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都市言情 > 天启之门 > 第五百五十六章 失忆?
readx();    第五百五十六章【失忆?】

    天烈和妮可一起坐在了林乐颜的对面。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这个人你见过?”

    妮可的语气很严肃,桌上放着的是林乐颜的那几张照片。

    天烈捂着额头,呻吟道:“我开始有种不详的预感了,总觉得什么事情一旦和那个小子扯上关系就准没好事。”

    “你闭嘴。”妮可瞪了天烈一眼,扭过头去继续看着林乐颜。

    林乐颜明显有些紧张,看着面前的照片:“我,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照片上的人,你都认识吗?”妮可盯着这个女孩的眼睛。

    “……认识啊,这些都是我一起工作的朋友,都是我们和平组织的成员。”

    “也包括他?”妮可说着,拿起一张照片,指着照片里角落里的那个只露出半张脸的身影:“这个人。”

    林乐颜看了一眼。

    当她的目光落在照片里陈小练的脸上时,林乐颜感觉到自己的心中,下意识的咯噔了一下。

    一种古怪的感觉浮上心头。

    照片里的这个人,明明很陌生,但是当自己看到他的时候,却忽然心中变得忐忑起来,那是一种下意识的反应:呼吸急促,心中有甜,有酸,有苦涩……

    可问题是,自己偏偏不认识这个人。

    天烈和妮可,不约而同的注意到了林乐颜的细微变化,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重新审视着林乐颜。

    “我……我不认识。”林乐颜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很微妙。

    “那么这个人怎么会出现在你的照片里?”妮可哼了一声:“你在说谎!”

    “我没有。”林乐颜摇头:“我,我真的不记得这个人了。”

    她眉头紧蹙,努力思索。

    “说说这张照片。”天烈开口,换了一个角度提问:“在哪儿拍的?”

    “克穆比亚。”林乐颜倒是立刻就给出了答案:“前段时间,我们所在的组织在非洲克穆比亚进行一些和平医疗援助项目,这个项目是联合国的一个基金会牵头组织的,我是作为志愿成员加入的。”

    林乐颜一遍回忆,一遍飞快道:“当时我们小组成员在克穆比亚,刚好经历了一场政变,叛军攻占了克穆比亚的都。而这张照片拍摄地点就在克穆比亚都的一个酒店,也是我们组织当时的驻地。嗯……”她看了看照片,回想了一下,继续道:“当时我们正在筹备和转移一笔物资,这些医疗药品,还有一些食物,我们正在装车。随队的负责通讯和媒体传播的同事就拍下了这些照片。”dudu1();

    林乐颜的表情很苦恼:“但是,我真的不记得你说的这个人了……他,我对他一点印象都没有。我记得,我们的组织成员里,没有亚裔男性。”

    就在这个时候,脑海里,似乎有一些画面一幕幕闪过。

    林乐颜仿佛记得自己和几个同时,被叛军围困在一个小破教堂里……记得在越野车里亡命狂奔……记得枪林弹雨之中,自己被暴乱暴徒堵在了市里……

    一幕幕的画面,如同放电影一样在脑海里闪过。

    但是,这些画面,似乎都是不完整的,似乎都是有所缺失的!

    仿佛……自己忽略掉了一些重要的部分?

    可是,为什么自己一点都记不起来了?

    破教堂里,当初自己这些人是怎么脱险的?越野车里亡命狂奔的时候……是谁在开车来着?

    自己被暴徒堵在市里,又是谁拉着自己的手跑出来的?

