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都市言情 > 天启之门 > 第三百六十七章 我可以试试
?    第三百六十七章

    陈小练听见女黑人的话,第一个想法就是开枪干掉这个女人。WwW.XsHuotXT.com

    扎伊德的女儿?陈小练杀起来简直毫无压力。

    扎伊德父子那样的人品,他的女儿显然也不是什么好人。

    陈小练已经用黄金沙鹰指着女黑人的时候,他随时可能扣下扳机……

    可就在这个时候……

    嗯?!

    陈小练勃然变色!

    目标人物?二号?

    之前干掉扎伊德的时候,就收到了系统的提示消息,扎伊德什么时候变成了系统任务了,这个问题陈小练还一直没弄明白。最让他恼火的是,关键人物乔老头子也联系不上。

    可现在,在自己刚对扎伊德的女儿动了杀机的时候,系统立刻就有所反应!

    这个女人怎么就变成了系统里的二号目标人物了?

    她也是任务的一部分?

    怎么可能?!

    陈小练握着枪的手臂肌肉松弛了下来,默默的放下了枪。

    女黑人已经额头满是冷汗!

    刚才有那么一瞬间,她分明感觉到了陈小练眼睛里杀机!

    她的感觉很敏锐,,而且也很相信自己的感觉。

    可当对方终于放下枪的时候,女黑人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她更看出了陈小练眼神里的疑惑。

    “你是扎伊德的女儿?”陈小练挑着眉问道。

    “是。”女黑人低声道:“我叫乌娜。”

    “乌娜?”陈小练冷笑:“所以,你早就认出了我手里的这把枪?”

    “是的。”乌娜很小心翼翼的样子:“小扎伊德,被你杀掉了?”

    陈小练没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道:“那些叛军是追着你来的,对吧?为什么?”

    乌娜咬着嘴唇没说话。

    陈小练忽然转身,走到了卡车旁。

    林乐颜还有几个难民都紧张的站在卡车旁,看着之前陈小练和乌娜的人发生冲突。

    此刻看陈小练走过来,几个难民都畏惧的往后缩了缩。

    陈小练看了一眼这些人。

    “谁会开车?”

    沉默了几秒钟,一个瘦弱的黑人男子举起手。

    陈小练看了他一眼:“很好。”

    他指着身边的卡车:“这辆车归你们了。所有的平民。上这辆车,你们可以一直往边境开。至于你们能跑多远,能逃多远……后面的路就靠你们自己了。”

    人群开始有些哗然。

    陈小练冷笑看着这些人——他对这些难民实在没有什么好感,即便陈小练自己本身还算是一个善良的人。但是这一路上所见所闻,这些人的表现已经将他心中所有的善良和好感都磨光了。

    这些家伙一个个都是自私自利,甚至就连自己昨天救下来收入自己船上的那两个带着孩子的黑人女子,在今天逃跑起来也一样丝毫不顾忌自己。

    陈小练可没义务继续给他们当免费保镖!

    “怎么?不满意?”陈小练冷笑:“难道你们觉得我欠你们的?应该拿着枪一路保护你们,送你们到边境?路上有危险的时候。我拿枪去拼命,让你们逃命?”

    陈小练指着这辆卡车:“给你们一辆车,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了,不愿意的话,留在这里等死,也是你们自己的权力。”

    有人开始上车了,一声不吭的就往车后爬。

    最后留在原地的,就只有林乐颜,还有那个白人女孩。

    这个白人女孩用复杂的眼神看了陈小练一眼,低声道:“我想对你说一声……谢谢!”

    陈小练点了一下头。

    白人女孩艰难的爬进了卡车里。车上甚至没有人伸出手来拉她一下。

    陈小练叹了口气。

    他走到驾驶室外,对已经坐在里面发动汽车的那个黑人司机道:“一直往南开,叛军有的目标,应该不会追着你们了。如果你们运气好的话,可以平安逃到边境。”

    送走了这一车难民,陈小练转过身来,林乐颜在一旁拉住了他的手臂。

    陈小练看了看她,点了一下头:“放心。”

    他走到了乌娜的面前。

    乌娜手下的几个黑人……这些家伙明显都是脱下了军装的政府军,或者是她的卫兵。

    除了被陈小练出重手打伤的,还有三个站着的。只是赤手空拳,只好站在乌娜的身边。

    “你,跟我走。”陈小练指着乌娜。

    乌娜的眼神里有一丝无奈,看了一眼自己的部下:“他们呢?”

