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都市言情 > 天启之门 > 第六百四十六章 【小棍子戳我?】
    云姐翻身下马,将石中剑反手插在了腰间,一步步走向塞巴斯塔,脸上带着不屑的冷笑:“我不用剑了。让我看看,现在你的恢复能力有多强吧。”

    “该死!”塞巴斯塔一咬牙,双拳重新撞向胸前,想要拉开新的虚空裂隙,却被云姐猛地冲来,纤纤玉手如电般掐住了他的脖子,将他按倒在了地上。

    云姐左手按住了塞巴斯塔的脖子,将他压得死死不能动,右手高高抬起,猛地一拳砸在了塞巴斯塔的脸上。

    她就连拳头挥下时,也带着一层淡淡的银芒。

    塞巴斯塔硬顶着云姐的那一拳,反手也是同样的一拳打向云姐的腰间,却被云姐用手肘一格,弹了开来,随后收回右手按住了塞巴斯塔的左臂,猛地一扭。

    一声清脆的骨头断裂声传来,那条手臂被硬生生扭成了一条麻花。

    他的脖子突然拉长,像是毒蛇般伸出,上下两排牙咬向了云姐的脖子,却被云姐用臂甲挡住,随后又是重重一拳砸在脸上,将整个脑袋都砸得陷进了泥土之中。

    那张各种不同物种拼凑成的脸原本就扭曲古怪得不像样子,被那带着银芒的拳头砸中,顿时变得像是一块被拍在了地上的披萨饼。

    “魔武双修?”

    轰!一拳!

    “S级?”

    轰!一拳!

    “撕了我的嘴?”

    轰!一拳!

    “还有——敢弄伤我?!”

    轰!一拳!

    云姐嘴角微微弯起,看着身下塞巴斯塔的脸,一直以来淡漠的容颜上突然染上了一抹嗜血的表情。每一拳砸下,就冷冷地重复一遍塞巴斯塔曾经说过的话。

    塞巴斯塔疯狂地挣扎着,但却没有任何效果,只能被云姐死死按住,一拳又一拳地被砸在脸上。

    鲜血不住地从他脸上的伤口中流淌下来,但这一次却没有更多的鲜血再补充给自己。

    地面很快被砸出了一个深坑,塞巴斯塔长长的脖子一直伸到坑内,连脑袋都快要埋进了图里。

    在塞巴斯塔凄厉的惨叫声中,云姐捏着他的脖子,将他一把从土里拔出,高高提起。

    虽然她的身高在女性中算是高挑挺拔的,但相对于塞巴斯塔,还是略微显得娇小了不少。然而提着塞巴斯塔的样子,却丝毫不嫌吃力。

    塞巴斯塔还抽动着双腿想要踢过去,云姐眼中寒光一闪,右腿狠狠踹在了他的两条大腿骨上。

    他的两眼一翻,几乎就要晕过去。

    云姐提着他,将他的脑袋凑近了自己的嘴,脸上露出了一丝调侃的笑容:

    “小蝙蝠,你是不是以为,世界尽头里……只有一个白起值得害怕?”

    “饶……饶了我……”

    塞巴斯塔翕动着嘴唇,从喉咙里挤出断断续续的声音。

    “我已经很多年没有生过气了,也已经很多年没有受过伤了。”云姐淡淡一笑,摇了摇头:“知道么?惹我发怒的罪,是很重的。”

    “我……错了……饶了我……”

    塞巴斯塔的脸已经彻底被打成了一团烂泥,如果不是长在脖子上面,几乎看不出那是一张脸。

    “拒绝。”

    云姐摇了摇头,重新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伤口:“能弄伤我,又没被我杀掉的,只有一个人。而你——不是他。”

    她捏着塞巴斯塔脖颈的左手高高向着天空一抛。已经被揍得气若游丝的塞巴斯塔被抛出了十几米高,才颓然落下。

    失去了羽翼,又被隔绝了虚空血池恢复能力的他,已经连飞翔的力气都没有了。

    然后,云姐掌心中再一次召唤出了一柄长枪,对准空中掷出。

    枪刃带着比之前每一次都更加炽烈的银芒,穿过了塞巴斯塔的胸膛,留下一个巨大的孔洞。无数银芒沿着伤口向四处扩散,直至整个人都变作了一团银色的火花。

    当塞巴斯塔自空中落到地面上时,他的整个人已经变成了一团细碎的银色粉屑。

    陈小练目瞪口呆地看着远处的云姐,下巴几乎快要合不拢了。

    除了那个曾经以一己之力,击败了零城三大S级高手的荆棘花团团长辰之外,这是陈小练见过的最强的高手!

    “陈小练……你为什么摆出这幅表情?”

