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正正的一个小石屋,由五块完整的黑色石块拼接而成,石屋高约一丈有余,内部大约三丈见方,空空如也,仿佛荒废了许久一般,事实,这个石屋的确荒废了许久。



    在屋外,一块丈许高的残破石碑立在那里,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年的岁月,石碑之,只有三个字。



    迎仙亭



    可惜这字古怪的紧,乃是太古仙,王通并不认得。



    这里是诸天轮回之地!。



    王通得到的资料并不怎么完整,或者说,身为候补的轮回卫士,他的权限不够,所以只知道这里是诸天轮回之地,有许多的通道通往不同的世界,不同的时间维度,诸天万界之,许多修行者,甚至是普通人,因为种种原因出现在这里,通过这些通道进入不同的世界,有些穿越是意外,不在他们的责任范围之内,而有些则是故意的,身为候补的轮回卫士,他的职责是阻止这种故意的情况发生。



    用宅男的话来讲,这里是穿越的转站,而他的任务是阻止别人有意穿越,甚至多次有意穿越,也是说。



    再说的明白一点,他是时空管理局的打手,临时工编制,干的好了,会转正式工,说不得还会有许多的好处,干的不好,不好意思,工号直接取消。



    至于什么样的人会有意穿越,多次穿越,他并不清楚,但是从得到的信息来看,这种有意的穿越,有目的性的穿越并不是偶然发生的,而是形成了一种常态,所以才会有轮回卫士的诞生。



    这个石屋便是他的驻守之地。



    诸天轮回之地的驻守之地并不是随意选的,所有的驻守之地事实都是一个空间通道,通往不同的世界,像王通现在的这个驻守之地,也是他面前的这个小石屋,便有一个通往十二个不同世界的空间通道,这个空间通道在数个纪元之前,便存在了,并且被太古大能固定起来,在周围绘制了一个传送阵法,通过这个传送阵法,便可能直接进入这十二个不同的世界,王通的任务便是在驻守期间,不让那些穿越者通过这个传送阵法。



    王通在屋子里瞅了半天,查找了半天,也没有在那地面找到什么传送阵法的痕迹,那是一大堆的草啊!



    “从刚才得到的信息来看,并不是每一个驻守之地都会有人来的,这个驻守之地好像有已经有许多年没有人来过了,甚至已经被那些穿越者忘记了,所以才会让我这个菜鸟过来驻守,难道真的要我在这里枯守一个月不成?”王通有些无奈,但是他也不敢擅离职守,因为当他进入石屋之后,只要一离开这石屋方圆十丈的范围,脑子里头便立刻会有声音警告他,让他不得不回到石屋之,对于那位能够无声无息在瞬间将他挪移到这个世界的存在,他心充满了畏惧之意,人要有敬畏之心,修真者同样也要有。



    “守在这里一个月是没有问题啊,可是我没带吃的。”看着空荡荡的石屋,王通不由苦笑起来,他虽然是一个修真者,不过仅仅只是一个凡尘天的修真者,即使修为已经到了凡尘第九重天,可也无法辟谷,餐风食露,那是灵根天的修真者才能够勉强做到的事情。



    “饿一个月,我这身体是能吃的消,一个月不喝水,也能勉强对付,但是又渴又饿的情况之下,我的战力下降,万一碰到了那些穿越者,还能提的起剑吗?”王通摸了摸肚子,手忽然停了下来,面露出了放松之色,“还好身带着辟谷丹了,否则真的麻烦了。”



    修真者经常需要闭关修炼,而且往往一闭关是好几年,总不能让人天天送饭啊,这辟谷丹便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一粒辟谷丹可抵十日的饮食,他身有十余粒辟谷丹,对付一个月,却是绰绰有余了。



    没有了后顾之忧,他也静下心来,在小石屋内盘坐起来,运转起钧天大力神通,权当是闭关了。



    这样,平静的过了十余日,古怪的声音也没有再过来骚扰他,王通几乎已经认为不会再有人来的时候,茫茫的草原之很是突兀的出现了四道身影。



    几乎在这四道身影出现的瞬间,王通便感应到了。



    修成识海,他灵觉所笼罩的范围也已经扩张到了五十余丈外,这个范围在凡尘第九重天的境界已经很强大了,但是相对于这茫茫无际,不知道有几万里方圆的草原而言,却十分的不显眼,现在那四道身影距离小石屋足有数十里的距离,他的灵觉是万万无法察觉的,这全是小石屋的功劳。



    作为轮回卫士的驻守地,小石屋的存在并不仅仅只是为了遮风挡雨,虽然已经荒废了许久,许多功能也失效了,但是却还留在了一个最基本的探测的功能,借助这座小石屋,王通便可以将自己的灵觉扩大到一百里方圆之内,在这百里方圆之内,一草一木,一动一静,一丝的风吹草动,在他的灵觉笼罩范围之内。