    “我说的不够清楚么?你跟我走。你一个人。”陈小练压根没管其他人。

    这些家伙都是扎伊德手下的政府军,可不是什么平民。扎伊德手下的士兵是什么鬼德行,克穆比亚谁不知道?

    如果说那些叛军是豺狼,那么扎伊德的士兵就是虎豹。

    这些人的死活,陈小练看都懒得看一眼。

    “你们现在全部就地退伍,全部自由了……接下来。你们想去哪里都可以,想投降叛军,想逃跑……想做什么都可以。”陈小练淡淡道:“总之和我没关系。”

    这几个黑人面面相觑。

    “不走就死,我数到三。”

    陈小练的话音还未落,就有黑人开始掉头就走。

    还有人居然跑去摸剩下那辆卡车的车门。

    陈小练冷笑了一声:“想什么呢?”

    那个黑人一呆,转身看了陈小练一眼。

    “想走,自己用脚走。你觉得我会把最后一辆车送给你们?”陈小练笑了。

    几个黑人看着乌娜。

    乌娜无奈,知道自己没有办法抗拒,摆了摆手。

    几个黑人过来搀扶了自己受伤的同伴,纷纷走进了树林里——他们是四散而去,并不是集体行动。看来是真的散掉了。

    现场只剩下了陈小练和林乐颜还有乌娜的时候,陈小练看着乌娜,走了过去,先是从储物腕表里拿出了一副手铐。

    这东西还是在日本东京副本的时候抢回来的。

    乌娜一看见手铐。眼神就一黯,没有反抗,任凭陈小练将自己拷上一只手,她只是低声道:“我有价值的。请你别杀我……”

    陈小练没理会她。

    他把乌娜拉到了卡车旁,手铐铐在卡车后的车厢上。

    陈小练又把乌娜的那把手枪给了林乐颜。

    “你盯着她,如果她反抗,打死她!如果她开口说话,打死她!如果她耍花样。打死她!哪怕她说她要上厕所,也打死她!总之……你明白的,她只允许站在这里,不许做任何动作,发出任何声音。否则,打死她!”

    陈小练故意把话说得很大声,让乌娜能听见。

    林乐颜呆住了。

    她下意识的接过了枪:“你呢?”

    “我?”陈小练抬头看了看树林深处:“我忽然后悔了!为了这群家伙,让一些不该死的人去送死,简直就是犯罪。罢了,就当我是一个烂好人吧。”

    林乐颜的眼睛里顿时冒出了光:“你。你要去……”

    “我去救汉斯他们。”

    ……

    乌娜不是没想过耍花样——至少这个叫林的黄皮肤女孩看上去并不是很难骗的样子,也不像是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

    但是乌娜不敢!

    因为陈小练在离开之前,吹了一声口哨,然后就从树林里跑出了一只怪物!

    一只……老虎?!

    好吧,四眼战猫的战斗形态看上去的确有点像是老虎。

    尤其是这只老虎身材雄壮,龇牙咧嘴的样子,满眼凶光,最可怕的是……谁见过老虎身上还披着铠甲?四肢还有金属的爪子?!

    这简直就是……怪兽啊!

    披着铠甲的老虎?!