    蓝海抬起头,看着陈小练。

    陈小练在蓝海身边坐下,长长出了一口气:“她干掉了……一个S级。”

    “S级?那是什么?”蓝海不解。

    陈小练盯着蓝海,望了半晌,突然笑了起来:“蓝海先生,当年我去零城,初见到您的时候,是您告诉了我很多事情。却没想到,如今反倒要变成我来给您解答了。

    所谓S级,就是指觉醒者与玩家之间的实力衡量标准之中,最强的那一档——当然,也包括了漏洞者。比如之前的那个兀牙,就是S级的高手。

    S级之间,当然也有强弱之分。但一般来说,如果有了S级的实力,无论面对怎样的敌人,都不太可能被干掉了。就算是打不过,只要一心想跑,总也是能跑掉的。”

    “那你呢?既然你说兀牙是S级,那么之前你为什么能杀了他?你也是S级?”蓝海皱眉。

    “第一,我没有真的杀了兀牙。”陈小练苦笑摇头:“那个叫塞巴斯塔的家伙不是说了么,兀牙是死在他的手上。我虽然以为那一击杀掉了他,但现在看来,只是把他打成了重伤而已。

    第二,我最后的那一击,其实是某种透支自己的技能。放完了那一招之后,一段时间之内我都会进入虚脱的状态。虽然可以慢慢恢复,但那毕竟需要时间。这种自爆一样的手段,只有拼命的时候才会用的。

    第三,我并不是真正的S级,只不过那时我的身上,有着某个S级高手留给我的力量而已——他,你也认识的,就是天刀——一旦对上真正的S级,就会露馅了。兀牙要是早知道我还有最后那一手拼命的大招,绝不会那么轻易地跟我生死相搏的。”

    “那,她是什么级?”蓝海看了一眼正走过来的云姐。

    “我也不知道。”陈小练摇了摇脑袋:“我只知道,这家伙,是个老怪物……”

    “你在干嘛?!别碰我!”

    云姐刚走到三人身前,突然听见多多叫了一声,像是受到了惊吓,面色一凛,一闪身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蹲下:“怎么了,多多?”

    “有个小哥哥……他用一根棍子戳我!”

    多多抬起头,扁了扁嘴,脸上好像很委屈的模样。

    陈小练看了看多多的身旁。

    根本……没有一个人!

    ……

    夏小雷一直盯着眼前的海碗,像是要把那朵火光吃进双眼之中一般。

    最初,他几秒钟就会眨一次眼,但还是竭力睁大着眼睛。但慢慢地,眨眼的速度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越来越慢。

    现在的夏小雷,已经有至少十分钟没有眨眼了,而他自己却浑然未觉。

    至于他坐在这灯火之前已经有了多长时间,更是连他自己都已经忘了。

    或者——与其说是忘了,倒更不如说是失去了时间的观念。

    周围的房间墙壁已经消失,桌子已经消失,甚至就连那张海碗也都已经消失。在夏小雷的视线里,现在能够看见的就只有一样东西,那就是在灯芯之上跳动着的火焰。

    那火焰的跳动像是有着某种韵律一般,在夏小雷的眼中不断腾跃舞蹈着。

    他的呼吸越来越平缓,越来越细微,最后竟然渐渐消失于无形之中。

    突然,火光突然爆发出了一次强烈的跳动,夏小雷的心也随着那跳动猛地抽了一下,这才从方才近乎于入定的状态中惊醒了过来。

    刚才几乎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直到现在才恢复了神智的夏小雷,猛地从地上站起身来试图深吸一口气,但却没有注意到方才保持着坐姿太久,从腰到腿都已经彻底僵硬了,一个用力过猛,向后摔倒在了地上。

    而就在夏小雷摔倒的时候,他的眼神在屋角捕捉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

    那团马赛克!

    夏小雷手忙脚乱地爬起身,紧闭双眼用力晃了晃脑袋,再睁开眼看去……

    没有错!它……果然又出现了!

    夏小雷强忍着双腿的酸麻,扶着桌子站稳身体,望着那团马赛克,打开团队频道就要报告轮胎,但刚刚要说话,却停了下来,想了想,默默关掉了通讯。

    如果轮胎来了,那团马赛克却又消失了,他只怕真的要把自己当成傻子了。

    至少……得自己先确认一下。

    夏小雷四处扫视了一下周围,从自己坐着的箱子里取出一根蜡烛,蹑手蹑脚地向着那团马赛克走去。

    屋子并不大,夏小雷很快就走到了马赛克旁边,小心翼翼地伸出蜡烛,轻轻捅了过去。

    上一次,夏小雷的手指轻松地穿过了那团马赛克,就像是穿过周围的空气一样。但这一次,蜡烛头却明显触碰到了一个软软的物体。

    夏小雷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弄错了,又加了一点力气。

    然后,他的耳朵里便听见了一声清脆的小孩子叫声:

    “你在干嘛?!别碰我!”

