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都市言情 > 天启之门 > 第六百三十六章 【在这里等着】
    “就是这个小镇?有多少人?”

    塞巴斯塔远远望着小镇,没有回头,对身后的断钢与吉安娜问道。

    “因为害怕打草惊蛇,所以我只能在外围观察。”断钢对塞巴斯塔躬了躬身,回答道:“数量大约是一百多人,再精确的话,就没办法了。”

    “人数倒是不多。”塞巴斯塔点头:“既然这样,那就赶紧动手吧。快速清理掉,你们也好早些回去复命。”

    “是。多谢塞巴斯塔先生出手相助”吉安娜与断钢恭敬点头,齐声道。

    “嗯……虽然人数不多,但面积倒是有点大了。要……花上一点时间。”

    塞巴斯塔说着,已经伸出了双手。右手的食指上,指甲飞快地生长出来,形成了一根锋锐的刀刃,在左手的掌心轻轻划出了一道伤口。

    几滴深红色的血液从伤口中流出,落在了地上。血滴接触到了干燥的土壤,却没有立刻被吸收,而是如同一条游蛇般,蜿蜒地向着小镇的方向游去。

    随着血滴的行进,在它们的身后,都留下了一道道深红的印迹。但偏偏不论它们游走了多远,自身的体积却没有半点减少。

    那血滴游走得飞快,在接近了小镇之后便四散分开,仿佛在用那血色印迹绘画着什么图案一般,直到消失在视线之外。

    在那血滴游走之时,塞巴斯塔一直半闭着双眼,不言不动。

    ……

    在自己的住所之中,杨林面前的桌上放着一把拆散的突击步枪,仔细擦拭着。

    除了这挺班用机枪之外,桌上还有三把不同式样长短的枪械,身旁放着半箱子弹。

    丹尼尔与格蕾丝两人坐在杨林的对面,手里同样各自捧着枪械。

    “杨林……”丹尼尔打破了沉默:“你真的觉得……蓝海说的事情有可能发生?”

    “我信他。”杨林擦干净了机枪部件,开始组装起来,头也不抬地回答道:“在曼哈顿那里,你们也都见过了那些家伙。”

    “但……这个世界毕竟很大。我们……也不一定就会被他们找到吧……”格蕾丝脸色很难看。

    杨林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如果被找到了呢?你打算毫无防备,像杀鸡一样被他们杀掉?”

    “但就算做了防备……又怎么样!”格蕾丝突然站了起来,将手中的枪重重摔在了面前的桌上:“看着这玩意!再想想我们曾经见过的那些怪物!如果他们真的出现的话!你真的以为靠着这种东西,就能对抗得了么!”

    “能不能是一回事,做不做又是另一回事。”杨林看了一眼格蕾丝:“我们天朝人有句古话,叫做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格蕾丝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目光死死盯着杨林:“那如果,我不愿意玉碎呢?”

    “只怕……那也由不得你。”杨林淡淡道:“蓝海临走之前告诉过我,那些漏洞者要的是恢复这个世界尽头的刷新,来保证他们的存活。你能拿什么来跟他们讨价还价?何况……就算是我们躲过了追杀,世界尽头恢复了刷新之后,我们也依旧会被抹杀。”

    “你的意思是……我们不管怎么样都死定了?”格蕾丝死死瞪着杨林:“那你准备的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我如果没记错的话,格蕾丝,你是瑞士人吧。”杨林看着格蕾丝,耸了耸肩:“对于一个在上一次大战中,虚与委蛇,抱着中立国的名号,却和纳粹暗通款曲的国家的国民来说,我想你或许不懂一个词,叫做气节。”

    “你……”格蕾丝满面羞怒,正要开口反驳,杨林的眉头却突然皱了起来,转过身望向墙角,同时伸出手掌,在身后虚虚一按:“别说话!”

    一道淡淡的血腥气钻进了杨林的鼻子。

    目光顺着那血腥气传来的方向搜索而去,杨林看见了一道血线飞快地从身后的地板上穿梭过去。

    两道木板材料的墙壁下方,各有一个小洞。血线正是自一头穿进,再笔直地从另一头穿出。

    “这是……什么东西?”丹尼尔警觉地立刻站起身,将枪端了起来,瞄准了那道血线。

    “出去看看。”杨林毫不犹豫地拎起班用机枪,推开门走了出去。

    那道血线果然从屋内延伸了出来,依旧是沿着一条笔直的方向,穿过草坪和街道,又扎进了道路对面的另一座屋子。

    “终于还是来了。”杨林面上没有丝毫表情,拉动了一下枪栓。

    “那……那我们怎么办!逃么?”格蕾丝慌了。

    “逃得掉么?”杨林淡淡看了一眼格蕾丝。

    ……

    “好了。”

    塞巴斯塔缓缓睁开眼,左手抬起,掌心对着身前的小镇。

    手上的伤口原本早已停止了流血,但在塞巴斯塔抬起手之后,伤口处却隐隐渗出一道血光来。

    随着那一道血光的亮起,方才血滴所画下的印迹也呼应着亮了起来。

    从高空看去,那些血滴所留下的印迹,正好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六芒星法阵,将整个小镇都笼罩在了其中。

