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率低下?你是在嘲笑我们妖族不如你们人族懂得炼丹炼药?!”



    “这不是嘲笑,这是事实,妖族的确是不擅长炼丹炼药,大王没有必要否认这个事实,我说的合作,是对我们双方都有好处。 ”



    “什么好处?”



    “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梁州如今混乱的很,所以小寒山才没有来找你的麻烦,一旦乱局结束,小寒山一定会来找大王的麻烦,不是因为什么人妖之争,而是因为大王您的行为已经严重侵犯了小寒山的利益,小寒山是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我知道大王这么做一定有你的理由,有你的底牌,可是小寒山也是有底蕴的,至少我能肯定小寒山有一名元婴天长老存在,不知道大王的底牌能不能大过元婴天呢?”



    青蒙不由眯起了眼睛,“你确定,小寒山有一位元婴天的老东西?!”



    “原来不肯定,不过经过通明派之事后,我绝对可以肯定,小寒山有元婴天的太长老坐镇。”王通说道,“否则小寒山在梁州到不了这个位置,不仅是小寒山,其他梁州五大门派应该都有元婴天的长老坐镇。”



    “那又如何?元婴天长老难道会来这青涧山找我的麻烦?为了一个小小的云池下院?!”



    “那当然是不会的,但小寒山其他人会来找麻烦,事情是这样,原本一件小事,但如果处理不好,会演变成无法收拾的烂摊子,如通明派一般。”



    “通明派的确是让人惋惜啊!”提到通明派,青蒙古怪的看了王通一眼道,“要不是你这小子,说不定他们现在已经是梁州第一门派了。”



    “成王败寇,既然决定要冒险,自然也要做好失败的准备,这世哪有两全其美的好事?!”王通冷笑道,“言归正传,大王的行为侵害了小寒山的利益,小寒山不会不管,双方终究是会起冲突的,或许一开始的时候,小寒山不会也不可能出动元婴天的长老,但因为这位元婴天长老的存在,便注定了大王不可能赢的了小寒山,相信以大王的智慧,绝不会打一场不可能赢的战争吧?!”



    “好像,有点道理了。”青蒙面无表情,似乎被王通说动了,“不过,你只是小寒山的精英弟子,连长老都不是,云池下院只是小寒山诸多的下院之下,要调解我和小寒山之间的冲突,分量似乎轻了一点。”



    “冲突?现在不是还没有发生冲突吗?既然没有发生冲突,又调解什么呢?”



    王通忽然笑道,“我来这里与大王合作,是为了避免冲突而来。”



    “怎么个合作法?!”



    “小寒山设云池下院,是为了青涧山的资源,只要能够保证云池下院在青涧山的利益,那么,即使发生冲突,这个冲突也不会太大,可以很容易的解决,这是其一,其二,如果能够通过我们的合作,让小寒山得到远超于之前的利益,让小寒山尝到与大王合作的甜头,那么,冲突也不容易发生了。”



    “保证小寒山的利益,让小寒山尝到甜头,照你这个意思,是我要吃亏喽?你的意思是说让我委曲求全?!”青蒙语气不善的道。



    “委曲求全?!”王通很意外竟然能从青蒙嘴里听到这么一个词,不由笑了起来,“当然不是,如果这样,我也不会来了,合作嘛,是为了双赢嘛!”



    说话之间,王通颇有一种天朝外交部发言人的风范。



    “刚才您也说过了,妖族不擅炼丹炼药,您这里也没有炼丹炼药的条件,所以便是采集到了一些灵草药草,也不能炼制出来,只能直接服用,这样效果会大打折扣,而且会造成极大的浪费,倒不如用药材来换丹药,这样一来,我们双方都受惠,你们能够得到足够的丹药,而我们则能够得到药材,云池坊市也能恢复,皆大欢喜,我可以保证,你们不会吃亏的。”



    “如何保证不会吃亏?!”



    “很简单,如说一份药材,直接服下去有一分的效果,那么,我们用有一分二效力的丹药来换,怎么样?”



    “一分的药力换一分二的药力?!”青蒙略一沉吟,抬起头,似笑非笑的看着王通,“不行。“



    “不行?为什么?“



    王通猛的抬头,一脸的错愕与意外。



    “你真当我是傻子吗?或者说你以为我和那些野生的妖怪一般,不懂行情?我给你一份药材,运气差的你们可以炼成半炉丹,运气好的话,能够炼成一炉,一炉九颗,每一颗丹药的药性都是直接服下去的一成五的效果甚至两倍的效果,算一份药材成丹半炉,至少也是四颗,算下来,你所说的一份药材,最差也能够炼成直接服下去6倍的药力,你只给我一成二,太黑心了吧?!”



