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都市言情 > 天启之门 > 第六百三十二章 【恶毒】
    兀牙跌跌撞撞地走在曼哈顿副本的街道上。

    方才和陈小练的打斗,撞毁了世贸大厦双子塔。散落的钢筋水泥从高空落下,将周围的街道都毁坏成了一片废墟。

    街道上停靠的车辆几乎都已经被砸坏,放眼望去,几乎找不到一辆完好无损的。何况道路上到处都是破碎的水泥,即便是找到了车辆,也没法开出这片区域。

    兀牙身上的伤口中,肉芽仍在缓缓生长着,伤势看起来比方才稍稍好了一些,不再那么可怕,但他的步伐依旧缓慢虚弱,时不时要伸出手,扶住身旁的水泥块,才能保证自己不摔倒,继续向前挪动。

    “陈小练……陈小练……”

    兀牙满眼的怨毒,牙齿咬得格格直响,一直在重复着这个名字。

    自从进入了世界尽头之后,他从来也没有受过这么重的伤势,一次也没有。

    更何况,把他打成这样的,还只不过是个年轻的小子而已。

    他现在需要的,只是找到一个安全而不受打扰的地方,储备上足够的食物和清水。

    虽然约尔曼冈德的血统给了他一定的自愈能力,但这种缓慢的恢复仍旧需要时间。更何况他所受到的伤势不仅仅是外伤,也有力量的消耗。

    兀牙估计,自己只怕还需要至少一周的时间,才能够恢复到完好的状态。

    但……他却并不担心。

    在世界的尽头里,每一个漏洞者都拥有无限的时间。区区一周时间,又算得了什么?

    兀牙唯一担心的,就是陈小练会不会在被自己找到之前,就死在别人的手上。

    只要……走出这片被破坏殆尽的区域,找到食物和水……

    眼见着就要走出这片区域,兀牙喘息着绕过一块巨大的水泥,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在他的前方,坐着一个人。

    一个满头金发的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的身下停着一辆沙地摩托,他正双手抱着后脑靠着靠背,双脚翘在把手上,好像在海滩上享受海风与阳光一般。

    他的脸上戴着一副墨镜,看不清眼睛是睁着还是闭着,就连脸都没有转向兀牙的方向,一脸惬意的表情。

    身上受着重伤,兀牙的脸色本来就苍白虚弱,但在看见这个年轻人的时候,他的脸色却变得比原先更加难看了起来。

    “塞巴斯塔……你在这里做什么?这不是你负责清理的副本吧!”兀牙靠着那块水泥块,沙哑着嗓子问道。

    “咦?兀牙?”

    叫塞巴斯塔的金发年轻人摘下墨镜,一脸惊奇的表情,转过脸看向兀牙:“你……又怎么会在这里?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里应该也不是你负责清理的副本吧?”

    “……”

    兀牙没有再说话,只冷冷地望着塞巴斯塔。

    “哟!伤了?啧啧……怎么那么重!究竟是谁能让可怕的兀牙大人受了那么重的伤?”

    塞巴斯塔一个翻身,从沙滩摩托上跳了下来,咧开嘴笑着望着兀牙,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在这种非常时期,应该不会有人再敢掀起内斗。你该不会……是被要清理的觉醒者打成这样的吧!他们现在可都只是普通人而已啊!”

    “关你什么事……?”兀牙冷哼一声,看着塞巴斯塔缓缓向自己走来。

    “哎呀~对一个关心你的人说出这种冷漠的话来,你知道自己这样很过分么,兀牙大人?”塞巴斯塔双手插在口袋里,悠闲地晃荡着向前走去。

    “给我站在那里!塞巴斯塔!”原本要靠着水泥块才能勉强站立的兀牙突然挺直了身体,身上爆发出一阵滔天的气势。

    黑气在身体周围若隐若现地浮现出来,一层薄薄的鳞甲覆盖了他的身体。

    “谨遵您的吩咐,兀牙大人!”塞巴斯塔果然按照兀牙的吩咐,停下了脚步,只是脸上还带着一丝调侃的表情:“真是没想到,都已经受了这么重的伤了,竟然还能够有这种威势。S级……果然不愧是S级啊。”

    “既然知道我是S级,你还敢这么挑衅我?”兀牙的双唇间,獠牙已经缓缓伸出。

    “S级嘛……当然是很厉害。不过一个已经被打到半残废的S级,那可就不一定了。何况……”塞巴斯塔啧啧两声:“居然刚见到我,就要释放出魔龙变的力量来吓阻我。你难道不明白,这更证明了你的虚弱么?”

