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都市言情 > 天启之门 > 第六百三十五章 【云姨】
    夜晚,岛上,度假村。

    夏小雷拧动把手,轻轻推开了一间房门。

    房间的一角堆放着一摞摞纸箱,整整齐齐。在房间的中心,是一张桌子,桌子上空荡荡的,只有一个海碗。

    从海碗里伸出的一根灯芯正燃烧着,放射出微弱的光芒。

    夏小雷从一个打开的纸箱里面伸手掏出了两根蜡烛,走到了桌前,又从怀里掏出了一个打火机,点着了那两根蜡烛。

    然后,他将蜡烛凑近海碗,倾斜了一个角度。火苗舔着烛身,蜡烛很快便开始从顶端熔化,一滴滴地滴落在海碗当中。

    海碗里原本残余的蜡只剩下了小半碗,当两根蜡烛都熔化之后,那海碗已经几乎被装满了。

    夏小雷熔完了两根蜡烛,拍了拍手,满意地向着房间门口走去。

    但他刚转过身,却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皱着眉头望向了屋角。

    房间里静悄悄的,一灯如豆,只照亮了桌子周围的一小片地方。其余的角落,都是一片黑暗。

    夏小雷的身影被火光投射在墙壁上,摇曳不定。

    “有……有人在里面?”

    夏小雷站定脚步,深吸了一口气,大声喊道。

    房间里仍然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回应。

    但夏小雷的心中,那份异样的感觉却始终没有消失。

    就好像……自己正被什么人盯着一般。

    “到底谁在这里!别……别搞我啊!”夏小雷强笑一声,目光在屋子的角落里四处扫射:“旗木西?轮胎哥?备胎哥?”

    夏小雷吞了一口口水,脸色变得苍白了起来。

    虽然仍旧没有回应,但他却发现了,在房间的一角有一个若隐若现的影子。

    那影子很淡,只有竭力集中注意力,才能看见一丝稀薄的轮廓,正在微微蠕动着。

    “团……团长?你回来了?罗迪哥?”夏小雷上下两排牙齿不住叩动着:“乔……乔乔姐?不会是你……吧!”

    夏小雷已经把团队里的成员名字统统都报了一遍,但那影子却仍旧没有半点动静。

    硬着头皮,夏小雷试探着向前走了一步,却又立刻缩了回来,一步步向后退去。

    退到了房间门口,夏小雷的目光仍旧死死盯着房间角落的那团虚影,右手反手在身后的墙上摸个不停,额头已经有汗珠渗出。

    “开关呢?开关呢?”

    夏小雷越是着急,就越是摸不着背后的开关。而目光一直盯着前方的影子,又不敢回头去看,急得快要哭出来。

    就在夏小雷快要崩溃的时候,指尖终于触到了开关。

    直到房间里灯光亮起,夏小雷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在灯光的照耀下,那影子虽然仍旧虚无缥缈,但却已经比方才稍稍清晰了一些。

