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都市言情 > 天启之门 > 第六百四十九章 【白XX】
    尽管早知道白起终结了那么多的性命,但从云姐口中听见这句话,还是让陈小练的心中隐隐生出了一丝寒意。

    填满……那黄泉?

    陈小练转头看了看周围:“他说的,难道就是……”

    “没错。”云姐点头:“那时,这里的名字,就是黄泉。白起认为,如果能让死去的人数超过黄泉的容纳数量,就能够让系统崩溃出错。”

    “可这怎么可能!”陈小练瞪大了眼睛:“姑且不谈系统会不会因为这种事情而崩溃,也不谈崩溃了之后,你们会怎么样,至少进入这里的,只有漏洞者和被刷新之后的觉醒者。以这么点数量,怎么可能达成他的计划!”

    “那是现在。”云姐冷笑:“最初的时候,黄泉是所有人的归宿。无论是什么身份,死后都会进入这里。而这一点,也是我在死后才知道的。”

    陈小练皱眉:“那白起又是怎么知道的?甚至……他是怎么知道黄泉这个地方的存在?”

    “他死过一次。”云姐淡淡道:“虽然我们借助着奇点,能够躲过系统普遍发布的副本征召,也有着太一的帮助。但上层世界终于还是发现了我们这批人的存在。随后,是所有玩家与觉醒者的集体围攻。毕竟那时候,我们还没有三十三天可以用来躲避。”

    陈小练点了点头。

    这样的事情,他并不是没有经历过。

    零城的毁灭,同样也是系统发布了任务之后,迎来了觉醒者与玩家,甚至还有电子卫士的集体围剿。

    零城里,有七个核心团队,还有无数外围觉醒者,却依然无法避免被毁灭的命运。

    而云姐这批老怪物,却只有七个人!

    “所以,你们输了?”

    “不。”云姐摇了摇头:“我们赢了。虽然白起战死,但我们赢了。”

    陈小练暗暗抽了一口凉气。

    这帮老怪物的实力,究竟有多恐怖!

    “那时候,我们每一个人,都在试图参透奇点的奥秘。我从奇点中得到的领悟,是关于生死的。

    接引灯是我很早之前,得到的道具,但那时的它,并没有现在的功能,只是像簦和你所说的一样,能够让我们瞬间从一个空间,跑到另一个空间而已。

    但在从奇点之中悟道之后,我从奇点之中取下了一小块碎片,将它与接引灯融合在了一起,让接引灯拥有了穿越生死的功能。只是……我没有任何办法去验证这一点。毕竟我们不可能为了确认这件事,而让谁真的自杀。所以,我也一直没有对任何人说过。

    但在白起战死之后,我决定试一次。

    接引灯与生命赞歌乐谱的区别,在于身为使用者的我,并不需要亲自来到黄泉。我靠着接引灯带回了白起,却没有亲眼见到这里究竟是怎样的情形。

    然后,他就离开了,只留下了那句话。

    从那之后,白起就变成了杀神。

    他既然选择了不同的道路,我们也没有什么办法挽留。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离开。而我们自己,也同样意识到了问题。

    如果我们继续这么下去,系统的围剿只会继续下去,一次又一次,越来越强大。

    所以,我们要改变。

    我们建立了三十三天,再也不离开。而创世的我们,拥有那一界的生灵不可抵挡,甚至不可理解的力量。

    我们成为了新世界的——神!

    在白起离开时,我们曾经告诉他,如果有一天,他改变了主意,那么三十三天的众神之中,永远留着他的一个位置。

    那一天终于到了,白起回来了。

    但他回来的目的,却是——摧毁三十三天!”

    “他疯了?”陈小练皱眉。

    “不,他很清醒。”云姐摇头:“他只是偏执地认为,只有杀尽这个世界的人,填满黄泉,才能让世界毁灭吧。但他一个人的力量,却并不足够。所以他希望让我们也跟他走上同一条道路。

    我们当然是拒绝了。在三十三天中,我们拥有绝对的安全,不用再去管外面世界发生的一切。

    白起听完,只是冷笑一声,说,既然你们不愿跟随我,只贪恋着这个老鼠洞的话,那么,我就干脆把它毁掉!

    于是,我们开战了。”

    “你是说……”

    陈小练用不敢置信的目光看着云姐:“就是那一次,他杀了你?”

    三十三天之中,有六个人,而白起,只是孤身一人!

    他一个人……对抗剩下的全部六个老怪物!并且还干掉了其中一个!

