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都市言情 > 天启之门 > 第三百六十九章 什么矿?
?    第三百六十九章

    “什么矿?”

    陈小练忽然一脚刹车踩下去,汽车猛的停在了路边。WwW.XsHuoTXt.com

    车后面传来了林乐颜的惊呼,陈小练拉开了驾驶室和后面车厢之间的窗户,低声道:“没出什么岔子,只是有点事我需要先弄清楚,在这里停一下。”

    林乐颜的脸从窗户后露出来,松了口气:“那,我让大家下车休息一下?”

    这个聪明的林小妞大概意识到,陈小练可能有话要单独和乌娜交谈。

    “不用。”陈小练想了想:“你们在车上,我们下车。”

    乌娜在陈小练的手里自然没有任何反抗的资本,被陈小练带下了车,就走到了路边的树丛旁。

    这个女人明显脸色有些惊慌,看着周围……这种非洲的夜外,随便弄死个把人,连尸体都不用掩埋,自然有野兽闻着血腥味就会过来。

    “别,别杀我……”乌娜有些快崩溃了,尖叫起来。

    陈小练看着,皱眉:“我没打算在这里杀你,所以你收起你的尖叫声吧。”

    乌娜用力咬着嘴唇。

    “现在你有一个说话的机会,你最好用最直白,最坦诚,最简单的描述,把关于你说的那个‘矿’的事情和我讲清楚。如果你再试图掩饰或者隐瞒什么的话,那么我保证,你会死,立刻就会死。”

    陈小练说着,看了一下手表:“你有十分钟时间。”

    乌娜的身子抖了一下。

    她看得出来,陈小练这一次绝不是在开玩笑。

    他很认真的。

    ……

    扎伊德在克穆比亚是靠着政变上位的,在他上位之前,以及他上位之后的这些年,大部分时间,克穆比亚就是一个穷困之极的非洲小国。

    没有矿产资源,缺乏人口,缺乏足够的土地纵深……可以说,从任何条件看来。克穆比亚都是一个典型的小国。

    唯一能发展一下的,也许就只是借住地缘做一些贸易文章,或者是开展农业,畜牧业等等……

    但是对于扎伊德这种军阀而言。显然是没有兴趣做什么农业或者畜牧业的。投入大,周期长,收益也不见得多。

    何况,克穆比亚国内还有大大小小的各种部族在,之间的关系也是错综复杂。

    最重要的是。西方大国也 没有兴趣大老远的跑来在这种地方玩投资搞农业或者畜牧业。

    扎伊德一直寄予希望的是矿产。

    周围的其他中非国家都有矿产,都靠着矿产来拉动经济,至少是国家元首可以趁机赚得盆满钵满,扎伊德自然也打的这种主意。

    在刚上位的几年,扎伊德曾经和西方几个国家打得火热。

    明白点说,他就是想卖国,在国内找到矿产,然后把利益卖给国外势力,只要自己赚到好处就好。

    然而,在艰辛的勘测之后。让扎伊德很无奈的事实是:自己想卖国,都卖不出去。

    卖国无门啊!

    西方几个矿业集团都来勘测过,没有在克穆比亚境内找到任何值得开采的矿脉。铜铁金,稀有金属,有色金属,什么都没有找到。

    仿佛克穆比亚,是一个被上帝都遗弃的地方。

    造物主没有给这块土地留下任何值钱的东西。

    失去了利用价值的扎伊德,自然不会再受到那些矿业集团的重视。

    坏处是,他没有办法给自己赚大钱。

    好处是,他也进入不了西方国家的视线。哪怕他在这里当独裁者,当暴君,干得天怒人怨,也没有什么国际势力会搭理他。

    这么说吧。老美干掉萨达姆是为了石油,如果没有石油,萨达姆就算再独裁再残暴,老美也不会跑去伊拉克声张正义的。

    扎伊德就是这么一个情况,他在一个贫穷的国家里,当独裁者当得很爽。至少没有人会跑来伸张正义。

    但是这个情况,在大约四年多前被打破了。

    按照乌娜的说法,大约四年多前,有一群人来到了克穆比亚。

    这群人财大气粗,找到了扎伊德之后,表示打算在克穆比亚境内勘测矿产资源。

    对于这种事情,扎伊德早已经麻木了,西方几个大国都来把克穆比亚的国家地理如梳子一样彻底的梳理了一遍,什么都没找到。

    对于这种送上门来的冤大头,扎伊德也没有拒绝的意思,反正要勘测可以,给钱就好。

    双方签署了一份保密协议,对方支付了扎伊德几百万美元,并且在协议上注明,如果找到矿产的话,对方拥有50年的开采权。而扎伊德可以分到矿产收益的一笔钱,当时说好的是一年给一千万美元。

    扎伊德根本不在乎条件怎么签,他在乎的是拿到手的那几百万美元的定金——在他看来,对方就是一个冤大头。

    可没想到,这个冤大头,居然成功了!

