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都市言情 > 天启之门 > 第六百三十八章 【王!】
    “真的?!”吉安娜双眼中顿时放射出了光芒。

    虽然现在,世界尽头的漏洞者们成立了盟约,对所有的觉醒者进行清理,但没有人敢确定这种举动是不是真的能够成功。

    毕竟世界尽头一直在刷新新的副本与觉醒者,而漏洞者的数量却几乎不会增加,什么时候能够清理完成,还是遥遥无期。而上层世界何时会发现这里的异状,却没有人知道。

    或许是十天后,或许是一百天后,或许永远都不会发现,也或许……就在下一秒。

    但如果,真的有某个漏洞者掌握了能够躲过开发组手动清空的办法……

    “但……”吉安娜指了指杨林三人,表情疑惑:“这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塞巴斯塔没有直接回答吉安娜,而是望向杨林:“你们知道会遭遇我们的清理行动,也知道我们漏洞者的存在。这是谁告诉你们的?”

    杨林冷笑一声,却没有回答。

    “不回答?”塞巴斯塔蹲下身,从地上捡起了那杆M1903,笑了笑:“用这种破烂,就想跟我们对抗,只怕太天真了些吧。这个世界里的漏洞者,没有几个会被这种破烂干掉。不过对于你们——”

    塞巴斯塔单手握着步枪,对准了杨林的脑袋,咧嘴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应该不防弹吧?”

    杨林目光平静地看着塞巴斯塔,仍然没有半点开口的意思,任凭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自己眉心。

    “不怕死,很有种。”塞巴斯塔点了点头,枪口缓缓平移,从杨林的眉心挪开,指向了他身后不远处的格蕾丝:“那么说来,你应该也不介意你的同伴死在面前了吧。”

    看着塞巴斯塔的食指已经搭在了扳机上,格蕾丝疯狂地扭动挣扎起来,但那粘稠的果冻状血浆却将她包裹得紧紧的,怎么也挣扎不开,只能在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呜咽声。

    “她不是我的同伴。不过这也无所谓了。”杨林瞥了一眼塞巴斯塔的枪口,眼神冷漠:“随便你做什么吧。反正无论你开枪与否,我们这些觉醒者最终都是会死的。”

    但这时的塞巴斯塔,注意力却已经从杨林的身上挪开,饶有兴味地望着正在疯狂挣扎的格蕾丝。

    这个女人眼里亮出的求生欲,是塞巴斯塔所见过最强烈的。

    “你……有话想说?”塞巴斯塔刚说完,就看见格蕾丝拼了命地不住点头。

    他笑了笑,也不见有什么动作,包裹着格蕾丝的血浆便向下退却了一些。

    血浆刚离开嘴,格蕾丝顾不上剧烈的喘息,已经上气不接下气地叫了起来:“我……我知道那个人是谁!”

    “你闭……!”杨林咆哮了一声,但只说了两个字,他身上的血浆已经涌了上来,将他的嘴封住。

    “看来,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你这么有骨气的。”塞巴斯塔用嘲讽的眼神看了看杨林,又转向格蕾丝:“说吧,那个漏洞者叛徒……是谁。”

    “我……我说出来的话……你可不可以不要杀我?”格蕾丝战战兢兢地看着塞巴斯塔,小心翼翼地问道。

    “当然可以。”塞巴斯塔笑了起来:“清理工作只是为了帮助世界尽头恢复正常,避免被开发组手动彻底清空而已。如果你给出的讯息,能够帮助我们躲过清空,我们自然没必要追杀你们了。”

    “好!”格蕾丝心稍稍定了一些,平复了一下呼吸:“那个人……叫陈小练。”

    听见这个名字时,塞巴斯塔顿时一愣。

    他没想到会在这里,再一次听见这个名字。

    看见塞巴斯塔色变,格蕾丝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有些畏惧地向后缩了缩。

    “没事,你继续说下去。”塞巴斯塔微笑着挥了挥手:“这个陈小练,他是漏洞者?”

    “我不太清楚……漏洞者是什么意思……总之,他和你一样,也有特殊的能力。”

    塞巴斯塔点点头:“那你们,是怎么认识他的?”