    “你……!”兀牙紧咬着牙齿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你知道魔龙变?”

    “当然知道。兀牙大人,我可是一直在偷偷地关注着你呢。”塞巴斯塔似笑非笑:“变化成约尔曼冈德的身体,拥有尘世巨蟒的灭世之力。就算只是远远地看着,也能给人带来恐怖的压迫力啊……”

    “鬼鬼祟祟的偷窥者。”兀牙闷哼一声。

    “那当然。我还年轻,并不想死得那么早。”塞巴斯塔伸出一根手指,在身前轻轻摇动:“见过这副身体的,还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够活下来。嗯,除了……我之外。那么,兀牙大人,你打算现在就杀了我么?”

    “如果你真的这么期望的话,我可以满足你。”兀牙眼中寒光一闪,身上的鳞片飞速退去,环绕着周围的淡淡黑气也渐渐消散。

    “怎么?连魔龙变的初始状态也无法保持了么?看来你受的伤,比我想象中更重啊,兀牙大人。”塞巴斯塔摇了摇头,故作叹息:“就靠着这样的身体,你到底打算怎么杀了我呢?”

    “不用魔龙变,我也一样……”兀牙刚说了一半,就被塞巴斯塔笑着打断:“你也能怎样?你该不会真的以为……靠着你的五方一气,就能杀得了我吧!如果真的是这样,你怎么会拖到现在还不动手?兀牙大人,身为一个S级的高手,你的话似乎有点多了……”

    兀牙没有说话,只冷冷望着塞巴斯塔,缓缓调匀着自己的呼吸。

    “好了,兀牙大人,以你现在的伤势,要将周围的金属炼化成飞剑,只怕花上三天也不够。拖延上这点时间,也没什么意思。还是干脆点,让我来了结这一切吧。”塞巴斯塔打了个响指:“对了,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你可以告诉我。或许……在得到了你的能力之后,我可以顺便帮你报个仇。”

    “去死吧!”

    兀牙猛地爆发出一声怒吼,周围的几块水泥破碎开来,数柄飞剑激射而出,团团围住了塞巴斯塔,向着他攒刺过去。

    但这些飞剑不仅数量稀少,就连质量也远不如之前与陈小练一战时那般,仅仅只是粗略地有一个剑形而已,甚至仍旧能看见钢筋上的螺纹。

    那数柄飞剑大部分都斩向了塞巴斯塔,却只有一柄扭头射向兀牙。就在飞剑飞到了身前时,兀牙纵身一跃,摇晃了一下身子,双足才在飞剑上站稳。但飞剑在兀牙落上之时,也微微向下一沉。

    兀牙咬破舌尖,一口鲜血喷出,洒落在脚下的飞剑上。那飞剑得了兀牙的精血淬炼,一道寒光闪过,很快恢复了平衡,向着身后破空疾驰而去。

    “兀牙先生,你……真以为自己还能逃得掉么?”

    塞巴斯塔面对着数柄飞剑攒刺而来,脸上却没有丝毫忧虑之色,甚至对于飞离的兀牙,也看不出有着急追赶的样子,手在空中虚虚招了一下,掌心中多了一柄剑!

    也没看清塞巴斯塔有什么动作,只是在空中画了一个半圆,长剑已经斩过了每一柄飞剑的剑身。

    甚至连金属交碰的声音都没有,那柄剑斩在兀牙制造出的钢筋飞剑之上,就好像斩到了豆腐一般,轻松地将它们斩成了两截!

    在剑身断裂之时,兀牙附着在剑身上的庚金之气也同一时间被斩破。

    但斩断了这几柄飞剑之后,塞巴斯塔却仍然没有上前追上兀牙,反倒是望着正越飞越远的兀牙,脸上带着讥诮的笑意。

    兀牙刚刚飞出百米,飞剑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但就在此刻,地面上却突然闪动起了一道紫色的光芒。

    从半空中向下看去,两人所处的这一片方圆数公里的区域,此时已经亮起了一个巨大的六芒星!

    六芒星的边缘,一道光幕垂直向上,直刺天空!