    居然成功了?!

    ……

    “现在想想,那件事情非常诡异。”

    乌娜的语气很复杂:“当时勘测人员都是对方派来的,那个勘测队非常简单,甚至没有携带多少装备,我当时也在勘测队,我只是作为父亲的代表随行监视——确保父亲的利益就好。而且最重要的是,这其实是一个美差,父亲只是让我跟着去看看,也许可以从这些冤大头的手里再捞取些好处罢了。”

    陈小练没说话。

    乌娜继续道:“那些勘测人员,在我看来根本不像是做勘测的,他们看上去不像是常年在野外劳作的人,看上去……更像是有职业军人的气质。这本来也没什么,因为这些年我们所接触的那些西方的矿业集团,背后都有政府的背景,那些矿业集团的护卫,基本都是职业佣兵,甚至就是本国的军队。但是,事情却依然很奇怪。”

    说到这里,乌娜顿了顿,仔细会意了一下,小心斟酌着言辞。缓缓道:“他们……不像是在寻找矿,而是在找合适的地形。”

    “嗯?这是什么意思?”陈小练问道。

    乌娜想了想,缓缓道:“找矿是一个很专业的工作,需要带着专业的人。专业的勘测设备,然后根据特殊的地理环境,然后进行一一甄别,最后再可能有矿产的地带进行勘测……但是这些人,似乎很奇怪。怎么说呢……他们给我的感觉。很随意。”

    “随意?”

    “是的,他们感觉就好像旅游一样,带着队伍满克穆比亚到处游荡,看山,看河,看地理风貌,却很少停下来进行勘测。

    而最古怪的是,最后,我们在靠近南边边境不远的地方,来到了一片山下。这些人看着这片山,然后就一指,说:就是这里了。”

    乌娜一边说一边回忆:“我感觉……好像当时他们完全是对那片山的地形很满意的样子。”

    陈小练眼睛一亮:“结果呢?矿真的在山里?”

    乌娜苦笑:“我也觉得这些人简直是在胡闹,然而,我们很快真的在山里找到了一条矿脉。这个事实,让我的人都惊呆了。”

    她压低了声音:“其实这片山,之前我们自己就勘测过,那里什么都没有,西方的两个矿业集团都在那里勘测过,什么都没找到。

    可是这些家伙。就 偏偏在那里找到了矿脉了。”

    陈小练点了点头:“继续说。”

    ……

    接下来的事情就比较简单了。

    扎伊德是一个老流氓。

    在得知找到矿脉,并且是在自己的地盘国内找到了,他第一个反应就是撕毁了那份协议!

    如果对方是某个西方大国的矿业集团,扎伊德当然没胆子这么做。

    但是对方看上去不像是很有势力的样子。扎伊德就动了坏心思了。

    在他看来,在自己脚下的这片土地,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的。

    那份保密协议,才每年一千万的收益,实在太少了,不足以满足扎伊德的胃口。

    他认为。有了这条矿脉,自己拿出去,找西方世界的其他国家去谈判,也许可以分到更多更好的条件。

    还好,他没有立刻这么做,而是先试探了一下这个合作方。

    在勘测队伍回到卡布卡后,扎伊德立刻派兵包围了勘测队所住的酒店,将这些人软禁在了酒店里。

    他决定先逼对方就范,如果对方能同意自己的大胃口,那么就可以继续合作,如果对方不同意的话,那么……杀人,然后找其他西方国家合作就是了。

    反正扎伊德不会对这么做有任何的心理障碍的。

    勘测队伍没有反抗,甚至那些看上去很有军人职业气息的队员都没有反抗,很平静的在酒店里该吃吃,该喝喝。

    第二天晚上,扎伊德就被惊吓了!

    有人给他送了一件礼物。

    这个礼物是一个人头。

    克穆比亚国家矿业部部长的脑袋。

    被直接切了下来,血淋淋的塞进了扎伊德的被窝里!

    总统先生直到早上醒来才发现自己的被窝里多了这么一个玩意儿。

    他当然当场就吓尿了。

    扎伊德震怒!