    尽管灯光亮起,但影子却仍旧停留在原地,连姿势都没有改变,就好像亮起的灯光没有给它造成任何影响一般。

    房间里亮了起来之后,夏小雷的胆气也壮了许多,目光仔细盯着那影子看了半天,渐渐分辨出了它的模样。

    那团东西,与其说是影子,倒不如说更像是一团马赛克。虽然透过它,仍旧能看见后面的景物,但却被遮盖得朦朦胧胧。

    看见那团人型马赛克到现在也没有什么动静,好像对自己的存在没有任何反应一般,夏小雷心中大概估算了一下,它应该没有什么攻击性,壮起胆子一步步走了过去。

    靠近了之后,夏小雷蹲下身,仔细看着身前那团马赛克。它的形状大致能看得出是一团人型,但是身材不高,比夏小雷还要矮上几分,

    此刻,它的姿势像是在坐着,但却不是坐在一旁的纸箱上,而是双手抱着膝盖,坐在地上。

    它的身体只露出了一大半,还有一小部分与纸箱重合交错,看上去就像互相没有阻挡一样。

    夏小雷好奇地伸出手,小心翼翼地试图触碰一下那团马赛克。但明明看着指尖碰到了马赛克的边缘,却感觉不到任何触感。

    夏小雷壮着胆子,继续将手向前伸去。可直到手穿过马赛克,碰上了后面的纸箱,也没有感受到半点阻碍。

    而那团马赛克,也仍旧好端端地坐在地上,就像夏小雷对于它压根不存在一般。

    这……这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确认了不存在威胁性之后,夏小雷渐渐好奇了起来。

    自从成为了觉醒者之后,夏小雷虽然没有参与过太多副本,还只能算是个新人,但至少也知道了一些觉醒者之间的基本常识。

    在副本之中,当然是什么样的事情都可能发生,什么样的怪物都可能出现,甚至包括了一些灵体之类的存在,但直到现在为止,夏小雷还从来没有在副本之外,见过这种超自然的东西。

    想了想,夏小雷打开了团队频道,对轮胎和备胎两人发送了消息。

    ……

    塞巴斯塔轻轻拍打着双翼,却以与拍打的节奏截然不同的速度在高空中疾驱着。

    他的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眼神中却满是炽烈。

    那可是兀牙!世界尽头中屈指可数的S级强者!

    得到了他的血液与精气之后,塞巴斯塔只觉得自己体内充盈着力量,如果不是靠着这样全速的飞行来宣泄,那沸腾的热血几乎要立刻破胸而出。

    虽然还没有经过实战,但塞巴斯塔几乎可以确信,自己的实力一定已经冲破了原本的A级,甚至是A+,达到了S的水准。

    或许……有机会的话……

    塞巴斯塔的脑海中开始浮现一个身影来。

    一个,站在整个世界尽头巅峰的身影。

    正当塞巴斯塔几乎因为这激动的心情将要按捺不住地放声高吼时,远远的天际出现了一个黑点。

    一个踩着滑板,在空中飞行的女人。

    那女人也看见了塞巴斯塔,滑板扭了扭,调整了方向,飞快地向着塞巴斯塔飞来。

    塞巴斯塔反向拍打了两下身后的双翼,悬停在了空中,看着那女人飞到了近前。

    “塞……塞巴斯塔先生?!在这里见到你实在是太好了!”那女人飞到了塞巴斯塔身前,踩着滑板鞠了一个躬,表情恭敬。

    “你叫……?”塞巴斯塔摘下墨镜,上下打量了一下那女人,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

    “我叫吉安娜。您可能对我没有印象,但我在三个刷新周期之前,曾经远远见过您一次。”女人抬起头,冲塞巴斯塔微笑。

    “啧啧啧……”塞巴斯塔看着吉安娜脸上那道伤疤,微微叹气,摇了摇头:“真是……可惜了。”

    吉安娜低下头,脸上一丝怒意稍纵即逝:“抱歉,塞巴斯塔先生,让您看见我的脸,真是失礼了。”

    “没关系没关系!”塞巴斯塔哈哈大笑,重新戴上了墨镜:“至少你的身材,是我在世界尽头里见过最好的。”

    “谢谢。”吉安娜嘴角微微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

    对于自己的身材,她确实向来很满意。

    “你现在,是完成了上一个副本的清理,要回宫殿报告么?”塞巴斯塔看了看吉安娜原本飞行的方向。

    “不。”吉安娜摇头:“我们的清理还没有完成,我是想回到宫殿去寻求支援的。您知道,我们不是所有人都拥有通讯装备,只能我来跑个腿……”

    “支援?”塞巴斯塔愕然笑了起来:“你是和谁一组?面对没有了能力和记忆的觉醒者,也对付不了么?”

    “不,不是这样……”吉安娜的表情有些尴尬:“我和断钢一组,刚刚抵达那个副本,还没有开始发动攻击。那里……有一个小镇,聚集了不少觉醒者,大概有一百多个。我们两人都没有群攻型的装备和技能,也没有禁锢系的能力。如果只靠我们两个清理,一旦被他们跑掉了几个,再要搜捕起来就麻烦了。”

    “一百多人?也确实难为你了。”塞巴斯塔点点头:“不过,现在清理的任务很紧,你以为宫殿那里会给你那么多的支援么?”

