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色的剑身,布满了细细的米粒大小的鳞片,手轻轻的抚摸去,却光滑如镜,随着手指的抚动,剑身的鳞片如水波一般的闪动起来。



    暗红色的剑柄朴实无华,但握在手却极有质感。



    这是一柄剑器,品法器游龙剑!



    剑器在所有法宝之极为特殊,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剑器入手快,威力大,所以各种各样的兵器使用法门,剑诀是流传最广的,各种各样的剑诀充斥于整个修真界,所以,几乎每一个修炼有成的修真者每一件法宝都是飞剑,也都懂得一门剑诀,王通也不例外,毕竟他的祖也阔过,虽然已经败落的只余下他一个人了,家产也变卖的差不多了,但是功法灵诀之类的东西却是传承了不少下来。



    王通的老子,修炼的便是一门祖传下来威力最强的一门剑诀,星河剑诀。



    不过在王通看来,他的这位便宜老子,心大了。



    这一门剑诀说起来还是他的祖,那位金丹天的强者王百川得来的,乃是王家祖传下来威力最大,也是最难练的一门剑诀,他那便宜老子资质普通,便是给他修炼普通的剑诀都不见得能够修炼成功,还想修炼这种学霸才能有资格修炼的剑诀,简直是痴心妄想。



    前世身为学渣的他自然明白学渣和学霸的可怕差距,而这一世,他也并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学霸,事实他王通更倾向于学渣,这具身体的本尊是小寒山学渣的学渣,身为学渣,自然要学习一点简单的东西,如说他,虽然将星河剑诀倒背如流,但是他现在绝不会去学这玩意儿,他现在练的是小寒山的基础剑诀,梅花七剑。



    梅花七剑是小寒山最基础剑诀,共分七式,分别为雪梅含苞、梅开五福、暗香疏影、梅花三弄、风弄梅影、踏雪寻梅和寒梅吐艳。



    这七式剑诀是由小寒山开山祖师七妙神君梅山民于雪日练剑之时,望梅海而悟。



    虽然仅仅七式剑诀,却是融汇了剑术最基本的刺、点、崩、挂、撩、抹、截、挑及腕花九个动作于大成,练了这套剑诀,基本掌握了用剑的全部法门,而且这套剑诀的威力也不错,是小寒山弟子必学的剑诀,只是人都是好高骛远的,往往一听基础两个字都会将这套剑诀看轻,王通也不你例外,以前只是碍于门规将这门剑法练会了而已。



    所谓的练会,是拿着一把剑能够把这一套剑诀的招式施展出来而已,这叫初学乍练。



    修炼一门功法,不管你是神通还是术法,不管你是剑术还是刀法,都有一个火候问题。



    什么叫火候,指的是你对这一门功法的掌握程度,拿剑诀来说,将一门基础的剑诀练到深处,也有可能战胜高级的剑诀,这是一个火候的问题。



    修炼一门功法的火候分为三境九层,分别为初学乍练、驾轻熟、豁然贯通,是为小成之境,登堂入室、心领神会、炉火纯青是为大成之境;登峰造极、返璞归真、超凡入圣是为极境。



    若是能够将一门剑诀修炼到超凡入圣的境界,那么便是传说的剑圣。



    当然,限于各种功法的品级,并不是没一种功法都能够超过大成之境的,大部分的功法止步于大成,以梅花七剑而言,即使修炼到死,算是让剑圣来修炼,最多也只能修炼到大成之境,无法踏入极境,不过一个剑圣修到大成之境和一个普通的剑仙修到大成之境的威力肯定不能同日而语,甚至有可能打出极境的效果,不过那已经不是剑诀的问题,而是用剑者本身的问题了,但境界而言,却是止步于此了。



    这也是为什么许多修真者都不喜欢修炼梅花七剑这样的低品剑诀的原因,还是那句话,好高骛远,一个个的都想着把一门高品级的剑诀修炼到超凡入圣的境界,也不想想,这世能称之为剑圣的又有几人,基础剑诀都练不好,拿什么来练高级的剑诀。



    这个道理,入门的时候,各门各派的长老,各家的长辈,各位师长全都和大家讲的清清楚楚了,道理也分的明明白白,可是并不能消除各派弟子们对高品级剑诀的向往,对低品级剑诀的藐视,甚至一些修炼有成的长老长辈们也持着同样的想法。



