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寒山有五峰,每一峰相隔都有百里之遥,青玄峰乃是五峰的主峰,高达万丈,直透云霄,其余四峰环绕着主峰,形成众星拱月之势,太白峰为五峰之,锐气最重之峰,其形状也似一柄巨剑,刺透苍穹。



    此时,王通站在王槐的飞行法宝,青叶舟,腿肚子有些发抖,但是心,却是激荡不已。



    飞了,真的飞了,虽然不是自己飞,但是站在一件飞行法器之,却是在实实在在的,虽然在这个死鬼王通的记忆之,也有被旁人带在法器之飞行的经历,但是记忆,哪里有亲身体会来的实在呢?来的惊悚呢?



    站在空,望着脚下,远近百十个大小峰峦,碧如新洗,四围黛色的深浅,衬托出山谷的浓淡。再加满山的雨后新瀑,鸣声聒耳,碧草鲜肥,野花怒放,朝旭含晖,春韶照眼,佳景万千,目穷难尽。



    诸多峰恋之,有五座山峰最为醒目,那便是小寒山的五峰了,当一座,高达万丈,雄壮伟,是小寒山五峰的主峰,青玄峰,在其右边的那一座如一柄长剑一般的峰头,便是太白峰了,小寒山五峰之,除了这太白峰外,其余四峰四围俱是烟云紫雾笼罩,而太白峰周围则是什么也没有,直如一柄利剑,散发出无尽的锐气,将周围一切不属于他的全都驱散开来,让人一目了然,同样也是触目惊心。



    五峰周围,都有不同颜色的宝光闪现,那些宝光,便是五峰人在御器飞行,像是他们的青叶舟一般,看在王通的眼,留在王通的心里,是眼馋无,暗捏紧了拳头。



    “妈的,总有一天,老子也要搞一件飞行法宝试试,飞一飞,爽一爽!”



    飞行法器青叶舟,形如一叶扁舟,通体碧青,长不过两丈有余,面站着三人,恰恰足够,飞行起来,周身俱是包裹着一重青光,速度极为快速,数百里的路程,所耗也不过是一顿饭的时间而已。



    当青叶舟在接近太白峰十里之内的时候,一股锋锐无的剑气便扑面而来,虽然有青叶舟的保护,但是仍然刺的王通皮肤生生发痛。



    “哼!”看到王通的情况,王槐冷哼一声,一道无形的法力波动从他的身散发出来,如水波一般的四下扩散,将这股锋锐无的剑气给消弥于无形。



    “王通,你这一次找到了常阳子师伯的金光烈火剑神通,可以说是为小寒山立下了大功,掌门师兄是一定会给你赏赐的,到时候你可要想好要什么!”



    “啊?!”王通先是一惊,随后便道,“弟子已经想好了!”



    的确,他已经想好了。



    他现在是入室弟子,但是却只有凡尘天五重天的修为,完全名不符实,可是他的资质摆在那里,虽然称不是顽愚不堪,但是也只是人之资罢了,在这放个屁都能崩倒一群天才的修真界,他有的全是劣势,几乎没有优势,不要看现在王槐念着香火情对他照看的不错,可是再过个几年,他的修为实力一直不去的话,王槐也不会再维护他了,在小寒山,他也不会再有什么立足之地,而这一次,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像小寒山这般的门派,一向都是赏罚分明的,他得到了一门小神通献给门派,立下了大功,门派自然是要拿出丰厚的奖赏来,才能够服众,否则的话,将来谁还会为门派出力,所以,王通心里明白,这一次,自己肯定会有收获,而且收获不会小,而按照惯例,在奖赏之前,都会问一下本人的意见,所以,王通早早的想好了自己要什么。



    朱黄丹!!!



    对,是朱黄丹!



    凡尘天境界提升功力的第一灵药。



    天下间丹药万千,能够称为第一灵药,当然有其过人之处。



    朱黄丹的过人之处便在于药效高,质量好,没有副作用,最重要的是,他能够让修士轻松的由凡尘天重天跨入凡尘天七重天,越过修炼的第二个小瓶颈。



    太白峰,太白院



    小寒山五峰之,太白院锋芒最露,因为这一脉是纯粹的剑修,讲究的是除剑之外,别无他物。



    太白峰的首座风太白,乃是梁州赫赫有名的剑修,一把争锋剑,纵横梁州,罕逢敌手,如今已经是金丹天七重的修为,是小寒山重量级的人物,为人也是孤傲无双,在小寒山,除了那一位闭关多年的老祖之外,即使是现任的山主玉太玄也很难压制住他。



