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都市言情 > 天启之门 > 第三百六十三章 没人是上帝
?    第三百六十三章【没人是上帝】

    营地里顿时就炸了锅。

    一群人尖叫的四散奔跑,而很快就传来了枪声。

    一阵突突突的枪声之中,陈小练拉着林乐颜,把林小妞拽到这里自己的身后,把黄金沙鹰塞到了女孩的手里:“拿着!有危险就开枪!别犹豫!”

    说着,陈小练朝着人乱的地方跑了过去。

    ……

    &nbsp~猪~猪~岛~小说www.zhUzhuDaO.cOm;  的确有鳄鱼,不过陈小练跑过去的时候,鳄鱼已经被乱枪打死了。

    两条目测大约两米左右的大家伙,趴在沙土滩上,乍一看就好像两截老树干。如果不是下面满是鲜血的话。

    鳄鱼身上满是枪眼,有几个佣兵站在一旁,兰德尔的脸色很难看,正在狠狠的训斥一个和平组织的成员。

    “你疯了么!乱开什么枪!知道不知道我们还没有逃出危险地带!枪声可以传得很远,万一被叛军听见找来,我们会全部都完蛋的!”

    那个和平组织的成员阴沉着脸,却抗辩道:“可是,为了救人……”

    兰德尔继续训斥。

    鳄鱼死了,而被鳄鱼伤的人,有三个倒霉鬼。

    几分钟后,事情被弄清楚了。

    一个正在抽烟的家伙,被鳄鱼袭击了……谁也不知道这东西从哪里窜出来的,大约是从水里出来的。

    借着黑暗,爬到了岸上。

    抽烟的家伙很快就被咬住,巨大的咬合力将他的一条大腿直接就碾碎了。

    而这个家伙的惨叫惊动了睡在一旁的两个人,这两人刚爬起来,就被另外一只鳄鱼袭击了,一个家伙被咬住了之后拼命挣扎,却把另外一个同伴也撞到在地。随即鳄鱼死咬着这个家伙摆动的时候,从他的身体上碾压了过去……

    地上的那个家伙很倒霉,是被自己的同伴一脚踩在了胸口上,当场就吐了血。

    两个被鳄鱼咬住的人,其中一个已经当场死掉了,另外一个看上去伤势也太重。血流不止,就算能及时送到医院恐怕也没有几分希望。而此刻在这种地方,谁都知道,他死定了。

    地上被踩踏的家伙,伤势不明,不够被踩的两脚很厉害,这人估计内脏伤了,可能发生内出血……尤其是胸骨都被踩断了,估计断裂的肋骨已经扎进肺里去……

    很快。汉斯跑了过来,他是军医出身,简单的检查了一下伤势后,站起来摇了摇头。

    没救了。

    陈小练站在一旁,并没有说话也没有插手……他虽然有治疗药剂,但是……对这种程度的致命伤,低级的辣条估计是不够的,恐怕得用到高级的治疗药剂。才勉强有几分指望,可能希望也不大。

    陈小练并没有兴趣用自己的高级治疗药剂来救这些难民……白天的时候。他已经看清的这些人的麻木,何况,高级治疗药剂要用自己拼命得到的点数来从系统兑换,陈小练没打算扮演圣人。

    兰德尔拔出了一把匕首,要走过去,汉斯立刻拦住他:“你要做什么?”

    “给这两个家伙减轻一点痛苦。”兰德尔冷冷道:“他们没救了。难道你让他们在这里哀嚎着等死?这样的惨叫,这里营地这么多人听见了会怎么想?”

    汉斯变色,要说什么,陈小练过去,不由分说。把汉斯拉走了。

    汉斯抗拒不了陈小练的力量,被他强行拉走了到了很远,陈小练松手,汉斯怒道:“你干什么?”

    “那个家伙虽然讨厌,但是说的有道理。”陈小练淡淡道:“两个必死之人,难道让他们在痛苦之中哀嚎到死?这也不人道。”

    “那就杀了他们?”汉斯怒道。

    陈小练反问:“你有更好的办法?”

    汉斯无言,而这个时候,远处的哀嚎惨叫声音已经停止了,很显然,兰德尔下手很快!

    汉斯红着眼睛:“我们来非洲,是为了救人的……真的,真的没有办法可以救大家吗?真的没有办法吗?”