    对王通这样一个初开识海的小修真者而言,一下子将灵觉扩大到如此大的范围还是第一次体验到,这平静的十来日王通将大部分时间都用在操纵自己的灵觉之了,灵觉笼罩百余里,不要说是他,便是罡煞天,修成护体玄光的修真者也很难做到,恐怕也人修成金丹天的修真者方才有这个能力,他一个小小的凡尘天修真者一下子将自己的灵觉笼罩到百里方圆,这绝对是一次难得的体验,更何况,通过小石屋的放大,他的灵觉并不是随随便便这么洒出去的,而是形成了一张极为玄妙的大,这张灵识大以小石屋为心,扩散到方圆百里之内,而这个小石屋则如盘踞于大间的蜘蛛一般,监控着周围的一切动静,这片草原看起来水草丰沛,但是除了草和王通之外,再也没有第三种生灵存在,所以当四个人出现的时候,像身心子头的虱子一般的显眼。



    “卫离,是这条路吗?我们已经找了快要十天了,若是再找不到的话,这一次任务要无功而返了,这样的后果你能承担的起吗?”



    四人都是非常年轻的男子,说话的人穿着一身的锦袍,身材高大,面色俊伟,满脸透着不耐之色,说话的声音很大,仿佛在训斥叫卫离的人。



    “阳公子,我们是按照地图走的,这张地图的确显示这里有一个传送法阵,也是方圆三千里内惟一的一个传送法阵,通往十二个轮回世界,只要我们找到这个传送法阵,这十二个轮回世界便会成为我们的囊之物了。



    卫离长着一张马脸,吊着眉毛,满脸的苦相,说起话来却是慢条斯理的,似乎并没有将阳公子的话放在心里,只是扬了扬手的地图。



    “阳公子,我看到了,正北面,四十里外。”



    “正北面,四十里外?”



    其余三人俱是一震,露出了惊喜之色,忍不住的朝北面张望过去,只是这一方草原虽然平坦广阔,但是草深露重,又有薄雾遮挡,三人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什么来,但他们显然对说话之人的眼力十分的信任,俱都憋足了力气,朝着北面奔行而去。



    “陆地飞腾之术,武林人?”



    小石屋,透过扩大的灵觉,王通将这四人的一举一动全都收在心,在这一刻,王通几乎有一种身为帝的感觉,至少以灵觉察看这四人的动静,真的如有帝视角一般。



    所谓的“武林人”,完全是王通将前世武侠的人物代入其的结果,他所穿越到的这个世界并没有什么武林人,只有修真者,修真者倒是有模糊的武修与法修之分,不过武修也也是修真者,其实力本事远远的超过了武侠世界的武林人,眼前这四个人赶路用的陆地飞腾之术虽然各有不同,但每一步的距离都不超过三丈,速度也不快,看来修为不高,事实,在王通的灵觉之下,这四人体内的真气散而不凝,浅薄不均,不要说他这个凡尘天第九重的修真者,甚至连凡尘天第一重的修真者也不如,不过其施展的技巧却是让王通大开眼界。



    王通现在是凡尘第九重天,但即使如此也无法如真正的修真者那般飞行绝迹,平常赶路靠的也是两条腿而已,小寒山也有轻身提纵之术,不过这些都是小术,根本无人重视,想想也是,即使是凡尘天的修真者,修为到达凡尘第七重天之后,也能御剑飞行了,若是修炼到了灵根天,识海一开,更是能够瞬息数里,那速度可不是轻功可以的,即使是一般的凡尘天修真者,借助灵符的力量,速度也能快如奔马,若是赶远路的话,自有传送法阵和大型的法舟供给使用。



    传送法阵消耗甚多,万里之地瞬息而至,至于法舟,乃是一种大型的法器,便如王通前世的公共交通工具一般,在空飞行,一次能运数百人,甚至千人,却是也用双腿来赶路快多了,所以在修真界,轻功这种东西,是小术,根本没有什么人会关注,王通也是因为前世武侠看多了,看到这种用来赶路的轻功,一时之间有些惊讶而已。



    这四人的目标是王通的小石屋,原本王通还是有些紧张的,不过看到他们四人的实力,心的一块大石却是放了下来,这四人的实力太弱了,凡尘第一重天的修为都没有,自己乃是凡尘第九重天,而且修炼的还是无相钧天大力神通这般逆天的功法,哪里会将这四人看在眼。



    四十里的道路,这四人用轻功整整赶了近半个时辰,这样的速度也是让现在身为修真者的王通也是醉了。



    在距离小石屋大约百余丈的地方,四人停了下来,开始休整,看来连赶了半个时辰的路也有些吃不消。



    王通隐在石屋的阴影之,这四人根本看不到,只是一个劲儿的朝着小石屋张望,还时不时的看着手的地图,整整半个时辰之后,他们终于确认了小石屋便是他们的目标。



    “是那里了,传送法阵在石屋之,只要我们进了石屋,便能够传送到我们这一次的任务世界,嘿嘿,真是想不到,东荒大草原竟然还有这么一个隐秘的传送点,阳公子,这一次我们可真的赚大发了。”



    “先不要高兴的太早,能够活着到达传送点再说。”



    “公子说笑了,这东荒大草原早已经被废弃已久,否则主神殿和梦魇堂又怎么能这么轻松的占据六个传送点?他们都没有碰轮回卫士,这个传送点另外六个更加的隐秘,简直是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又怎么可能会有轮回卫士呢?”