    五十年前,他与玉太玄争夺山主之位失败,心也憋着一股子气,把所有的心血都放到了自己的徒弟身,小寒山六大真传之,有两名都是出自他的名下,也仅仅只有主峰青玄峰能够与之相提并论,不过,他的大弟子大弟子李浮云一年前凝煞成功,号称小寒山第一天才,如今已经是小寒山六大真传弟子之首,便是青玄峰首座,山主玉太玄的大弟子欧伯雄都被李浮云压了下头,只能排名真传弟子的第二位。



    风太白的二子管子云也是真传弟子,排名第四。



    六大真传,青玄、太白两院便占了四席,剩下来的两席也被九如峰和南屏峰各有一名,五峰之一的连云峰却是一个也没有,这也让连云院在小寒山处于一个极为尴尬的位置,在五峰之的地位也是最低的。



    五峰大,五年一次,对于小寒山而言是一桩盛事,这样的盛事,本应在主峰青玄商议才是,可是现在却跑到了太白峰,由此可见风太白的霸道,便是山主玉太玄也要容让三分。



    青叶舟徐徐飘落,落在太白院,太白院早有人出来迎接,正是之前送信的林师。



    带着一脸不知道是真是假的笑容,将王槐一行人迎入了太白主殿之。



    青玉砌成的太白主殿,小寒山五峰的首座已来其三,只有山主玉太玄未到。



    见到王槐进来,九如峰首座韩山林与南屏峰首座萧让皆起身相迎,风太白端座不动,仅仅只是点了点头,孤傲之气,跃然而生。



    倒是站在他背后的两名真传弟子李浮云和管子云来见礼。



    礼罢,主殿的目光都集到了王通的身。



    五峰大之前,四位首座和山主共同商议大之事是陈例,有资格参与议事的都是真传弟子,王槐座下没有真传弟子,把大弟子带进来也不算坏规矩,可是你除了大弟子外,还带了另外一个弟子,这个弟子最近又丢了大脸,这可有些不像话了。



    “山主来了吗,我有要事禀报。”王槐根本不管别人的目光,说话间便坐到了殿的大椅闭目养神,王通和金子扬则站到了椅子的后头。



    这一幕让风太白微微皱起眉,但终究没有说话,尽管这些年来连云峰势微,但王槐是四大首座之年纪最大的一位,他足足大了二十余岁,他刚入小寒山的时候,王槐便已经是入室弟子了,然后是真传弟子,资格要他老的多,不要说他,算是山主玉太玄平常见面也要称一起“师兄”的。



    一刻钟之后,玉太玄到了,大笑之声还没进门传了过来。



    四大首座皆起身相迎,一番寒喧后,各落其座,不出意外,他的目光也落到了王通的身,露出疑问之色。



    “槐兄,你这是……有事吧?”



    “山主英明。”王槐点点头,生硬的拍了一记马屁。



    “我这个徒弟,虽然资质不怎么样,运气却是不错,撞了个仙缘,得了常阳子师伯的道统,因为事关重大,所以我把他带到这里来了。”



    “常阳子师伯的道统?”



    大殿气氛凝固了起来,人人都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王通,王通虽然是个皮厚心黑之辈,可是被这么多人看着,心里头也有些发慌,面一热,有些小羞涩的垂下了脑袋。



    “是水火道袍,还是金光烈火剑?”玉太玄深吸一口气,沉声道,他尽量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但是声音之,还是略略的显得有些颤抖。



    “水火道袍已经毁掉了,是金光烈火剑!”



    “真是金光烈火剑?”这下子连风太白都动容了,王通只觉得投到自己身的目光一下子变的炙热了起来,不由后退了两步。



    “好,好啊!!!”



    得到王槐的答复,玉太玄终于大笑起来,“很好,真是太好了,八十年了,小寒山终于又补齐了一项真传神通,槐兄,真是多谢你了。”



    “不是谢我,要谢谢我这个傻徒弟。”王槐指了指王通道。



    “槐兄放心,金光烈火剑是小寒山的真传神通,能够寻回,王通居功至伟,若不奖励,将来还会有愿意帮着宗门将神通寻回呢。”玉太玄笑道,转而向王通问道,“王师侄,你想要什么奖励?”



