好,话到嘴边,让陈小练强行咽回去了。

    他咽回去的那个名字是……

    妮可!

    浮游天使.妮可!

    ……

    妮可,居然变成了一个……美国的警察?

    不。也许不是警察。

    是CIA?FBI??

    陈小练此刻的脸色表情无疑是十分精彩的。

    妮可战死之后,这就是系统给她分配的刷新后的新身份么?

    一个美国的官方人员?

    陈小练用好奇的眼神盯着妮可。

    妮可被陈小练的眼神盯得有些不自在。

    一直以来,审问的时候都是自己用犀利的目光给被审问者造成压力。

    可今天,这个家伙却仿佛反过来了?

    “我脸上有脏东西么?”

    妮可强忍着怒气坐了下来,冷冷看着陈小练。

    “呃……没有。”陈小练心中暗暗叹息。

    不知道这到底是巧合。还是系统的故意安排……

    “现在,我需要你回答我一些问题。”妮可打开面前的文件夹。

    “姓名。”

    “陈小练……呃,小脸.陈。”

    “年龄。”

    “18岁。”

    “国籍?”

    “大天朝。”

    “性别?”

    “……你看呢?”陈小练眼角跳了跳。

    妮可合上了文件夹,冷冷看了陈小练一眼:“现在,我希望你能将飞机上的事情完整的叙述一遍。”

    陈小练叹了口气:“我觉得我们可以省点事情吧?你随便问问飞机上的任何一个乘客就能得到答案的。我不是劫机分子,我是英雄好么?我拯救了飞机上所有的人。是我干掉了恐怖分子。为你们美国挽回了巨大的损失,解决了巨大的危机。

    就算不说什么感谢,或者是奥巴马把我接到白宫去亲自接见,授个勋章什么的……也不能把我当成犯人一样审问和关押吧?”

    陈小练故意抱怨道。

    妮可不说话,她紧紧盯着陈小练。

    过了几秒钟。妮可深深吸了口气:“我们已经询问了机长还有飞机上的其他机组人员,以及几名乘客。得到了口供基本一致。所有人都宣称,是你和你的朋友一起拯救了他们,解决了危机,干掉了恐怖分子。”

    说到这里,妮可故意顿了顿:“虽然整体叙述的过程,让人非常难以置信。我看了笔录之后,甚至以为我是在看一个好莱坞电影的剧本。”

    “不管怎么样,至少可以证明我的清白吧。”陈小练微微一笑。

    “可依然有几个问题,我们需要核实。而且有几个问题。我们需要你解答。”

    妮可冷冷一笑,看着陈小练。

    她的语气很慢,也很凝重。

    “先生,我们查了你的出入境的资料。你是第一次来美国吧?”

    “是的。”陈小练点头:“不过这次的体验似乎有点糟糕。”

    “我最近经常出国旅游么?”妮可晃动着手里的一支水笔:“我们查到你的资料。你在近几个月时间里,分别去过东南亚的一个旅游小国。然后去过了日本。就在几天前,你还去过了英国伦敦。”

    “你们的消息倒是查得很清楚。是的,没错。”陈小练没什么好隐瞒的。

    “你的资料显示,你是一名学生。我好奇的是,一名学生。怎么会在近期如此频繁的在世界各地旅游?”妮可淡淡道:“而且……你的经纪来源呢?一个学生那里来的钱支付这些世界各地旅游的费用?”

    “……你们的情报看来还不够详细。”陈小练微微一笑,眨了眨眼睛:“除了学生的身份之外,我还是一个作家。嗯……写还是挺赚钱的。”

    妮可有些无奈。

    尽管妮可已经竭尽全力的让自己保持严肃和威压——但是似乎眼前的这个来自东方的少年却就是一点都不畏惧自己。

    陈小练真的对妮可害怕不起来。

    毕竟……就在一个多月前,大家还曾经并肩作战过。

    现在让陈小练怎么对妮可会生出畏惧的心态来呢?

    “好吧,就算你有收入来源……这一点我们会去核实的。”妮可沉声道:“可是你是一个学生,你哪里来的时间到处旅游?”

    “我是坏学生,喜欢逃课。不行么?”陈小练瞪着眼睛。一脸无辜的表情:“逃学触犯了法律么?”

    “……”妮可强忍着才没有骂出脏话来。

    深深吸了口气,妮可才继续问道:“你来美国的目的呢?”