    怎么,一点都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

    林乐颜痛苦的呻吟了一声,双手抱住了头。

    “你怎么了?”妮可皱眉。

    “我,我不知道。”林乐颜面色苍白:“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在克穆比亚,我可能得了某种精神上的问题。我仿佛对那段时间的有些事情的记忆,出现了偏差,记忆不完整了——不止是我,和我一起从战乱之中跑出来的其他两个同事,也都出现了类似的问题,我们好像都会出现头疼,部分失忆的问题。”

    天烈和妮可再次对视了一眼。

    “好了,你先坐着。”

    妮可按住了林乐颜的肩膀,对天烈丢了个眼色,两人一起起身,走到了厨房里,妮可还将厨房门关上了。

    “你怎么看?”妮可看着天烈。

    天烈撇撇嘴角:“我敢拿我的内裤来打赌,这个小妞肯定认识陈小练。”

    “所以呢?”妮可点了点头:“你和我的想法一样……她被抹掉了记忆?”

    “恐怕不简单是抹掉记忆这么简单。”天烈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我怀疑这个小妞刚才撒谎了。”

    妮可也点了点头:“我也这么怀疑,如果只是简单的抹去记忆,倒并不难解释,也许陈小练是因为副本或者其他原因去过克穆比亚,同时在普通人面前暴露了身份,为了保密,利用手段抹去普通人的记忆——很多觉醒者都这么做过,这并不奇怪。我奇怪的是,刚才这个小妞打量照片里的陈小练时候,她出现的异常变化。”dudu2();

    “她的心跳在加,呼吸频率也有变化,变得粗重,短促。“天烈微笑道。

    妮可点头:“没错,如果只是被抹去记忆的普通人,看到陈小练可不会出现这种变化。所以,她一定是隐瞒了些什么!”

    天烈想了想:“也许也不是故意隐瞒,也许,她和陈小练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只不过后来被抹去了记忆。你知道了,很多抹去记忆的手段,只能删除表层的记忆讯息,却不能消除深层情感的投射效果……也许,也许陈小练在非洲对这个小妞始乱终弃,然后用消除记忆的办法抹去了这个小妞对自己的一切记忆呢。”

    “呸,我所知道的陈小练,可不会做这种事情,始乱终弃,你倒是真会想象!”

    ……

    另外的一个房间里。

    汤姆哈金斯和珍妮坐在自己的卧室里。

    两人身上并没有捆绑。但是却只能僵硬坐在那儿。

    汤姆哈金斯就坐在门边上的墙角,而珍妮的待遇稍微好一点,她坐在了床上。

    这一对特殊的夫妻,一直在互相对视,过了好久,珍妮才低声叹了口气:“对不起,汤姆。”

    “……我也该对你说一声抱歉的。”汤姆叹了口气,此刻的他表情严肃,语气沉重,一点都没有平日里电台毒舌碎嘴的风范。

    “他们会伤害我们么?我们……得想点办法脱身。”珍妮咬了咬嘴唇:“你能站起来么?我动弹不了。”

    汤姆摇头:“没用的珍妮,你不是觉醒者,你不明白这些人的利害。那个男的实力非常恐怖,他只是用手在我的头上摸了几下,我现在就失去了所有的反抗能力,甚至我的个人系统都被屏蔽掉了,我没有办法和我的……我组织里的成员联系,我的团队频道都被切断了。”

    “也许,也许我们可以想想别的办法……我知道,你书房里有一把枪。”

    “别做傻事!”汤姆的语气很严肃:“珍妮,你只是普通人,你不了解这些人的可怕!别说是枪了,就算是给我们一台坦克,都没有办法对付他们!而且……就算是现在,别看他们没堵住我们的嘴巴,那是因为他们都是觉醒者,他们肯定有这方面的能力,比如听力群,即便是隔着门和墙,我们在这里的对话,每一个字他们肯定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珍妮沉默了一下。

    “我觉得他们不会伤害我们……或者说,我不认为那个女人会伤害你。你……你是为零城工作,是么?那个女人似乎是来找你联络的。那么应该不会伤害你,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耐心和等待,看看他们到底想对我们做什么。”汤姆深吸了口气:“珍妮,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开始为零城工作的?”

