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都市言情 > 天启之门 > 第三百五十章 她,多少钱?
readx();    第三百五十章【她,多少钱?】

    陈小练走进房间里。

    这酒店的房间果然不错。至少看上去颇为干净。如果不是知道此刻身在非洲,倒是和国内普通的酒店没有什么差别了。

    陈小练进门后,现在房间里四周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什么碍眼的东西,才小心翼翼锁上了门。

    房间的桌上,他找到了一张卡布卡的地图。

    这让陈小练有些意外。

    虽然说,一般的酒店房间里,都会有本地的地图,但是这里可是非洲,是克穆比亚。

    陈小练翻开地图,仔细的看了起来。

    酒店的位置在城东。整个卡布卡城的分布大概是,东贵西贱。

    城西是贫民区,而城东的条件稍微好一些,大部分卡布卡里的富人,还有政府的官员都住在城东。

    而在酒店里,还有一间商店,商店里居然有各种东西卖,有香烟,有酒,还有一些其他的紧俏货。

    当然,价钱并不便宜!

    而相比城东,城西就糟糕得多了。

    城西到处都是棚户,脏乱差,而且治安也不好。

    克穆比亚国内时常战乱,如今的总统扎伊德就是靠政变起家的,可想而知这国家乱成了什么样子,民间虽然穷困潦倒,但是藏枪数量却不少。

    若是在西区的话,大白天拦路抢劫是常有的事情——整个克穆比亚,就只有卡布卡有警察局,但是警察局也只管城东,并不管城西。

    从地图上看来,这个酒店,在卡布卡城里,已然算上是地标性建筑了。

    初次之外的地标性建筑,地图上就只有三五个。

    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就是陈小练此行的目标。

    总统府!

    总统府位于城东的偏南边。从地图上看,距离酒店大约只有不到三公里的样子。

    陈小练坐在沙发上。认真的看地图,同时心中默默的把地图上附近周边的街道,方位,路线。尽量尝试背下来。

    天黑的时候,他离开了房间,下楼来,去了酒店里的餐厅。

    餐厅里出乎意料的,居然人并不少。

    有些衣冠楚楚的黑人。却西装革履的,坐在餐厅里吃饭,优雅的拿着刀叉,听着优美舒缓的音乐,边吃边低声交谈。

    周围的侍者也都是彬彬有礼,穿着西装打着领结。

    如果不是知道这里是卡布卡,恐怕乍一眼看上去,和在欧洲的高级餐厅没有什么区别。

    陈小练甚至看见了旁边一桌上,一个黑人脖子上系着餐巾,正在大口大口的吃一份鱼子酱。

    可想而知。在克穆比亚,这么一份鱼子酱会卖出什么样的价钱。

    陈小练不免想起了今天进城的时候,在城东看到了路边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眼神麻布的那些贫民。

    那些人瘦得几乎如骷髅,而这个吃鱼子酱的黑人,则肥胖得几乎一张椅子都塞不下他的屁股。

    陈小练听见,一个侍者在给他服务的时候,称呼这个黑人“部长大人”。

    他心中留了神。

    陈小练自己点了一份牛排,让他差异的是。这牛排居然做得不赖,餐具也居然是纯银的!

    又点来一瓶葡萄酒后——这是一瓶普通的葡萄酒,但是在这里的售价却达到了一百美元。

    点了这瓶葡萄酒后,餐厅里的侍者的态度明显越发的谦卑了——很显然。这样的消费,哪怕是在卡布卡里这唯一的豪华酒店里,也不是随便谁都消费得起的。

    陈小练故意吃得很慢,同时暗中观察旁边那一桌的黑人部长先生。

    过了会儿,那个部长大约是享受完了晚餐。

    餐厅里有一个经理模样的人很快走了进来。

    这个经理走到了黑人部长身边,他的身后。还跟着三个打扮得很艳丽的女人。

    一个白人,两个黑人。穿着很暴露的晚礼服,踩着高跟鞋,身上带着浓郁的香水气味。

    经理走到黑人部长身边,鞠躬行礼,然后低声说了两句什么,指着身后的三个女孩。

    黑人部长明显精神一振,眯着眼睛盯着三个女孩,仔细打量,打量脸蛋,胸脯,腰肢……

    陈小练大概猜到这是一个什么流程的。

    让他意外的是,那个黑人部长居然没有挑选其中唯一的那个白人女孩,而是指着两个黑人女孩点了点头。

    经理立刻微笑,让两个黑人女孩坐下在了黑人部长的左右两旁。

    然后,经理带着白人女孩正要离开。

    走过陈小练桌旁的时候,陈小练忽然开口:“你等一下。”

    经理一愣,站住看着陈小练。

    陈小练手里捏着纯银的餐刀,指着经理身边的那个白人女孩:“她,多少钱?”

