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都市言情 > 天启之门 > 第五百九十四章 【人性,和不详的预感】(二合一)
    【这章七千字,二合一章节~】

    第五百九十四章【人性,和不详的预感】

    砰!!

    夏小雷一记重拳,将面前的沙袋打的几乎飞了出去,惯性作用下,沙袋飞回来的时候,夏小雷已经做好了准备,飞起一脚踹出去后,就听见一声闷响,沙袋被直接踢爆!

    沙粒哗哗的流淌在地上,夏小雷抱住沙袋,呼哧呼哧的喘气。

    这里是基地的训练室,夏小雷全身都是汗水,原本孱弱的山野少年,经过这些日子的磨练,和这段时间里,每天在训练室里近乎自虐的苦熬,加上系统里的一些药物的改造,身板上的肌肉已经非常明显,流线型的肌肉轮廓,已经看上去非常的漂亮。

    他喘了会儿气,拿起一瓶基地里的体力饮料灌了下去。

    这是基地里目前能提供的几个福利之一,这种体力补充饮料是基地出产,比外面世界的那些功能饮料要强大许多,疲惫的时候喝下去,体力恢复的速度也比正常人快一些。

    一口气灌下一整瓶略微有些酸甜的体力饮料后,夏小雷拿起毛巾擦了擦身上的汗。

    这个时候,训练室的门开了。

    旗木西走了进来,一眼看见夏小雷,先是愣了一下,两人对了一个眼神后,旗木西叹了口气,低头欲转身离开。

    “……请,等一等。”夏小雷忽然开口叫住了她。

    “嗯?”旗木西脸上露出了笑容来:“有什么事么?”

    旗木西脸上的笑容不能说很假,但是却是那种标准的客套而且略带着防备的笑意。

    夏小雷走了过去,站在旗木西面前:“我们……不能总这样下去。”

    旗木西胸膛起伏了一下,看着夏小雷,强笑道:“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

    “耶路撒冷的副本里,我们两人坠入幻境,然后发生了那次冲突。”夏小雷语气有些艰涩,但是却依然咬牙把这些话说了出来。

    旗木西的脸色一变!

    下意识的,她就会想起了那次在副本里,坠入环境之中,两人之间的那场惨烈的冲突!

    那个如魔鬼般的幻境,最致命的恶果,并不是制造出幻境迷惑人——最恶劣的影响,是那个幻境之中,每个人心中最恶劣,最黑暗,隐藏最深的负面情绪和思想,都被诱发并爆发了出来!

    在那次幻境之中,两人几乎生死相搏杀,一个团队的队友,却几乎杀死了对方。

    耶路撒冷副本,现在已经成为了陨石战队里的一个禁忌的词语,这些日子来,似乎每个人都在尽量避免提到那次副本的经历。

    并不仅仅是因为在那次副本里,乔乔的战死,队友的牺牲。

    更重要的是,那次副本里,坠入幻境的队员们,每一个人都被诱发了心中深埋最深处的负面的情绪,爆发出来后,大家之间都产生了深深的芥蒂和裂痕。

    那次副本的惨胜,是陨石战队成立以来最惨烈的一次,同时也是负面影响最深的一次。

    夏小雷和旗木西两个年轻人,在那次副本这种刀兵相见,几乎同归于尽,更重要的是,两人把心中最黑暗最负面的情绪都暴露了出来。

    虽然副本已经结束了,但是这种已经产生的裂痕,却无法消失。

    不止两人,就连团队里最老成持重的轮胎,在副本之后也变得有些沉默寡言,轮胎备胎两兄弟原本感情最好,但是副本之后,明眼人都看出了两人之间有些怪异。

    “我们不能总这么下去。”夏小雷咬了咬牙,目光正面看着旗木西:“我们是一个团队。在耶路撒冷副本之前,我们的团队亲密无间,每个人都绝对信任自己的队友,战斗的时候,都愿意把自己的后背毫无保留的交给队友,甚至愿意为对手挡刀……团长说过,我们的团队还很弱小,但是我们一次次的突破强敌,取得副本胜利,除了实力和运气之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足够团结。”

    女孩咬着嘴唇不讲话。

    夏小雷眼神里闪过一丝异色,他忽然迈步,绕过旗木西,走到了训练室的门口,将大门关上后,按下了锁定键。

    “……你干什么?”

