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都市言情 > 天启之门 > 第六百四十四章 【让他放!】
    云姐一声冷笑,一道银光从体内沿着手臂流入枪柄,再顺着长枪没入血海之中。

    随后,整个血海下方,无数光柱突然射出,纵横交错,将海面都映照得成了一片银色。

    每一道光柱都是自地下射出,直至天际。在光柱的周围,血浆因为热力而飞快地沸腾蒸发着,化作浓厚的红色雾气,再渐渐消散无踪。

    血海的海面,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下降着。

    “别做梦了!我的血魄池,怎么可能被你们那么轻易地打破!”

    塞巴斯塔闷雷般的咆哮又一次在天空中滚滚响起,周围被召唤出了更多的血手,团团向着四人所在的位置砸下。

    但每一条血手,都在挥起到一半的时候,被蓝海射出的光束扫成两段,摔落海中。

    银色光柱越来越明亮,血海也变得越来越浅,终于,在一声负伤野兽般的凄厉长嘶之中,整片血海都蒸腾一空。

    半空中刚刚成型,却还未被扫断的血手,也在失去了力量支撑之后,重重摔落,随后消散于无形。

    “交给你了。”蓝海喘着粗气,连继续保持站稳的力量都没有丝毫剩下,向着云姐望了一眼,便向后直直倒了下去。

    他双臂外缠绕包裹着的无数触手,已经枯萎了十之八九,掌心之中的两枚胶状晶体,也黯淡得没有半点光芒。

    陈小练一把抢上前去,抱住了蓝海,本能地想要往他的嘴里塞上一根辣条,却突然反应了过来在这里,没有储物装备,也没有个人系统。

    “该死!”陈小练狠狠咬了咬牙,却看见蓝海微微摇了摇头:“没事,不用担心。长在我体内的这玩意,似乎没那么容易让我挂掉。”

    看见蓝海虽然虚弱到了极点,但生命却至少暂时无虞,陈小练点了点头,将他扶着轻轻放在地上,抬起头望向天空。

    就在血海被蒸发殆尽的那一瞬间,塞巴斯塔挥舞着双翼的身影也重新出现在了半空中,而云姐也拔出了长枪,双脚在地上一蹬,冲上了天空。

    塞巴斯塔的嘴角流出了一丝黑血,死死盯着云姐,双手飞快地覆盖上了一层鳞片,指尖也生长出了十根尖利的指甲,双翼飞快扇动了两下,自半空中迎着云姐俯冲了下去。

    “既然血魄池要不了你的命,那就用我的这双手!”

    随着他的嘶吼声,塞巴斯塔的身周也包裹上了一层浓厚的血雾。

    枪尖与利爪轰然碰撞在了一起,然而被轰飞的,却是居高临下的塞巴斯塔。

    在两人相碰的瞬间,枪尖的银芒瞬间撕裂了塞巴斯塔身周的血雾,再削开了塞巴斯塔的指尖,刺在了他的胸前。

    一道瓢泼般的血花飞溅出来,塞巴斯塔的胸前被长枪撕裂出了一道巨大的伤口,整个人被抛飞出了数百米远才定住身形,一双怨毒的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云姐。

    然而还没等他重新站稳,下一枪又已经到了他的胸前。

    在塞巴斯塔的吼叫之中,这一枪将他的身体刺了个对穿。枪上灌注着的银色斗气顺着伤口流入,再从塞巴斯塔的五官七窍之中爆发出来,整个人都像是变作了一团巨大的焰火。

    但塞巴斯塔却仍然没有死!

    他双手突然伸出,用力握住了胸前的枪柄,向外猛地一拔。

    枪刃从胸前拔出时,再一次拉出了一道血花,让他胸前的伤口显得更是恐怖,但至少,枪上的斗气却已经不再对他造成伤害。

    塞巴斯塔双手握着枪柄,双眼死死盯着云姐,和她角力起来。

    枪柄在两人的大力之下,开始渐渐弯曲起来。云姐的脸上虽然仍旧淡漠没有表情,但呼吸却开始微微地急促。

    塞巴斯塔猛地侧头偏身,伸出右手,重重砍向了枪身中段。长枪本就已经弯曲得几乎成了一个半圆,再被他这么一斩,爆发出清脆的一声响声,断成了两截。

    原本蓄在枪身上的两人力量,也在这折断中终于释放出来,各自弹在了彼此的身上。

    云姐如同一颗炮弹般被从空中轰了下来,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而塞巴斯塔也被高高弹向了空中。

    泥土被这么剧烈的撞击轰得四处飞溅,但在云姐站起身时,身上却仍旧洁净没有一丝尘埃,看不出半点受伤的痕迹。

    “还不错。”她抬起头,冷笑着望着天空中那个飞速变小,又再缓缓变大的身影:“能跟我打一打,算得上是不错了。”

    塞巴斯塔挥动着双翼,重新飞到了云姐的上空,呼吸声像是被扯坏的风箱一样嘶哑。

    他全身上下都满是流淌的鲜血,胸前巨大的伤口几乎要将他撕裂成两半,甚至能够看到肋骨之内的内脏,但他望着云姐的眼神之中却没有半点畏惧。

    “厉害!确实厉害!”塞巴斯塔深深吸了一口气,肺部的血沫从胸前的伤口喷泉般涌出,收起了刚才的怨毒眼神,笑了起来:“真没想到,世界尽头里还有你这样一个默默无闻,那么多年来一直隐姓埋名的高手。幸好我弄来了兀牙的魔龙血,否则……只怕我还真的会被你干掉!”

