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都市言情 > 天启之门 > 第三百六十五章 残忍的主意
?    第三百六十五章【残忍的主意】

    陈小练正闭着眼睛假寐的时候,忽然一个激灵猛然坐了起来!

    船队之中,大家都在努力的划船,整个船队以缓慢的速度前进。

    大部分船只都已经柴油耗尽,只有少量的几条船还有柴油,使用着机轮。左右附近,除了陈小练自己的船之外,就还有之前和自己做交易的那个黑人女子的船,以及……一条佣兵的船的机轮还在响。

    就连汉斯的船上,都是志愿者们在努力的划动船桨。

    陈小练的脸色忽然阴沉了下来。

    他飞快的走到了船尾,跑到了正在操控方向的黑人部长身边,不由分说就关掉了船上的机轮。

    黑人部长一愣,却看见陈小练的眼睛里满是锋芒,吓得缩了缩脖子。

    陈小练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侧耳朝着后面的方向倾听。

    “靠岸!快!”陈小练沉声喝道。

    “什么?”

    “我说靠岸!不想死就快!”

    陈小练吐了口气,将黄金沙鹰握在手里,快步走到了林乐颜的身边,低声道:“我们有麻烦了。”

    林乐颜看着陈小练,她似乎有些紧张,可随后看着陈小练的眼神,忽然低声道:“很大的麻烦么?”

    “……”陈小练没说话。

    林小妞吐了口气:“你说吧,怎么做?”

    陈小练回头,出神的看着身后的河道方向。

    凭借远超常人的感官能力,陈小练能听见身后的河道远处,隐隐的传来了马达突突突突的声音。

    从声音判断,应该不止一条船,而且……速度很快!

    陈小练的船忽然停了下来。在船队之中,挡住了后面船的道路,后面的船上很快就有人叫骂了起来。

    陈小练根本不理会。只是指挥自己船上的人,尽快靠岸。

    他很清楚。一旦队伍乱起来,到时候能不能安全上案,就关系到生与死的差别!

    陈小练这条船的异常情况引起了汉斯的注意……事实上德国人一直都在暗中关注着陈小练这条船的动静,当发现他忽然停船掉头靠岸的时候,汉斯猛然就跳了起来。

    船队的末尾开始出现混乱。

    陈小练的船在队伍的中段靠后,忽然变向,让整个队伍出现了混乱。

    当陈小练的船头终于抵达岸边的时候,他第一个跳下了船。双腿就站在河水里,徒手拉着船头就往岸边跑。

    “下船!快!都下船!!”

    这个时候,林乐颜跳下了船来,和陈小练站在了一起,她手里拿着一个对讲机,是志愿者的配置,之前汉斯交给她的。

    对讲机里,传来了汉斯的声音:“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小练还算讲义气,既然自己的船已经靠岸了,就明白了告诉汉斯:“后面恐怕有追兵。不想死在水里,就让大家上岸逃跑!”

    说完,陈小练直接把对讲机丢在了地上。

    另外一边。汉斯愣住了,然后狠狠的把对讲机扔给了手下:“告诉那些佣兵!我们有麻烦了!在后面!还有……所有人靠岸!!”

    虽然陈小练并没有说明任何证据,但是在这个时候,汉斯本能的选择了相信陈小练的话。

    但是前进中的船队,忽然接到了汉斯发出了命令,队伍却陷入了混乱之中,有的船只还在浪费时间和汉斯的人反复交涉,询问……

    佣兵的船在队伍的最前面,要想绕到后面去却无法做到。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的河道上,叛军出现了!

    几条汽艇分水而来。速度很快!汽艇上那些扛着枪的叛军,还有船头架设着的机枪。都让整个船队顿时崩溃了!

    有的船试图加速朝着前面奔逃,有的则慌乱的想靠岸,还有的船只互相碰撞在了一起,有人落水。

    岸上,陈小练带着刚下船的成员们,躲在岸边的一棵大树下,看着出现在视线之中的叛军,然后看着身边已经吓得发抖的人……尤其是那个黑人部长最是不堪,他可是“前政府”官员,若是落在叛军手里,下场绝对比死还惨!

    两个黑人女人都吓得哆嗦,怀里的孩子则茫然的看着陈小练。

    陈小练看了这些人一眼,心中很清楚,这些人恐怕不可能全部都跑掉的,但是这个时候,他并没有说出这么残忍的话。

    “别慌,一会儿跟着我跑,别走散了。”陈小练飞快道。

    可是并没有听他的话。

    那个黑人金主最前大吼了一声,忽然就跑了出去,朝着岸边空旷的地方狂奔而去。

    “别……”陈小练大吼一声,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这家伙身子虽然肥胖,但是跑的速度却居然并不慢,眼看就跑出了十多米……

    这时候……

    砰!砰砰!