    这一刻,不光是乌娜,连林乐颜都看呆了。

    陈小练没解释太多。留下了一只四眼战猫在原地保护林乐颜。

    他自己则猫着腰,窜进了树林里,朝着汉斯等人最后传来枪声的地方快速的跑了过去……

    ……

    河道上的战斗早已经结束。

    这一片的河面已经被鲜血染红,河面上还漂浮着尸体。

    几条船已经被拖到了岸边。上面满是弹孔。

    有些叛军还在兴高采烈的搬运着船上的物资——可惜他们搜索了很久,却发现都是一些不值钱的东西。

    幸好,那些死掉的难民的尸体上,倒是找到了一些价值不菲的东西。

    能跟着汉斯等人跑出来的都是生活在卡布卡富人区的家伙,身上都带着一些值钱的玩意儿。

    很快,一具具尸体都被剥成了光猪一样。这些叛军做得很彻底,他们连衣服都没有放过。

    死者手指上的戒指,手腕上的手表,脖子上的项链,还有佩戴的耳环,手势……几乎所有能找到的东西全部都被搜了出来。

    两个佣兵的尸体被糟蹋得不像样子。

    尤其是他们的装备,两把系的步枪被两个叛军军官模样的家伙扛在手里,很是高兴的样子。

    在距离岸边大约五十多米的地方,一个被清理出来的空地上。

    几个叛军端着枪站在一旁围成一圈。

    中间,汉斯和几个志愿者坐在那儿。

    汉斯的额头上满是血,脑袋之前被枪托砸破了。

    不过汉斯没顾及这些,他身边温斯坦的情况很不好。这个深情的大男孩已经快死了,用力咳嗽着,口中不停的冒出鲜血。

    汉斯红着眼睛。

    他已经几次试图和对方交涉,但是对方这些家伙毫不理会。

    终于,一个军官走到了汉斯的面前。

    这个眼神很阴冷的叛军军官,盯着汉斯看了两秒钟,忽然一脚就踹在了汉斯的脸上!

    德国人很快就被踹躺在了地上,不等他爬起来,一个皮靴就踩在了他的脸上。

    “她在哪儿?”

    “我,我不明白你说什么。”汉斯吐着气,艰难的说道。

    叛军哼了一声,忽然就抬起手来,拔出手枪……

    “不要!”

    砰!!

    随着汉斯一声大吼,枪也同时响了!

    旁边地上躺着的温斯坦,就身子猛烈一震,胸口被打中一枪,很快就没了气息。

    汉斯愤怒的吼叫起来,在地上拼命挣扎,口中疯狂的咒骂。

    旁边两个叛军士兵跑过来,队长的他拳打脚踢。

    其他几个志愿者立刻要跳起来反抗,但是更多的叛军加入了进来,用枪托狠狠的揍人。一个志愿者才跳起来就被打翻,脑袋就被枪托砸破了。其他人更是凄惨……

    那个叛军军官冷冷的看着这场殴打,足足过了有三十秒,喝了一声,那些士兵才渐渐的住手。

    而志愿者们已经全部躺在了地上,没有人能在站起来。

    “你们都该死。”叛军军官冷冷道:“你们敢拿着枪反抗,并且故意引诱我们……打伤了我的两个手下!所以你们都会死掉!现在如果你们之中,谁能回答我的问题,我就饶过谁的命!机会,就只有一个!”

    叛军军官盯着志愿者们:“我再问一遍!她在哪儿?”

    说着,他的枪就指着左边地上的一个志愿者。

    没有人回答。

    那个志愿者脸色苍白,眼神里分明是恐惧,挣扎着:“我,我真的不知道……”

    砰!

    枪响!

    叛军军官看着被打死的志愿者的尸体:“好,我相信你说的是真话了。那么……下一个。”

    他的枪口指住了汉斯。

    汉斯已经不挣扎了,只是躺在地上看着这个叛军军官。

    “你会下地狱的!上帝会惩罚你的!”

    “上帝?”叛军军官狂笑:“你的上帝在哪里?让他站出来!”

    他的枪口顶住了汉斯的脑袋:“现在我的枪指着你,我就是上帝!我想杀你,你就得死!你的上帝?你的上帝能做什么?救你?还是杀掉我?”

    汉斯闭上了眼睛。

    叛军军官正要开枪的时候……忽然树林里传来了一个冷冷的声音。

    “他的上帝的确做不了什么……不过,我倒是可以试试。”

    树林之中,陈小练手里提着一把剑,缓缓的从林中走了出来!

    一听到这个声音,汉斯陡然睁开了眼睛,吃惊的看着陈小练。

    陈小练吐了口气:“很抱歉……来晚了些……你们最好闭上眼睛,一会儿的场面会有点血腥和残忍。”

    ……

    ……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