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都市言情 > 天启之门 > 第五百六十五章 【规矩就是规矩】
    第五百六十五章【规矩就是规矩】

    就在酒吧街对面的巷子里,女服务员裹着一件大衣站在黑暗之中。

    她看着陈小练和秀秀先后从酒吧里冲了出来。

    陈小练在酒吧门口左右看了看,然后朝着南边的路口跑去,而秀秀紧跟其后。两人一起消失在了路口。

    女服务员在黑暗中不屑的一笑。

    她从大衣口袋里掏出手机来,从通讯录里找到了第一个电话拨通。

    很快电话接通了。

    “老板,有人找麻烦……对方看到了店里的画。嗯……对方是亚裔,年轻,男性,还带着一个未成年的小女孩,也是亚裔。对,两个都是。”

    顿了顿,也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什么,女服务员表情肃然:“是!我会小心的。”似乎犹豫了一下,女服务员试探道:“要不要我找人和他们接触一下?您放心,我会让人温柔一点,也许能问出点什么来。呃……是!我明白了!我不会轻举妄动的。呃……您说什么?现在?好,我立刻过去!明白!我……”

    说到这里,女服务员看了一眼手表:“我十五分钟后就到。”

    挂掉电话后,她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然后重新播了一个号码,这次她的语气矜持傲慢多了:“喂?我在酒吧对面,来接我,现在。”

    再次挂掉电话后,女服务眼从大衣里摸出一盒女士香烟来,点燃了一根,背靠在墙壁上,吞云吐雾。

    不到两分钟,她手指间的香烟都还没吸完,一辆黑色的加长豪华轿车就从路口拐过来,静静的停在了她的面前。

    一个五大三粗的白人汉子从驾驶舱里走出来,穿着西装,但是看上去满脸的草莽气息,脖子上还露出了火焰纹身。

    这个汉子走到女人身边,默默的将车门拉开,女服务员如同一只骄傲的孔雀,将烟头扔在了地上,钻进了豪华轿车里。

    而所有的这一切……

    女服务员并不知道,就在她的头顶,这座四层建筑的楼顶天台上,陈小练一只脚踏在楼沿上,身子往前倾着,静静的看着下面发生的一切。

    他的嘴角带着一丝冷笑,从刚才这个女人打电话开始,他一直都在竖着耳朵倾听。

    秀秀就站在他的身后,嘟囔道:“我早说了,刚才在酒吧里,她是撒谎。”

    陈小练看着下面那辆加长的豪华轿车开走,他立刻从储物腕表里取出一个东西,用力朝着下面扔了出去。

    咻的一声,一个东西破空而至,轻轻的点在了豪华轿车的车尾上,这看似是一个小金属片,但是很快,金属片就自动变形,化成了一只电子冲,缓缓的爬到了车底,消失不见了。

    ……

    加长的豪华轿车在布加勒斯特市里穿街走巷,一路上,它根本无视任何交通灯,直接行驶而过。

    十分钟后,停在了一条看上去显得很偏僻的街道上。

    然而这条街道,行人道上虽然没有人,可道路两边,却停满了各种豪华汽车。

    那个五大三粗的白人壮汉司机下车来拉开后面的车门,女服务员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了一身装束。

    她身上的大衣不见了,原本大衣里面的酒吧工作服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件酒红色的紧身裙子,看上去火辣之极,裙摆紧缩,刚好在膝盖上三寸。而低胸的设计,将女人胸前宏伟的轮廓尽显无疑,两片白花花的东西……

    而那个壮汉司机却仿佛根本不敢看,只是低着头。

    女人一路走上人行道,扭着腰肢,背影看上去风情万种,尤其是脚上已经换了一双细高跟的鞋子。

    脸上也画了个妆,尤其是嘴唇,涂了火红色的唇膏。

    她走到了一个铁门前,轻轻按了一下门铃,铁门上的一个小窗户拉开,露出一张满是疤痕凶狠脸。

    不过这张脸看到了站在门外的女人,立刻就挤出了巴结的笑容,很快大铁门被拉开。

    一个穿着西装的刀疤脸汉子点头哈腰,他弯腰的时候,西装里腰带上明显露出了一把枪。

    女人却一副冷傲的态度走了进去。

    大铁门很快关上,而女人在里面走了几步后,第二道门被打开,迎面而来的,就是嘈杂得几乎叫人震耳欲聋的重金属音乐!

    这是一个地下酒吧。

    空气混浊得几乎叫人窒息,浓烈的烟草气,酒精器,女人的脂粉气,香水味,以及各种说不出来的气味混杂在一起,扑面而来。

    女人下意识的掩了掩鼻子。

    进门的地方是一个平台,金属的铁栏杆两边,是往下的楼梯,楼梯下则是一个巨大的舞池!

    各种射灯,LED灯到处闪烁,前面的舞台上,一个脸上画的几乎认不出人样的年轻人正拿着话筒声嘶力竭的吼叫着,唱着某种死亡摇滚,而台下,几乎就是一个群魔乱舞的场面,各种男男女女,在舞池里疯狂的扭动——这里几乎看上去找不到一个正常人,大部分人不分男女,都是重金属朋克装束,黑色的眼影,黑色的唇膏,简直就如同吸血鬼家族聚会一样。