    吉安娜咬了咬牙:“无论行或不行,我也得向雷狐大人汇报一下这情况。就算他不给支援,让我们直接发动攻击,那发生什么,也不是我们的责任了。”

    “我刚从宫殿出来,清理完一个副本,现在手头倒是没什么事情。不如……我来跟你们走一遭吧。”塞巴斯塔笑了笑。

    “真的?!”吉安娜眼睛亮了起来:“有您的帮忙,那一定……”

    ……

    “好了,多多。”

    云姨冷冷望着地上的两具尸体,目光又在陈小练两人身上打了个转,回头对身后的小男孩道。

    多多头顶上的灯闪烁了一下,渐渐变得黯淡下去,消失于无形。

    陈小练心中,此刻正如同惊涛骇浪一般。

    多多头顶的那盏灯,分明就是他留在度假村的那一盏!

    在画中遵照伞先生的吩咐,取下了灯芯,回到基地之后,他就按照伞先生的吩咐,点燃了灯芯,并且叮嘱夏小雷每天无论发生了什么,都要去给那盏灯添上蜡油。

    而且陈小练记得很清楚,当时他只是随意找了一个大海碗,来做装蜡油的容器。

    刚才在多多头顶浮现的灯,下面碗身上的花纹,与陈小练找来的海碗一模一样!

    可……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那个叫做特里的漏洞者并不算很强,但重锤的实力却不可轻易小觑。那一双骨刃每一次挥动,都撕裂了周围的空气,形成一道道锋利无匹的真空波,除了云姨之外,也将她身后的多多尽数笼罩在了其中。

    那真空波哪怕仅仅只是擦过周围的树木,也能轻易地切断。片刻之间的打斗,已经让这一片林子里的树木倒下了七七八八。但多多只是安安稳稳地双手抱膝,坐在地上,用平静的目光望着那一连串的打斗,仿佛这一切都和他没有半点关系一般。

    足以断金裂石的真空波即便是扫过了多多的身体,也仿佛只是击中了一个虚影一般,丝毫没有半点效果。

    陈小练甚至还见到有好几次,骨刃直接划过了多多的身体,但他却仍旧没有任何反应。

    直到那盏灯渐渐消失于无形,隐匿在了多多头顶的虚空之中,云姨才走过去,拉着多多的手站了起来。

    “你们,是他们的俘虏?”云姨转过头,看了看陈小练。

    “算……是吧。”

    陈小练低头看了看地上的两具尸体,苦笑了一下。

    这个名叫重锤的男人,已经足够强了。但云姨却似乎自始至终没有用出过全力的样子,轻描淡写地便将他击杀。

    陈小练自然不关心重锤的死活。但现在的问题是……没有了重锤,他该如何去到盟约的核心,他们口中的“宫殿”?

    世界的尽头太大了,漏洞者的数量相对于这广袤的面积,也实在太少了。他和蓝海开着吞噬者战机,兜兜转转了好几个小时,才终于碰见了这两人。

    要再碰到两个正在执行清理任务的漏洞者,也实在太难了。

    计划原本执行得很顺利,但现在,却被这个叫做云姨的女人,给破坏了……

    “算是?”云姨美目瞟了一眼陈小练:“算了,我也不想掺和你们的事情。既然你们和他们不是一伙的,那么现在,你们自由了。”

    说完,她走到了陈小练的面前,伸出一根纤纤玉指,在陈小练和蓝海双手间的手铐上轻轻点了一下。

    那黑沉沉看不出什么材料的手铐,陈小练在被戴上之后,也稍稍测试过一下。他的身体强化素质虽然已经随着时间恢复了一些,但仍旧是完全无法挣扎开来。可那坚固的手铐在云姨的手指下,却像是沙子做成的一样,瞬间便断裂开来。

    “我们走吧。”云姨转过身,就向着多多走去,要牵着他的手离开。

    “等等!”

    听见陈小练的声音,云姨停下脚步,转过身用询问的目光看着陈小练,却没有开口。

    “那盏灯,是怎么回事?”

    陈小练指了指多多。

    云姨看了一眼自己牵着的多多,又看了看陈小练,表情仍旧冷漠:“这和你没有关系。”

    说完话,她正要离去,却因为陈小练的下一句话而停下了脚步,转过头来,双目中闪出一道异芒。

    “这盏灯,是我的。”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