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都市言情 > 天启之门 > 第三百六十六章 你是谁?
readx();    第三百六十六章【你是谁?】

    本能的,汉斯很抗拒这个办法。但是偏偏他很清楚,这应该是目前唯一一个可行的方案了。

    看着汉斯眼神里的挣扎,陈小练哼了一声:“我不是征求你的意见,我这还是告诉你我打算这么做——不管你同意不同意,我都会这么做。”

    “陈……”

    不等汉斯说完,陈小练就已经硬邦邦的说道:“汉斯,别忘了我之前和你说的话,我们都不是上帝!”

    汉斯吐了口气,他挣扎了一下,忽然大声道:“好!我们分头跑……分两组!谁和我一队?”

    几个志愿者立刻站到了汉斯的身边。

    汉斯用复杂的眼神看了身边的同伴一眼:“好!那么……陈,其他人都和你一队!”

    陈小练立刻明白了这个德国人要做什么了!

    他……是想自己去当炮灰!

    虽然不认同汉斯的很多做法,但是陈小练不得不承认,汉斯是一个值得叫人钦佩的人,至少,他是真正的无私高尚,而不是那种只会慷他人之慨的嘴炮党和圣母女表。

    林乐颜的眼神很复杂,她低声道:“我也和汉斯一组。”

    “不!林,你和陈一组。”汉斯盯着林乐颜,低声道:“就这么决定了!”

    林乐颜试图抗辩,汉斯则用德语飞快的说了一句话,这句话让林乐颜不啃声了。

    汉斯说的是:“你还不明白么?陈他只会优先保护你!如果你不在他身边,我担心他不会尽力去保护其他难民!”

    不得不说,汉斯说的很准。

    汉斯将枪握紧在手里,吐了口气,低声道:“陈!其他人,就拜托你了!我们会尽量给你们争取……时间!”

    眼看汉斯就要转身离开,陈小练却一把按住了汉斯的肩膀。

    他用复杂的眼神看着汉斯,低声道:“你确定你要这么做?”

    汉斯用坚定的眼神看着陈小练。

    陈小练咬了咬牙:“说实话,如果让我选,我觉得你们比这些家伙应该活下去!”

    说着。他毫不顾忌的指着那几个难民。

    陈小练说的是德语,汉斯摇头:“陈,我们有我们的信仰。我们带着他们跑出来的……现在已经死了很多人了!”

    说完,汉斯坚定的把陈小练按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抓开。

    陈小练目送着汉斯和几个年轻的志愿者大步走进树林里。

    临别之前。温斯坦居然还走了过来,站在林乐颜的面前。

    这个吊着膀子,还瘸了一条腿的澳洲大男孩,看着林乐颜的眼睛。

    “林,我知道你喜欢的是他……但是。我想我还是要告诉你,我……很爱你!”

    澳洲大男孩似乎还有一丝羞涩:“嗯……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我该把我的心意说出来,这样就没有遗憾了。”

    说完,这个澳洲男孩掉头就走,他步履蹒跚,却走得毅然决然!

    林乐颜泪流满面。

    ……

    几分钟后,树林里的深处传来了枪声!

    那乒乒乓乓的枪声落在耳朵里,却仿佛在狠狠敲打陈小练的心。

    密集的枪声还在移动。大概是汉斯等人与搜林的叛军交火之后,还在移动,尽量的吸引叛军的火力和注意力,朝着一边跑动,尽量的给陈小练这一组人制造更多的时间和更大的空间。

    陈小练看着身边的人,那些难民的眼睛里只有惶恐和畏惧,以及胆怯。

    他叹了口气,然后用力揉搓了一下自己的脸颊。

    “我只说一遍,跟着我走,不许乱跑。不许乱叫!如果身边的人掉队,要伸手帮忙!否则的话,我会亲手踢出队伍!”陈小练恶狠狠的看着这些难民。

    不过……那个黑人女子的眼神明显很冷漠,她身边有三五个青壮男子。也都神态冷漠。

    陈小练懒得理会这些人。

    白人女孩的脚临时包扎了一下,陈小练扔给了她一根树棍做拐杖,告诉她“跟不上就自己死。”

    做完了这些,陈小练只把林乐颜拽到了自己的身边,就带着人上路了。

    他选择的方向,是和汉斯等人相反的方向。

    远处的枪声一直牵动陈小练的心。

    枪声从最初的密集。到渐渐稀疏,但终究,虽然零零散散,却一直不曾停息下来。

    仿佛枪声还在,似乎希望就还在!