    “我们镇上的食物不够了,所以,蓝海带了我们三个人,去找食物……”

    格蕾丝磕磕巴巴地讲述着四个人怎么在曼哈顿副本遇到了德尔哈的袭击,又被陈小练救下,眼看着他与兀牙大战一场之后,回到了这个镇上。

    塞巴斯塔从头至尾都没有打断,只是听着她的讲述,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这么说来……”等到格蕾丝说完,塞巴斯塔伸出手摩挲着自己的下巴,缓缓道:“他在和兀牙动手之前,已经知道了世界尽头现在的状况?”

    “兀牙……就是那个蛇头怪龙?”格蕾丝想了想,小心翼翼地说道:“他们确实对话了很久,但我们当时离得很远,也不知道他们究竟说了什么。”

    “兀牙会告诉他的。”塞巴斯塔脸上仍旧挂着淡淡微笑:“这小子能把兀牙打成重伤,实力算得上很不错了。兀牙这家伙虽然傲气,但却并不鲁莽。盟约现在缺乏清理的人手,碰见这么一个好手,他会拉拢的。”

    “兀牙先生……被他打伤了?!这不可能!”身后的吉安娜发出了一声惊呼:“塞巴斯塔先生,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背对着吉安娜的塞巴斯塔表情微微一窒,但却没有被发现。他没有回答吉安娜的问题,而是继续对格蕾丝问道:“那么,那个叫陈小练的小子,为什么宁可和兀牙作对,和盟约作对,也要保住你们?”

    “好像……是因为蓝海。”格蕾丝迟疑了一下:“我听过一些他和蓝海的对话,虽然并不完整,但听起来似乎是在他生前就认识蓝海,只是蓝海却不记得他。”

    “那个蓝海也是觉醒者,被系统清空了记忆之后,不记得陈小练也是理所应当的。但这个理由……不够。”塞巴斯塔缓缓摇了摇头:“就算是原本再好的关系,也没有自己的性命重要。除非陈小练可以确定,自己不会因为世界尽头被手动清空而抹杀。但问题是……”

    他转过头,看了看吉安娜:“时间对不上。那三个人的尸体最早被发现,距离现在已经有好几天了,并且他们负责的副本都距离曼哈顿很远,不太可能是这个叫陈小练的小子干的。”

    “您的意思是……他不是您要寻找的对象?”吉安娜想了想,刚开口问道,却远远看见了断钢正从街道尽头走来。

    他的右手上延伸出一根蛛索,一直拖到身后。那根蛛索的尽头,拖着十几个雪白的茧,随着断钢的拖拉在地上不断挣扎扭动着。

    “塞巴斯塔先生,您的生命探测器。”尽管拖着十几个茧,断钢脸上却没有丝毫吃力之色,大步走到了塞巴斯塔身前,从脸上取下了那单目镜,递到塞巴斯塔面前:“在捕捉的时候,有五个逃跑时撞上了法阵的外壁死了。还活着的,都在这里了。另外……”

    断钢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那些茧,其中一个的上面做了一个暗红色的标记。他伸手拽住牵连的那根蛛丝,将它拉到了自己面前:“这家伙,和其他人不太一样。”

    “辛苦了。”塞巴斯塔冲断钢礼貌地笑笑,伸出手接过了生命探测器,走到了那个做了标记的茧面前:“怎么不一样?”

    “他是这群人里,唯一一个没有逃跑的。相反,在见到我之后,反倒是立刻跪下求饶,说他有秘密要告诉我。”

    “什么秘密?”塞巴斯塔抬眼看着断钢。

    “我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断钢摇了摇头:“这个副本,现在是您在处理,我就直接把他带过来了。”

    “你做得很好。”塞巴斯塔笑笑,伸出一根食指按在了这枚茧的上端。他的手指如同锋利的刀锋般,只是轻轻滑过茧的表面,就瞬间在上面勒除了一道光滑整齐的裂缝,露出了里面一张苍白而惊恐的面庞。

    塞巴斯塔的下手很精准,茧只被他划开到了只能露出脑袋的位置,而躯干却仍旧被紧紧束缚着。

    “说吧。”塞巴斯塔看着这个男人,笑笑:“如果你的答案能够让我满意,我会留下你的命。”

    “是……是……”男人尽管被茧束缚着,还是竭力连连点头:“我的名字是……陆雷亚……”

    “我没兴趣知道你的名字。”塞巴斯塔不耐烦地打断了陆雷亚:“说,你知道什么秘密。”

    陆雷亚像是被刺了一下,身体收缩了一下:“我……我知道有一个人,掌握了回去的办法!”