    “旅游。”陈小练淡淡一笑,忽然心中一动,补充道:“来参加一个会议。”

    “会议?”妮可眼神一动。

    陈小练说出了一个地址。正是那个会议邀请的地址。

    虽然罗迪说过这个地址在网络上查的是空白的门牌号。

    不过陈小练却告诉妮可:“我的行李箱里有会议邀请卡,你们可以看。”

    妮可目光一凝,在文件上记下了几个字:“我会核实的。”

    “那么,问题说清楚了么?”陈小练苦笑,伸出手来:“能帮我把手上的这个东西打开了么?还有。我想喝点水可以么?”

    妮可没搭理陈小练,却继续道:“还有几个问题希望你回答一下。”

    抬起头来。妮可的目光陡然变得锋利起来!

    “第一,飞机上的乘客和其他人的笔录宣称,你们在制服恐怖分子的过程里,曾经打开过飞机的舱门!是这样么?”

    陈小练收起了笑脸,叹了口气:“是有这么回事。”

    “我很好奇。飞机上的舱门在飞行过程中,尤其是在高空飞行的时候,是无法打开的……至少是你们这些乘客无法控制的。我好奇的是,你是用了什么办法,打开了飞机的舱门?根据笔录。你和你的同伴,当时都没有进入驾驶舱,也都没有机会接触控制舱门开关的仪器。”

    陈小练静静的听完,他看着妮可的目光:“……就是这个问题么?还有别的?”

    “有。”妮可冷笑道:“根据飞机上的乘客记录。你和你的一个同伴是从天朝登机的。而帮助你们一起制服恐怖分子的另外三个人,则是在日本登机的。你们之前认识么?”

    “……不认识。”

    “可是,根据笔录,飞机上的其他人都说,你们好像互相很熟悉,是一伙的。你有什么好解释的么?”

    “……解释?”陈小练想了想:“一见如故算不算?”

    “……”这次妮可终于没忍住,恨恨骂了一句法克。

    “警官。骂人可不好吧。”陈小练故意笑道:“你看,我一直很配合你的。别以为我什么都不懂。你们美国不都是讲人权的么?你们有权力把我关押在这里审问么?我是不是也可以找个律师什么的?哦对了……你在审问我之前,连你自己是谁都没说过。这算不算是违例了?你到底是警察还是什么人?没弄清楚你是谁,我是不是有权利拒绝回答问题?”

    陈小练故意一笑:“万一你只是一个清洁工呢?”

    妮可差点没气得把桌子掀了!

    清洁工?!

    她咬了咬牙。解开了西装外衣,把自己挂在胸前的工牌拿了出来放在桌上:“看清楚了,可不是什么清洁工。国土安全局,妮可.道森探员。”

    “妮可?不错的名字。啊,顺便说一句,我很喜欢妮可基德曼的。”

    “够了!!”

    妮可用力一拍桌子!

    她恶狠狠的盯着陈小练:“别以为装疯卖傻就可以!拯救了整架飞机的英雄!

    我可不是那些普通的乘客。更不是那些被你救了之后就犯花痴的空姐!

    飞机的舱门打开必须有特殊编码!尤其是在高空的时候,因为机舱内外的气压差距,强大的吸力作用下,根本无法打开舱门的!你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还是……你们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特殊的办法,可以控制飞机?

    最后,根据别人的笔录,你最后干掉的那个中毒的家伙,是伪装成普通人的恐怖分子!

    可你是怎么知道他的身份的?

    还有,你干掉他的时候。有至少四个目击者看见,你忽然拿出了一把巨大的冷兵器武器来!可是事后我们检查现场却没有发现!飞机的机身上留下了痕迹。可是却没有找到武器!

    你身上自然也没有!

    那么武器呢?你收到什么地方去了?”

    陈小练皱眉。

    打开机舱门?

    那是罗迪的机械之心的技能。

    至于石中剑……当然是在自己的系统里收起来了呗。

    只是……这些话……

    却没有办法对妮可解释了。

    尤其是对一个“普通人妮可”解释。

    想了想,陈小练叹了口气,

    他说了一句话。

    “我记得看过的电影里。你们美国的警察不都是习惯说一句话‘你有权保持沉默’么?

    现在,我要行使这个权力了。”

    说着,陈小练闭上了嘴巴,似笑非笑的看着妮可。

    ……

    “怎么样?”

