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都市言情 > 天启之门 > 第三百三十五章 滚出去
?    第三百三十五章

    这事情说复杂也复杂,可说简单倒也简单得很。WwW.XsHuotXT.com

    余佳佳脑子里略一思索,顿时就想明白了其中的缘由。

    此罗迪非彼罗迪。

    这家伙,居然一直是用的假名糊弄自己!

    想到这里,余佳佳忽然心中一松,惊讶恼火之余,却也有了一丝淡淡的欣慰。

    他原来不是罗迪……那么,勾搭小姑娘的事情,看来也不是他做的?

    “我认得你,你是上次我们在杭安见过的那个余佳佳。”

    “你才是罗迪?那他到底叫什么名字?”

    “余佳佳,你怎么会跑到我家来的?”

    “队,队长……对,对不起,我,我……”

    罗迪余佳佳陈小练旗木西,四个人仿佛分别各说各话,鸡同鸭讲,一时间乱成了一团。

    倒是阿尔斯楞,这个皮肤黑里透红的年轻汉子,站在一旁,好奇的看着这几个家伙。

    ……

    十几分钟后,终于,这一团乱麻的复杂情况,稍微理清了些。

    余佳佳看着陈小练:“所以你不叫罗迪,你的真名是叫陈小练,对么?”

    陈小练点头,余佳佳的眼神里仿佛闪过一丝奇异的味道,尤其是在确定了“陈小练”这三个字的名字的时候,有那个一瞬间,眼神就特别奇怪。

    女孩补充问道:“所以……这里也是你的家?”

    “是我家。”陈小练点头。

    “那……旗木西到底是来找你的,还是来找罗迪的?”

    罗迪在一旁笑了,不过陈小练却皱眉,淡淡道:“找我们两的。”

    “找你们两?怎么会这样?”余佳佳惊奇道:“不是,这到底是……”

    陈小练的眼神里露出了几分不耐烦,脸色也冷了下来:“这是我们自己的事情。和你有很大关系么?”

    他走了过去,站在茶几前,看着余佳佳:“余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出现在我的家里?我记得,我没有告诉过你。我家的地址,甚至连我的真名都没有告诉过你。”

    余佳佳有些窘迫,咬了咬嘴唇:“你这人说话做事情藏头露尾。”

    陈小练冷冷道:“当一个人连真名都不愿意告诉你的时候,那么其实就已经是表明了态度:他也许不想和你深交的意思。余小姐,难道有些话真的要说得这么明白么?”

    余佳佳顿时脸色一白。

    事实上,陈小练原本并不是这么刻薄之人,和这余佳佳也没有什么恩怨,甚至还救过她的命。

    但是……偏偏叫人气愤就气愤在。陈小练到现在都没弄明白,余佳佳到底是乔乔的老爹乔逸峰是什么关系。

    甭管什么干系吧,总之关系非常密切就是了。

    而乔逸峰……说实话,陈小练因为乔乔和秀秀两姐妹的消失,对这个乔家老头子是非常非常的不满。

    这种不满,并不仅仅是因为普通意义上的“女朋友的父亲反对她和自己来往”这样的意思。

    而是因为,乔逸峰的薄凉和忘恩负义,以及所作所为的过分。

    说起来,陈小练救过乔逸峰,在杭安的那天晚上。乔逸峰遇刺的时候,陈小练就出手帮忙过,而也救了余佳佳。加上后来余佳佳险些被绑架的那次,先后可不止一次出手了。

    这么算下来的话,乔逸峰就算不对自己感恩戴德,但至少态度也不能太恶劣吧?

    可乔老头子是怎么做的?

    对于在杭安自己的几次出手帮忙……他表示出一点谢意么?做出过任何实际的感谢的举动么?

    没有!

    而他掉脸就强行把乔乔和秀秀从自己的身边带走!强行把乔乔秀秀带离了自己的团队!

    要知道,这可不是简单的“父亲不允许女儿和一个男孩交往”这么简单!

    这是会出人命的!

    乔乔和秀秀是自己的团员!她们两人的忽然离队,很可能造成自己的团队在经历后面副本的时候,遭遇到抽取团队人数的时候,陷入困境,以及进入副本的时候。陷入人员实力不整的困境等等。

    这个游戏,是可能会死人的!!!

    这不是简单的棒打鸳鸯这么简单。

    是有可能会死人的!

    而乔老头就这么做的!

    自己先前救他。救余佳佳出手那几次,这老头子根本一点都不顾及。

    就这么做了!明知道这样可能会造成自己这里有生命危险。这老头子还是做的!