    “你以为这样就不会了么?”云姐冷笑。

    “你的枪法确实很好,但现在你的长枪都已经被我折断了,我看你赤手空拳,怎么来跟我打!”塞巴斯塔看了看手无寸铁的云姐:“我看过了,你的身上没有储物装备。而且……”

    他双拳在胸前猛击一下,缓缓拉开。随着双臂的分开,一道虚空裂隙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一道血河自裂隙中流淌出来,涌向了塞巴斯塔,自胸前的伤口钻入,飞速地修补起他身上的伤势来。

    “知道血族血统的恢复力有多强么?”

    “你的自信,原来是来自于这里。”云姐点了点头,突然叹了口气:“不过,你恐怕弄错了点什么。”

    “哦?你想告诉我什么?”

    “两件事。”云姐伸出手,在脑后梳拢了一下长发:“第一,那柄长枪,并不是什么装备,而是来自我的技能。”

    她重新扎起了头发,右手一招,一道银芒从掌心流出,随后在手中重新凝聚出了一柄与先前一模一样的长枪来。

    塞巴斯塔的脸色已经变了。

    “第二——”云姐仰起头,望着塞巴斯塔,突然露出了一抹笑容来。

    自陈小练见到她以来,就没有在她的脸上见到过除了淡漠与冷笑之外的表情。

    直到现在,他才发现,这个女人笑起来有多好看!

    她那完美无暇的五官原本就已经足够动人,而在当那份笑意绽放的时候,更是美到了摄人心魄。

    这笑容里没有媚意,没有娇憨,没有一切“仅仅与女性绑定”的特质。

    而是更加纯粹,与性别毫无关联的美。

    “我刚才,并没有用技能将自己完整地武装起来。”

    长枪浮现在掌心中之后,那银光并没有就此消失,而是沿着她的手臂飞速地向上延伸。

    银光流过的地方,云姐原本的衣物就此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套铠甲!

    一套闪着璀璨银光的铠甲!

    这铠甲从头到脚,将云姐包裹在了其中,却丝毫不显得臃肿,而是越发将她的身形衬托得修长矫健。

    在这件铠甲上,陈小练看不出任何的年代特征,甚至连它是中式还是西式都没有办法给出界定来,反倒是更像……

    “圣……圣衣?”

    陈小练盯着那套铠甲,连下巴都快要掉了下来。

    头盔没有完全包裹住云姐的后脑,让她的长发从缝隙中披散在肩后。黑色流瀑一般的长发,将银盔银甲衬托得更是绚烂夺目。

    银光继续向下流转,在云姐的身下形成了一匹高大矫健的骏马,前蹄扬起,高高昂首长嘶了一声。

    云姐手中的银枪向着半空中的塞巴斯塔指了一指,随后,陈小练眼睁睁地看着那匹马前蹄在空中一抬,像是面前有一道透明的楼梯一般,就这么踩着空气向着天空中冲了过去。

    她整个人简直就像化作了一颗流星,在身后留下长长的尾迹,手中的长枪只是平平端着,但却蓄满了力量,随时将要爆炸开来。

    云姐冲到了塞巴斯塔的面前,掌中长枪刚刚刺出,塞巴斯塔身前的那一条虚空裂隙之中,也突然伸出了一张满是獠牙的巨口,向着云姐咬了下去。

    那巨口足有四五人大小,将云姐连同胯下白马一同笼罩在了其中。

    下一刻,银芒爆闪,那巨口如同一个气球一般被撑爆了开来。

    云姐依旧英姿飒爽地骑在马上,身上连一丝血迹都没有沾染到,但前冲的势头却也被阻截了下来。借着这个空隙,塞巴斯塔也向后退了开去。

    但紧接着,那道虚空裂隙之中,又涌出了更多的怪物。

    巨大的蜘蛛、双头巨人、狼人……无数形象各异,大小不同的怪物自虚空裂隙中涌出,向着云姐疯狂扑了过去。

    而塞巴斯塔则是远远地躲在了后面,双手交错,用指甲在两手的掌心各画了一个六芒星的伤痕出来。

    “这家伙是个法师!别让他有机会释放更强力的法术!”

    陈小练对着天空中的云姐大叫了一声,但云姐却只是冷笑一声,轻描淡写道:

    “让他放。”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