    “解决问题,我们两人,就在这里。”夏小雷摇头:“我这个人笨的很,但是我也明白道理。我们之间的问题不解决,就是团队里隐藏的裂痕……所以,就在这里,就在今天,就在现在,我们解决我们之间的问题!不解决,不出去!”

    旗木西下意识的捏了捏衣角。

    “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所以有什么话,埋藏在心里的,那次副本结束后出来后,碍于情面不好意思说出来的话——无论多难听,我们就在这里说出来!一股脑儿全说出来,说痛快的,然后,我们解决它!”夏小雷的语气里带着决然,和不容置疑的决心。

    旗木西看似软弱,沉默了一分钟后,少女才抬起头来,盯着夏小雷:“好!既然你这么说,那么我们就这么办吧。你想听我说什么?”

    “怎么想的,就怎么说。所有的话你都可以说,在这个房间里……说痛快了,我们一起解决它,出了这个房门后,我们就再也不提这件事情,彻底的解决问题!”

    “行!”一贯软弱的旗木西,此刻眼神里居然也闪现出一丝决然来。

    她走到了一旁,看着台子上的那瓶功能饮料,也丝毫不顾及这瓶饮料已经被夏小雷喝了大半,拿起来就一股脑全灌进了嘴巴里。

    喝完之后,这女孩用力擦了擦嘴,然后扭头看着夏小雷:“那么,我先开始吧。”

    夏小雷点头。

    “我……在这个团队里,一直很压抑。尤其是面对你们……准确的说,尤其是面对你的时候!夏小雷!”

    夏小雷不说话。

    “那次幻境里,坏人变成了我哥哥的样子,然后你杀死了它……我情绪很激动,但是事后我并不恨你。我虽然不聪明,可也不是蠢货,我知道分清楚是非。你杀死的是变成我哥哥的坏人,我不会记恨你。但是,夏小雷,我……我依然讨厌你。”

    “为什么讨厌我。”

    旗木西盯着夏小雷,她深深的吸了口气:“好,既然说,就干脆说痛快了,谁的心里没点阴暗面呢。你想听是吧,夏小雷,那么我就告诉你,我讨厌你,因为……在我来这个团队之前,你才是团队里最弱小最没用最废物的一个!!”

    夏小雷身子一震。

    “团长就不说了,他是我们团队的主心骨,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就算是对任何人有看法,可对他就只有崇敬和感激。罗迪哥哥实力强大,他的机械能力是团队的支柱技能之一。轮胎备胎两位大哥都是资深者,实力不俗之外,经验也丰富。对他们我都只有敬重。乔乔姐姐就更不必说了……她是团长的恋人,又那么美丽,人也那么好,实力也是那么强大……就连年纪最小的秀秀,也有非常厉害的技能,每次她战斗的时候,都会爆发出恐怖的力量。”

    旗木西一句一句的诉说着,最后看向了夏小雷:“而你,夏小雷,你不在此列。”

    夏小雷哼了一声。

    “他们都说,你的技能是系统购买的折扣。好吧,可就因为这个,每次副本你都是被大家保护的目标。你的定位变成了后勤人员。辅助人员……你本身的实力,几乎没有什么战斗技能,在激烈战斗的时候,你只能打酱油。我想……夏小雷,你一定很感激我吧!”

    “嗯?”

    “你一定很感激我吧!原本陨石战队里的最弱小的拖后腿的存在,是你!但是在我来了团队之后,你的地位一下就变了。你不再是拖后腿的那个家伙了!哪怕是你实力再怎么差劲,但是有了我的到来,你就不再是最弱小的一个了!而我,旗木西,代替你,成为了陨石战队最弱小的一个废物!”

    夏小雷呆住了。

    他没想到,一向里懦弱沉默,犹如一只小猫般的旗木西,居然说出了这么一番言辞锋利的话来!

    而且……其中的一些诛心之言,却让夏小雷扪心自问,却无法反驳!