    舞池两旁,两个小台子上,则竖个钢管,两个全身**,但是身上满是纹身的女郎在钢管上各种展现美妙火爆的身姿。

    女人扭着腰肢穿过舞池,凡是她走过的地方,两旁的人都畏惧的退避三舍,虽然她穿着暴露,走的时候那小腰扭得极其风骚,却没有一个男人敢伸手揩油,而是远远的站开。

    她走到了舞池尽头的左侧,绕过舞台,从一个小门走了进去。

    里面的通道是一道铁门,铁门后,是几个穿着皮衣的汉子,脸上都有鼻环耳环唇环之类的,腰间都别着枪。

    几个人看见女人进来,都打了招呼,然后将铁门关上。

    女人沿着通道往里走,又是一个往下的楼梯,楼梯尽头依然是铁门,依然是四五个带着枪的汉子。

    走过了第三道门后,终于,前面的尽头是一扇木头门。

    在这里,已经完全听不到上面酒吧的半点嘈杂了。

    站在门前,一路走来脸上都带着倨傲和冷漠的女人,深深吸了口气,脸上如变魔术一样,表情立刻变成了恭敬,谨慎,小心翼翼的神色,她才缓缓伸手推开了门。

    门开,迎面是一个中式的四扇屏风。

    屏风后的房间很大,两旁的博古架上是各种中式的古玩文玩,中间的墙壁上还挂着中式的宝剑,案子上则是几架古琴。

    而在中间的一张四方桌上,却赫然是四个人正在打麻将。

    除了桌上正在打麻将的四个人之外,麻将桌的两旁还站着几个汉字,左侧的是几个打扮的很朋克的年轻人,满脸嚣张和傲慢,腰间都别着枪。

    右侧的,则是几个穿着西装的家伙,看上去冷漠而满是煞气——枪都插在西装里。

    麻将桌上,下首背对大门的位置,是一个穿着唐装的老头子。左侧坐着一个朋克男子,浓重的眼影和烟熏妆,敲着二郎腿,一手在理牌,手边还放着一把手枪。

    在他的对面,也就是房间的右侧,则是一个穿着很骚包的纯绿色西装的家伙,一个白人,脸皮很干净,小胡子修剪得很整洁,正看着面前的麻将牌,手里拿着一条丝巾正在擦手。

    而坐在上首最中间位置的,则是……

    一个年轻的女孩!

    酒吧女人很快走到了上首女孩的身后,弯腰凑到她的耳边:“老板,我来了。”

    凤凰抬起头来,仿佛笑了笑。

    此时此刻,陈小练一定认不出这个女人居然就是曾经和自己并肩作战的那个凤凰。

    凤凰穿着一件对襟开的唐装,一头黑长直的头发。纤细灵巧的手指正在漫不经心的整理面前的牌。

    “刚才向您汇报的事情……”

    女人似乎要说什么,凤凰却淡淡一笑,截断了她的话:“打哪张?”

    “呃?”女人一愣。

    凤凰淡淡道:“我问你打哪张。”

    女人迅速调整了一下情绪,认真的看了一眼凤凰面前的牌,伸手一指——这是一张东风。从凤凰的牌看来,这张牌最没用。

    凤凰笑了:“所以我从来不叫你打牌。”

    凤凰没有选择打女人指的那张牌,而是飞快的打出了另外一张。凤凰的下家,那个西装男撇了撇嘴,随手打出了一张牌来,居然正好是一张东风!

    而就在他打出这张牌的时候,对面的那个朋克男哈哈一笑,将面前的牌一堆:“我好像赢了!”

    站在凤凰后的女人,脸色顿时有些难看——刚才如果老板听自己的指点打东风的话,就点炮了。

    西装男脸色更不好看,哼了一声,手在丝巾上擦了擦,然后飞快的把牌一推:“不过是赢了一把而已。”

    “愿赌服输。”朋克男冷笑:“西区的那条街,天亮之后就不再姓盖尔了!”

    “你说什么!!”西装男身后,一个穿西装的手下立刻唱红脸大吼了一声。

    随着这一声大吼,两边顿时剑拔弩张,双方的手下都拔出枪来指着对方!

    坐在下首的唐装老头咳嗽一声,有些紧张的往后缩了缩,抬起头来,一双小眼睛眨巴着,看着这个火爆的场面。

    凤凰仿佛视若无睹,而是轻松的在桌上继续抓牌来看,似乎浑然没看到眼前的火爆场面,直在“长城”上又抓了第五张牌后,凤凰才惋惜的叹了口气:“就差一点啊,不然就自摸了。”

    这个时候,她仿佛才抬起头来,似乎刚看到眼前的场面一样,好看的眉毛蹙了蹙,淡淡道:“虽然我教你们打麻将没多久,但是我不记得我教过你们牌桌上可以亮枪这种规矩吧。”

    朋克男咬了咬牙:“凤凰小姐,是有人输了想赖账。”

    西装男哼了一声:“我可没想赖账,是你的人太没礼貌。”

    两人斗鸡一样的瞪着对方,凤凰却忽然叹了口气:“真是扫兴。”

    她平静的看着所有人:“刚才是谁先拔枪的?”

    一片安静,没有人敢回答。

    凤凰笑了:“原来我的话都有人敢不回答了?”

    “……是,是我的人。”朋克男身子一哆嗦,他身后,一个手下脸色苍白的举手,只是说出来的话已经结结巴巴:“是,是,是我,凤凰小姐,对,对不起,我……”

    “规矩就是规矩。”凤凰脸色很平和。

    很快,门外走进来两个壮汉,看了这个家伙一眼:“请和我们出去一趟吧。”

    这个朋克男的马仔求救的看向自己的老大,可朋克男却死死咬着牙不敢说一个字。

    这个家伙被拖出去后,一分钟后,一个汉子走进来,手里托着一个纯银的盘子。

    上面,赫然是一只刚刚砍下来的手!!

    ……

    【说起来真有点感慨,写这章的时候,我居然产生了一丝当年写《邪气凛然》的感觉,写这种黑道……唉……】

    ……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