    这里面还有一个深层次的原因,是不管是什么品级的功法,前两个层次都较容易达成,只要努力修炼,不管什么样的功法都能修炼到驾轻熟的境界,只是时间问题而已,在前两个境界,不同等级的功法威力差别很明显,所以大部分人宁愿选择更大威力的功法,因为打起来不吃亏啊。



    至于第三个层次豁然贯通的境界,则是一道门槛,修真界是一个靠脸吃饭的地方,这个脸是资质,资质高的,能够轻易的踏过这一道坎,而资质普通的即使修炼基础剑诀,一辈子也踏不过这套坎,而资质高的修真者在所有的修真者之仅有两成。



    说白了一句话,有八成的修真者的修行境界都在前两个层次里头晃荡着,无法突破到第三层次豁然贯通,既然如此,为什么不选择威力大一点的剑诀功法呢?



    是个人,都有类似的想法,王通也不例外。



    所以,除了梅花七剑之外,还死皮赖脸的向王槐求了一套威力更大的剑诀,小天星剑诀。



    王家是一个破落的修真世家,老头子死了,除了给他留下了一点祖产之外,便只有无相钧天大力神通、星河剑诀和一瓶朱黄丹而已,至于王家其他的功法术法其实全都出自小寒山,因此并没有流传下来。



    王通家老头子最终选择了星河剑诀,结果连驾轻熟的层次都没有修炼到,除了几个大招有点威力之外,根本是连基础的剑诀都不了。



    王通他老子聪明一点,吸取了他老子的教训,明白天河剑诀并不是他们这种资质的人能够觊觎的,又不甘心只修炼基础剑诀,所以才求了一套小天星剑。



    小天星剑在小寒山的各种剑诀之也算是不错了,不过可惜,王通练了几年,也限于资质,无法突破初学乍练的层次,越是无法突破越着急,越是着急越难突破,久而久之,形成了一个恶性的循环,从而一厥不振。



    现在的王通可没有他前身的心理负担,作为一个从末法时代来到仙侠时代的灵魂,前世连管制刀具都没有碰过多少次,这一回手拿着一把仙剑,不要说是基础剑诀,你算是让他到外头去练几个用剑的基本姿势他都是肯的,而且他的心里清楚,小天星剑这种层次的剑诀对王通这般的资质来讲或许真的太过高级了,不太适合他来修炼。



    所以,他便一门心思的开始练起了梅花七剑。



    作为基础的剑诀,王通前身虽然仅仅是初学乍练的层次,不过至少他还是将这门剑诀的基本招式和运劲法门记了下来,现在王通虽然换了灵魂,但是练起来,却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困难,后正前前后后只有七式而已,王通从第一式雪梅含苞开始,然后到梅开五福,再到暗香疏影、梅花三弄、风弄梅影、踏雪寻梅,最后是寒梅吐艳。



    这七剑施展一开始的时候倒是显得有些生涩,特别是体内的真气运转不是很畅顺,毕竟这是王通第一次练不,不过练了三四遍之后,倒是顺了过来,生涩的感觉不见了,但招式转换之间仍然有些滞意,却是因为王通的前身对这套剑记念的理解也是到了这一步而已。



    一套七剑,练了十来遍,花了整整一个多时辰,待到停下来的时候,王通已然是气喘吁吁,浑身大汗淋漓,有如刚刚从水里面泡了一遍一般。



    接下来便是筋骨酸痛,哪怕是动弹一下身体都要抽抽。



    “看不出来,这简单的剑法,也不简单啊!!”



    盘坐在床,他从怀取出一个玉瓶,瓶装的正是朱黄丹。



    倒了一粒放在手心,黄豆大小,蜡黄蜡黄的,看起来有点像他前世拉肚子时候吃的黄连素。



    “也不知道苦不苦!”王通心暗道,回想了一遍无相钧天大力神通的运气法门,将丹药一口吞下。



    朱黄丹入口即化,一道热流沿着他的喉间直入丹田。



    无相钧天大力神通运转起来,将这一股药力瞬间炼化,在丹田之化为一滴如水银一般的无相钧天真气。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