    因为,也许在心中,自己的确或多或少的,有过这样的想法。

    “我是很弱小,胆子也不大,性子也很懦弱……但并不代表我是一个白痴,我更不是一个什么都懂的天真无知的少女!”旗木西的目光里闪动着异色:“我很小的时候就没有了家,我和哥哥两个人相依为命,狼藉天涯!我们走南闯北,见过这个世界上太多太多的事情!虽然哥哥一直拼命保护我,但是……我也见过了很多,很多……邪恶的,恶心的,罪恶的,黑暗的事情。

    夏小雷,别把我想成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一张白纸。我只是胆小懦弱,但并不代表我什么都不懂。”

    夏小雷呆住了。

    “我今年十五岁,十年前,我五岁的时候就懂得这个道理了。我哥哥告诉我的……我们都年纪很小,也很弱小,遇到了别人欺负的时候,我们没有反抗的能力——我们不是没反抗过。在街头狼藉的时候,哪怕是去拾荒,也会被别人打走。哥哥反抗过,被人打得头破血流。哥哥就学会了一个道理,他教我的:既然没有反抗的能力,没有自保的能力,那就干脆老老实实扮演好一个弱者的角色。别人欺负你的时候,你打不过别人,就低下头去服软,不要反抗好了。尽量的服软,尽量的做一个弱者。也许别人欺负着,欺负着,就会放过你了。所以,这十年来,我一直都是这么过来的!我是很胆小,是很懦弱,因为我本来就很弱小啊!

    这些年来,除了哥哥之外,有谁帮助我,保护过我?遇到坏人,我没办法反抗,就只能跪下来磕头求饶,遇到恶棍,我没办法自保,就只能尽量的躲避逃走。你可以笑我懦弱没用,但是,我没有家,没有保护,年纪又那么小,我还能怎么样?我有什么办法!!我有什么办法!!!你告诉我,我有什么办法?!”

    夏小雷抿嘴。

    “除了哥哥之外,我最感激的就是团长。”旗木西的眼睛里泛着泪花:“哥哥死了,但是团长保护了我。不,不仅仅是保护。他还收留了我,带我回来了这里,带我认识了大家,让我加入了这个团队里。我一直都觉得,团长给我最大的,最宝贵的东西,不仅仅是保护,不仅仅是救了我的命。更重要的是,他给了我,这十五年来,除了哥哥之外,从来没有人给过我的东西,那就是……”

    旗木西深深吸了口气:“尊严!”

    顿了顿,她继续道:“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过,我在一个团队里,有了同伴,有了家人,有了朋友……没人欺负我,把我看做一个人,一个堂堂正正的人。我想要什么,得到什么,不用去跪下来祈求,不用去扮演一个弱者,一个可怜的乞讨者!团长教我很多东西,轮胎备胎哥哥教我很多东西,罗迪哥哥虽然经常开我的玩笑,但是我都知道他们没有恶意。他们并没有看不起我,而是真的把我当成了一个同伴……虽然很弱小的同伴,但是他们从来没有介意过这一点。他们会认真的教我学东西,教我变强大。但是……他们给我的对待,是尊重的!我人生十五年来,第一次从哥哥之外的人身上,感觉到了尊严的滋味。

    我终于感觉到了自己像一个人了!而不是一只流浪猫,流浪狗,或者是一个可以随便被人欺负的可怜虫。

    你以为我什么都不懂?夏小雷!我懂!我甚至见的比你更多,懂的也比你更多!我很小的时候就跟着哥哥到处流浪,我见过多少可恶的坏人,你想都想不到!

