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都市言情 > 天启之门 > 第六百五十一章 【故人】
    夏小雷抱着一碗泡面,吸溜溜地吃着,眼睛不停地在墙角周围四处来回扫着。

    自从小脸团长交待下了命令之后,他直到现在也没睡过一分钟,吃喝拉撒都留在了这个房间里,生怕错过了团长的联络。

    一旁铺着一个床垫,轮胎正躺在上面呼呼大睡。

    灯仍然在燃烧着,里面的蜡油刚刚添满。

    夏小雷吃完了泡面,满意地将碗放下,打了个饱嗝,突然一个激灵跳了起来。

    他再一次听到了多多的声音。

    “谁在房间里?”

    “团长!是我!夏小雷!”

    夏小雷飞快扭动脑袋,左右环视了一下四周,果然在角落里再一次看见了那团马赛克。

    “好。”多多继续学着陈小练的说话声:“现在,你要为我做一件事。”

    “是,团长!”尽管知道面前的这团马赛克是那个叫多多的小孩子,并不是团长本人,但夏小雷还是本能地一个立正,挺直了胸膛。

    “团长……真的是你?”

    在听见动静的第一时间,轮胎也一个翻身从床垫上跳了起来,顺着夏小雷的目光看见了多多。

    虽然之前已经信了九成九,但这毕竟是轮胎第一次亲眼看见夏小雷口中那团马赛克的存在。

    “大哥哥,又有人跟我说话了,我不知道他是谁……”轮胎看见多多扭过了脸去,向着一旁说话,连忙道:“告诉团长,我是轮胎!”

    过了一会,多多扭过了头来,对轮胎道:“也好。有两个人,更放心一些。”

    “收到。”轮胎稳稳点了点头。

    “这个小孩子的名字,是王多。他现在跟我一起在世界尽头,但是待会,因为某些原因,我要将他先送回现实世界去。他的头顶被接引灯锁定了,所以你们要做的事情很简单。

    在这个房间里,灯照耀的地方,你们能够看到他的影子吧?把灯从桌上拿起来,然后走到他的影子面前去,将灯放在他的头顶正中的位置。

    在世界尽头,他头顶也有一盏灯在燃烧,只不过你们看不见而已。你们需要试着让两个世界的灯完全地重合在一起。在重合的那一瞬间,这盏灯的燃烧会突然变得非常剧烈。这时候,你需要保证它的燃烧,绝不能让它熄灭。”

    “就这么简单?”轮胎笑了笑:“听起来,夏小雷也能做吧?”

    “不。在它剧烈燃烧的那一瞬间,它会飞快地耗费碗里的蜡油。所以,你要保证在那三十秒之内,燃料的供应不会停止。”

    “我明白了。”

    轮胎点了点头:“那,团长……你究竟什么时候回来?”

    对面沉默了片刻:“我在这里余下的时间,从现在算起,还有一天零十八个小时,不会早也不会晚。如果到了那个时候,我还没回来的话,你们就选一个新团长吧。嗯……罗迪这小子,做事经常毛毛糙糙的,我不太放心他。如果你愿意,这个担子,就你来挑吧。”

    轮胎捏紧了拳头:“团长,你……你说什么呢!”

    “没什么。”多多的童音复述,听不出陈小练原本的口气:“只是做个紧急预案,以防万一而已。好了,你继续听我说。

    罗迪知道我和你们联系上了,我猜这小子现在应该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你先不要告诉他,我把多多送回来的事情。”

    “知道了。但……为什么?”

    “多多现在,是我们之间唯一的联络手段,当我们把他送回去之后,就没法再和你们联系了。所以,你要告诉罗迪,千万不要提前将我复活,也不要掏点数延长我在这里停留的时间。当初始的时间结束之后,立刻启动生命赞歌乐谱。不用问,我知道你听不明白我在说什么,但是你照做就是。”

    “好。”

    “好了,现在开始吧,我们的时间不多。”

    ……

    轮胎、备胎、夏小雷、旗木西,四个人拆开了十几个箱子里的蜡烛,又从度假村的库房里找出了十几个不锈钢脸盆来。

    轮胎带着三人,将蜡烛统统碾碎,分别丢进了脸盆之中,再从储物装备中掏出了一具喷火器,将火焰调到了最低,试着对着一只脸盆喷了几秒,蜡烛碎末果然融化在了盆中。

    “团长,我们准备好了。”

    轮胎将十几个脸盆都预热完毕,对着备胎打了个响指。

    “好。开始吧。”

    轮胎小心翼翼地从桌上捧起了接引灯,对准了多多那团马赛克的头顶轻轻放了下去。

    反复横移了几次,灯却始终没有出现任何变化。

    “团长……不行啊!”

    轮胎皱着眉头道。

    “应该再高一点,必须完全精确才行。我这里也看不见你那盏灯的位置,总之,多试试吧。”

    轮胎擦了擦头顶因为紧张冒出的汗,轻轻端着海碗,小心翼翼地一点点移动着,寻找着两界的两盏灯的重合点。

    又过了五分钟,那团小小的火苗突然没有任何预兆地,突然暴涨了数十倍,几乎快要顶到了房间的天花板。

    而碗里的蜡油,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下飞快地减少着。

    “团长!成了!”

