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都市言情 > 天启之门 > 第四百零二章 线索
readx();    第四百零二章【线索】

    陈小练觉得自己倒霉透了。

    自己需要灭掉一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灯。

    按照天刀的说法,是要掌握能够打破空间壁障的力量。

    要做到这么难的事情,自己实在是孤掌难鸣。

    帮手?倒也不能说没有,自己这边还有一个顶尖强者。

    不过这个家伙已经变成了一把刀——除了他依然还会说话之外。

    最让陈小练担心的是,留在这个屋子里,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也会变成一个什么玩意儿。

    陈小练没有心情再和天刀继续交谈了,尽管他心中还有许多疑问。

    天刀似乎同样也没有心情继续交谈。

    他要求陈小练盯着玉壁,仔细的盯着,等待,等待能看到什么东西为止。

    陈小练也没有其他的选择,除了照做。

    当你始终盯着一件东西看,时间一长,这种事情就会变得很无聊,然后就会走神,会发呆,甚至会疲惫——这种疲惫甚至会比强烈的体力劳动来得更快。

    很多人没有这种经验,大概会认为:我又不需要动弹,只需要坐在这里盯着它看就好了,怎么会累?

    而实际上,这种举动,时间一旦达到某个临界点,就会非常非常累人。

    陈小练昏昏欲睡。

    当然,身为危机之处,他没有放松警惕,他的右手,紧紧攥着石中剑。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小练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无意之中睡着了,好像有,又好像没有。

    他忽然惊醒过来的时候,睁大眼睛看着玉壁——没有反应。

    陈小练吐了口气,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剑。

    石中剑在手,这让陈小练心中稍微安定了几分。

    但是很快,他的脸色变了!

    握着石中剑的右手。没有任何问题。

    问题出在左手。

    准确的说,是指甲。

    陈小练左手上的指甲,翻出了一丝让他心悸的色泽。

    莹润,却冰冷!

    就如同玉质。

    就如同……天刀的那幅骷髅骸骨!

    陈小练立刻坐直了身子。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的手指。

    他把左手凑到了面前,松开石中剑,去触摸自己的左手指甲。

    很硬,冰冷,也没有普通指甲的那种弹性。

    他用力咬牙。略微轻轻一使力。

    啪嗒!

    一声清脆,他的一截指甲就被自己掰断了。

    陈小练发现自己的指甲变得非常的脆!毫无韧性!

    就如同……真正的玉石!

    手指传来强烈的剧痛,还有鲜血流淌,都没让陈小练放在心里,他深深吸了口气,强忍着心中的震撼,拿出了一根辣条塞进嘴巴里,狠狠咀嚼了几下。

    我,必须尽快离开这里!

    陈小练站了起来,提着石中剑。迈步走到了玉壁前。

    他回想着之前在玉壁里看到的仙音的脸庞——当然,也是妙嫣的脸庞。

    而那舞剑的身姿身影……

    陈小练凝神思索起来。

    陈小练记得自己看过一次关于思考问题本质的文章。

    其中有一种说法,是当你遇到一个复杂的事情,如果要找出问题本质的时候,就有这么一个特点:先暂时把逻辑放到一边,找出这件事情的基本线索。所谓的基本线索,是……一些共同点,一些可以联系起来,有关联的因素。

    陈小练开始思索:

    这个地方,和伞先生有关——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关系。但这一点陈小练几乎可以确定。

    然后,这个玉壁出现了仙音(妙嫣)的脸庞,还有舞剑。

    嗯,仙音(妙嫣)和伞先生也有关系。

    那么舞剑呢?

    陈小练低头看自己手里的石中剑。

    他记得。伞先生告诉自己的。

    石中剑里,有仙音的魂魄,还有一套剑术。

    仙音,剑,在石中剑里。

    同样的。

    仙音,剑。在玉壁里。

    所以,石中剑,和玉壁也有关系?

    陈小练咧嘴笑了起来。

    到底有什么关系?

    陈小练忽然收回了盯着玉壁的眼神,转而低头看着手里的石中剑,陷入了沉思。

    ……

    “还没找到他?”

    蓝海表情很严肃。

    乔逸峰的脸色则更阴沉:“没有!”

    蓝海走到窗前,看着窗外。

    尽管明知道外面的天空和风景都是制造出来的虚拟景象,蓝海却依然看着蓝天上的浮云,眼神里闪过一丝沉迷。

    不过很快,他摇摇头,用斩钉截铁的语气道:“这里是刀山火海的总部!没有人可以在这里平白无故的消失!没有人!”

    “所有的监控系统都没有任何警报。”乔逸峰用力揉搓着自己的额头:“我们的警报系统也没有被入侵或者篡改过的痕迹。”

    蓝海挑了挑眉毛:“你的意思是……我们内部有人做了什么?”

    乔逸峰摇头:“我没这么说,我的意思是,这事情太蹊跷。”

    蓝海走了回去缓缓坐下来:“人是你带来的。”

    “是我。”

    “这个人应该不是我们的敌人。”

    “他当然不是。”乔逸峰忍不住冷笑:“他还没资格做刀山火海的敌人。”

    “他和你女儿有关系。”

    乔逸峰一愣:“你是在怀疑我?”