    他当天就处死了自己身边的几名卫兵,并且更换了自己卫队的队长。下令总统府彻查,并且提升了安全等级到最高级别。

    他派人去酒店里见了勘测队的人,向对方提出了条件,自己要求不多,只要求把每年一千万的收益比例,提高到每年三千万。

    对方当时笑笑,说考虑一下。

    然后当天晚上,扎伊德再次收到了礼物。

    早晨的时候有人发现,守护在扎伊德门外的二十名卫兵全部被斩首!

    脑袋被人堆积在了一起。

    而总统先生,则在房间里昏睡,手下人用了冷水才浇醒!

    扎伊德吓坏了!

    这一次他没有暴跳如雷的处死自己的卫队,而是一个人在房间里坐了一个上午没说话。

    面对如此凶残的对手,这个地区的老流氓的反应很直接。

    他跪了。

    当晚扎伊德亲自跑去酒店见了对方勘测队的首领,痛快的在对方重新拟定的协议上签字——之前的那份早就被他撕掉了。

    对方只提出了两个条件:第一保密,如果外面泄露出任何关于这个矿产的消息,那么扎伊德就会死。对方甚至给出了一个名单,是所有已经知道了关于这个矿脉勘测情况的克穆比亚国内人的名单,包括了队伍里的向导。包括了政府内的人员,以及一些家属。

    扎伊德回去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把相关知情人全部枪毙掉!

    留下的知情人,就只有乌娜。

    对方接受乌娜作为扎伊德利益的代表人。可以进入矿区进行查账。除此之外,不得有任何人再进入那片区域。

    对方的第二个条件是:稳定克穆比亚国内的政局,不能影响到他们的矿区开采的工作。

    扎伊德对这个要求很头疼。

    他虽然是总统,但实际上他并没有控制克穆比亚全国,有些部落一直在反抗他的统治。大大小小的仗总是会打来打去的。

    对方表示:你做不到,我们帮你。

    只用了三天时间,在矿区附近的,两个比较大的一直和扎伊德不对盘的部落,就被连根拔起!一场大火烧得什么都没剩下!

    如果说之前扎伊德只是恐惧的话,那么这一次,他是彻底的臣服了。

    对方告诉他:其实我们可以干掉你换一个听话的总统,只不过觉得那样太麻烦了而已。

    所以,至今为止,在克穆比亚国内。只有扎伊德和极少数的几个高层知道有这么一个矿的存在,除此之外,无人知晓。

    那片山,周围的部落都被清理掉了。

    而且扎伊德的军队也从来不会靠近那个区域。

    唯一最了解情况的,就是乌娜。

    乌娜是扎伊德所有子女之中的一个另类,她从小出国求学,接受过西方教育,算是扎伊德的儿女之中一个另类的精英。

    扎伊德将自己的私人财产交给了乌娜打理。

    而乌娜,每年也只会去那个矿区四次,作为每个季度对于矿区收益分配的查验。

    她甚至没有能进入真正的采矿区。只能在外围看一看。

    按照乌娜的说法,对方甚至没有在克穆比亚国内雇佣矿工——所有的人大概都是对方自己带来的。

    而接下来更多的疑团就出现了。

    开采的矿石,总要有地方加工提炼吧?

    当地没有加工厂。

    如果不加工的话,那么这些矿石总要运出去吧?

    可是四年下来。也没看见对方有什么运输的车队进出。

    那个地方几乎就深藏在山中,无人得知,克穆比亚的官方也没有看到有任何的运输车队进出。

    仿佛这些家伙就是在山里圈了一块地,不许任何人进出,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甚至,乌娜说自己去过几次。感觉那个地方简直不像是矿区,没有看到任何矿石,也没看到任何开矿需要的炸药。

    她甚至没看到过任何一个看上去像是矿工的人。

    每次和她见面的人,都是穿得干干净净,西装革履的样子。

    ……

    “那么,这矿到底是什么矿?煤炭?铁?铜?金?钻石?这你总知道吧?”陈小练皱眉。

    乌娜张了张嘴:“我……我不知道。”

    陈小练愣住了。

    乌娜犹豫了一下,低声道:“纸面上些的是金矿。我父亲曾经也试探过对方,想要一批黄金,对方也答应了,然后我就带着人去矿区,对方真的给了我们一批黄金。可是……我真的没下矿区看过。整个矿区都不允许人进入。总之,我心里也一直很怀疑,到底那个地方藏的是什么矿,因为我们从来没有一个人真正的见到过。”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