    轮胎压低嗓音吼了一声,竭力保持着双手的纹丝不动:“备胎!旗木西!”

    备胎双手一招,地面上一个已经预热过的不锈钢脸盆就飞了起来,被空气锁操纵着来到了多多的头顶,微微倾斜了一点。

    而旗木西则举着那把喷火器,对准脸盆扣动了按钮。

    熊熊火焰将脸盆里已经半融化状态的蜡油飞快烤化,向着海碗之中补充了进去。

    很快,那脸盆里的蜡油就已经倾倒一空。

    “第二盆来了!”

    备胎大吼一声,双手挥动一下,空气锁缠绕住了第二个脸盆,旗木西一脸聚精会神地握住喷火器,再一次开火。

    “他的身体……好像在变清晰!”

    夏小雷作为观察员,不用负责配合,只需要在一旁围观就可以了。此时他看到,随着接引灯的燃烧,那团马赛克正飞快地在内部剧烈滚动着。

    而每滚动一秒,多多的身形就更清晰一分。

    “很好!”

    轮胎不敢低头看,只从嗓子眼里用最低的声音挤出一句话来,为了保证双手的绝对稳定。

    很快,不锈钢脸盆就已经烧空了一半,而多多的身影也越来越清晰。

    ……

    “多多,到了那里之后,听他们的话。”

    云姐站在多多身前,看着他一点点变淡,淡淡道。

    “我知道了,云姨。”多多早就得了嘱咐,不敢点头,只轻声道:“那……我回去之后,还能再见到你么?”

    “……能的。”云姐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好!那我在那里等你!你也会很快就回来吧!”多多眨了眨眼睛:“到时候,等你也回来了,我带你去见我的爸爸妈妈!”

    “好。我会的。”云姐伸出手,轻轻按在多多的脸上,看着他的面庞一点点变淡:“你别动,就这么让我摸摸。”

    “嗯……”

    多多老老实实地坐着,也同样望着云姐。

    两个人的目光就这么交汇着,直到多多一点点变淡,彻底消失在了云姐的眼前。

    ……

    “好了!”

    看着多多的身影彻底变得清晰,与常人无异,头顶接引灯的火苗也渐渐低了下来,轮胎松了口气,对着备胎使了个眼色。

    头顶的脸盆重新被放平,缓缓落在了一旁的地下。

    “站起来吧,小娃儿,没事了。”

    轮胎长长出了口气,刚要端起手中的接引灯重新放回桌上,却看见那火苗扑闪了两下,突然熄灭。

    “我……”

    轮胎左右看了看,其他三人都是一脸呆滞的模样,像是见了鬼一般地盯着轮胎。

    “喂!不是我干的啊!”

    ……

    “谢谢你。”

    云姐仍旧站在原地,望着多多原本坐着的位置,没有回头。

    “没什么好谢的。”陈小练淡淡一笑:“不把他送走,你也不会放心。”

    “你能理解就好。”云姐点了点头,转过身来,右手一招,盔甲长枪出现在身上掌中,身旁的白马也从虚空中浮现:“你的时间不多,那么,走吧。”

    “等等,有件事,我得问清楚。”陈小练抬起手,拦住云姐。

    “说。”

    “你之前说过,你第一次从世界尽头带回白起的时候,你只是使用了接引灯,而并没有亲自来到这里。”陈小练的心脏砰砰直跳,平复了一下心情:“现在接引灯在我的手里,如果这一次,我们顺利地回去了,是不是意味着……以后,我的任意一个漏洞者同伴死了,我都可以像你带回白起一样,直接把他们带回去?换句话说……

    我可以让任意一个漏洞者,无限制地复活?”

    云姐看了看陈小练,突然笑了:“你觉得……这个世界上会有那么好的事情?”

    “看样子是不会了。”陈小练叹了口气:“但至少,你得让我知道,我可以用那盏灯来做什么吧。”

    “你在拿到那根灯芯的时候,接到过系统的提示么?”

    陈小练摇头:“没有。”

    “那就是了。”云姐翻身上马:“因为接引灯,压根就不是系统出产的道具,而是我将从奇点之中所参悟到的力量,灌注在奇点碎片之中所造就出的。它自始至终,都是我自己一个人的东西,就连簦也无法使用,又何况是你?

    天上天下,阳世黄泉,能使用它的,就只有我一个人而已。”

    “可既然如此,那伞先生又为什么让我取下灯芯,又让我点燃它?”陈小练看着云姐双腿一夹马腹,马上就要离开,提高嗓子叫道。

    “大概是因为簦他……”

    云姐回过头,深深望了一眼陈小练,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复杂的情绪来:“纵然过去了那么漫长的岁月,也终究还是没忘记我这个身处黄泉的故人吧。”

    ·

    【其实月票什么的根本没想的,我现在都佛系码字了。

    只是看大家玩绑匪梗玩的开心,就凑个热闹。月票什么的真无所谓。

    如果愿意的话,投点推荐票来喂食就好啦。

    嗯,推荐票就好。】

    `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