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武侠仙侠 > 仙界独尊 > 第51章 轮回者现 死兆
    白诚的剑光极烈,但去势却极为轻巧,有如一片羽毛一般,剑光只是一闪,便爆起一声金玉交击的声音。



    “咯咯咯咯,诚相公啊,这都十多年了,你还是只有这点本事啊!”



    剑光落处,传来一阵极尖细的声音,一只大鸟飞起,双翅张开,足有三丈余长,带出一道狂风,扶摇直,攻击王通等人的白光也在大鸟出现之后,收敛了光芒,王通这才看清,原来这些白光都是一根根白色的羽毛,这些羽毛仿佛有灵性一般,朝着大鸟飞去,眨眼间便回到了大鸟的翅膀之。



    “诚相公,后会有期!”



    大鸟发出一声长笑,振翅而去。



    “哼,该死的扁毛畜生!”白诚恨恨的低骂一声,向四人解释道,“这是百兽峡的一头白色大鹞,八十年前吃了一枚异果,不仅灵智大开,而且炼化了喉间的横骨,可通人言,自号白羽仙,经常在百兽峡附近袭击修真者,我与他交手多次,不过每次都让他逃了。”



    “原来他是白羽仙!”



    白羽仙在百兽峡附近也是一头较出名的妖兽,白诚一说,大家明白了过来。



    “哼,这头妖兽在这里袭击修真者,难道没有人管吗?”



    “管?怎么管,白羽仙是百兽峡那位山君座下最受宠爱的妖兽,山君是百兽峡的统治者,金丹天的妖修,惹恼了他,恐怕算是通明派也有苦头吃,更不要说我们这些散修了。”张岩乐苦笑道,他的先祖出自通明派,对于少康山周围的事务非常的熟悉。



    “百兽峡是一道天堑,连通少康山深处,与其他的通道相,这也是最安全的道路,所以通明派与山君达成了一个协议,多多少少要给山君几分面子,这样一来,倒霉的也是我们这些散修了。”



    话说到这里,便有些沉重了,散修的压力,却非王通这样出身于门派的修真者可以想象的。



    “怪,这白羽仙虽然嚣张了一点,而且还经常骚扰进山的散修,不过,他一向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为什么会突然攻击我们,我们一没有招惹他,二没有惹眼的法宝带在身。”张岩乐怪的道。



    这话一出,气氛便古怪了起来,五人都是临时搭伙的,相互之间了解的不多,天晓得究竟是谁的身带了什么东西招惹了这个白羽仙?



    “算了吧,这白羽仙一向疯疯颠颠的,说不定是一时心血潮来想给我们找麻烦,这种事情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白诚看到气氛不对,笑着道。



    周围的气氛这才一松,不过这个小团体之间似乎再也没有之前那种和睦的气氛了。



    “有意思,我们几个之,似乎有人在隐瞒着什么。”识海之,三枚铜钱的虚影突然间闪了一下,王通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心暗自戒备起来。



    同一时间,距离五人所在的平岗大约十余里之外的一处密林之,三道身影正在林潜伏着。



    “疯了,疯了,全疯了,昆墟世界,这什么鬼地方,老子修炼了三十多年,经历了五次轮回任务才修炼到先天之境,随便出来一个小孩子都是先天高手,竟然让我们到这么恐怖的世界执行轮回任务,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雷锦,你给我闭嘴,之前要不是你多嘴的话,我们不会遇到这么多的麻烦。”在他的身旁,一名黑衣女子厉斥道。



    “你这个臭女人,刚才要不是……!”



    “都闭嘴吧。”两人头顶之,陈涛叼着草根,懒洋洋的道,“有这个时间,还不如想想怎么才能完成任务,这一次我们的任务重的很。”



    在这个三人小团体,陈涛的地位看起来要这两人高的多,一开口,两人便闭口不言。



    陈涛一手双手枕着头,面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得意之色。



    “真想不到,这一次的任务竟然是在昆墟界,而且还是在梁州,我的优势实在太大了,可惜,我还没有铸灵根,否则,把握更大了。”



    “二哥,你说老大他们什么时候能够通过那个百兽峡?不会有什么问题吧,我听说那百兽峡有……!”