    这让陈小练自然就心中很是不满了。

    而且,这并不仅仅是威胁了自己一个人的安危。

    整个陨石战队,每个成员,都因为乔乔和秀秀的离队,而面临副本抽取时候会出现问题的危险。

    这会危及到团队每个人的安全。

    这让陈小练对乔老头子如何不愤怒?

    如今,遇到了和乔老头子关系极深的余佳佳,让陈小练如何还会有好的态度?

    况且,这个余佳佳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窥探了自己的隐私!

    “先,先生……”旗木西战战兢兢的道:“这位,这位姐姐她,她是我带来的……是我把地址告诉她,带她过来的,我,我知道我错了,请您责罚我吧……这,这位姐姐也只是好心帮我……我,我……”

    陈小练冷冷看了旗木西一眼:“地址是你给的?你带她来的?”

    旗木西身子一哆嗦,差点没哭出来。

    陈小练深深吸了口气:“好,你的事情,晚点再说。”

    余佳佳眼看旗木西一脸柔弱的样子,忍不住抱打不平:“旗木西!你为什么这么怕他!什么晚点再说!他有什么权力处置你惩罚你?!你干嘛对他这么低三下四的!”

    陈小练眯着眼睛看着余佳佳,皱眉:“有些日子没见,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个喜欢管别人闲事的毛病?”

    听见陈小练的冷言冷语,余佳佳忽然就心中一酸,眼睛也红了。顿时无限委屈浮上心头来。

    本来在杭安的时候,陈小练对余佳佳的感官还是不错的,当时也看出了这个女孩对自己似乎有三分好感。不过陈小练也小心翼翼的选择了退让和躲避。

    原本以他的性子,是绝不会对余佳佳说出这么不客气的话。但是偏偏,今天恐怕是把对乔老头子的怒火都转嫁在了她的身上了。

    “我……”余佳佳用力咬了咬嘴唇:“我……”

    陈小练眼看她眼眶里泪水打转,皱了皱眉,叹息道:“好了,你到底有没有事情找我?”

    “……”余佳佳心中气苦,只是闭嘴不说话。

    陈小练心中一阵烦躁。

    这时候,旁边的旗木西却笨拙的开口:“先生,真的不怪这位姐姐。都是我的错,这位姐姐是好心帮我……我……”

    说着,旗木西将自己独自来到金陵,上门找人却扑个空,不得门而入,然后游荡街头,去学校找人,遇到余佳佳……一直说到余佳佳带着自己来到了这里。

    陈小练听的时候,神色一直很平静。

    可听到最后,他忽然点头。皱眉看着旗木西:“嗯,你的意思是,家里没有人。你也没有和住在这里的我的朋友遇上……那么。你和她是怎么进到我的房子里来的?”

    旗木西身子一僵,吓得顿时腿都软了。

    陈小练狠狠瞪了旗木西一眼:“好,你的事情回头再说。”

    他扭头看着余佳佳,语气很平静:“所以说,你撬了我家的锁,大摇大摆的进了我的房子?”

    余佳佳被陈小练忽然冷漠下来的语气所慑,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陈小练点了点头,眼睛里闪过了一丝厌恶。

    “滚出去。”

    “……”余佳佳身子一晃:“你,你说什么?”

    陈小练面无表情:“我说。滚出去。”

    “你……”

    “我什么我。”陈小练眯着眼睛:“我欠你钱么?”

    “……没有。”

    “我欠你情么?”

    “……没有。”

    “你是我老婆或者是我家人么?”

    “……不是。”余佳佳垂下头去。

    “那么,你凭什么认为。你可以随便撬别人家的锁,破门而入。别人还要继续对你嘻嘻哈哈不会生气。”

    “我,我以为,我以为……”

    陈小练截断了她的话,冷冷道:“不用说了,你以为……哼!你心中大概似乎以为我是什么骗财骗色,欺骗了旗木西的坏人,所以你正义感爆棚了,要过来保护她?你以为你之前和我认识,我们在杭安结识之后,大家算是朋友了,所以你就可以随随便便撬我家的锁了?”

    陈小练指着旗木西:“你若是觉得我是坏人,在欺骗这个小女孩,你可以保护她带走她,也可以去报警!但是撬我家的门锁,这是什么狗屁逻辑?还是你之前都是这么交朋友的?可以随便撬朋友家的门锁破门而入?

    你心中一丝一毫对他人没有尊重,我为什么要尊重你?”

    余佳佳脸色苍白,也忘记了流眼泪了。心中满是懊悔,自己一时冲动好奇……

    她嘴唇蠕动:“我,我……我来金陵找你,是有事情想请你……”

    陈小练面色冷漠:“有事情找我,就打我电话,电话打不通,就等打通的时候再打。你找我,若是有事情请我帮忙,那就应该有一个请人帮忙的态度!我虽然年纪也不大,但是我从来没听说过,去拜访别人请人帮忙,会先把别人家门锁撬掉!”