    一阵乱枪!坐在汽艇上追击的叛军,看见了岸上狂奔的那个黑人金主——这目标太明显了!岸上此刻还空荡荡的,大家都挤在水里船上乱着,岸上忽然跑出一个人来,简直就如同黑夜里的萤火虫。

    叛军毫不犹豫的开了枪!

    一阵乱枪过去,黑人金主死得很惨,身上被打中了好几枪,滚在地上,凄厉的惨叫了两声,很快就没气了。

    “现在别跑!”陈小练咬着牙。

    他还在等!

    等局面更加混乱一些才行。

    等到叛军再靠近一些,那么船队才会成为他们最重要的目标。

    很快,密集的枪声响了起来。

    叛军的汽艇上的机枪开始喷射出火舌。

    河道上拥挤在一起的船队成为了巨大的靶子!

    子弹密集的扫了过去,不停的有人惨叫,中弹,落水。

    船队末尾的两条船很快就在机枪的扫射之中被打成了蜂窝,河面上很快就出现了大片的血迹!

    终于有其他难民艰难的靠岸了,队伍混乱的朝着岸上狂奔。有人还在水里挣扎,有人疯狂的奔跑。

    叛军开始自由射击,机枪扫射河上的船队。而船上的叛军则开始用自己手里枪,收割着跑上河岸的难民。

    乱枪响起的时候。越来越多的人被打死。

    陈小练甚至看见了有两个难民在距离自己不到十米的地方,被打死在了河水里。

    陈小练仔细的计算着时间。

    当叛军的汽艇终于靠上了船队的末尾的时候,船上的叛军开始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对付河道上的船队……

    这时候,陈小练忽然大吼一声:“跑!!”

    他带头第一个从大树下跑了出去,他手里拽着林乐颜,身后其他人跟上。

    陈小练赌对了!

    在距离远的时候,叛军还有余力去清扫岸上的难民,倒是一旦接近了船队。短兵相接的时候,叛军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扫荡船队上。

    陈小练带着人一路狂奔出去,耳旁听见枪声,却都是从河面上传来了。

    船队开始血流成河,但是自己的在岸上奔跑的队伍,却终于没有遇到什么枪击。

    一口气跑出了有五十米的时候,眼看就要冲进一片树林了,队伍末尾才忽然传来了一声惨叫。

    陈小练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白人女孩凄惨的摔在地上,她光着脚。左脚满是鲜血。

    在她的身边,黑人部长飞快的跑过,没有理会。两个黑人女子也没有停下来。陈小练犹豫了一下,转身过去一把拽起了那个白人女孩。

    她的左脚被一块锋利的石头戳破了,很长的一道口子,鲜血淋漓。这女孩疼得嘴唇都白了,眼睛里满是泪水,大声嘶吼着:“别丢下我!别丢下我!”

    陈小练拽着她,强行拖进了树林里。

    回头看去,却发现只有林乐颜站在自己的身边,那个黑人部长和两个黑人女子都跑在了最前面几十米外!

    这几个家伙没有一个人停下等陈小练。也没有一个人来帮忙。

    陈小练哼了一声。

    他一把将白人女孩扛了起来在肩膀上,一手拽着林乐颜狂奔。

    树林里。陈小练很快就追上了黑人部长,黑人部长看见陈小练超过了自己。却没理会自己,不由得心中一沉。

    他开口大声喊了一声,却发现陈小练快速超过了自己。

    黑人部长有些心虚,可是这会儿他也顾不上这么许多了。

    逃命要紧,谁还管得了别人?

    可让黑人部长差异的是,陈小练扛着白人女孩,拽着林乐颜跑了一会儿,忽然站住,掉头朝着来路跑了回来。

    黑人部长一呆,眼看陈小练迎面而来和自己擦身而过,黑人部长下意识的叫了一声:“怎么了?”

    陈小练没搭理他。

    黑人部长心中茫然,但是脚下却没停!

    只是他往前又跑了几分钟的时候……

    眼看就已经到了这片小树林的边缘。

    他看见了一个让他亡魂大冒的场面!

    小树林外,是一条狭窄的道路,可道路上却有两辆破旧的卡车。

    一队队叛军士兵正跳下卡车,端着枪冲进树林里来!

    黑人部长吓得顿时腿一软,狼狈的摔在了地上。

    可就在他连滚带爬的试图起身逃跑的时候,忽然胸口一凉。

    一把刺刀从背后戳进了他的后心里!

    黑人部长的嘴巴里涌出一团鲜血,终于还是没叫出一声,身子重新软了下去。

    一个年轻的黑人叛军用脚狠狠的踩住黑人部长的脑袋,把枪头的刺刀从他的尸体上拔了出来,就弯腰飞快的在黑人部长的身体上搜查起来,当搜到了一条金链子的时候,这个叛军欢快的欢呼了一声。

    ……

    “别往前!!!”