    “炼药也是有损耗的嘛!”



    “我已经帮你把损耗算进去了。”青蒙冷冷的道,“我不是那些傻傻的野生妖怪,任由你们人族欺骗。”



    “这怎么叫欺骗呢,这叫做生意,这叫剩余价值。”王通抹了一把汗道,“一成五,再多的话,我没办法说服宗门的长老了,不要跟我说什么六倍七倍,没用的,宗门不会认这个,人族和妖族做生意是这样,再让下去,便会有人给我盖勾结妖族的帽子了。”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再说了,丹药虽好,也不能多吃啊,大王您一个人能吃多少?至于您手下的那些野生的妖怪,能够得到丹药已经是谢天谢地了,又怎么会计较那么多呢?”



    “那白白的让你占了便宜?!”



    “我占个屁的便宜啊,我也是要打点的,和妖族做生意可不是容易的事情,下下都要打点到,否则有一个照顾不到,会有麻烦发生,也不知道在哪个你看不到的地方会有人给你放冷枪放暗箭,所以我才说最多一成五,否则我要赔本了,赔本的生意我可不干。”



    “一成五也不是不行,但是,你要保证,从今以后,不会有散修进入青涧山。”



    “我管不了散修,也管不了宗门,我能保证的只是在我掌云池下院期间,一定会和大王搞好关系,至于其他的,我无法保证。”



    “你这是话有话啊!”



    “我只是想坐稳云池下院的位子,大家互利互惠而已。”



    “好一个互利互惠,可是到现在你说的,全都只是惠你而已,我得到的好处并不多啊!”



    “我当然不会让大王吃亏了。”王通笑呵呵的道,“云池坊市想要繁荣起来,光靠我们这间的交易是不可能的,我也不可能把你们搜集的药材全都吃下去,青涧山那么大,灵草药草数不胜数,以前散修在青涧山采药,效率太过低下,不可能和大王的手下相,外头的那些妖怪,全都是野生的妖怪,而且还是土生土长的,采起药来,可散修强多了,在这里又没有天敌,大王,这可是我们的一大优势啊!”



    “采那么多药,你们小寒山又吃不下,所以……!”



    “不不不不不,是我吃不下你们采集的药材,并不是小寒山吃不下,我的意思是那些散修,这坊市本是散修的聚集交易之所,生意全都让我们做了,让那些散修喝西北风去啊,他们一定会闹的,算是现在不闹,时间长了也会闹的,所以,还是不要吃独食的好。”



    “看来,你已经有了全盘打算了?!”



    “当然,否则我又怎么敢来这里和大王谈条件呢?!”



    王通微笑道。



    “详细说说!”



    “我准备把云池坊市建成小寒山,乃至梁州最大的药材转市场,我会在坊市之辟出一块地方来,专门由万蛇岭经营,主要用于药材的供应,还有青涧山一些特有的灵产,当然,你们妖族不擅经营,也可以雇佣散修帮忙,我会让人盯着,绝不会让你们吃亏的。”



    “利用青涧山的野生妖族帮你搜集药材,繁荣你的云池坊市,这样一来,云池坊市便可以以前更好,小寒山的收益也越高,你得到的利益也越多,这掌院的位置也坐的稳了,打的当真是好算盘啊!”



    “我说过,互利互惠而已,我有好处,你也有好处的,至少能够尽可能的拖延与小寒山发生冲突的时间,不是吗?”王通语带双关的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觉得这样是双赢的选择,和光同尘,对你我都不算是坏事。”



    “我承认你的条件很诱人,不过,这并不能抵偿我的三个手下,青涧山这个鬼地方,要找到几个得力的手下可不容易。”



    “得力手下,你那几个手下都是灵根第九重天的修为,联手还不是我的对手,和废物有什么区别,称不得力吧,最多也是外头的那些小妖强一点,要他们做什么?”王通咧嘴笑道。



    “一年不见,你的胆子倒是大了不少啊!”青蒙面露出了危险之色。



    “不是我的胆子大,而是因为大王是个通情达理的人,这样吧,万蛇岭市场开辟以后,免税三个月,算是我对你那几个手下的赔偿,大王以为如何?”



    “善!!”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