    陈小练看了看这个德国汉子,轻轻叹了口气:“你不是上帝……没有人是上帝。”

    为了避免再次出现这样的情况,汉斯派了人在附近仔细的检查了一遍,周围的沙土滩,还有水里,都仔细的搜索了,确定附近没有再发现大型鳄鱼。

    而之后,兰德尔等人开始忙碌了。

    两条大鳄鱼,成为了他们的目标。

    兰德尔的手下拿出了军刀来,开始将鳄鱼肢解。

    很快,其他的难民也有胆子大的加入了行列——这些人饿得眼睛都绿了。

    鳄鱼肉虽然又老又韧,但好歹也是肉。

    兰德尔并没有阻止其他人来分肉,反正两条鳄鱼,他和他的人也享用不尽。

    越来越多的难民们加入了肢解鳄鱼的行列,陈小练和林乐颜站在远处,只是静静的旁观。

    很多人开始支起大锅,淘了河水烧开,然后将切下来的鳄鱼肉一块块扔进锅里煮着。

    陈小练的队伍里,那个黑人部长和黑人金主明显也有些心动,陈小练看了他们一眼,冷冷道:“你们如果想要,自己去抢,不用问我。”

    黑人部长立刻大笑,和黑人金主两人都跑了过去,和对方交涉了一番后,黑人金主从手指上褪下了一枚金戒指作为交换,加入了分肉的行列。

    陈小练注意到,在河滩上的三具尸体,被那些难民有意无意的忽略掉了,人们分肉分得热火朝天。

    没有人过来帮忙把尸体搬走。

    只有汉斯和几个志愿者过来,拿了铁锹,挖坑准备掩埋。还有两个女人,坐在一旁痛哭,大概是死者的亲人或者家属之类,其中一个女人手里还紧紧抱着一个最多只有五六岁的黑人小孩子。

    陈小练和林乐颜坐得远远的,他看着那些热火朝天分肉煮肉的难民,眼睛里有一丝毫不掩饰的厌恶。

    忽然看了一眼身边。除了林小妞之外,那个白人女孩居然也坐在自己身边没过去抢鳄鱼肉,陈小练有些意外:“你怎么不去?”

    白人女孩摇头:“我不知道。”

    顿了顿,她小心翼翼道:“我觉得,你的决定应该都是正确的,你没有去吃鳄鱼肉。我觉得,我最好是照着你的做法才是正确的选择。”

    有点小聪明的女孩。

    陈小练淡淡一笑,没有再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居然有两个佣兵,背着枪走向了陈小练这里,其中一个手里用一块树叶包着一块血淋淋的鳄鱼肉来,站在陈小练的面前。

    “和你做个交易。”那个佣兵居高临下看着陈小练。

    陈小练抬起眼皮,看着对方。

    佣兵指着林乐颜手里的黄金沙鹰:“这枪不错,卖给我吧。我可以给你钱——美元!还有。外加这块鳄鱼肉,至少有七八斤,够你一路吃到刚果了。”

    陈小练淡淡道:“我不缺美元。”

    又看了看对方手里的鳄鱼肉:“我也不喜欢鳄鱼肉。”

    对方的眼神里有些恼火,但是看了一眼,发现不远处,汉斯等人正用冷漠的眼神看着这里,两个佣兵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其中一个冷哼一声:“好吧!不过路上遇到危险。别指望我们会保护你!小子!”

    这两个家伙走了。

    陈小练叹了口气,看了一眼林乐颜。笑道:“鳄鱼肉有什么好吃的……这种野生的鳄鱼肉,吃下去,一肚子都是寄生虫,这些蠢货。”

    早晨的时候,船队重新上路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情。

    昨晚死掉的三个倒霉的家伙。他们是所在的一个小队里仅有的是三个男性青壮。

    而他们死掉之后,他们所在的小队,就剩下了两个女人和一个小孩子了。

    陈小练听见了人群之中发生了争吵,他皱眉走过去,就看见昨晚那两个哭泣的黑人女子。其中一个抱着孩子,坐在地上,茫然的看着周围激烈争吵的人群。

    陈小练用了几分钟,弄明白的事情的经过。

    他们的队伍原本人就少。因为在上路之前分配船只的时候,没有人愿意接受妇女和儿童,而三个死者,和两个妇女一个孩子,是一家人,他们不肯分开,不肯抛弃自己的妻女,就自己组了一个小队,六个人一条船的船。

    现在三个仅有的青壮年死了,那么……剩下的三个妇女儿童,很显然是没办法自己开一条船的,她们肯定没有力气划船,而且,其他人也认为,三个人占据一条船,太浪费了——主要是觉得这样太浪费柴油了!