    “但愿如此吧,镜涛,你先去探一探。”



    “是,公子!”



    最先发现石屋的人点了点头,然后一声不响的出了石屋,身形低伏,潜入草丛之,隐住了身形,展开身法,随着一阵“悉悉娑娑”的声音,很快便到了石屋之前。



    王通没有说话,只是盘坐在石屋的阴影之,那人身体探入故石屋之,陡然看到盘坐在那里的王通,顿时大叫一声,身形疾退,一边退,一边大叫,“卫士,有卫士!!”



    百余丈外,三道人影如惊弓之鸟般纵身而起,分向三个方向逃去,王通眉头一皱,他根本没有想到这四人看到他的反应会这么大,灵觉之,五道极细的风声突至,分袭胸前五大穴道。



    噗噗噗噗噗……



    五声细响,五根黑针正好插入王通胸前五大穴道之。



    王通只觉得胸前微微一麻,竟然被这五根黑针射了个正着。



    “心有余而力不足!!”



    这五根黑针根本对他毫无影响,在接触到他皮肤的同时,火灵真诀便自行运转起来,炙热的真气瞬间便将黑针蒸发的无影无踪,但是这其透露出来的问题却不由不让他沉思。



    黑衣人出手的时候,他便清晰的感觉到了,灵觉之,五枚黑针的飞行方向,速度也尽掌握之,可他是避不了,动作太慢,只能任由这五根黑针扎在身。



    镜涛射出飞针,竟是头也不回的退出了石屋,朝着正北的方向狂奔而去。



    “跑的了吗?”王通心一叹,嘴边闪过一丝冷笑来,他以前没有杀过人,现在也不想杀人,但是脑海之的那个声音却是明明确确的告诉他,一定要将这四个偷渡的穿越者杀死,否则是他死。



    提起游龙剑,体内真气运转,游龙剑瞬间化为一道剑光,朝那飞退的人影刺去,这镜涛只是普通的武林人士,哪里躲的过修真者的手段,只见剑光一闪,在他的颈项间一划,顿时头颈分离,一腔热血井喷而出,王通看也不看一眼,事实是他没什么胆子看,手一招,便将长剑收到手,再看另外三人,最远的已经跑出了里许开外,不过速度哪里的过游龙剑的剑光,这可是品法器,剑光三闪之下,两人的头颅被剑光割下,但竟然还有一人未死,这人便是那为首的阳公子。



    在剑光将临的时候,这家伙身竟然闪过一道绿光,生生的将剑光挡住。



    “有点意思!”王通心一动,纵起身形,几个起落之间便到了已经吓傻的阳公子面前。



    不过,当他感到阳公子面前的时候,却是十分的失望,在这位阳公子的面前散落的几片法器的碎片,想来刚才应该是这件法器挡住了他的剑光,不过可惜,这玩意儿用了一次便碎了。



    “不要,不要杀我,卫士大人,不要杀我!”



    阳公子此时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了,黑底血纹长袍,诡秘的面具,再加刚才出手的剑光,所有的一切都显示眼前的这个怪人便是传说的轮回卫士!



    轮回卫士,在诸天轮回之地乃是最为神秘的存在,对大多数像阳公子这样的底层轮回者而言,仅仅只是一个传说的存在,若是早知道这个地图标明的废弃传送点竟然有轮回卫士存在的话,他一定会高价将这份地图卖出去,而不是傻傻的跑到这里来。



    “唉,不是我想杀你,而是我不得不杀你!”



    阳公子在现在表现的似乎有些窝囊,与之前的意气风发完全不同,王通并没有因此而小看他,生死之间有大恐惧,位置调换一下的话,说不得自己还不如他呢。



    他不想杀人,不过命难违,现在他自身难保,骑虎难下了,也不愿意多听阳公子的哀求,右手闪电般的在他的脑门一拍,炙热的火灵真气涌了出来,瞬间便将阳公子烧成了一团灰烬,这才松了一口气。



    “叮咚!候补轮回卫士王通完成抹杀任务,请回到驻守点领取奖励!”



    呃!!



    王通顿时满头大汗,不能自已,这一眨眼的时间,画风怎么变了,完全变成无限流了?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