    “回去?”塞巴斯塔的双眼顿时眯缝了起来:“你所谓的回去,是什么意思?”

    “回去……就是回去!回到我们本来的世界!回到……我们活着的那个世界!”陆雷亚着急地嚷了起来。

    塞巴斯塔的笑容瞬间消失,目光也变得锐利如刀,死死盯着陆雷亚。

    而站在他身后的吉安娜和断钢两人,也齐齐发出了一声惊呼。

    “塞巴斯塔先生,这……这怎么可能!”吉安娜抢先道。

    而断钢却低下了头去,将自己双眼中的悔恨与贪婪深深藏了起来。

    如果……这个男人说的是真的……

    他后悔刚才没有提前问清楚陆雷亚,知道的秘密究竟是什么。

    而现在,一切的主导权都落在了塞巴斯塔的手中。

    “说吧。回去的办法,究竟是什么。”

    塞巴斯塔伸出手,沿着陆雷亚身前茧上的缝隙继续往下划了一道。茧壳顺畅地分开,露出了陆雷亚的身体。

    陆雷亚连忙抖落了茧壳,冲着塞巴斯塔卑微地一躬身:“先生,我也不知道究竟怎样才能回去。但我知道……能回去的那个人是谁,现在在哪里。”

    “陈小练?”塞巴斯塔此时已经渐渐回复了平静,冲着陆雷亚露出了一个微笑:“你说的这个人,就是他吧?”

    “是!是!就是他!”陆雷亚忙不迭地点头。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他对你说起过?”

    “不……他没有。”陆雷亚飞快摇头:“只是我的推测而已。他说过,他是为了找一个叫乔乔的女孩,特意自杀才来到这里的。当时……蓝海曾经问了他一句,是不是有回去的办法。他虽然给出了否定的答案,但……在那一瞬间,他稍稍迟疑了一下,而且脸上的表情也很不对劲。”

    陆雷亚赔着笑:“我以前……看过一部叫做don’t lie to me的美剧,里面有提到过,人的微表情会出卖内心的想法。陈小练当时的表情,绝对是在说谎时才会出现的!他只是不想告诉我和蓝海,才选择了撒谎!”

    “嗯……”塞巴斯塔凝眉沉思了片刻,抬起头来:“那么,这个叫陈小练的小子,现在在哪里?”

    “他已经离开了,带着蓝海一起。”陆雷亚咬了咬牙:“为了找那个叫乔乔的女孩!他肯定……是打算找到乔乔,然后和蓝海一起离开这个世界的尽头!”

    “你们觉得呢?”塞巴斯塔转过头,问向断钢和吉安娜。

    “他们两人的说辞可以互相印证,应该没有在撒谎。”吉安娜想了想:“但问题是……漏洞者在死前,应该是不可能知道世界尽头的存在的,更不可能知道什么死后再回去的方法!如果他真的是故意自杀进入世界尽头,又打算带着一个人离开,那这种方法……又是谁告诉他的?何况……我进入世界尽头那么久了,也从来没有听说过曾经有漏洞者从这里离开!”

    “你没有听说过,只不过是因为你进入得还不够久而已。”塞巴斯塔脸上突然现出了一股诡异的神情:“谁告诉过你,没有人从世界尽头离开过?”

    “真的……有过?!那个人是谁?!”

    吉安娜和断钢的眼神立刻变作了炽烈的狂热。

    “一个……你们绝对不曾听过的名字,因为那已经成为了世界尽头中的禁忌。曾经知道他存在的人,已经几乎都已经死了。而即便是寥寥无几还活着的人,也没有一个人会再提起他的名字。”

    塞巴斯塔仰面向天,良久,才淡淡道:“在那个时候,整个世界尽头里的漏洞者,都是他的臣民。而他……”

    “是这里的王!”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