    经理一呆,还没反应过来,倒是那个白人女孩反应很快,她立刻凑近了两步,指着自己:“我是高级货,一百美元,一夜。”

    陈小练笑了。

    一百美元,还没有自己开的这瓶酒贵。

    “OK,你留下吧。”

    陈小练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面值一百的美钞来,放在了桌上。

    女孩看了一眼,却没有伸手。

    陈小练立刻会意,拿起美钞,对着那个经理晃了晃:“这归你,她,归我。”

    经理立刻脸上露出谄媚的笑脸来,双手接过那张美钞塞进了自己的上衣口袋里,弯腰鞠躬:“祝您有一个愉快的夜晚,尊贵的先生。”

    陈小练看着这个经理兴高采烈的离开,扭头看这个白人女孩:“他这么高兴,看来我给的价钱高了。”

    女孩抿了抿嘴,为难一笑,不知道怎么回答。

    陈小练这边的事情,很显然吸引了旁边那桌黑人部长的注意。

    这个黑人部长看着陈小练出钱,把自己不要的那个白人妞留下,不由得哈哈笑了笑。

    陈小练却立刻扭过头去,举起酒杯来,对着黑人部长示意了一下。黑人部长咧嘴,也端起酒杯来。和陈小练遥祝。

    就着一个举动,两个陌生人似乎就拉近了些距离。

    “我……可以吃一些么?”白人女孩看着陈小练桌山的菜肴,抿了抿嘴角。

    “随意。”陈小练用餐巾擦了擦嘴。

    “……谢谢!”白人女孩的眼神有些感激。

    陈小练又抬手让侍者送来了一份刀叉,看着这个白人女孩。很快就把一份蔬菜色拉配着面包吃了下去。

    陈小练却已经站了起来,拿着酒瓶和酒杯,面带笑意走向了黑人部长那一桌。

    “晚上好,先生。”陈小练笑得轻松自然,大大咧咧把一张椅子拉开坐下。才笑道:“我坐在这里,你不介意吧?”

    说着,他把红酒瓶放在了桌上。

    看见这瓶红酒,黑人部长的笑容很灿烂:“当然。”

    “请恕我冒昧,我只是想过来和您喝一杯。你看,这是一个多么有趣的巧合啊。”陈小练笑得仿佛是一个职业级的花花公子。

    黑人部长哈哈大笑——他当然明白陈小练说的“有趣的巧合”是指什么。

    陈小练看了一眼坐在他身边的黑人女孩:“女士们,现在就由你们负责倒酒。”

    黑人女孩很乖巧的拿起酒瓶来,给陈小练和黑人部长分别倒了一杯。

    在陈小练先喝下一口后,黑人部长彻底没有了戒备心,他把自己的杯中酒也一饮而尽。

    这个家伙看了一眼远处陈小练那一桌上。正在吃东西的白人女孩。

    “太浪费了。”

    “嗯?”陈小练皱眉。

    黑人部长指着远处那个白人女孩:“这么好的食物,喂这些低贱的人,太浪费了。你已经付了她们钱,就不用再喂她们食物了。她们这些女孩,在外面随便吃些东西就好了。这餐厅里的食物,是她们一辈子都没机会享用到的。”

    陈小练淡淡一笑。

    “而且,你怎么会选了一个白鬼。”黑人部长又喝了一杯酒下去,似乎话匣子就打开了:“在这里,白人女孩不值钱。”

    “为什么?”陈小练有些好奇——这里不是克穆比亚么?白人女孩应该很少才对。

    “这些白鬼,有的手脚不干净。有的还很危险。”黑人部长撇撇嘴:“前几个月就发生过事情,有一个倒霉鬼,被一个白人女孩用嘴巴把那个东西咬下来了!所以,为了安全起见。我可不想找一个白鬼晚上睡在身边。”

    陈小练这才明白了。

    难怪,从姿色看来,那个白人女孩要比黑人部长挑中的两个黑人女孩略高一筹,却没有被他选中。

    “也许特殊事件总是少数的。”陈小练故意笑得很恶心的样子:“我却比较喜欢品尝优质的东西。”