    而塞巴斯塔三人,此刻正处在六芒星的一角上。

    “走吧。从现在开始,这个小镇上的人,再没有人能够踏出一步。”

    塞巴斯塔转过头,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当先迈出了脚步。

    断钢与吉安娜两人面露喜色。断钢从怀里掏出了一根短棍,手轻轻一抖,那根短棍便从两头各自放射出一道光刃来。

    吉安娜则从储物装备中取出了那块飞行滑板,纵身跳了上去,手里也端上了一门火箭炮。

    “储物装备,飞行滑板……这一次的刷新周期,你倒是捡到了不少好东西啊。运气不错。”塞巴斯塔瞥了一眼吉安娜,笑了笑:“不过,你飞行的时候还是小心点,别撞到边缘去了。法阵……可没长眼睛。”

    说完,塞巴斯塔一招手,从储物装备中掏出了一面厚实沉重的合金盾牌,向着法阵的边缘抛去。

    就在合金盾牌飞到血线上空之时,一道光幕突然自血线上浮现出来。盾牌撞上了光幕,顿时缠绕上了一道紫色的电光。

    转眼间,盾牌便被电光烧灼融化,变作了一滩铁水落在了地面上。

    “是……我一定会小心的!”吉安娜望着那道光幕,打了个寒噤,连忙点了点头。

    “那么,出发吧,去清理掉这个副本里的觉醒者!”

    ……

    一枚火箭弹从天而降,射中了一座房屋。木制的屋子发生了剧烈的爆炸,残余的一半也开始熊熊燃烧起来。

    一个浑身冒着火的男人惨叫着从屋子里狂奔出来,但迎接他的却是一道光刃的斩击。

    断钢咧开嘴大笑着,看着地上被切成了两半的尸体。伤口因为高温的灼烧,在被切开的同时就已经碳化,甚至没有血液从尸体中流出。

    “行了,下一栋。”

    塞巴斯塔没有出手,双手背负在身后,缓步向前走去。在他的左眼上,挂着一个玻璃的单片眼镜,镜片上正显示出一个个光点。

    头顶上空,吉安娜踩着飞行滑板,手里端着火箭炮,瞄准了塞巴斯塔指定的下一栋屋子。而断钢则大步向前,冲了过去。

    又是一枚火箭弹射中屋子,这一次,没有人再冲出来。

    “下一栋。”塞巴斯塔镜片上的光点又消失了一个。

    此刻,小镇上更多的房屋里,居民开始冲了出来。

    方才的两声爆炸,已经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算了,随意开火吧。”塞巴斯塔看着镜片上的光点开始了杂乱无章的晃动,冲着天空中的吉安娜摆了摆手:“让他们逃。”

    “是,塞巴斯塔先生。”吉安娜点了点头,端起手中的火箭炮,瞄准了人群聚集最多的地方,连续扣动了扳机。

    爆炸声开始此起彼伏地响起,小镇瞬间便变成了一片火海。

    从高空望去,下面的觉醒者像是一群炸窝的蚂蚁一般,疯狂四散奔逃着,再被爆炸与火焰吞噬。但吉安娜的脸上却没有半点波澜,只是冷静地瞄准,击发,再瞄准,再击发。

    这只是简单的清理工作而已,不需要掺杂太多的个人情感。

    在现实世界之中,漏洞者本来就是最特殊的一类存在。无论对开发组,对玩家,还是其他觉醒者来说,他们都必须隐藏起自己的身份。

    而对于进入世界尽头,已经渡过了漫长时间的漏洞者而言,这里已经失去了一切记忆与能力的觉醒者,就与蝼蚁并没有什么两样。

    ——甚至没有人会去故意地杀戮他们。即便是不去管他们,在固定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到来一次的刷新周期之后,这一批次的觉醒者都会被彻底清空。

    除了现在这样的非常时期。

    下方的觉醒者很快就发现了天空中那个踩着飞行滑板的女人就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开始惊惶地向着小镇四周奔逃起来。

    而吉安娜手中火箭炮开火的方向,也开始刻意地将这些觉醒者向着小镇的边缘驱赶而去。

    很快,出现了第一个跑到六芒星阵边缘的牺牲者。

    光幕亮起,电芒闪烁。那个毫无防护的觉醒者转瞬间就被电成了一堆焦炭,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

    然而这个小镇相对于普通人的视野来说,还是太大了一些。更多的觉醒者没有意识到脚下法阵的存在,仍然在前仆后继地撞上法阵边缘,化作飞灰。

    而那些奔跑在一处的觉醒者,即便是看见了前面的同伴在电光中被烧焦倒下,想要转头逃跑时,也会发现后路已经被燃烧着的火焰封堵住。

    “你可以不用出手了,在这里等着就是。”

    看着正手握光刃,跃跃欲试的断钢,塞巴斯塔微微一笑,淡淡道。

    眼前生命探测仪上的光点,正在以飞快的速度减少着。

    有空中的吉安娜在不停开火,驱赶着地表的觉醒者,近战系的断钢已经没有出手的必要了。

    “是。”断钢点了点头,就在同时,一声沉闷的枪声响起。

    空中的吉安娜突然像是被重锤锤了一下般,从飞行滑板上摔落了下来。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