    兀牙与身下的飞剑一同撞在了光幕之上,爆发出一声惨叫,紫色的电光瞬间缠绕了全身,重重从近百米的高空摔落,发出沉闷的落地声。

    塞巴斯塔这才冷笑一声,好整以暇地向着前方走去。

    地面上,兀牙还在挣扎着要爬起来,但全身都已经被方才的电光烧灼得焦黑了起来,原本伤口中还在缓缓生长修补的肉芽,此刻也已经只剩下了寥寥几根。

    “如果没有留下什么后手,我敢那么轻率地向你发起挑战么,兀牙大人?”塞巴斯塔走到了兀牙身前,蹲下身,冲着兀牙挑了挑眉毛:“如果你还在全盛时期,我的禁锢魔法阵当然是拦不住你。但现在……啧啧。”

    兀牙喉头咯咯作响几声,终于还是没说出话来,只是流出了一大滩黑血。

    “好了,别再挣扎了。一个S级强者的弥留之际,总得给自己留下点尊严吧。至少……我相信未来的我,临死之前,绝不会像你这么难看的。”塞巴斯塔轻轻摇了摇头,眉目间流露出悲悯的神色来:“来,相信我,很快就结束了。”

    说着,塞巴斯塔举起了手中的长剑,对准了兀牙的左臂。

    锋利无匹的剑锋轻松地切开了兀牙的左臂,然后是右臂与双腿。片刻之间,兀牙就被削去了四肢,只留下了躯干与脑袋。

    虽然说不出话来,但兀牙却仍旧瞪大了双眼,以人类能够拥有的最怨毒的目光死死盯着塞巴斯塔。

    “放心吧,兀牙大人。”塞巴斯塔微笑着俯下了身子:“我可不是什么变态,并不打算折磨你。只不过……身为S级的强者,谁知道你会有什么后手?只有这样……”

    他将嘴巴凑到了兀牙的颈间,轻声道:“我才可以……放心地汲取你的力量啊!”

    上下两对尖牙从塞巴斯塔的口中飞快伸出,刺入了兀牙的大动脉之中。

    兀牙的喉间格格作响,只剩下躯干的身体猛地绷紧,鳞甲从皮肤表层浮现出来,但却被塞巴斯塔的獠牙轻易刺穿。

    鲜血从伤口处涌出,顺着獠牙被吸入塞巴斯塔的口中,而兀牙的身体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地干瘪下来。

    他身上黑色的鳞甲渐渐消失,皮肤也变得苍白起来,双眼死死瞪大,嘴像是刚离开水的鱼一样一张一合,却仍旧只能从喉间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来。

    直到兀牙全身都变得干瘪如木乃伊,塞巴斯塔才满意地长出了一口气,抬起了头仰天长笑,脸上满是狂喜的神色:“棒!太棒了!兀牙先生!尘世巨蟒的血液……果然是我所喝过最美味的!有了你的血液,我终于……能够再一次进化了!”

    他站起身,背后的皮肤缓缓撕裂,一对黑色的薄膜翅膀倏然张开,在空中轻轻拍打着,居高临下地望着兀牙。

    兀牙全身只剩下了皮肤紧紧包裹着骨头,仿佛肌肉也随着血液一起流失殆尽。一张脸已经变成了一个骷髅头,但双唇还在微微翕动着,勉力想要发出一点声音。

    盯着兀牙的双唇许久,塞巴斯塔点了点头,笑了起来:“陈小练……是么?世界尽头里,似乎很久没有见到这样有意思的新人了。”

    兀牙的嘴唇仍旧在翕动着。

    “行了,你不用说了,兀牙先生。”塞巴斯塔微笑,露出洁白的牙齿:“你告诉我这些,只是因为很想我杀了陈小练,或者很想陈小练杀了我,又或者……最好的结果,是我和他两败俱伤,双双死在对方的手上,对吧?”

    兀牙停下了嘴唇的翕动,只微微发出喘息。

    “好吧。虽然知道你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但确实,这小子很有趣。明明身为漏洞者,却好像压根不在乎整个世界尽头的毁灭……如果他真的那么想的,我倒是很有兴趣会会他。”塞巴斯塔扑打了两下双翼,整个人竖直地升上了天空:“那么,再见了,兀牙先生。谢谢你的血。”

    兀牙望着塞巴斯塔的身影腾空,渐渐变成了一个细小的黑点,那张骷髅般的脸上抽搐了几下,渐渐露出了一丝恶毒的笑意。

    然后,笑意渐渐凝固,他双眼中的最后一丝生气也随之消失。留在脸上的,只剩下那一抹恶毒。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