    他的眼神里毫不掩饰的厌烦之色:“余佳佳小姐,也许你年轻,漂亮,有钱,所以你的生活中,你周围的人,你的司机,你的跟班,必须要奉承你,伺候你哄着你。你身边的学校里的其他男孩子或者同学,因为你漂亮,所以都容忍你的小姐脾气。但是你搞清楚。这世界不是以你为中心的,不是天底下每个人都要容忍你的,更不是普天之下皆你妈!

    而你这样的。觉得自己相貌美丽,家境优越。就觉得身边每个人都要让着自己,哄着自己的女孩,恰恰是我最不耐烦相处的。

    现在,现在请你滚出去!滚出我家去!”

    陈小练指着大门口。

    余佳佳身子一晃,终于,用力咬了咬嘴唇,双手捂着脸跑出了门外。

    房间里人人看着,旗木西似乎想动。想跟上去……

    “你若是想跟着去就去,不过去了就别回来了。”陈小练慢悠悠道。

    旗木西一呆,吓得不敢乱动了。

    陈小练冷冷看了这个女孩一眼:“你知道么?我现在很生气,对你非常生气,也非常失望。”

    “…………”

    “你觉得自己很委屈很可怜是吧。”陈小练冷冷道:“好,我可以说说我对你生气失望的理由,你若是觉得我说的不对,你可以反驳,若是我错了,我向你道歉。

    第一。你或许觉得,来了这里找我扑空,没人管你。你很可怜。我想反问你的是……在……的时候,你就没有自保的能力,需要人庇护,我不怪你,因为那个地方很危险,生存压力很大。可是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一个普通的城市!相比‘那里’,这里没有什么危险,没有什么敌人。

    你若是在这么一个普通的世界,一个人连独自生存的能力都没有的话……那么你还有什么资格加入我的团队?

    你在一个正常的世界都没有自保自己生存的能力?那么将来。再次去那些地方的话,你岂不是就干脆当一个累赘算了??

    对一个正常的十几岁的女孩来说。或许你没错。

    但是,你忘记了你的身份了么?!

    第二。我既然接收你进入我们的团体,那么你就是团体的一员了。

    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我家!是我们的家!你是脑子坏掉了么?居然带一个陌生人回来!更荒唐的是,她就在你面前撬我们的门锁,你居然就这么眼睁睁看着?!

    我们是你的同伴!你居然眼睁睁看着一个外人,撬我们团队住处的门锁?

    你这样的队友,要你干什么用?!”

    “…………”旗木西吓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边哭边道:“我,我错了!先生,团长,我错了!!”

    陈小练深深吸了口气。

    罗迪走了过来,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低声苦笑道:“好了,你消消气。她毕竟还是个孩子,做事情荒唐了一点,慢慢再教她吧。”

    说着,罗迪对旗木西丢了个眼色:“还不快进房间里去反省!嗯……左边第二间。不叫你不许出来。”

    旗木西如蒙大赦,赶紧灰溜溜的跑进房子里去了。

    “你现在倒是真有点团长首领的样子了。”罗迪看着陈小练,然后努努嘴:“好了,我们还有客人呢。”

    阿尔斯楞站在客厅门口,有些茫然的表情。

    他的汉语还不算太熟练,刚才陈小练和余佳佳还有旗木西的一番交谈,说话语速也不慢,阿尔斯楞倒是有一半都没听明白,剩下的一半也是半懂不懂。

    此刻这个蒙古年轻汉子才走过来,看了看房间里,又看了看房门,笑道:“巴尔,这两个女孩,到底哪一个和你有关系?我看跑掉的那个,好像……不会是你女朋友吧?”

    “不是的。”陈小练吐了口气,此刻心中的火也发泄掉了一些,他叹息:“让你见笑了,是一点私事,不过现在都处理完了。来来,你快坐下。”

    阿尔斯楞也不客气,陈小练的家他也不是第一次来,一年前的时候就在这里厮混过很久,此刻也不会客套。把行李随手扔在了墙边,走到了窗户旁往下看了一眼,忽然道:“咦?巴尔,那个女孩……那个从门口跑出去的女孩,还在楼下坐着没走呢。”

    陈小练一拧眉:“先不管她。”

    罗迪低声道:“她会不会真找你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也许,和乔老头子有关系?”

    陈小练点点头:“我心里有数,先晾着她。她就算有事找咱们,也至少要明白该对人有尊重。”

    ……

    ……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