    在零城中的辰,一人独战三大S级高手,那份恐怖的实力已经让陈小练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那白起……又究竟该有多强?

    “白起本来就是我们之中最强的一个,何况当我们在建造三十三天的时候,他却在外面疯狂地杀人,也没有拒绝任何系统发布的副本任务。当他来到三十三天时,已经远远超过了我们的实力。”云姐看出了陈小练心中的疑问,淡淡一笑:“但即便如此,挑战我们六个人的联手,也本来就是必死之举。只是……他至少还是有能力带走一个人。”

    “所以……你和他是同时来到世界尽头的?”陈小练喃喃道。

    “是的。”云姐望着天际:“直到在来到了这里之后,我才明白他究竟为什么有了那种疯狂的想法。

    那时的黄泉,无论是什么人,都会在死后进入这里,并且,也没有定期的机制。这里的人数在随着外界死亡人数而增加,而面积也同样随着外界副本被打通而增加。

    这就意味着只要在某一时间里,杀上足够多的人,让人数的增长超过副本的面积,那么黄泉,确实有可能被塞满的。”

    “然后……会怎样?世界真的会崩溃?”

    “我怎么知道?”云姐瞟了一眼陈小练,眼神像是看一个傻瓜:“白起还没有来得及做到这一点,就已经被我们杀死了。”

    陈小练苦笑了一下,点了点头:“那然后呢?”

    “接引灯只能在现实世界操作。只要我还活着,无论当时死去的是谁,我都能够让他重新复活。但偏偏……被白起杀掉的那个人是我。而接引灯,也永远留在了三十三天之中。簦他们……是无法使用的。所以,我就和白起一同永远地留在了这里。

    那时的黄泉,因为没有刷新机制,所有进入这里的普通人都拥有无限的寿命,除非……被杀。

    所以这里简直就像是另一个世界一般,人们在这里生活,渐渐建立了大大小小不同的国家,甚至彼此攻伐不休。

    而白起,即便是死去了之后,也依旧没有死心。

    他靠着自己的力量,在这个只有普通人的世界里,成为了唯一的王。

    他要求所有人停止争斗,不允许有任何杀戮存在。他希望能靠这样的方式,最大限度地减少黄泉中的人口减少。或许外界有一天,能死上足够多的人,填满这个世界。

    而随着时间渐渐过去,我和白起也发现,黄泉中开始出现与我们一样的同类。只不过……这些漏洞者远比我们弱小。

    白起收服了他们,让这些漏洞者都成为了他管理黄泉的助手。

    但副本的增加,却始终比人口的增加来得更快。有时候,一个超大面积的副本被刷入,可以让白起长久的努力都化为乌有。白起只能阻止黄泉里的人死亡,彻底消失,却不能让人口随他的意愿而增长。毕竟……这里是黄泉。人们虽然不可能自然死亡,但也无法再创造新的生命。

    而我,不愿意再和他有任何瓜葛,只想一个人静静地在这里生活下去。

    我已经累了。

    但有一天,黄泉发生了变化。

    所有人,一瞬间都消失了,只留下了所有的漏洞者。而这个世界里的副本,也同样消失了,只剩下了最初唯一的一个副本区域。

    白起几乎要疯了,他找到了我,以为是我做了什么,才导致了这一切。

    我跟他打了一场,我输了,不过白起没有杀我。他清醒过来之后,就默默地离开了这里。因为他知道我不会做这样的事,也没有能力做这样的事。

    从那天起,每过上大约三个月左右的时间,黄泉就会迎来一次刷新,将这段时间进来的所有副本和人全部抹杀,只留下我们漏洞者,以及最初的那个副本区域。

    并且,从最初的那一次刷新起,之后再进入世界尽头的普通人也只剩下了原来的不足万分之一。我们渐渐地发现,原来那些看起来的普通人,也是战死之后,被系统重置过的觉醒者,只不过失去了所有曾经的记忆与能力而已。

    我想,系统保留这些觉醒者进入黄泉的机会,而并非直接从外面的世界抹杀,只不过是考虑到某些复活道具的存在,而避免出现错误,导致世界的崩溃而已。

    我本以为这么一来,白起已经彻底死心了。但他却仍旧没有放弃。

    系统将那个最初的副本保留,应该也是同样害怕出现黄泉中的人数超过了能够容纳的面积吧。所以,白起认为,即便只剩下漏洞者,但只要保证他们的数量一直在增加,那么至少有一天,黄泉中的人数还是有可能超过那个副本的面积。

