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都市言情 > 天启之门 > 第两百八十六章 人肉有什么好吃的? 长章
?    长章节

    第两百八十六章 人肉有什么好吃的?

    旗木西觉得自己简直就倒霉透了。www*xshuotxt/com

    上车之后,她就不敢再说什么话,虽然满肚子都是疑问,尤其是看着这个……嗯,怎么说呢?老板?雇主?看上去对方年纪应该也不大,说话的时候嗓音能听出些稚嫩来,但是态度却让旗木西觉得十分畏惧。

    陈小练看似在开车,其实也在暗中打量自己捡来的这个累赘。

    接近中午的时候,陈小练驱车已经来到了已经勘测的地图的边缘地带。

    再往前的话,就是一片未知之地了,是目前所得到的勘测地形图之中还没有查明的未知。

    前方是一条峡谷。

    很显然,这只是美国西部大峡谷地貌的一个分支。

    汽车停在了峡谷边缘,陈小练下车四处观望了一下,做出了一个判断:若是想继续往前的话,汽车是过不去了。峡谷左右都非常的长,一眼看不到尽头,。若是开车绕过去的话,不知道要绕多远。

    “下车了。”

    陈小练拍了拍车门,旗木西立刻仿佛弹簧一般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刚才这车里的三个小时,简直就是她进入副本以来过得最舒服的时间了。汽车里有空调,温度很暖和,不用吹冷风,而且肚子也填饱了。

    更重要的是,身边这个年轻的雇主,似乎很有底气的样子——好像是个很厉害的有家伙吧。跟在他身边,似乎也不用担惊受怕。

    当然了……希望他不要打自己的歪主意。

    哥哥以前说过,自己虽然年纪小,但是有些变态的男人,就喜欢自己这种年纪的女孩子。

    呃……这个家伙应该不是那种变态吧。

    “请,请问,我该做点什么?”旗木西战战兢兢的走到陈小练的身边。

    陈小练看了她一眼。

    做点什么?他也想不出有什么可以让这个女孩做的。

    想了想,陈小练看着对方脏兮兮的脸:“给你的水还有吧?先把脸洗洗干净。这么脏兮兮的,我看着就心烦。”

    “……哦。是。”旗木西心中又打起了鼓。

    陈小练却直接将汽车收进了储物腕表里。

    看着偌大一辆汽车忽然从眼前消失,旗木西吓了一跳,有些惊讶,也有些羡慕的看着陈小练。

    陈小练却不理会这个女孩。自己走到了峡谷边缘峭壁旁,往下观望了观望,然后四处寻找可以下去的地方。

    十多分钟后,陈小练走了回来,他从储物腕表里取出了一套登山装备。还有一捆黑寡妇蛛丝。

    正忙着,忽然就听见脚步声,抬头一看,就看见旗木西怯生生的走到了跟前:“那个……我洗过脸了。我能帮你做点什么嘛?”

    陈小练看着这个女孩,不由得愣了一下,然后轻轻叹了口气。

    难怪啊……

    ……

    “所以,你弄脏脸,是你哥哥的主意?”陈小练让女孩将绳索捆在自己的腰上,另外一头则捆在了陈小练的身上,他看着女孩。绳索捆紧之后,将这个女孩的腰肢勒得细细的。

    “……嗯。”旗木西额头有些汗珠。

    她的相貌……不能说是生得有多美,但五官却都很精致可爱,配上略有些婴儿肥的脸庞,就十足娇俏可人了。

    能看得出年级尚小,稚气未脱的样子。

    不过……

    陈小练心中忍不住嘀咕了一声:这女孩到底吃什么长大的,还是现在的女孩子都发育得这么好了么?

    这张稚气未脱的脸庞,却偏偏配上了一个惊人的……

    嗯,陈小练回想了一下之前的手感。

    至少是D嘛!