    陈小练明白了。

    这些家伙的意思,很无耻。

    大家认为应该分掉她们船上的柴油,但是却没有一个队伍愿意接收这三个妇女儿童。

    争吵的双方,是两个比较强大的队伍,各自都有七八个青壮劳力,正在激烈的争吵。

    陈小练看见这种操蛋的事情,心里也很不爽,忽然就大步走了过去,站在坐在地上的三个妇孺面前:“你们会生火做饭么?”

    两个女人抬起头来,意外的看着陈小练。

    陈小练身边,林乐颜蹲了下去,摸了摸那个缩在母亲怀里的孩子的脸,然后微笑着,把一小块巧克力塞进了孩子的嘴巴里。

    这个举动,让两个女人的紧张情绪缓和了一些。

    “我会的,我可以生火做饭,我还可以划船。”一个身材比较健壮的年长一点的女人大声道。

    “好,我接收你们上我的船,你们三个一起。”陈小练用平静的声音道。

    两个女人的眼神顿时亮了。

    陈小练抬头看着周围两方正在对峙争吵的人。

    “她们人我接收了,她们的船上所有物资自然归我。”

    两边人都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有人高叫起来:“不公平!!”

    “对!不公平!”

    “多余出来的柴油,应该大家一起分!”

    “是的!你凭什么可以拿走!你一条船凭什么可以用两条船的两份柴油!”

    陈小练用厌恶的眼神看着这些家伙,一张张贪婪的,扭曲的,愤怒的脸庞。

    他深深吸了口气:“谁有意见?一个个说,你们一起说话我听不清楚,谁先说?来!告诉我。”

    其中一个身材高大的黑人大声喝到:“你……”

    陈小练不等他继续说下去,忽然飞起一脚就踹在了他的身上!

    这个黑人往后飞了出去,落在人群之中,被身边的同伴接住,开口已经说不出话来,口中吐出血来!

    人群炸了!

    有几个家伙就要往上冲来打陈小练,陈小练掏出黄金沙鹰来在手,冷笑着上去,一拳一脚分别把两个凑近的家伙打翻,然后枪口就顶在了第三个人的脑袋上!

    对方立刻不敢动了!

    几个还欲往上扑的家伙,身子就如同雕塑一样僵在当场。

    “谁还有意见?”陈小练冷冷道:“我数三声,有意见就说。”

    没有人说话。

    “三!”陈小练直接喊了一个三,就笑了笑:“很好,没有人再有意见了,我很满意。”

    对方愤怒的退后。

    这时候,汉斯带人跑了过来,跟在汉斯身边的是温斯坦。

    “陈!”汉斯恼火的看着地上受伤的人,还有那个吐血的黑人,皱眉看着陈小练:“你……你在干什么?”

    “做我想做的事情。”陈小练神色很冷漠。

    “……可是……有问题,我可以协调,不要轻易使用暴力,我们毕竟是一起逃难……”

    陈小练看着汉斯:“汉斯,你知道的,我很尊敬你。但是我想,有些事情,最好和你说明白一点。”

    “什么?”

    “我,不是你们和平组织的志愿者。”陈小练冷冷道:“我也不信奉你的那一套理念,虽然我很尊敬,但是很抱歉,我不会照着去做。你有你的信念,我有我的处事方法。你有你的公平,我有我的公平。”

    汉斯说不出话来了。

    “我对你们这里任何一个人都没有义务。”陈小练咧嘴笑了一下:“我没有义务照顾他们,没有义务顺着他们。更没有义务保护他们。事实上……出发之前,我没有抢别人的柴油,就已经算是给了你汉斯面子了。汉斯,我昨晚和你说了!你不是上帝,没有人是上帝!我当然更不是上帝。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

    【求推荐票!

    求推荐票!!

    起求推荐票!!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