    当妮可离开审问室,来到了另外那个暗室里的时候。里面等待的那个中年人就问了一句。

    妮可脸色有些不太好:“不怎么样,这家伙装疯卖傻,对关键的问题都不肯回答。”

    中年人神色有些无奈:“我审问的另外那个也是,怎么都不肯开口。”

    顿了顿,他叹了口气:“飞机上所有的人都口径一致的,他们是英雄。他们制服了恐怖分子,拯救了所有人……我们没有理由也没有权力继续扣押他们。除非我们能找到证据,证明他们身上有嫌疑,或者证明他们是危险分子。

    现在情况有些微妙,媒体已经介入了。有人采访了那些乘客。现在媒体都在追问‘英雄去了哪里?’‘政府为什么把英雄带走了?’该死的!头儿已经快被这些家伙烦死了。”

    “这事情有蹊跷。”妮可皱眉:“就算整架飞机所有人都说他们是英雄。我也觉得这事情有蹊跷。

    他们能在高空打开机舱门。

    还有这个家伙。能变出一把冷兵器来。可事后我们却偏偏什么都找不到!

    见鬼!难道他是魔法师么?”

    “不止这样呢。”中年男人苦笑:“你看看这份笔录。”

    他从文件夹里拿出了一张来放在桌上:“机舱中间的一个目击者说,那个日本的光头女孩是如何干掉机舱中的那个恐怖分子的。你看看这个句子:那个女孩的手指忽然变长,就像金刚狼一样长出了锋利的刀锋来,把恐怖分子的脖子戳穿了。

    见鬼!

    什么金刚狼!

    难道我们在看漫威的漫画么?!”

    妮可有些颓然的叹了口气。

    ……

    陈小练等人的行李已经被运送到了这里。

    行李被彻底的打开搜查过了。包括了陈小练和罗迪的手机,以及所有的随身物品。

    当然了,陈小练的储物腕表也在被捕后,被摘了下来。

    所有的东西堆积在了一张金属的桌子上。

    几个探员已经仔细的搜查过了至少三遍。

    没有找到任何可疑之处。

    他们甚至把行李箱的夹层都拆开了。

    “衣服,数码产品,耳机……钱包,哦。还有几张信用卡。一切都很普通。”中年男人拿起了那张邀请卡:“啊,这就是他们说的来旅游参加会议的邀请卡了?你们处理过了么?”

    “是的,已经派人去核实了,上面的二维码我们已经派人去检查了来源。还有这个地址……纽约的警察局已经核实过了,这个地址有问题。”

    “意思是伪造的?!”中年探员眼睛一亮!

    “不。”一个探员回答,脸色有些古怪:“这个地址在民政系统是查不到的。但它的确存在……只是,有保密等级。”

    “等等!保密等级?这是什么意思?谁给它弄的保密等级?”

    “还能有谁?在美利坚的土地上,当然是我们自己。”那个探员的神色很复杂:“我说的不够明白么?这个地址属于我们政府的某个级别很高的部门,我查了一下后。发现我们的权限不够,没有权限了解这个地址的相关资料。”

    “你的意思是……这个什么会议……是我们美国政府的某个高级部门组办的?这几个家伙,是我们政府的高级部门邀请来参加会议的?是我们自己组办的会议?”

    “嗯,就是这个意思。”

    “……见鬼。”中年探员:“告诉头儿了么?”

    “当然。头儿已经在联系华盛顿了,这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还不得而知。”

    妮可一直冷冷的站在一旁,抱着双臂,听着他们的对话。

    她不时的转过头去,看着镜子的另外一面。

    陈小练坐在桌子前。

    这些警察总算没虐待他。

    给他送来了一些水,还有一盘子三明治。

    陈小练只用了两分钟就全部吃光了。然后无聊的坐在凳子上发呆。

    其实是用团队频道和罗迪在聊天。

    不过陈小练很聪明的没有告诉罗迪关于自己遇到了妮可的事情。

    他很清楚,以罗迪的性子,如果知道了妮可在这里的话。

    那小子一定会激动的!

    万一那个小子激动之下,来一个大闹警察局的话,那可就糟糕了。

    别看自己和罗迪被铐着关着,可罗迪如果真的要强行闯出来,这帮警察还真拦不住。

    别到时候重演一场大闹东京警视厅的戏码。

    “我再去和他谈谈!”妮可深深吸了口气,眼神坚定。

    “你怎么了?”中年探员皱眉:“这事情既然和高层有关系的话,那么我估计很快这些人就留不住了。还是别浪费时间了。也许这就不是我们该管的事情。”

    “我觉得这个人很奇怪。”妮可摇摇头,眉头紧锁:“我第一次走进房间的时候,他看着我的眼神,好像很古怪。”

    “古怪?”

    “嗯……好像是……很……”妮可摇摇头,终于没有把话说完。

    很惊喜?

    看到我很惊喜?

    见鬼。

    ……

    求月票!!!

    求推荐票!!!

    大家帮帮忙吧~~~~~~~

    ……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