    若是罗迪那个死中二在身边的话,此刻一定是高呼童X巨X这样的口号了吧。

    罢了……反正就当是做善事了。

    至于对方能不能活过这个副本。陈小练也不敢保证。

    ……

    勒紧了绳子,陈小练带着旗木西从自己找到了一个地形稍微平缓的地方,往峡谷下走去。

    这个荒原上,那峡谷峭壁看似是岩石。但其实经过了多年的风化,不少地方其实变得非常酥脆,有的地方的岩石已经沙化,用手稍微用力一掰,就能掰断下来一大块。

    这陡峭的峡谷旁,陈小练带着这么一个累赘。足足花了有一个多小时,才终于走到了峡谷底。

    中间,旗木西几次踉跄差点摔下去,幸好绳子的一头拴在陈小练的身上,被他牢牢抓住。

    不过腰都快被勒断了,旗木西有几次都差点喘不过气来,却只是一声不吭的忍着不敢抱怨。

    终于站在谷底,抬头看看那峭壁,旗木西都有些头晕目眩的感觉,她的手掌上火辣辣的,有两根手指都磨破出了血。女孩也一声不吭,悄悄在衣服上擦干了血,然后手掌缩在袖子里。

    峡谷里很宽,足足有双向四车道的马路那么宽。

    看了看峡谷左右,陈小练忽然对旗木西笑道:“来,试试你的运气,选一个吧?”

    “呃?”

    “选一个,我们往左还是往右。”陈小练淡淡道:“总得找一个平缓点的地方攀到对面去。不过这个地方要慢慢找,是往左走,还是往右走?你选一个吧。”

    “我?”旗木西有些畏惧。

    “当然了我们两人得分头行动,各走一个方向,这才不会浪费时间。”陈小练看了看手表,皱眉道:“准备阶段的时间不多了,还有四五个小时。我们最好赶紧到峡谷对面去。我猜对面的地形,应该没有多少人去过。”

    “真,真的要分开么?我……我害怕。”旗木西哭丧着脸。

    这峡谷里黑漆漆的,而且风吹过的时候,还有砂石哗哗作响。

    陈小练皱眉看着旗木西。这种时候可不是发善心的时候。

    “你要么就乖乖干活儿,做好我交代你的任务,不然的话,我可不养活闲人。”陈小练皱眉,冷冷道:“不过是让你勘测地形,又没让你去和怪物战斗。怕个什么!”

    旗木西用力吞了口吐沫,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峡谷的两头。

    “我走左边。”

    左边看上去光线稍微亮一些。

    陈小练点点头:“好,那我往右。”

    说着。他拿出了一个对讲机,调好了频道交给了旗木西:“会使用么?”

    旗木西点点头。

    “有发现,或者遇到什么意外,就呼叫我。”陈小练说完,转身就朝着峡谷另外一边去了。

    旗木西哭丧着脸。用力捏着对讲机,看着这个家伙的背影,心中哀叹着自己的命运。

    女孩小心翼翼的朝着峡谷的左侧走去。

    走了大约有二十多分钟。她前进的速度并不快,峡谷里的冷风飕飕而过,旗木西用力紧了紧衣衫。

    虽然心里害怕,她倒也并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仔细的看着峡谷上的地形,寻找着可能攀爬的位置。

    靴地和地面的砂石摩擦,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有几次她尝试攀登峭壁。却狼狈的摔了下来,看见有巨大的岩石,也只能手忙脚乱的爬上去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攀登点。

    就这么过了半个多小时。

    旗木西并不知道,自己笨拙的身影,已经落入了身后不远,一束阴沉的目光之中。

    ……

    达旺趴在一个岩石后,他的身子弓成一团,就仿佛一只躲藏在阴暗处的老鼠。

    阴冷的目光盯着旗木西的背影,然后伸出舌头来舔了舔嘴唇。

    似乎……是个美味的猎物啊。

    达旺小心翼翼的听了听风声,心中犹豫着。猫着腰,身子敏捷的在岩石上快速爬行着,就仿佛某种冷血爬行动物。

    这个猎物似乎是个菜鸟,从身手看来弱得很。而且呆呆傻傻的样子,看样子是在勘测地形,不过……

    不知道她身边会不会还有别的同伴?

    达旺跟着旗木西足足跟了有十分钟,他心中渐渐放心下来。

    这个猎物的身手弱得可怜。

    这种货色,就算有同伴,也强不到哪里去吧。

    觉醒者的圈子是异常残酷和现实的。强者是绝不会和弱者为伍的。

    盯着旗木西的侧影。看着女孩满是稚气的脸庞。

    “好像,很美味呢。”达旺心中暗暗叹息:“虽然准备阶段不允许厮杀和私斗,但是……抓过来,不杀掉,也是个解闷的好玩具呢。”

    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舌尖,居然是分叉的!

