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法长老的声音传到耳,王通心一动,果然如此,心下了然,冷然一笑,飘身了擂台。



    苍狼剑施南平,太白峰长老林太渊的的小弟子,也是这一次进入精英弟子名单呼声最高的入室弟子之一,凡尘第九重天的修为,一套苍狼七杀剑已经修炼到了小成的境界。



    第一个对手是这么强的家伙,在自己的修为到达凡尘第九重天之后,许周两家不可能将对付自己的希望完全寄托在外门弟子身,肯定会在入室弟子给自己找麻烦,但是入室弟子的试也具有不可控性,第一轮之后,谁知道自己安排的人能不能留下来,所以他们一定会在第一轮的时候给自己找麻烦,为自己安排一个完全无法战胜的对手,如面前的施南平。



    施南平年纪二十四岁,有着一头醒目的赤发,长相彪悍,特别是其左眼一道剑痕极为扎眼,因为这道剑痕,他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子难掩的凶厉之气。



    “嘿嘿,王师弟,不好意思了。”施南平几乎与王通同时登擂台,阴狠的目光看着王通,透着一股子嗜血的气息。



    “施师兄,请了。”王通微微一笑。



    “那我不客气了。”在施南平的字典之,可没有客气二字,嘿然一笑,便直冲向了王通。



    “咦?!”王通目光一凝,足尖点地,身形疾退,游龙剑光闪动,在他的身前暴起一团梅花剑光。



    “哈哈哈哈,师弟,你这样不行的,难道真当我是那些没用的外门弟子吗?”



    施南平哈哈狂笑起来,竟然这么不管不顾的冲入了剑光之。



    赤色的剑光暴起,梅花破碎。



    苍狼七杀剑之一杀,奔狼杀!!



    “身剑合一,不愧是太白峰弟子。”破碎的剑光四散,露出王通的身形,脚步在空虚踏七步,险之又险的避开了这必杀的一剑。



    “小子,速度不错,可惜了。”施南平笑再起,赤色的剑光倒卷,速度陡然加快一倍有余,赤光倒卷,苍狼奔袭,剑鸣如天狼啸月,慑人心神,剑光狂卷而过,竟将王通整个掩没。



    叮叮叮叮叮叮叮……



    青光闪动,在施南平的压力之下,王通开启了九纹青玉罩。



    一息之间,施南平的剑光在青玉罩之连点一十八剑,青玉罩的光芒瞬间收敛了许多。



    “九纹青玉罩,好法宝,可惜了。”



    看到王通仿佛被自己逼入了绝境,施南平哈哈大笑起来,手一抬,一道椎形赤光打了出去,狠狠的砸在九纹青玉罩。



    啪!!!



    清晰的破碎声传到诸人的耳,笼罩在王通周围,护住王通的九纹青玉罩瞬间破碎,连王通手的九纹青玉佩也彻底的碎裂了开来,一件品法器这么报销了。



    “破灵锥!!”



    王通目光一寒,看清了打破九纹青玉罩的赤光,却是一件赤色的锥形法宝。



    这件法宝在打破了九纹青玉罩之后也随之破碎,但王通还是第一眼认出了这种有名的一次性法宝。



    “破灵锥啊,你准备的可够充分的。”王通讥诮的道,游龙剑光再闪,幻成一团梅花,护住全身。



    “没有用的,算你梅花七剑大成又如何,毕竟只是基础的剑诀,又如何能抵挡的了我的苍狼七杀。”破了九纹青玉罩,施南平心情大好,赤色的剑光怒鸣,奔狼杀再至。



    轰!!!



    王通护身剑光再次被打破,但是这一次,王通却并没有退,而是腾身而起,随着他的身形腾起,破碎的剑光竟如有生命一般随着他的身形飘起,凝成一道极亮的剑光,剑光如雪,电闪而至,瞬间便到了施南平的面门。



    梅花七剑第七式,寒梅吐艳。



    “有点意思!”