    在我这两年开始长大的时候,还遇到过更恶心的事情!会有一些坏人假装对你好,但其实……贪恋的却是想得到我的身体,想要欺负我,做恶心的事情。

    哼,夏小雷,我分的清谁是好人,谁是真心对我好,谁是真心把我当人看。”

    “那么,你是怎么看待我的?”夏小雷瓮声瓮气的问道。

    “……你?”旗木西叹了口气:“一开始的时候,你表现的似乎和大家一样,但是……很快我发现了你对我的态度有些奇怪。虽然表面上看似乎没什么,但是,我总觉得,你在很多事情,在悄悄的针对我。我来了之后,你虽然不再是团队里最弱小的一个了,但同时,我想,你大概也不再是大家保护的小弟弟了吧。而且,有些时候,我能感觉到,你似乎是瞧不起我的。你觉得我是一个废物,是一个拖后腿的家伙。

    嗯,这一点,在幻境里,我们两人冲突的时候,你掐着我的脖子,几乎要掐死我的时候,你说的很清楚了,你当时说的话,我都记得清清楚楚。你说‘你本来就是团队里的一个废物’!对,你就是这么说的。”

    夏小雷不说话了。

    其实那天,自己说过的话,他自己也是记得的。

    嗯,除了这句“你本来就是团队里的一个废物”之外,自己还说过什么?

    是了,自己还说过“你这样的家伙,没有资格留在我们的团队里。”

    嗯,自己当时,说的就是这句!

    “你还说过一句,你说‘你这样的家伙,没有资格留在我们的团队里。’,对吧,夏小雷?”旗木西盯着面前的少年。

    “是,我说过。”夏小雷木然的低声道。

    “这句话呢,其实有两个意思。”旗木西惨然一笑:“你看,我说过了,我虽然胆小,但其实我什么都懂的。你说‘你这样的家伙’,意思是我很弱小,是一个废物,是一个拖后腿的。你,是骨子里看不起我的。而你又说了‘我们的团队’。嗯,没错,你认为,这是你们的团队,但是,却不是我旗木西的团队。在你心里,你从来都没有把我当做一个队友,你一直心里,把我当做一个外人,一个外来的,弱小的,废物的,没用的……抱大腿的!”

    旗木西流着眼泪:“我已经快要忘记过往的那些没有尊严的日子了,我已经快要忘记那些乞讨,哀求,弱小,懦弱,被人欺负,跪在地上求饶的,活得像条狗的人生的!我在这个团队里感受到了当一个人的尊严!然而,就在那天,那次副本里,你的这些话,把我刚刚产生的那一点点的尊严,再一次的……撕碎了!”

    她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愤怒,只是语气里带着一点点哀伤:“也许你会觉得,你本来就是弱啊,就是废物啊,就是没本事了,难道还不能说了么?

    可是,夏小雷,你告诉我,我还能怎么办?

    我就是弱小啊!我只有十五岁,我不曾过过一天好日子。我遇到的人大多都是坏人。过往的十年来,我都是被人欺负的。我是没有什么能力,没什么本事。我战斗的时候会害怕,那是因为我被人欺负了整整十年!我是懦弱,那是因为从来没有人给过我尊重和尊严!

    我是弱小,那是因为我被抓紧这个游戏世界里,我的运气没有你们那么好!得到了适合战斗的技能!!我就是一个十几岁的,无依无靠的小女孩。

    夏小雷,你看不起我?

    好!那你告诉我,我还能怎么办?我能怎么办?

    难道我就要去死吗?我这样的人,就要死掉才对么?才是正义么?

    弱者,就没有生存的权利嘛?!

    如果我有罗迪哥哥那样的技能,我也想为团队做贡献!

    如果我有像团长那样的实力,我也想在战斗的时候,挡在大家的前面为所有人遮风挡雨!

    可是我没有啊!我能怎么办?你说我是废物,是,我就是一个废物!

    可身为一个废物,我就应该死掉?找一个没人的角落里,自己死掉,烂掉,不要妨碍到你们?

    难道这样才对吗?!”

    旗木西说到这里,似乎全部的勇气都已经终于耗尽,然后蹲了下去,抱着膝盖痛哭起来。

    夏小雷站在她的面前,在旗木西蹲下的刹那,他似乎伸出手想扶她一下,但是手伸了一半,却终于收了回去。

    过了会儿,夏小雷才低声说了一句:“对不起。”