    林乐颜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却一直死死的咬着嘴唇跟着陈小练前进,她的嘴唇已经咬出了鲜血。

    这一路似乎没有任何阻碍,大约十多分钟后,走到了林子的边缘,却依然没有再看到叛军的阻拦。

    大约所有的叛军都被汉斯他们吸引过去了吧。

    远处的枪声依然零星传来。

    陈小练带着人在林子边缘还有十多米的地方俯下了身子。

    树林外的路边,停着两辆叛军的军用卡车。

    卡车旁还有四个叛军扛着枪,其中两个大约是司机,手里夹着香烟在嘻嘻哈哈的说着什么。

    陈小练正要打算摸上去,忽然心中一动。

    他对队伍里的那个颇有权势的女黑人招了招手。

    女黑人皱眉,弯腰来到他身边。

    陈小练也不和她商量,直接告诉了他自己的主意:“你看见那四个人了么?”

    “嗯。”

    “我对付其中两个,另外两个,交给你的人来做,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总之你们负责。”

    女黑人皱眉看着陈小练。

    陈小练冷冷道:“我不是和你商量。”

    “……好。”女黑人吐了口气。

    她很快回到了自己人身边,和他们低声嘀咕了几句。

    三个黑人青年猫着腰来到了陈小练的身边,陈小练注意到,他们猫着腰奔跑的姿态,非常的职业化!

    为首的一个黑人冷冷道:“左边的两个我们对付……不过我们没有武器。”

    陈小练想了想,摸出插在腰间的一把匕首。

    黑人看着陈小练的眼睛:“对方有枪。”

    “要不要随你。”陈小练懒得和他们啰嗦。

    黑人眼神里闪过一丝隐怒,不过还是接过了匕首。

    “尽量别弄出动静来,否则的话枪声会吸引叛军。”

    陈小练交代了一句。

    黑人点了点头。

    ……

    陈小练从草丛里爬出去的时候,距离最近的一个叛军士兵已经不足五步!

    这个家伙应该是司机,身上没有扛枪。而是夹着香烟。

    陈小练忽然暴起,从草丛里跳出来,扑倒他身边,咔嚓一声就拧断了对方的脖子!

    而同时。他手里一甩,一块石子就射了出去!

    站在汽车旁的一个扛枪的叛军,原本戴着帽子,却正在低头揉搓着挂在自己脖子上的一条金链子。被石子砸在了脑袋上,顿时脑袋就破出一个血窟窿。哼都没哼一声就倒了下去!

    陈小练出手非常快,瞬间放倒了两个家伙,他回头看去的时候,让他意外的是,那边的速度居然也不慢!

    一个黑人正用陈小练给的匕首插进了司机的脖子里,而另外两个黑人已经把一个哨兵按在了地上,一个按腿,一个按住了双手!

    那个哨兵大声吼叫,却被杀死了司机的黑人走上来,用匕首插进了他的嘴巴里!

    干掉了看守卡车的几个叛军。林子里的人纷纷跑了出来。

    那个女黑人走到陈小练的面前。

    她的神色明显比刚才倨傲了几分——她的手下已经从被杀死的叛军的手里,拿过了两把枪!

    “这里有两辆卡车,我要一辆,我带我的人!另外一辆可以给你。”女黑人冷冷的对陈小练说。

    很显然这也不是商量的语气。

    很显然,抢到了枪之后,这个女黑人似乎认为自己有资格和陈小练谈条件了。

    陈小练盯着这个女黑人的眼睛,对方毫不客气的和他对视。

    陈小练忽然心中一动,冷笑道:“我明白了!那些叛军,是追着你来的,对不对?你到底是什么人?”