    黑人部长哈哈一笑。

    两个家伙互相交换了一个“男人都懂”的眼神。

    一瓶红酒很快就喝完了,陈小练表现得非常慷慨,又让侍者送来了两瓶。

    喝掉第三瓶红酒后。这个黑人部长明显有些喝多了。

    陈小练很快就从他的口中套出了一些消息。

    这家伙的名字叫……

    好吧,这个家伙喝醉了之后,自我介绍的时候,说他名字说出了一连串至少十多个词语,还都是当地土语,陈小练实在懒得去记。

    不过他的身份倒是很有趣。

    他是……克穆比亚国家交通部的副部长。

    联想到这个国家没有一条高速公路,陈小练一路过来,连一条堪比国内国道级的公路都没有……再加上首都卡布卡城里的道路也都是破破烂烂。

    陈小练大概明白,这位交通副部长先生吃鱼子酱的钱都是哪里来的了。

    而且,让陈小练意外的是,这个黑人部长还有另外一层身份。

    他是扎伊德总统的妻弟——小舅子。

    嗯,考虑到扎伊德有十六个老婆……天知道他是哪个总统夫人的弟弟,克穆比亚可没有计划生育,扎伊德有十六个老婆,那么各种大舅子小舅子的数量,只怕得有好几十个……

    不过看来,他能坐到交通部副部长的位置,而且看来混得还很滋润,就可以猜测到,扎伊德应该对他这个小舅子还是颇为不错的。

    “我是来克穆比亚做生意的。”陈小连自我介绍道。

    “哦?这里有什么生意可以做?”黑人部长明显喝高了:“这个鬼一样的地方,没有矿产……啊,你是做军火的么?还是走私的?嗯……难道你是和那些肮脏的偷猎队交易的?”

    陈小练微微一笑:“事实上,我什么生意都可以做,也都想做……只要能挣钱。”

    “在克穆比亚,想赚钱可不容易。”黑人部长叹息。

    陈小练立刻大蛇上棍:“所以,我迫切的需要得到一份扎伊德总统阁下的特殊许可证。当然,如果能有机会面见一下总统阁下的话,那将会是我莫大的荣幸。”

    说着,陈小练不动声色的,将一卷美钞缓缓的推在了桌上。

    这一卷美钞差不多有一万。

    黑人部长的酒顿时就醒了三分。

    克穆比亚国家没有纪)委,也没有反贪局这样的机构,所以黑人部长倒是并没有什么顾虑。只是这美钞目测的数量,让他心中很是暗爽。

    一万美元,足够他花天酒地好些天了。

    交通部原本就穷得要死,那点不多的经费自己再怎么贪也贪不出花来啊。

    “如果部长阁下能安排我觐见一次总统,我事后还有答谢。”陈小练捕捉到了对方眼神里的一丝贪婪和心动,立刻追加了一句。

    黑人部长伸出肥大的手掌,盖住了桌上的美钞,然后收回手的时候,桌上的钱自然也不在原地了。

    “你到底做什么生意的?”黑人部长的语气认真了一些。

    “我说了,挣钱的生意我都做。”

    “可是总统阁下可不是什么人都见,我可以引荐,但总得有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吧。”黑人总统显然还不是一个彻底的白痴:“除非你能提供总统阁下感兴趣的东西。”

    陈小练想了想:“军火?”

    黑人部长笑了:“军火……那要我们掏钱采购。你想从扎伊德总统阁下的口袋里掏钱?”

    陈小练想了想:“如果我要的不是钱呢?”

    “你想做什么?”

    “我想……勘矿。”陈小练随口撒了个谎。

    黑人部长忽然大笑起来,仿佛听见了最可笑的笑话。

    “哈哈哈哈!矿?你居然想在这里找矿??年轻人!!”黑人部长大笑:“德国人,法国人,英国人,美国人,都来找过!我可以告诉你,克穆比亚没有矿产!没有!这一点,是我作为朋友,感谢你刚才请我喝的几瓶酒,给你的一个善意的提醒。”

    陈小练点点头——还行,这家伙还算有点良心。

    “这就不用您费心了。我有最好的勘测技术,我只想碰碰运气……对我来说,无非就是花钱赌一把而已。赌赢了,一本万利,赌输了……无非损失一点小钱而已。”

    陈小练故意把“小钱”说的很重。(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