    ……

    旗木西又看见了一块岩石,似乎这一片峡谷山坡地势平缓一些,她努力的跳上了岩石,正要抬腿,忽然之间,旗木西一声尖叫!

    她感觉到自己的脚被抓住,用力一扯,整个人就从岩石上滚了下来。

    她重重摔在地上,还没有来得及挣扎,一只手就已经按住了她的嘴巴,将惊呼的声音压在了喉咙里。

    旗木西呜呜的叫着,手脚并用奋力挣扎,但是一个身影已经把她压在了地上,然后一只如铁钩般坚硬冰冷的手扼住了旗木西的喉咙,就如同提小鸡一样,把她拽了起来。

    耳畔里传来了一个阴冷的声音,带着戏谑的味道:“哦,让我看看,是一只迷途的小羔羊么?”

    潮湿的热气喷在了旗木西的耳朵上,她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奋力挣扎着,但是身子却越来越软——喉咙被扼住,她越是挣扎,就越是缺氧。

    终于,旗木西在眼睛发黑的时候,被扔在了地上,身体软得好像一滩烂泥,呼哧呼哧的喘气,拼命咳嗽。

    她终于看清了面前的这个家伙的身影,然后吓得连叫都叫不出声了!

    这……这是人是鬼?!

    ……

    对方仿佛是一个人,但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却仿佛冷血爬行动物一样,是鳞片状的角质肌肤,泛着淡淡的青灰,一双眼睛,更是可怕的竖瞳!

    旗木西注意到,对方的上肢明显长得惊人,双臂的长度几乎超过了双腿,这样的体型。使得对方在行走的时候,却是四肢着地,可以飞快的爬行。

    它的手指上,更是有尖锐的长长的指甲。

    此刻。一只手就已经捏在了旗木西的下巴上,尖锐的指甲就戳在她细嫩的脖子肌肤上。

    “别乱叫哦?如果你不想喉咙被捅穿的话。”

    达旺笑眯眯的看着面前这个小羔羊:“现在告诉我,你有没有其他同伴?”

    旗木西心中焦急,不过此刻却忽然福至心灵,咬着嘴唇:“没。没有了,我是一个人……”

    “嗯,这就是了。你这么弱小的一只小羔羊,哪里有团队会收留你?”达旺似乎对这个答案很满意:“那么,就让我收留你吧?”

    他凑近了,冰冷的舌头,舌尖带着分叉,轻轻在旗木西的脖子上舔了一下,仿佛有些兴奋得战栗了起来:“好年轻细嫩的血肉!!我最喜欢这样鲜美的味道了!”

    旗木西眼珠乱转,对讲机就在自己的口袋了……只要能有一点机会的话……

    那冰冷的舌头舔在自己的脖子上。旗木西吓得几乎就要晕过去了,身子瑟瑟颤抖着。

    “你,你不会吃我的肉吧?”旗木西战战兢兢的问道。

    “哈哈哈……”达旺低声笑着,眼睛里冒着绿光:“吃人?小羔羊,吃人有什么意思?来,我教你一些更有趣的事情吧……”

    说着,他的爪子轻轻一划,嗤的一声,旗木西外衣的一条袖子就离开了她的手臂,裸露在外面细白的肌肤。让达旺眼睛里冒出了一股奇特的火焰来。

    旗木西终于忍不住了,带着哭腔,大声尖叫起来:“救,救命!!”

    “哈哈哈!!你叫吧!叫吧!这里是峡谷的谷底!是不会有觉醒者下到这种地方来的。在这里。你就算是叫破喉咙……”

    就在达旺得意的狂笑的时候。

    忽然,身后一个平静冷淡的声音传来,这声音顿时让达旺全身都冰冷!

    “哦?这么说,我是不是改换个名字,叫‘破喉咙’啊?”

    然后,一股巨大的力量从后面撞来。顿时达旺的身子往前飞了出去,一头撞上了峡谷旁的岩石。

    陈小练站在后面,缓缓放下了刚才飞踢的右腿,低头看了看哭得满脸鼻涕眼泪的旗木西,皱眉道:“喂?吓傻了?还能动的话,就自己爬到旁边去看着。”

    达旺脑袋撞在了岩石上,但是却没有发出半点声息,他的身子忽然贴着岩石滑开。

    不过他才落地,旁边就传来一声虎吼!