    “我没有这个意思。”蓝海叹了口气,语气缓和了下来:“你的女儿也没有权限能瞒过警报系统。在团队里,有这样权限的人没几个。”

    乔逸峰松了口气。

    “尽快找到他!人不会平白无故的消失。这里是刀山火海的总部,外面是零城!他不在这里,就在零城里,他没有权限,不可能随随便便的离开零城,他没有进出通道的通过权限。”

    “我会尽快找到他。”乔逸峰叹了口气:“蓝海……对不起。团队里已经这样的情况,我带来的人还给你惹了麻烦。”

    蓝海忽然笑了一下:“相比我们现在面临的麻烦,这不算什么了。”

    乔逸峰站起来要离开,可走到门口。忽然回头:“能回答我一个问题么?”

    “什么?”

    “那个小子。”乔逸峰皱眉:“你为什么会给他那些好处?那些装备物资,为什么送给他?那些机甲,战车,甚至是潮汐战机。我都觉得没什么。但是一台装配作业台,这个东西的价值已经超过了C11矿的一年开采权了。”

    乔逸峰凝视着蓝海:“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做。”

    蓝海忽然笑了笑:“老乔,我们认识多少年了?”

    “很久了。久到我自己都记不清了。”乔逸峰笑了笑。

    “那么就请你信任我。我这么做,有我的理由和原因。只是现在还没有到说出来的时候。”蓝海盯着乔逸峰的眼睛:“你信任我么?”

    乔逸峰沉默了一下:“……我信任你!”

    说完这些,乔逸峰掉头走出了这间屋子。

    蓝海静静的等乔逸峰将房门关上后。他看着墙壁上的那个巨大的屏幕。

    “给我连接胖子。”蓝海叹了口气。

    很快,天花板上一双光芒,沙罗的投影出现在蓝海的身前。

    “先生,小范先生的房间里的连接被物理阻断了,我认为他可能是切断了开关。”

    蓝海皱眉:“他在做什么?”

    “根据我掌握的情况,在物理连接被切断前,他在房间里玩着数码游戏,还给自己做了一份鸡蛋火腿三明治。”

    “他没有离开过房间?”

    “他没有离开房间的权限,他被您禁足了,先生。”

    ……

    房间里。胖子光着膀子,汗流浃背的坐在那儿,抓耳挠腮。

    在他的面前,是一个被拆卸开来的遥控器一样的装置。

    “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胖子盯着遥控器发呆。

    ……

    “你是说,刀山火海的人对我们提出的投诉?投诉我们的人干涉了他们团队的内部事务?”

    在零城的某一个房间里,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冷冷的看着墙壁上的一张油画。

    免提的通话器里传来声音。

    “是的先生,他们投诉,有一个持有天使军团徽章的女子,干涉了他们的内部事务。这件事情和乔逸峰的女儿有关系。对方已经提出了抗议:天使军团无权插手任何常驻团队的内部事务。”

    中年人皱眉:“那么结果呢?我想你既然对我汇报这些,应该已经内部调查过了吧?”

    “是的先生。”通话器里的声音很平静:“根据刀山火海的人提供的描述,在事情发生当天的那个时间段,我调查了团队成员的日程行踪。”

    “结果呢?”

    “结果很奇怪。”通话器里的声音回答:“团队里所有战斗天使成员。该时间段在零城里的,符合对方描述为‘年轻女性’的成员,有三个人,但是她们都有不在场的证明。”

    “不在场证明可靠么?”

    “非常可靠。”

    “哦?你怎么可以确定这一点?”

    “我当时和她们三个在一起,还有其他六名成员。我们都在训练场进行实战训练。”

    “外貌可以伪装。”中年男人皱眉:“一个男人也可以用某种仪器或者装备,将自己暂时伪装成年轻女性的外貌。”

    “我会继续调查。但是我询问了团队里的很多人,都表示对此时一无所知。”

    中年男人神色很严肃:“那就继续查!”

    通话器里的声音有些迟疑:“先生,恕我冒昧,我认为这件事情不值得我们大动干戈!我们是天使军团,没有义务给一个常驻团队什么交代。我们有我们的骄傲和尊严。”

    中年男人哼了一声:“骄傲?你的意思是对他们摆架子?不搭理他们?”

    “您可以这么理解。”通话器里的声音缓缓道:“我们是天使军团!是零城里唯一超然的存在,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对我们指手画脚的。尤其是刀山火海这种几乎快要垮台的团队。”

    “你不明白。”中年男人的语气忽然严肃起来:“这件事情和骄傲无关,和地位也无关!

    我******才不在乎一个常驻团队的投诉!别说是已经只剩半口气的刀山火海,就算是罗德里亚跑来,我也可以不理会他们。

    但是这件事情,你调查后的结果却让我很不高兴。

    第一种可能,这事情是我们的人做了,但是却没有人承认!内部询问之后,还有人隐瞒事实——这是违反我们内部纪律的!对团队内部的调查必须忠诚!我不管他们是参与了别人的内部事务,就算是有人杀了那个女孩我都可以不在乎!我在乎的是,我们自己的人,面对内部调查的时候撒谎了!这是我在乎的!

    第二种可能,这不是我们的人做的,那么就更严重!有人胆敢在零城里,冒充我们的人,这就是非常恶劣的行为,必须要杜绝!

    你明白了么?

    你之前的言辞和表现,都已经很愚蠢了,这让我很失望。

    所以,你最好把事情做得漂亮些,然后给我一个让我满意的结果。

    不要再让我失望了!”

    “……是的先生!”

    ……

    陈小练睁开双眼,看着玉壁。

    他忽然笑了笑。

    思考结束后,他做出了决定。

    “管他呢。”

    陈小练冷笑着,忽然举起了手里的石中剑,狠狠的插进了玉壁里!

    ……

    【求月票!

    很认真的请求,拜托大家。】

    ……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