    施南平剑光猛的一敛,险之又险的挡下了这一步,连退两步,嘴角扯出一丝残忍无的笑意来,“不过,也是如此了。”



    “是吗?”王通笑了笑,身形自空落下,状极潇洒,游龙剑忽的自身后飞转而出,“那让我来见识一下你的苍狼七杀吧。”



    虚空踏出一步,剑光化为一点极明亮的星辰,朝施南平落下。



    小天星剑法第一式,寥若晨星。



    仅只一点晨星,却盖过了施南平的赤色剑光。



    施南平终于色变。



    赤色的剑光再起,化为一头巨狼虚影,怒声咆哮,巨口洞开,咬向晨星。



    苍狼第二杀,怒狼杀。



    晨星落入狼口,赤色的剑光将青色的剑光包裹。



    几乎在苍狼将晨星吞入口的瞬间,剑光狼头猛烈的炸了开来,青色的剑光自赤色的剑光之暴起,瞬间将赤色的剑光击攻。



    施南平面色一白,闷哼一声,倒飞而出,王通得理不饶人,冷笑着引动剑光,游龙剑发出一声轻吟,剑光大盛,将整个擂台的空全部遮住,点点星光在剑光之闪动,封住了施南平所有的去路。



    小天星剑诀第二式,云屯星聚。



    星光落下,施南平大吼一声,强运真气,赤色的剑光疯狂的自他的身体之射出,发出一声嘶吼,凶猛的冲向星光。



    此时他前路已封,后路断绝,只有拼死杀出一条活路来。



    疯狂的嘶吼声,赤色的剑光化为一团光团,疯狂的撞向了漫天的星光。



    苍狼七杀第七式,狂狼杀!



    “现在才拼命,已经晚了。”



    星光降下!



    耀眼的剑光瞬间破碎,化为点点光雨落下,施南平闷哼一声,赤狼剑脱体而出,仿佛被抽干了所有的力量,软软的倒在了擂台之。



    光雨之,王通终于落地,只是扫了一眼不醒人事的施南平,离开了擂台。



    第四场,王通胜!



    执法长老面现惊色,努力保持着平静的语气,报出了胜负。



    众皆哗然!



    压制住外门弟子还能理解,但是入室弟子的强者施南平,竟然如此轻易的便败了,便是这些门派之的大佬也都有些意外。



    从这一场试之不难看出,施南平是背后受了许周两家指使专门对付王通的,否则身不会有专门克制防御类法宝的破灵锥存在,破灵锥这种一次性的破坏型法宝甚至法器还要难得,因为炼制不易,却又只能用一次,吃力不讨好,也只有许周两家这种大家族方才有一些存货。



    谁都没有想到,王通真正的底牌竟然不是九纹青玉佩,而是他的剑术,这他娘的之前谁能想的到。



    王通的剑术什么时候变的这么高明了,梅花七剑大成,小天星剑小成,品法器游龙剑,凡尘九重天的修为,这是什么?



    这是十大精英弟子的节奏啊?



    难不成今年的五峰大要演难得一件的废材大翻身吗?这不是评书里才会出现的事情吗?竟然会发生在小寒山!



    这可真是难得一见的盛事啊!



    “槐兄,你这个弟子,隐藏的当真是够深的啊!”



    风太白虽然很欣赏王通,不过施南平毕竟是他太白峰的弟子,而且还是十大精英弟子的有力争夺者之一,现在一下子被王通给打闷了,他的心情自然有些不好,说起话来,也有些阴阳怪气的。



    “呵呵,哪里,哪里。”王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自王通历了一次死劫之后,一年多来给他的惊喜也实在是太多了,难不成真的如传说一般,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吗?气运之道,果然是神秘莫测啊。



    再观许周两家的族长,面色不那么好看了,施南平是他们精心挑选出来的,花费了极大的代价的人选,从周盛到许雷,再到刚才的施南平,他们可以说是煞费苦心,三重保险,谁料到最后竟然是这么一个结果。



    如今王通轻易的击败了施南平,让他们的计划彻底的无用了,你让他们如何不恨?



