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年第一天第一更~】

    【请求】

    什么中国功夫云云的,自然是玩笑,不会有人真的当真。但是陈练在这几人的眼中,不免就变得越发神秘起来。

    林乐颜是对陈练最好奇的一个,大家同样的肤色,同样的种族同样的语言,交流起来也比其他人多了三分顺畅。

    中年的德国人最是老练,他第一个带着人走出了教堂去外面清理战场。

    片刻之后,德国人回来:“找回了一些枪械,弹药也都聚集在了一起,每个人都可以武装起来,但是现在有一个问题……我们没有车。”

    着,德国人看了陈练一眼。

    那些黑人叛军的车都被陈练炸毁了。

    “你们自己没有车么?”陈练皱眉。

    德国人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林乐颜,那意思是:你来吧。

    林乐颜叹了口气,带着陈练走出教堂来到了院子后面。

    陈练看见了一辆改装过的皮卡。

    前引擎开已经支起来了,旁边地上还有工具箱,⊕▽⊕▽⊕▽⊕▽,m.▽.co≮m扳手之类的。

    “我们的车坏了。”林乐颜语气很阴郁:“不然的话我们也不会耽误时间被困在了这里。”

    旁边有一个白人女孩走了过来,递给了林乐颜一块毛巾,她接过擦了擦脸。

    陈练注意到,女孩子们都把脸上的油彩和灰土擦掉了。

    “刚才被那些叛军围住,所以大家都把脸涂脏了……你懂的。”林乐颜摇头。

    陈练了头。

    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虽然陈练觉得这种举动其实没有任何意义。那些畜生一般的家伙若是真要做什么,才不会在乎你脸上是不是弄脏了,姿色够不够好。

    擦掉油彩后的林乐颜……其实也并不算是什么美女,相貌也就是中上罢了。倒是因为长期在野外工作。身材很是火辣,前凸后翘,一看就是长期锻炼的结果。

    陈练淡淡的扫了一眼已经用枪械武装起来的几个人,皱眉道:“那么你们……”

    “我们不能留在这里。”林乐颜摇头:“救援既然没到,恐怕是路上出了什么问题,或许……就不会再来了。附近的区域已经被叛军占据。我们留在这里太危险了。所以我们最好是立刻往卡布卡方向跑,如果能遇到扎伊德的军队,我们有扎伊德的手令,也许会得到保护,总之,我们得跑回卡布卡去。那里才安全。”

    旁边的德国人也很严肃:“我在这里待了有十个月了,我很了解这个国家。每次发生叛乱后,很快出现的就是大规模的种族屠杀。在危险区域逗留,随时会丧命。那些屠夫不会管我们是什么组织,只要和他们不是一个部族的,都会被杀死。”

    “你们会修车么?”陈练看几人。

    “会倒是会。”回答的是那个年轻的白人,他苦笑道:“我会修农用机,修车也没问题。但是这辆车的发动机坏了,我就没办法了,我们没有可以更换的部件。”

    林乐颜看着陈练:“你……有车,对吧?”

    陈练笑了。

    这些志愿者。并不是想象之中的一群书呆子。

    他们的确是都是理性主义者,是有信仰的人——也许会有很多人觉得这些人傻。觉得他们蠢。好好的自己的人生不过,大老远跑到非洲来自找苦吃。

    但是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人,陈练还是很尊重他们的。

    至少他们比那些只会在网络上做键盘侠的伪圣母们要高尚一万倍。

    而且,这些人都不是傻瓜,更不是书呆子。

    他们都有高学历。同时,在非洲这种地方,经历过最残酷,最恶劣的环境,目睹过血腥的屠杀。恶劣的疾病。

    无论是见识也好,阅历也好,这些人都可谓是精英。

    “你一定有车,对不对?你既然要去卡布卡,总不会是步行去的。”林乐颜虽然是猜测,但是语气却很肯定,看着陈练:“你能帮帮我们么?”

    陈练犹豫了几秒钟。

    虽然带着这么几个人上路,会让自己多一些不方便。毕竟自己身上有很多秘密。

    但是,也只是多一不方便而已。

    相比之下,能就几个真正的好人,陈练还是愿意伸出援手的。

    “我们搭你的车去卡布卡,我们的组织可以支付你酬劳,按照我们雇佣佣兵的标准支付。”林乐颜显然口才也不错:“我知道你一定有你自己的秘密——我们并不会窥探你的私人事务,事后也会守口如瓶。这里是非洲,我们都会遵守这里的规则的。”

    “好吧。”陈练了头:“我的车停在远处了,你们在这里等我,我去把车开过来……我一个人去。”

    林乐颜松了口气,眼神有些激动:“谢谢!”

    这个湾湾女孩把同伴都叫了过来,告诉了大家,德国人表示非常感激,他对陈练:“上帝会保佑你的!”

