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都市言情 > 天启之门 > 第六百三十九章 【骨气】
    “王?!”

    吉安娜惊呼了一声:“世界尽头里……每一个漏洞者都是独自生存着的。如果不是这一次的自动清理机制出现了问题,我们甚至不可能建立起盟约。这种地方……怎么可能有什么王的存在!”

    “为什么不可能?只要……你够强。”塞巴斯塔脸上挂着嘲讽的冷笑。

    “可……一个人就算再强,最多也不过是S级而已。那个时候的世界尽头……难道只有他一个人是S级?”吉安娜喃喃道。

    塞巴斯塔摇了摇头:“当然不是。现在整个世界尽头的S级,只有三人而已。而在那时候,却足足有五人之多。王一个人,却生生压制住了那五个……S级的强者!”

    “所以……”塞巴斯塔长叹了一声:“王靠着自己超越所有人的强横,制定了规则与秩序,要求每一个人都按照他的指令去生活。禁止私斗,禁止无故杀戮觉醒者,所有刷新进来的物资都要在他的安排统一分配……那个时候的世界尽头,简直就像是一个……大军营!”

    “五个S级……?”断钢骇然:“除了兀牙大人与雷狐大人之外,还有两人现在去哪了?S级高手……难道也会为了装备自相残杀?”

    “两个?”塞巴斯塔冷笑:“是五个!那时候的雷狐和兀牙,还只是听见王的咳嗽都会被吓到漏尿的小角色而已。那时的五个S级强者,都被王……杀了。”

    “为什么!”吉安娜不敢置信地看着塞巴斯塔。

    “因为……他们知道了王要离开。而在面对着离开世界尽头这样的诱惑时,就算是原本再大的恐惧,也会被贪婪所压倒的。只不过……他们毕竟还是错估了自己的实力。即便是五个人联起手来,也依旧被王所斩杀。

    不仅仅是那五个S级……准确地说,是几乎所有的漏洞者在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都发了疯一般地参加了那次的战斗……不,应该叫战争,来抢夺那回到现实世界的机会!

    王一个人,对抗整个世界尽头,而最后的结果,却依旧是他赢了……

    那一天,他一个人,杀光了世界尽头里几乎所有的高手,而能够活下来的,就只有我和兀牙雷狐这样的胆小鬼,早早便脱离了战场,或是干脆一开始就不敢去挑战王的权威。在他离去之前,脚下堆积的尸体和鲜血已经堆积成了一座小山,而他……就独自一个人站在山巅之上,冷冷地看着我们。”

    吉安娜怎么也没有想到,强大的塞巴斯塔先生,在回忆起这段往事的时候,眼中竟然也会流露出那么深的恐惧。

    “所以……如果陈小练真的掌握了离开世界尽头的办法的话,他一定……是从王那里得知的,没有别的可能。”塞巴斯塔从天空中收回目光,望向了陆雷亚:“现在,告诉我,陈小练在哪里。”

    “我……我……”陆雷亚面对着塞巴斯塔炽热的目光,咬了咬牙,颤抖着身体,鼓足勇气:“我也要走!我也要回去!除非你保证……你能带走我,我才会告诉你陈小练在哪里!”

    “谈条件?”塞巴斯塔笑了起来:“是什么给了你这样的勇气?”

    “我听陈小练说过了!”陆雷亚用力挺起胸膛:“我们……这些人叫做觉醒者!你们漏洞者可以躲过世界尽头的刷新,但我们会被清空掉!就算我们躲过了你们的追杀,最终也一样逃不开死亡的命运!除非……除非你把我带出去,我才能活!你如果不答应我,我就不会告诉你陈小练的去向!反正……大不了也就是个死而已!”

    “我明白了。既然这样……”塞巴斯塔点了点头,伸出了食指,横在了陆雷亚的脸上:“那你就——死吧。”

    陆雷亚的双眼刚刚变作愕然,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已经感觉到了一阵寒意从脸上传来,随后,是整个眼中的世界开始旋转倾覆起来。

    塞巴斯塔微笑着收回手,看着陆雷亚被从中切开的半个脑袋滚落地上,将手指伸进嘴里舔了舔,又转回头望向了格蕾丝:“我想,你应该不会跟我谈条件了吧。”

    “我……我……我……”格蕾丝已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双腿像是筛糠一样抖动着,嘴里蹦不出一个完整的词来。

    “如果不打算谈条件的话,就告诉我。我喜欢听话的女孩,明白么?”塞巴斯塔的手指已经被舔干净,重新按在了格蕾丝的脸上。

    “陈小练和蓝海说过,要去其他的副本找别的漏洞者,然后假装成什么都不知道的新人,被带去宫殿!这样才能找到乔乔!只是……我不知道陈小练有回去的办法!刚才真的……真的不是我故意没有说!”格蕾丝双腿蹬地,连连后退,一直退到了身后一座屋子的墙壁前。

    “方向呢?他们往哪里去了?”