    一只双臂挂着金属铠甲的四眼战猫,一只前爪就按在了达旺的胸膛上!另外一只爪子,飞快的朝着达旺的脖子上拍了下去!

    四眼战猫的力量和爪子的锋利程度,这一下若是拍实了,只怕对方的脖子就会当即断掉。

    但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达旺的身子仿佛裹了一层油腻腻的感觉,加菲的爪子划过他的脖子,却忽然就被轻飘飘的滑开了。达旺趁机身子一缩一弹,就从旁边飞快的滑了出去!

    他的肌肤上,仿佛分泌出了一种透明的粘液!

    “咦?这是什么技能?”陈小练心中一动,看着这个满身鳞片角质皮肤的怪人。

    达旺虽然起身,但是让他心中一沉的是,身前身后,出现了三只一模一样的四眼战猫,把他牢牢的困在了当中。

    陈小练已经伸出了右手,掌心里飞快的出现了一把造型华丽的欧式骑士长剑!

    石中剑在手,陈小练迈步走向了坐在地上的达旺:“想死?还是想活?”

    达旺心中一颤,他本能的感觉到,对方手里的那柄骑士长剑异常的危险!

    眼看陈小练走过来,达旺怪叫一声,翻身趴在了地上,就朝着陈小练扑了过去!

    陈小练举起石中剑,落下!

    剑锋划过达旺的肩膀,达旺却仿佛丝毫不惧,眼神里更是闪过一丝得逞的目光!

    他没有做出任何攻击的动作,而是直接从陈小练的身侧滑了过去。

    剑锋仿佛从他身体表面的那一层粘液上滑过……

    达旺一个猛扑,就已经跳到了陈小练的身后,哈哈大笑:“再见了,蠢货!”

    他爬在地上,四肢迈动,仿佛爬行动物一般疯狂的跳上了岩石狂奔……

    ……

    石中剑“破杀”技能激活!

    陈小练丝毫不慌乱,他已经得到了系统里的这么一条提示。

    就看见那个带着得意狂笑的怪物,在几秒种后,虽然已经跑出了十多步,可忽然笑声就变成了惨叫!

    它人在半空,陡然之间,一条左臂,从上臂处就直接断裂开来!

    断肢飞了出去,断裂处喷洒出了鲜血!

    达旺惨叫着在地上滚成了一团。

    陈小练已经提着剑走了过去。就看见达旺吼叫着,脸都已经扭曲了。

    他的断臂之处,除了鲜血之外,还有大量的粘液分泌了出来,迅速将伤口粘合住,停止了流血。

    “怎,怎么可能的……”达旺慌张的看着提着剑走近的陈小练:“你,你用的是什么武器!!”

    陈小练走到了达旺的身边,招呼了一声,两只加菲分身扑了过去,一左一右按住了达旺,陈小练凑近了,剑尖贴着达旺的下巴。

    “现在可不是你提问的时间。”陈小练看着达旺,眯着眼睛:“我这人最是护短了,你刚才欺负了我的跟班,两只爪子都碰过她了对吧?那就都切下来好了。”

    “它刚才还用舌头舔我!”身后旗木西忽然尖叫了一声。

    陈小练一听就笑了:“啊,舌头舔你了?这么变态啊!好吧,那就连舌头一起切了吧。”

    达旺骇然,赶紧大呼:“不要!!”

    他盯着陈小练,飞快道:“别杀我!别杀我!!只要你不杀我,我可以告诉你一个非常重要的秘密!!”

    陈小练撇嘴不屑一笑。

    眼看对方眼神不屑,达旺知道对方不信,为了保命,只好心中一横:“是关于惩罚副本本身的一个秘密!这副本本身有一个秘密,可以有很多好处的!”

    “嗯?”

    陈小练心中一动,放下了石中剑,皱眉看着达旺。

    副本……本身的秘密?

    ……

    求推荐票!!拜托大家好不好?推荐票又不花钱的,就帮忙投一下吧~~~~

    ……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