    虽然仍旧虚无缥缈,但我想,如果没有了这最后一根希望的稻草,白起他早就疯了吧。

    他依旧是这个世界的王,统治着所有的漏洞者,禁止一切私斗。他并不是在乎他们,同情他们,而只是——要他们活着,来作为他填满黄泉的棋子而已。

    直到有一天,辰来到了这里。他们之间谈了什么,我并不清楚。辰是在找完了他之后,才来问我,要不要和他一起回去。而我拒绝了他。”

    “为什么?”陈小练不解。

    “第一,辰的手中并没有我的接引灯。他使用的,是你现在使用的生命赞歌乐谱。而这东西,是他们刚刚制造出来的,也只是第一次使用。我不敢确信,它究竟能不能顺利将我和白起带回去,或者即便是带回去之后,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现在看来……”云姐笑了笑:“似乎的确是有的。”

    陈小练深深吸了一口气,将不悦的念头从脑海中飞快赶走:“那第二呢?”

    云姐淡淡道:“我已经累了。不管三十三天是否能够躲得过系统的威胁,但至少……在这里,我可以确定我是安全的。我不想再和任何人有接触,只愿自己一个人悠闲地生活着。而黄泉,是个好地方。

    只是白起并不这么认为。他还是打算回去,回到现实世界,重新继续他的杀人计划。他说,他之前已经找到了方法,可以成批地产生漏洞者。等他回去之后,就会大量制造他们,再集体屠杀掉。

    那一天,白起召集了所有的漏洞者,就在那个最后的副本上,告诉他们,让他们安心地等待,终有一天,他会将黄泉填满,也给他们带来最终的解放。

    但……”

    云姐脸上浮现出讽刺的冷笑:“他却没有想过,什么是人性。

    当听见了白起的宣告之后,所有人都疯了。他们从没有想过,在进入了世界尽头之后,还可能会有回去的机会。

    几乎每一个人,都想争抢到那个机会。而他们认为,如果想要得到这个机会,就得杀了白起。

    他们聚集了起来,来到白起的宫殿之中,对白起说,如果他不将回去的机会让出来,他们就会联起手来,杀了他。

    那些漏洞者们很自信,以为至少他们合力起来,就能够击败白起。

    但他们却不明白,蚂蚁聚集得再多,也不可能击败一只大象。

    而那时的白起,只是从王座上站起来,冷笑了一声,说了一句话。

    他说——上来领死。

    辰没有出手,我也没有出手。白起一个人,杀光了所有敢于向他挑战的漏洞者,只剩下了那些因为恐惧和怯懦而在一旁瑟瑟发抖的废物,然后转过身,和辰一同离开了黄泉。”

    陈小练全身都微微发起抖来。不是因为恐惧,而只是单纯地被云姐口中的故事所震撼。

    他现在明白,塞巴斯塔为什么单单只是听见了白起这个名字,就会表现出那么强烈的恐惧了。

    即便只是听着她口中的简单描述,陈小练也能够想象得到,白起那令人恐惧的实力,以及那一天,他的风采。

    曾经主宰整个世界的王,却迎来了全世界的背叛与围攻。

    面对与自己为敌的整个世界,王却只有冷漠与不屑。

    ——上来领死。

    然后,孤高之王靠着自己一个人的双手,杀光了所有的敌人,在尸山血海之中低下头,俾睨着脚下最后的臣服者,最后转过身,离开了这个世界。

    只留下……黄泉之中口耳相传的恐怖传说。而他的名字,成为了永远的禁忌,再也无人能够提起。

    陈小练本以为,这样的画面,这样的人物,只会出现在自己写过的小说里。

    “知道么,我在现实世界中的身份,是一个网文写手。”陈小练停下了脚步,突然抬起头,对着云姐笑了笑。

    “那是什么?”云姐皱眉。

    陈小练想了想:“一种……写故事为生的职业。我在想,如果以后我恢复了更新的话,我想把刚才的那个场景,还有那句话……写进我的故事里去。”

    “随便你。不过,我不喜欢这个名字。”云姐冷哼一声。

    “我也觉得……白这个姓不错,但名字就不是那么好听了。”陈小练笑了笑:“所以,我打算给他换个更有味道一点的名字,当然,故事也要略微换一换。”

    “叫什么?”

    “嗯,我想想……”陈小练摸了摸下巴,笑了起来。

    “就叫他——白河愁吧。”

    ·

    【我知道一定有老读者在尖叫,对不对?】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