    “……六七年前,我还不认识你的时候。”珍妮低声道:“有一次,我和朋友出去旅游,我出了一场车祸意外差点死掉,然后我被几个奇怪的人救活了,之后……他们问我愿意不愿意为他们工作,我……之后……”

    “明白了,你可能是撞到了零城的外勤人员。”汤姆点头。

    “那你呢?汤姆,你真的是觉醒者?你也是他们的一员?”

    “我是觉醒者,但和他们可不是一伙的。”汤姆苦笑:“你对这个世界不了解。觉醒者的世界,比你想的更大更复杂。我为其中一个组织服务。”

    “你……什么时候开始的?”dudu3();

    “比你早的多。”汤姆叹了口气:“我成为觉醒者,大概快三十年了吧。”

    珍妮瞪大了眼睛:“上帝啊!三十年?可是今年才……”顿了顿,珍妮忽然失声道:“你到底多少岁?”

    汤姆犹豫了一下,低声苦笑道:“我出生的时候,盟军刚登6欧洲,希特勒还没有被推翻。”

    “我的上帝啊!”珍妮瞪大了眼睛:“你,你看上去……”

    “基因药剂。”汤姆苦笑道:“成为觉醒者会遇到很多奇遇,有很多让人青春和生命力延长的办法,这对于觉醒者来说没什么神奇的。而且……我相信那些人肯定也给你使用了一些基因药剂,只不过给你使用的药物,效力肯定被大规模削弱和稀释了,所以你没有因为使用基因药剂,而获得出常人太多的能力——不过你的相貌比同龄人看上去年轻一些。”

    “是的。”珍妮带着哭腔:“我为他们工作了六年,但是他们从来不让我做任何事情,我也从来没有什么具体的工作,只是每年通过一些特殊的渠道送一条奇怪的代码就可以。他们雇佣我的时候。所说的‘特殊情况’,从来没有生过。我,我一直以为这份工作很轻松。”

    “难怪我们的医生在给你体检的时候,都说你的身体非常健康,简直就像是二十岁的年轻人。”汤姆苦笑。

    “难怪每次去医院检查身体,你都不愿意一起去……现在回想起来,我们结婚的这几年,你从来没有生过病,连感冒都没有过。”珍妮叹气。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被推开了,天烈快步走了进来,看了一眼两人:“好了爱情鸟们,私人相处时间结束!你,汤姆哈金斯先生,我们有访客了!”

    说着,天烈过来一手一个将两人提起来走出了房间来到客厅。

    “你们今晚还有其他约会么?”妮可看着两人,面色凝重。

    “没有。”珍妮赶紧道。

    “你呢?汤姆哈金斯先生。”天烈冷冷看着汤姆哈金斯:“你有越好的访客么?比如说你的组织,荆棘花有人来找你么?”

    “……没,没有,我誓没有!”汤姆哈金斯赶紧道。

    天烈和妮可哼了一声。

    两人的个人系统的雷达里,都出现了异常!

    “九点钟方向,三个。六点钟方向,两个。”妮可道。

    “是荆棘花的人。”天烈哼了一声:“标准的双小组战斗队形,这是荆棘花的战斗常用战术。”

    顿了顿,天烈道:“而且不要上当!按照荆棘花的战术策略,现在暴露在雷达上的两个小组,可能只是诱饵,故意让诱饵进入战斗状态,显示在雷达上给敌人看到,而实际上,他们还有一组人隐藏身份躲藏在暗处,只要不进入战斗状态,雷达就不会显示,那组人才是杀手锏,等我们暴露出具体情况,最理想的是我们和诱饵的双人组生冲突,他们才会趁机偷袭!

    标准的荆棘花战斗战术!”

    天烈说到这里,横了汤姆哈金斯一眼:“所以,这些人真的不是你叫来的?”

    “我誓!我向上帝誓,真的不是我!”汤姆哈金斯瞪大眼睛。(未完待续。)公告: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