    “呃……”问的有些直接了,王通一时有些怔然,下意识的答道,“弟子想要朱黄丹。”



    话一出口,他有些后悔了,玉太玄问的直接,他答的也直接,吃相显得太难看了。



    “朱黄丹?”玉太玄眉头轻挑,“王师侄,朱黄丹虽然能够在短时间里增长你的修为,但是一叶的以药物提升修为,将来的隐患多多,你可要想好了。”



    王通打着什么样的主意,瞒不过玉太玄。



    修真者修真,讲究财侣法地,这财字指的并不是世俗的金钱,而是修炼的资源,指的是丹药法宝,其丹药是最为常见的资源之一,丹药最大的效果是能够提升修真者的修为,但是因为有丹毒的存在,所以服用的时候需要非常的谨慎。



    服食丹药太多,初期能够加快修真的速度,但是体内的药物积存,久而成毒,便是丹毒,有了丹毒,对未来的修真便会有影响,短时间内修为是提升了,从长时间来看,显得有些得不偿失,朱黄丹虽然号称没有负作用,那也是在修行的前期,真的到了元婴之,凝炼法相的时候,任何一点小的问题都会是要命的大问题,所以正确的丹药服用方法是控制频率,在修真的最关键时刻服用,如说冲击境界关口的时候。



    道理人人都懂,但真正的做起来,是另外一回事了。



    并不是每一个修真者都能够清晰的看到自己未来的,也并不是每一个修真者都有信心在修真一途远远的走下去。



    九成的修真者都被困在灵根天之下,灵根天之又有九成的修真者无法凝煞,如果服用丹药能够让你短时间内修为大进,而隐患要等到你修炼到灵根天,甚至罡煞天、金丹天的时候才出现的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服用丹药,因为他们心里很清楚自己的修真之路走不了那么远。



    这也造成了丹药市场极为火爆。



    王通现在不过凡尘天五重而已,连灵根天的路都看不到,又怎么会想那么远呢?



    他本身的修为与地位不相匹配,又面临着五峰大,想要尽快提升修为是极正常的事情。



    所以他的反应并不出众人所料,玉太玄之所以这么提醒,也不过是循例问一下罢了。



    “弟子想好了。”王通点点头,目光坚定,“弟子想要朱黄丹。”



    “好,我给你,你现在是凡尘天五重的修为,这五瓶朱黄丹足以让你修炼到凡尘天十重,另外,金光烈火剑是小寒山的真传神通,五瓶朱黄丹并不足以奖励你的功劳,这样吧,你去百宝阁领取一件品法器做为奖励。”



    去百宝阁领取一件品法器做为奖励!



    当玉太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殿一片沉寂,随后,王通便感受到了好几道炙热的目光盯在了他的身。



    品法器啊!!



    竟然直接奖励了品法器!



    天下法宝何其多,各种花样都有,各种品类齐全,按威力和价值大小可以分为九个品级,即杂、术、宝、法、灵、道、仙、神、祖九个品级。



    而每一个等级又有下品、品、品和绝品四级之分。



    杂器,又有一个名称,叫做凡兵,也是凡人用的东西,其不含一丝一毫的天地灵气,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功用,修真者一般不用。



    术器是修真者最初使用的法宝,数量很多,这东西的特点是能够承受修真者的真气,真气灌注于其,不会炸开,所以一件术器在凡人之非常的珍贵,但是到了修真界却是非常的平常,大多数的宗门,甚至散修都会炼器,炼的基本也是这种术器。



    宝器则术器更加进一步,能够有资格称的法宝了,拥有一些特殊的功能,无论是攻击力还是防御力,都能够在修真者之间的争斗之取得优势,接下来是法器,这法器在修真界算得非常的珍贵,即使是最低级的下品法器,普通的修士也很难得到一件,而得到之后,无不珍若性命。



    在许多的时候,许多的场合,一件法器都可以换回一条小命的,身有一件法器,便相当于多了一条命。



    在这一方世界之,仙器早已经成为了传说,即使是道器也罕有一见,更不要说更在仙器之的神器与祖器了,只有传说的那些掌握着整个昆墟世界的强大宗门手才会有道器这种东西存在,在一般的宗门之,一件灵器已经可以称得是镇压整个宗门气运的宝贝了。



    天下的法宝,九成九都是杂器、术器和宝器。



    小寒山仅仅只是梁州的一个小宗门罢了,在天下万千宗门之仅仅只是末流,宗门之的最高级别法宝也不过是一件品的灵器罢了,法器的数量也不多,所谓的百宝阁,也不知道能不能凑齐一百件法宝呢,即使能够凑齐,大多也只不过是下品法器罢了,品法器,即使是门的几位真传弟子,也不见得人人都有的。玉太玄究竟是脑子坏掉了还是怎么的,竟然直接奖励了一件品法器下去,这王通何德何能,能够得到一件品器?



    王通自己也愣住了,他想过自己因为贡献金光烈火剑这门神通而得到宗门的奖励,可也没有想过奖励会那么大。



    一件品法器啊,这是在他来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怎么,愣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感谢山主?”王槐看着一脸呆滞的王通,不由出声呵斥道。



    王通连忙拜倒称谢。



    玉太玄挥了挥手,一股柔力将王通送到了殿外。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