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云净天高,碧空如洗,一座雄峰矗立于万峰之间,这座雄峰山体极为高大,接近峰顶之处,有十数里方圆一片的平坦之地,当有九座平台,俱都有三十余丈方圆,被刀砍斧凿,平平整整,围着这九座平台的周围,人头挤挤,热闹非凡,雄峰的周围,时不时的有流光闪动,却是许多修真者驾御着各式法宝飞遁而至。   .



    九座平台之前却是一座高台,高有百余丈,台是一个巨大的芦蓬,小寒山几乎所有的头头脑脑都出现在芦蓬之。



    五峰的首座坐在正的第一排,山主玉太玄更是坐在间,周围坐的都是位高权重的内门长老以及各个修真世世家的家主及大佬们。



    九个巨大的擂台周围的人数虽多,但泾渭分明的分成了五个部分,青玄峰、太白峰、九如峰、南屏峰、连云峰,各峰的弟子都在峰长老的约束下,聚在一起。



    芦蓬之,除了小寒山的大人物们之外,还有梁州另外六派前来观礼的代表,小寒山在梁州七大派的拉名第四,不不下,面子还是有一些的,再说了,相互之间观礼也是修真界的一项传统,毕竟每一个门派大都会涌现出一些有潜力的人才,这些人才自然是各门各派关注的对象,不管是交好,还是为敌,大家都有一个心理准备。



    王通自然站在连云峰的一群弟子当,因为他是首座王槐的弟子,所以站的位置相当的靠前,除了前排的几名长老之外,便是他与金子扬五人。



    目光扫过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人群倒是有几个熟人,许家的人,周家的人,他们同样在看着自己,目光都极为不善,他看到了许阳兄弟,还有周凝雪,目光似箭,阴毒无,有一种花道兄目光杀人的意思,对于这些仇恨的目光,王通显得非常的淡然,完全不在意,无论是许阳还是周凝雪,现在的实力对他都无法构成威胁,即使是在擂台碰到,他们也不会有任何的机会。



    倒是许寒平,这个面如冠玉,风度翩翩,这个灵根天二重天的入室弟子同样用一种居高临下的目光与自己对视了一下,目光之流露出来的并不是仇恨,而是一种厌恶,一种不屑,一种可怜,还有一丝的讥诮。



    在他的目光扫视之下,王通的心没来由的升起了一丝屈辱之感。



    “娘的,真是麻烦,二病难道这么难治,人家看你一眼感觉到了极大的侮辱,真是他娘的,药不能停啊!”



    在许寒平的目光之下,王通的脸色阴沉下来,嘴角扯了扯,这是他身体之遗留下来的前任残存意识在作怪,在他的第二识海之,紫色的灵泉早已经翻腾,隐隐然间竟然影响到了他的主识海,这让王通非常的不喜,现在,他才是王通,以前的那个已经死了,应该死透了,而不是像现在这般,在自己的识海之兴风作浪。



    目光微转,又看到了一张亦喜亦嗔的熟悉面孔,不禁有些惊讶。



    什么时候,太白峰多了一名入室弟子了?然影响到了他的主识海,这让王通非常的不喜,现在,他才是王通,以前的那个已经死了,应该死透了,而不是像现在这般,在自己的识海之兴风作浪。



    目光微转,又看到了一张亦喜亦嗔的熟悉面孔,不禁有些惊讶。



    什么时候,太白峰多了一名入室弟子了?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