    不过五峰大,乃是小寒山的大事,你做一些小动作可以,若是做的太过份了,超过了底线,不行了。



    许周两家本拟以周盛许雷为先锋,先耗王通的力气,再以施南平以雷霆万钧之势,将王通扫落,可是没有想到王通竟然如此强悍,周盛许雷两人甚至都没有让王通消耗多少力气便被击溃,施南平也是如此,王通以硬对硬,以剑术对剑术,强势将他击败,再无一丝翻身的机会。



    凡尘天入室弟子的试,第一轮之后的局面,即使以许周两家的势力也无法安排,不过王通却知道,在下一轮,他将要面对一个老朋友,也是他的手下败将,许阳。



    本来以他的六爻神算,破灵锥应该是在许阳的手,却因为自己在外门挑战的时候表现的太过强势,两家为了保险,最后将破灵锥暗交到了施南平的手,可惜,还是失算了。



    回到连云峰的阵营,连云院的带队长李少安用一种老怀大慰的目光看着他,看的他的心里头发毛。



    “小子,不错,真不错,这一次,你算是给咱们连云峰挣了脸子,好好干,争取打入精英弟子的行列。”李少安拍着王通的肩膀,亲热的道。



    “是,是!”王通有些尴尬,无奈的笑着,连云峰这一次没有争夺真传弟子的名额,下下都有些抬不起头来的意思,他的突然爆发便成了连云峰有数的亮点之一,也难怪李少安对他另眼相看。



    擂台的战斗仍然在继续着,半个多时辰之后,剩下的八个擂台的试也都结束了,此次连云峰参加的入室弟子有三十来人,第一轮下来,约有十余人被淘汰,剩下近二十人打入了第二轮。



    连同王通在内,王槐座下五名弟子无一失守。



    接下来第二轮的试开始了,王通的对手正是许阳。



    再次站在许阳的对面,也不知道为什么,王通生出了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看着面色苍白的许阳,一种极畅快的感觉从心田流出。



    “许师兄,你自己下去吧,我不想在你的身浪费时间。”



    “王通,你混蛋!”



    许阳对他的恨意早已经到达了满值快要爆表的程度,再听到王通的语气,一下子便被点燃了,也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颗丹药丢到嘴里,内气运转之机,一股暴虐难言的气息从他的身爆发出来,一时之间,他的修为气势节节拔高,由原本凡尘第八重天的巅峰瞬间冲入了凡尘第九重天,而且还在继续升,直到凡尘第九重天的巅峰,方才停止下来,身体也出现了不一变化,整整刚才高出了一倍,浑身肌肉鼓起,有如老树盘根。



    “王通,你给我去死吧!!”



    许阳暴吼一声,朝王通扑了过来。



    “疯魔行功丹,看来你还真是对我恨之入骨啊!”



    阵阵快意的感觉在心肆虐着,面对气势如洪的许阳,他游龙剑光只是一点,晦涩的剑光毫无阻滞的点到了他的眉心之,一缕剑气透入识海,许阳的动作一僵,轰然倒地。



    梅花七剑第三式,暗香疏影



    “疯魔行功丹是不错,可惜,空有一身力气,与野兽何异!”王通古怪的摆了摆手,露出一副极为不屑的模样来,一脚将他踢下了台,这才慢慢的走了下去。



    “好!!!”



    擂台周围的小寒山弟子发出了一阵阵喝彩的声音,王通今天到目前的表现堪称完美,从周盛到许雷,再到施南平和许阳,王通完全颠覆了他们之前的认知,再加他击败对手的手段简单,暴力,很是符合这些弟子的二性格,几场下来,倒是获得了不少的拥趸。



    第二轮,却是王通胜的最为轻松,下得台来,却是不像之前那般三心二意,而是细细的观察起台的诸位入室弟子的表现,这些人的胜者,很有可能便是他下一轮的对手。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