    “老大现在是灵根天的修真者,又在大通堂接了任务,当然可以通过百兽峡,这是百兽峡千百年来的规矩,你若是修为到了,自然也可以去。”



    “那倒不用了,嘿嘿。”雷锦干笑了两声,“我一个先天小武者,还是等老大过了百兽峡再接我们过去吧。”



    “不要什么事情都指望老大,虽然老大有接引符,但是百兽峡的山君乃是金丹天的妖修,接引符的元气波动有可能会引起他的注意,还是做好万全的准备好,隐身符你们都放好了吗?”



    “当然没有问题,二哥,我们又不是傻子。”雷锦拍了拍胸脯,满不在乎的道。



    “你们当然不是傻子,你们傻子还傻,竟然傻乎乎的接了这个任务。”陈涛表面点头,心却在暗笑,这一次的任务很明确,便是进入少康山深处的鬼神世界,寻找当年失踪的鬼神无双的线索。



    其他几人并非昆墟界的人,自然不知道鬼神无双是什么东西,甚至连鬼神都不了解,但是他是昆墟界的土著,又出身小寒山这样的门派,传承完全,自然知道鬼神无双是什么样的存在。



    正是因为了解,所以他才百思不得其解,按理说,轮回殿的主神绝不会给出必死的任务,但是从他对昆墟界的了解来看,这根本是一个必死的任务,完全没有活下来的可能性。



    一个灵根天前期,三个凡尘天,其两个还是处于凡尘天的前期,这样的组合能够到昆墟界组团来刷鬼神世界,主神要么是抽风了,要么是鬼神世界出现了特殊的情况,陈涛相信是第二种。



    鬼神世界啊!!!



    他自然知道鬼神世界的可怕,但同样也知道鬼神世界的价值,若是能够从鬼神世界得到好处,便不亚于撞了一次仙缘,甚至撞普通的仙缘还要强数分,再加他仗着自己是本世界土著,又是梁州的修真者,算是半个地理鬼,所以方才接下这个任务,也是说,他接下这个任务是经过充分考虑的,其他三个是什么情况,完全是傻大胆。



    老大不去说他,一身灵根天的修为,把尾巴翘天了,前几次轮回世界的顺利已经让他有些忘乎所以了,当真以为灵根天的修为可以横扫诸天万界了吗?真是狂妄到了极点,还有眼前的这两个蠢蛋,以为到了高等级的元气世界便有机缘了,这可能吗?昆墟世界的元气是充足,他们进入这个世界半个月来,两人的修为都提升了一重,但也仅此而已,遇到了危险要得到的好处多的多,要不是老大是灵根天的修为,而自己又懂得随机应变的话,说不得现在这个不算是很成熟的团队只余下自己和老大两人了。



    当然,无论是他,还是老大,都并没有将这两个修为低微的家伙放在心,之所以会出手救他们,完全是为了能够在今后多两个炮灰而已。



    “想不到王通也来少康山了,而且还假装成散修,必有不可告人的目的,难道说他听到什么消息了?也有可能,师父说这小子这段日子气运极盛,似乎是撞了什么了不得的仙缘,绝不是常阳子师叔祖的遗钵可以解释的,这次倒可以借此机会查查他的底细,他虽然已经晋入了灵根,但在鬼神世界,灵根天与凡尘天的区别大吗?我有主神做后盾,还有老大已经潜伏在他的身边,占尽了优势,若是方便的话,便出手夺了他的气运与仙缘。”



    在坊市大通堂的时候,陈涛与身旁的两人一直隐在暗处,却是无意看到了化名王盘的王通,不过当时王通并没有注意到他。



    “等着吧,只要老大过了百兽峡,自然会用接引符把我们接过去的,这里已经接近了百兽峡,到处都是散修和妖修,以我们现在的实力,出去简直是找死,引人怀疑。”看到下面两个家伙蠢蠢欲动,陈涛不由的训斥道。