    “他们开了一架飞机,往……有雨林的那个副本方向去了!”格蕾丝快要哭出来了:“饶了我!别杀我!我……我不要回现实世界了!就让我在这里活着吧!能多活一天都好!只要你别杀我!”

    “谢谢你。你的确是个听话的女孩。”塞巴斯塔微笑着伸出手,轻轻抚摸了一下格蕾丝的金发:“而且,你的头发也很漂亮,和我的一样。”

    然后,他按着格蕾丝的脑袋,温柔地拧断了她的脖子。

    “塞巴斯塔先生……不,塞巴斯塔大人,这么快就杀了她……会不会不太好?万一还有什么没有问出来的……”断钢的脸色有点难看,小心翼翼地问道,同时更换了称呼。

    “没什么需要问的了。”塞巴斯塔摇了摇头,笑得很开心:“我现在的时间并不多,必须赶在陈小练抵达宫殿之前找到他,绝不能让盟约里的其他人知道这个秘密。否则……上一次那样的血腥战争……只怕又要再次上演了。毕竟回去的名额只有一个,而又有谁不想回去呢?”

    “塞巴斯塔先生,你说名额……”吉安娜不敢置信地看着塞巴斯塔:“只有一个?”

    断钢却只是缓缓向后退了两步,压低了嗓子:“塞巴斯塔大人,我不敢和您争回去的机会,只想为您效劳。请您无论如何,带上我同行……”

    “断钢,你的额角,怎么开始流汗了?你很热么?”塞巴斯塔玩味地看着后退了两步的断钢:“奇怪,你的手为什么按住了光剑?”

    “塞巴斯塔大人……请相信我的忠诚……”断钢咬紧了牙关,脸色一片苍白:“我……我宣誓向您效忠……”

    “你知道么,断钢?”塞巴斯塔悠然一声轻叹:“在知道能够回去的消息之前,世界尽头中的臣民,没有一个人没对王宣誓过效忠。而最后的结局,你已经知道了。你觉得,我可以相信你么?”

    吉安娜这才猛地反应了过来,尖叫一声,已经踩上了飞行滑板,向后激射而出。

    “白痴!”看到吉安娜逃跑,断钢也发出了一声暴喝,右手握紧了光剑,向着塞巴斯塔猛冲了过去。

    双刃光剑在断钢手中挥舞成了一个圆形,劈向了塞巴斯塔,然而只劈到了一半,却硬生生地被架在了半空中。

    塞巴斯塔只用食中二指,就捏住了断钢的手腕,脸上仍旧带着微笑。

    “抱歉,断钢。以前的你也不是我的对手,更何况……”

    他的两指轻轻一夹,就将断钢的手腕捏碎。

    光剑失去了能量供应,两头的光刃消失,只剩下一个空荡荡的握柄落在了地上。

    “在杀了兀牙之后,我现在,也是S级了。”

    不顾断钢脸上惊愕的表情,塞巴斯塔已经温柔地将他拥到了自己的怀中,一口咬了下去。

    当塞巴斯塔放下手中已经被吸干的断钢尸体时,抬起头来,天空中恰好爆出了一道绚烂的烟火。

    那是吉安娜踩着滑板,撞在法阵边缘上时触发的电光。

    “断钢说得没错,真是一个白痴。我明明已经提醒过你了,法阵可没长眼睛啊。”塞巴斯塔摇了摇头,低头看向身后。

    丹尼尔表情慌乱,不住地在挣扎,却怎么也挣脱不了血浆的包裹。而杨林却只是静静地坐在地上,眼神平静得像是湖水。

    “你叫什么名字?”塞巴斯塔深深与杨林对视了片刻,同时,粘稠的血浆也下滑了一些,放开了杨林的嘴。

    “杨林。”

    “我会记得你的名字的。你是个……有骨气的人。”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