    这一声对不起,并没有让旗木西的情绪有所缓和。

    夏小雷叹了口气,他用力抓了抓自己的手背,仿佛鼓足了勇气,开始了说话。

    “我承认,我的确是看不起你的……不,准确的说,不是看不起,而是嫌弃。团长和乔乔姐是我最敬重的人,团队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我的兄长,我的姐姐,我的妹妹……哪怕是秀秀,都比我厉害。我对他们从来没有嫉妒,只有感激。他们把我从一个山村少年,保护着我进入这个游戏世界,让我活了下来。我其实,在我心里,对他们的想法,和你是一样的,只有尊敬,感激。我承认,你刚来的时候,我嫉妒过你。因为你比我更弱小。似乎你一下变成了大家最最要保护的存在。我……似乎就不再是那么被团队所有人保护着的大熊猫了。

    但是,旗木西,你可不可以,听我说完下面的几句话呢?今天,我是鼓足了勇气,想和你把这些芥蒂,这些裂痕,这些矛盾全部解决掉的。”

    旗木西抬起头来,用手背擦了一下眼睛:“你说。”

    “我嫌弃过你,我承认。你说我平时有些事情,悄悄的针对你……我也承认。我是在有些小事上,故意喜欢针对你,欺负你……但是,我并不是坏人,并不是真的要欺负你,也不是真的要排挤你。也许……这其中是有一些嫉妒心作祟。

    在副本里的幻境,我是说过那些难听的话。那个副本,把我们心中隐藏最深的负面的黑暗面暴露了出来,而且,好像也放大了。

    但是,旗木西,还有一些美好的情感,在那个副本里没有得到展现。它只放大了负面黑暗的,却藏掉了我心中的其他的一些情绪。我现在,想说给你听。”

    “你想……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我嫉妒你,有些排挤你,甚至偶尔还有些小事情会故意欺负你一下……这些事情,这些做法,我知道都很愚蠢,很,很傻。”夏小雷结结巴巴道:“其实今天和你说这些之前,我找罗迪大哥聊过,他已经骂过我一通了。他说,我就像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他说,他在幼儿园的时候,做过和我一样的事情和举动,也经常欺负一个小女孩……只不过,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夏小雷咬牙,闭眼,一副豁出去的样子,大声道:“罗迪大哥说:像你这样的小屁孩,什么都不懂,在遇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的时候,不懂得怎么表达,就会下意识的去欺负对方,来吸引女孩的注意。这是小屁孩的标准的表现。”

    “…………”旗木西呆住了,瞪大了眼睛看着夏小雷:“你你你你你你你,你说什么?”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说,我我我我我喜欢你。”

    ……

    “两个小家伙在解决他们的问题,别进去打搅他们。”

    基地的大厅里,罗迪看着轮胎似乎要进训练室,赶紧拦住。

    轮胎愣了一下,随即恍然,又看了看罗迪:“你的主意?”

    “总要解决的。不能所有的事情都交给小脸一个人去扛。战斗的时候,因为实力,我们很多事情帮不上,但是团队内部的事情,能解决,就尽量帮他解决吧,不要让他再为这些事情劳神了。”

    罗迪手里拿着两罐啤酒,扔给了轮胎一罐。

    轮胎接过,点了点头,打开啤酒喝了一口。

    “那么,你呢?”罗迪盯着轮胎:“你的心结,什么时候才能解开?”

    轮胎的动作僵住了。

    “好吧,我不是多管闲事的人。你的问题应该不大,我能感觉到。”罗迪淡淡一笑:“问题不是很严重,大概是涉及到你昔日的隐私,你又是我们之中年纪最大的,最成熟的一个人,我最不担心的就是你了,轮胎。而相比之下,里面的这两个小家伙的问题要解决……陈小练的事情,根子在乔乔的死。现在也有了一线希望。唯一的,我最担心的一个人是……秀秀!”

    轮胎皱眉。

    “秀秀黑化的越来越严重了。我最初认识这个小女孩的时候,她根本不是这个样子。她是两个人格来回切换的。但是最近这些日子来……似乎黑暗的那个人格存在的时间越来越长,原本的那个天真可爱的小女孩的人格,已经好久没有出现过了。”

    罗迪皱眉,苦笑道:“我总觉得,有些不详的预感。”

    ……

    【嗯,这章节七千字。

    陈小练的那条线有些卡文,转个镜头写一下支线~】

    ……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