    百兽峡关卡,王通等五人挤在人流之,等了半个多时辰,方才出得关卡,这也是没有办法,百兽峡是通往少康山深处最安全的通道,每天都有成千万的修真者通过这里进入少康山的深处,只排半个时辰已经算是短的了。



    办好一切手续,过了百兽峡,眼前便是一片连绵的深山,云气蒸腾,一派莽荒景象。



    五人从人群之分开来,由最熟悉情况的白诚开始安排,不过,王通这个时候并没有把心思放在白诚身,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过百兽峡的关卡,一种极度危险的寒气便笼罩而来,身不汗毛倒竖,识海之,三枚金钱虚影开始疯狂的转动起来,提示着王通,不要再向前,立刻离开百兽峡,离开少康山。



    “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这么强的警兆?”王通心大惊,六爻神算的好处并不仅仅是在起卦头,平常遇到危险或是不好的事情时,也能够本能的预警,可是像现在这般的反应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



    识海之,在三枚金钱的影响他,他的精神力量开始产生了丝丝的变异,一缕清气渗入他的眼,他只觉得眼一涩,随后一片清凉,眼前的景象一下子变的清楚了许多,甚至还能够看到一些之前看不到的东西。



    抬起头,看着百兽关卡前汹涌的人潮,再看看周围白诚等人,也不知道为什么,入眼之处,他都能够清楚的看到,所有人的印堂都隐约的缠着一团黑气。



    印堂发黑!



    该死!



    王通低骂一声,想也不想,对着白诚一抱拳,“诚相公,实在是抱歉,我忽然想到一些事情,恐怕不能陪你们入山了。”



    “什么?”正在讲解计划的白诚面露愕然之色,正待问什么,却不料王通打断他的话道,“实不相瞒,在下自小便对灾劫之事感应颇深,一入百兽峡,我便感觉不好,似乎有什么极危险的事情会发生在我等的身,所以我决定还是离开这个鬼地方,趋吉避凶为,四位若是不弃,一起离开如何?”



    四人全都愣住了,要说这修真之人,对于灾劫有所感应也是正常,修炼到灵根天,大多都有心血来潮的经验,若是真的遇到什么重大的危险之事,一经提醒,也会有所感应的,可是现在王通说出来了,他们还是没有什么感应,也没有察觉出什么不对,这绝对有问题了。



    “王道友,小僧也略通推算之术,平常也喜欢测测吉凶,刚才我起了一卦,却是之卦,无惊无险,不知你所言的险从何来?”



    鸡鸣头陀面色有些不愉,在散修之,他在推演之术也是有些名气的,在出发之前,他还为此行吉凶起了一卦,得出了的结果,如今王通突然出口言道有极危险的事情会发生,这岂不是当面打脸,不给他的面子,刚才他听了王通的话,心又默算了一卦,还是之选,再加又无心血感应之事,便觉得王通现在是犯了浑,胡说八道,又或者是危言耸听,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面对他们的不信任,王通只是苦笑,“不管诸位如何决定,在下心意已决,退出此次任务,给诸位道友造成的损失,回到坊市之后,我自会赔偿,告辞。”



    王通心危险感越来越强,也不欲与他们多言,一拱手,转身欲走。



    “站住,现在想走,没那么容易,把话说清楚再走,你到底有什么企图。”张岩乐站在王通的身旁,一直默然不言,见到王通转身,却突然将他拉住,厉声问道,他在散修圈子混的时间很长,自然知道事不寻常,必有古怪,王通早不说晚不说,偏偏进了百兽峡的关卡才说自己感应到危险,这实在是太没有道理了。



    王通被抓着衣袖,面色顿时一变,一道炙热的真元涌入,狠狠的将张岩乐的手震开,一甩袖子,道,“在下言尽于此,听或不听,在于诸位的选择,告辞。”



    “你……!”张岩乐气急,正待前,却听天空之陡然一阵炸雷声响起,天色便是一暗。



    “不好!”



    王通的感应之,危险的气息瞬间提升到了极致,待要御剑快速离开,却已是晚了,一股无形的力量从天空笼罩了下来,王通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