    夏小雷被吓了一跳,一骨碌向后倒在了地上。

    夏小雷在地上躺了几秒,才终于确认了刚才自己听见的不是幻觉,一个轱辘爬起身来,双手握着那根蜡烛,像是握着匕首一样指着那团马赛克,努力以自己最凶狠的声音吼道:“你……是谁!是人是鬼!是妖是魔!告诉你,我们团长很厉害的!你要是敢害我,我团长一定会给我报仇的!”

    然而那马赛克这一次却没有回答他,而是从原本坐在地上的姿势站了起来,好像抬头望着天空。

    然后,夏小雷看见它转了个方向,对着一旁,声音委委屈屈:“有个小哥哥……他用一根棍子戳我!”

    夏小雷低下头,看了看自己双手中握着的那根蜡烛。

    好像……是在说自己啊。

    那和这团马赛克说话的……又是谁?

    不过至少,夏小雷再一次确定了,这团马赛克似乎并没有什么敌意,也没有什么攻击性。

    听它说话的样子,倒像是个小孩子的模样。

    “喂!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快回答我!”

    那团马赛克这才转过头来,依稀能看得出像是用脸对着夏小雷:“我是多多,你又是谁?”

    “我……我叫夏小雷!你为什么会在这个房间里?”

    夏小雷定了定神,挺直了胸膛道。

    “房间?我看不见房间。这里黑漆漆的,除了你之外,什么都没有……我也看不清你,你好像……只是一团影子。”

    “除了我之外,什么都没有?那你刚才又是在跟谁说话?”夏小雷抓了抓脑袋。

    “不是不是!”那团叫多多的马赛克用力摇晃着双手:“是你这里黑漆漆的什么都没有,我这里当然好好的啦!我刚才是在和云姨说话!”

    “我这里……你这里……你到底在说什么啊?云姨又是谁?”夏小雷彻底被搞糊涂了:“你现在不就是在我们基地的房间里么!”

    “不啊,我现在和云姨在一起。云姨她……刚刚打败了一个坏人。那个坏人很厉害。不过她说了,只要我让接引灯在头顶上亮着,就什么都不用怕!”

    “接……接引灯?在你的头顶亮着……”

    夏小雷下意识地一个激灵,转头向身后望去。

    “你是说……我身后那盏?”

    “就是我头顶上的这盏啊。在我头顶上,不在你身后!”多多似乎有点着急:“你能看见我,怎么看不见我头顶的灯呢?”

    夏小雷又抓了抓脑袋。

    眼前这团马赛克的脑袋上空空荡荡,哪来的什么灯?

    “行了,不管那么多了……我只想弄明白,你到底在这里做什么!你是玩家,还是觉醒者,还是……副本里的怪物!”

    “觉醒者?”多多咦了一声:“这个名字我好像听过。云姨好像说过,我以前也是一个觉醒者,但是现在已经不是了。但是你说的玩家和副本……是说魔兽世界么?我听我们班的大胖说过,他说……那好像是中年大叔才玩的一个老掉牙的游戏!”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们班的大胖又是什么鬼!你今年到底多大!”夏小雷咬着后槽牙。

    “我……我上小学三年级。大哥哥你干嘛那么凶!”多多有些委屈地缩了缩。

    “三年级……?”夏小雷哭笑不得。

    自己刚才竟然被一个还在上小学三年级,不到十岁的小鬼,给吓成了这副模样?

    “好了好了,我不凶了……你好好说,到底知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不知道……”多多的马赛克摇了摇头:“以前每次遇到危险的时候,云姨都会让我把灯顶起来,坏人就碰不到我了。但是这种时候……我也没有遇见过别人。只有今天,才遇见了大哥哥你……”

    “危险?坏人?你们到底在哪里?”

    “云姨说,这里叫做世界的尽头。她说我已经死了,但是只要跟着她就不会有事……但是后来,我们碰见了两个人,云姨说,其中一个,能把我送回家。”

    “世界尽头?”

    夏小雷一愣。

    在从零城回来之后,小脸团长就曾经说过,乔乔现在,可能就在世界尽头之中。他一旦找到了机会,就一定会去将乔乔救回来。

    不知怎的,夏小雷心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古怪的念头。

    小脸团长之前说是去罗马尼亚找人……但这一次,却去了那么久,在团队频道之中也没有任何回音。

    他难道……

    “那,你在那个世界尽头里,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叫陈小练的人?他是我们的团长,比我大一点,长得很秀气,但是认真的时候又很霸气。”

    “陈小练?”

    多多抬头看了看旁边,伸出手指着一处空荡荡的地面:“云姨说的这个,能送我回去的大哥哥……好像就叫陈小练啊。”

    夏小雷呆住了。

    几秒之后,他听到多多有些迟疑地重新开口了。虽然还是他的声音,但口气却完全变了一个人。

    “夏小雷?我是陈小练。大家都还好吧?”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