    陈练一愣,林乐颜在一旁笑道:“他是个虔诚的基督徒。”

    “你呢?”陈练看了看林乐颜。

    林乐颜笑了:“我?我从家都是跟着家里里信佛的。”

    陈练独自离开了这里,他故意走远了,绕过一片林子,确定了什么后没有人窥探。

    在一个偏僻的地方,他从储物腕表里取出了自己的那辆车。

    想了想,又拿出了一些物资来,放进了汽车的后备箱里——路上带着这几个人,就不方便当着他们的面从储物腕表里取东西的。

    陈练可不想被人当成魔法师。

    他开车回到了教堂。

    他回去的时候,正赶上了一场葬礼。

    这些人挖了一个坑,把死去的那个联络员埋了,还在上面竖了一个十字架。

    至于其他的那些黑人叛军的尸体。他们并没有挖坑掩埋的意思。

    一来,他们毕竟不是圣人,二来。那么多尸体要挖坑的话,有没有那么多时间。

    德国人只是带着那个年轻的澳大利亚白人,一起把叛军的尸体搬到了一起,然后火烧掉了。

    一辆越野车,加上陈练在内,一共有六个人。坐起来就有些拥挤。

    陈练负责开车,块头最大的德国人坐副驾。林乐颜三个女孩和澳大利亚男孩坐后排挤在一起。

    除了枪械之外,他们没有带太多其他东西,只有德国人带了一个大背包。里面装了些必备的药物。

    对于陈练抓住的那个黑人少年,大家处理的意见发生了一的分歧。

    倒不是要杀掉他。这些人毕竟是志愿者,不是屠夫。只是德国人认为要绑住他。而其他两个女孩认为,在这种地方如果绑住他,就等于是杀人。

    这里是非洲!

    血腥气会引来野兽,一个被绑死的少年。若是落在一群被血腥气引来的野兽的嘴边……存活率可想而知。

    “放掉他的话,他可能会回去报信。”澳洲男孩皱眉:“天知道附近有没有其他叛军,万一有的话,他回去报信,我们也许会面临一场追杀。”

    解决问题的是德国人。

    他想了想,走过去把黑人少年拖了过来,然后拿出一根绳子捆住了他。

    “我打了一个特殊的绳结,是我在军队服役的时候学到的。这种绳结可以捆住他至少半个时左右。挣扎久了,绳结就会自己脱开的。”

    德国人完。把黑人少年拖进了教堂里,然后出来的时候把门锁上,钻进车里的时候,他看了一眼陈练:“他挣脱绳子后,可以自己打破窗户逃掉。”

    陈练看了一眼这座教堂,了头。

    汽车上路往东。

    路上的时候。车里的气氛很沉默。

    这些人似乎知道陈练身上有很多秘密,所以都很明智的没有开口询问他什么。这让陈练很满意。不过气氛太过于沉闷,也有些压抑。

    陈练随意和这个德国人交谈起来,随意问了一些在非洲的事情。

    德国人的语气很谨慎……就和传之中的德国人的性格一样,回答得一板一眼。

    很快陈练就了解了一些德国人的资料。

    他的名字叫汉斯……一个非常典型的德国人的名字。今年三十九岁。但是看上去要老相一些。大概是常年在野外工作的缘故。

    汉斯当过兵,不过是军医,而不是作战序列。这解释了他的枪法为什么并不算很好。

    汉斯在非洲已经有超过八年的时间,去过很多国家。

    去过卢旺达,去过加蓬,去过中非,去过尼日利亚……

    来克穆比亚已经半年的时间了,事实上,汉斯也是这群人的领队。而那个澳大利亚男孩叫温斯坦。家里在澳洲经营很大的农场,同时也是一个出色的专业兽医。在大学期间参加了一些和平组织后,就走上了志愿者的道路——这是一个心中有大爱的高尚的富二代。

    陈练很好奇,如果是普通人有温斯坦这样的家境,家里有那么大产业,多半在家里骑马打猎逍遥度日了。

    这家伙却心中怀着伟大的抱负,跑来非洲拯救世界。

    在车里,林乐颜却反而变得很少话……事实上,三个女孩子都很疲惫了,加上之前的惊讶,很快就在后排座位上挤在一起睡着了。

    带了这么几个人上路,原本陈练只当是顺手做了件积德的善事,却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

    汉斯在看了陈练手里的那张克穆比亚地图后,很快就把地图拿了过去,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笔来,在地图上画出了一条路线。

    “你的地图太老了,而且不完整。克穆比亚的交通部门的资料从来就是残缺的。地图上有很多道路都没有标明。”汉斯把地图展开,道:“这里,我划的这条路线,是一条路,知道的人不多。是我几个月前在一个部落里去送药材的时候,部落里的猎人告诉我的,只有当地的猎人知道这条路。

    路况不错,我们这次来的时候就是走的这条路,汽车可以勉强通过。而且一路上安全系数会高一些,可能躲开一些叛军或者麻烦。而且路程会缩短几十公里。”

    陈练对这个意外收获表示很满意,然后就在汉斯的指之下,在某个地方转变了方向,绕过了几片树林和山坡后,进入了汉斯的那条路。

    这条路准确的来,不能算是“路”,但是却还算平坦,汽车行驶除了颠簸一些之外,车速只能低速行驶之外,倒也没什么。

    开了一个多时后,已经到了夜晚,汉斯主动和陈练提出替换他开车,陈练也没有拒绝,他和汉斯交换了位置,在副驾驶座位上闭目养神,居然的睡着了片刻。

    然而,陈练的好运气很快就耗尽了。

    汽车忽然一震颠簸,发动机的异常声音,让陈练醒了过来。

    汉斯的脸色很难看,汽车很快就降低了速度,停了下来。

    前面的引擎盖下冒出了一阵白烟。

    汉斯咒骂了两句,车里的人都醒了,汉斯看了看四周。

    这里是野外,周围的草丛很深。

    陈练皱眉:“怎么了?”

    “车坏了。可能是发动机的问题。”汉斯语气很无奈。

    陈练正要开车门下去,汉斯却忽然一把按住了陈练的肩膀:“等一下!”

    “嗯?”陈练面色平静的看着汉斯。

    “这里是非洲!”汉斯语气很严肃:“外面是野外!克穆比亚最著名的除了那个独裁暴君和种族屠杀之外,还有两样东西。”

    “什么?”

    “狮子,和豺狼。”

    陈练松开了推车门的手。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