    陈小练跑回来的时候,还看见了那两个带着孩子的黑人女子,陈小练虽然恼火这两人刚才的自私,但是看在她们带着孩子的份儿上还是开口喝止她们。

    遗憾的是,这两个女人仿佛都已经没听见——或者听见了,却没听从。

    两人疯狂的奔跑。却跑偏的方向,朝着林子的另外一头撞了过去……

    陈小练心中暗骂蠢货,跑上去一把抓住一个黑人女子。用力将她按在了地上,另外一个大声哭嚷了起来。

    陈小练毫不客气的一个耳光抽在她脸上。才让这个精神几乎崩溃的家伙安静了下来!

    “我说过跟着我跑!你们再乱跑,就自己去死吧!我不会再管你们!”陈小练恶狠狠的喝道。

    两个黑人女子都是一个反应,都是哭哭啼啼的:“我不要死!不要死……”

    她们怀里的孩子也大哭起来。

    身后河道的方向,乱枪声越来越密集。

    而树林里也传来了乱哄哄的脚步声,越来越多的叛军冲进了树林里来。

    让陈小练心中疑惑的是,这些叛军居然布置得如此周密?

    这分明是水陆并进的追击!

    水上有汽艇组成的船队,陆地上还有几卡车的叛军士兵,几乎就是要把自己一方一网打尽的架势。

    可问题是。就是为了对付一小股逃亡的难民,有必要这么大动周章么?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的河道方向,忽然有一群人冲进了树林里来。

    就在陈小练刚抬起枪口的时候,迎面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汉斯!”

    林乐颜惊呼了一声。

    汉斯看上去很狼狈,他全身都湿透了,显然是从河水里爬出来的,身子上还有泥泞,身边的是温斯坦,温斯坦的情况很不好。他腿上满是鲜血,此外还有两个志愿者,以及七八个难民。其中一个居然还是熟人,是那个曾经拿柴油和自己交易的女黑人。

    “陈!林!”

    汉斯看见两人,明显松了口气。

    “其他人呢?”林乐颜问道。

    汉斯摇头,温斯坦却低声道:“太乱了!大家都跑散了……很多人都死在了船上和水里。”

    “快跑吧!”汉斯皱眉:“你们怎么停在这里?”

    陈小练脸色很难看:“我们被包抄了,树林外有叛军的队伍!他们已经派人进树林搜林了!”

    汉斯的脸色顿时也垮掉:“怎么可能?!”

    “我怎么知道。”陈小练盯着汉斯:“为什么叛军会对你们这个队伍下这么大的功夫?”

    汉斯眼神很茫然。

    “这里躲藏不了多久。”陈小练摇头:“这树林不大!河面上叛军收拾完了其他人很快就会追上来……还有树林那边的叛军,也很快会搜到这里来。”

    “你有什么办法?”汉斯盯着陈小练。

    陈小练皱眉,他看着汉斯,冷冷道:“我有办法,你肯听么?”

    “……你说。”

    陈小练冷冷道:“分头跑——往林子外分头跑。”

    汉斯脸色一变。

    他瞬间就明白了陈小练的用意。

    这个办法很……残忍!

    身后是回不去了。那是河道,死路一条。

    想跑就只有往林子外跑。

    虽然林子外也有叛军围剿。但是如果分头跑的话,其中某一群人一旦被发现。就会吸引其他搜林的叛军队伍。

    那个时候,分头跑的别组人,或许就有机会跑掉了!

    这就是一个彻底的拼概率的事情。

    谁会被发现,成为炮灰吸引叛军,谁能借机跑掉……听天由命!!

    但毫无疑问的,一定会有人注定是成为牺牲品的。

    ……

    ……

    【说点题外话吧。

    每天都看到人在骂我断更,骂我更新慢。

    我真的是有点无语。

    这本书是2015年4月1号开始连载的,到今天为止,满打满算,还不到十个月,嗯,姑且就算十个月吧。

    现在一共是150万字。

    平均下来,每个月15万字的更新量吧。

    真的很慢吗?

    比那些更新特别快的,我当然不比不了。

    但是说一句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也不违心吧?

    平时我是有断更,但有时候更多,有时候更少。

    但平均下来,一个月15万字左右的更新量,还天天被人骂,我真有点无语了……

    还有人骂我每个章节订阅价格比别人贵……我想说,你是猴子请来的救兵吗?

    章节订阅的价格,是按照字数算的!别人一章三千字,我一章有时候四千,有时候五六千,价格当然贵啊。

    价格是起点系统自动定价的,每千字多少钱,都是固定的。

    不是作者自己定的!!

    我每章节字数多,自然单章价格就高啊。

    各种骂声听了快一年了,真的叫人无语。】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