    女黑人没回答。缓步退后,同时呼哨了一声,两个拿着枪的黑人青年就站在了她的身前,冷冷的看着陈小练。

    陈小练看着左侧的那个黑人:“我的匕首呢?还给我。”

    这个黑人一手握着枪。一手把玩着陈小练的匕首,用挑衅的眼神看着陈小练:“我很喜欢你的匕首。”

    陈小练笑了。

    如果是熟悉他的人在这里,比如说罗迪,看见这种笑容,一定会立刻躲得远远的。

    因为只有熟悉陈小练的人才回到,每当他露出这样的笑容的时候。就是他真正生气的时候!

    所谓怒气反笑。

    陈小练的反应很直接!

    他出手了。

    ……

    陈小练的手闪电般伸出,一把就抓住了对方的枪口!

    那个黑人还没来记得扣扳机,枪就已经脱手而出,落在了陈小练的手里!

    另外一个黑人还没反应过来,陈小练已经贴了上来,荡开他的枪口,身体贴在了对方的身上,同时这个黑人就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撞击,身子砰的一声就飞了出去!!

    陈小练捡起对方的枪,随手就把枪管掰弯!

    这个举动让对方看得眼睛都瞪圆了!

    那个被夺了枪的家伙,手里还紧紧的捏着陈小练的匕首,陈小练眯着眼睛看着他,也懒得废话,直接就用黄金沙鹰指着对方。

    对方显然有点懵。

    陈小练走过去,夺下了他的匕首,在枪口之下,对方没有敢动弹。陈小练拿过匕首,掂量了一下,忽然一脚就踢在了对方的小腿上!

    咔嚓一声!

    这声音几乎每个人都听见了!

    这个黑人的小腿骨以古怪的角度折断,顿时就惨叫跪在了地上!

    陈小练凑近了站在他身边,冷冷道:“你说你喜欢我的匕首?那就送给你了。”

    说完,他把匕首直接插进了对方的肩膀上!

    这黑人惨叫着滚在了地上。

    “你!你住手!!!”

    陈小练回头,就看见那个女黑人站在不远处,手里居然握着一把手枪。

    一把小巧的女士手枪。

    让陈小练意外的是……这把枪忽然也是……黄金的!

    陈小练挑了挑眉毛:“你居然藏了把枪在身上,隐藏得很深么。”

    女黑人看着自己的手下在地上惨叫打滚,其他的还有两个家伙立刻跑到了她的身边,紧张的盯着陈小练。

    女黑人咬着牙:“你……你别过来!”

    陈小练看着她手里的黄金枪,忽然冷冷道:“你是扎伊德的女儿,还是他的女人?”

    女黑人不说话。

    陈小练冷冷道:“你最好把你手里的那个破玩具收起来。如果你再用这个东西指着我,你一定会后悔的。如果你不信,你可以开枪试试看。”

    女黑人明显越来越紧张,她握着枪的手在发抖。

    陈小练毫不客气的一步步走了过去。

    女黑人的手指按在扳机上,却迟迟不敢扣动。

    本能的,她心中仿佛有个声音告诫自己:对方说的警告的话绝不是开玩笑!

    如果自己真的敢开枪,就一定死定了!

    眼看陈小练走过来,女黑人身边的两个家伙先后扑了上来,但是没有人能挡住陈小练的一拳一脚,先后被放倒。

    而陈小练走到了女黑人的面前的时候,伸出手,握住了她的手枪,然后轻轻一拽,就把枪拿走了。

    女黑人的额头上全是冷汗!

    她依然不敢动。

    当枪离手的瞬间,她仿佛才终于虚脱了一般的,噗通一下跪坐在了地上。

    陈小练站在她面前,冷冷看着她:“我真觉得,其他人死得不值。你才是这些人之中最该死的。”

    女黑人抬起头来,颤声说:“别,别杀我……我,我有很大的价值!带着我离开这里!只要我能活下去!我可以给你好处!很多很多的好处!”

    “你到底是谁?”

    女黑人抬起头来,看着陈小练,她犹豫了一下:“你……之前手里拿着的那把黄金沙鹰,是,是……是我哥哥的。”

    ……

    【求推荐票~】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