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半步罡煞的修真者,赵清泉的压力其实也很大。



    小寒山的九大真传,他的排名并不高,排名不高的原因有很多,最大的一个是他的名声不好。



    猎艳公子,这算什么东西?



    即使他风流的很,即使他的女人多,可是也不愿意多出这么一个绰号。



    可是他也没有办法,谁让他修炼的是欢喜禅功呢?



    九大真传之,排在前三位的全都是半步罡煞的修为,甚至有的可能已然凝成了煞气,只是没有示于人前罢了。



    他虽然排名第七,但他自认为以实力论,绝对是能够排在前五的,甚至能排在前四,前三。



    这是他对实力的自信,但并不能说他没有压力。



    他是五年前的五峰大时挤身真传之位的,那个时候,他是九如峰的天之骄子,未来之星,看起来风光无限,可是他却清楚的紧,这种风光,只是建立在一个虚幻的假象之,九如峰这一代的第一人并不是他,而是他的大师兄费通。



    费通他大十岁,五年前便退出了真传弟子的行列,如今已然炼罡气,是九如峰担任内门长老之职,也是下一任九如峰首座的接任者。



    他虽然是真传弟子,当代大师兄,但是在与费通的竞争胜算并不大,除非他能在下一个五年之内,他能够凝煞成功,甚至炼罡气,才有可能与其一争长短。



    五年,对于修真者来说是一个极短暂的时间,所以他并不能如其他的修真者一般,在半步罡煞之后有那么长的时间寻找适合的煞气。



    而即使找到适合的煞气,在修为跟的费通的脚步,以他现在修炼的功法,还是很难服众的,九如峰毕竟是小寒山五峰之一,让一个有着猎艳之名的家伙登首座之位,没有足够说的出去的理由,基本是不可能的。



    换成其他人,或许便放弃了这首座之争,反正他已经是真传弟子了,未来肯定会成为内门长老,只要自己的实力能够保持增长,是不是首座,在小寒山的发言权大不大,其实并不重要,修真界实力决定一切,如果哪一天,他成为金丹天的修真者,甚至成元婴,不要说是首座,便是山主也要看你的脸色。



    但是赵清泉并不这么想,九如峰首座之位,对他而言,并非是可有可无的东西,这是他的执念所在,他有必须成为首座的理由。



    “夫君,有阴阳和合煞气的消息了,不过对方的要价太高。”



    “价钱不是问题,只要他的消息是真的。”赵清泉斩钉截铁的道,“只要是真正的阴阳和合煞气,只要我有的,都可以交易。”



    “他们,他们想要玉,玉辟邪”



    “嗯?”赵清泉面色一变,面闪过一丝疑惑之色,旋即似乎明白了什么,“好,很好,我知道了,既然他们要,那给他们,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好消息,说明这个消息是真的,费师兄,果然好算计啊,哈哈哈哈哈哈……”



    “夫君……”



    “给他们,不要多问,也不要多说,想要,给他们。”赵清泉说着,踢飞了脚边的一块顽石,“玉辟邪虽好,不过终究是死物,一件死物,不必那般的在意,既然费师兄想要,便给他好了,现在对我来说,阴阳和合煞气才是最重要。”



    “是”纤纤应了一声,转身离开,身子很快便隐没在九如峰茂盛的丛林之。



    望着她美好的背影消失在丛林之,赵清泉的眼闪过一丝阴郁之气,忽然,他转身对着身前百余丈外的松林道,“出来吧,你已经潜藏很久了,不怕被林的毒蛇咬到?”



    “咯咯咯咯咯,好一个猎艳公子,你的事发了。”



    一道猩红色的身形如鬼影一般的从林冲出,发出一阵怪笑,掠向赵清泉。



    幻魔身法



    赵清泉神色一变,自修道以来,他还从来没有见过有人以这般诡秘的身法对敌。



    不过,他毕竟是半步罡煞的修真者,虽然对武道并不熟悉,但对如何应付武道高手却是熟悉的紧。



    任何一个门派的修真者,在师门之学到的最多的东西永远都是如何与妖族的武道高手对决,面对这些武道高手的时候,应该注意到什么,应该小心什么,一开始的时候该于什么,在危险的时候还要做什么。



    事无巨细,全都清清楚楚的交待的清楚。



    所以,看到对方诡秘的身法,赵清泉的第一反应便是运转真元,手印诀打出,一层金光自身泛起。



    金身术



    这是修真者对武者的第一步,防御是第一步,否则的话,让武者近身,没有足够的防御力量是找死。



    金身术运用之后,赵清泉放心了许多,此时那道红色身影已经如鬼魅一般的掠到了其身前不足三丈之处,一掌便朝着他的面门拍了过来,暗蓝色的剑光而出,刺拍来的手掌。



    在近身之时,修真者的速度或许远不如武者,但是修真者也不是没有弥补的办法。



    飞剑之速绝不在任何武者的身法速度之下,只有极少数将肉身修炼到了极点的妖族,或是如金翅大鹏一般拥有天赋异禀的妖族才能够与飞剑的速度相提并论。



    飞剑刺手掌,一剑穿透,赵清泉却并没有得手的喜悦,拍向他面门的手掌在一剑之下如烟雾般的撕裂了。



    幻术



    念头一闪而过,但却还有一个疑点,他明明感觉到自己的飞剑刺了什么东西,那种感觉,绝不是刺烟雾的感



    念头微闪之间,飞剑瞬间换了一个方向,横向一抹,便抹向了人影的脖子。



    拉



    飞剑抹脖子,他甚至听到了一声脖颈被拉开,血肉撕裂的声音。



    不对



    当然不对了,被飞剑抹了脖子,怎么会有声音?



    这个时候,他终于确定了自己了幻术,只是却已经太晚了。



    一只洁白如霜,温润的有如美玉雕琢而成的手掌在他的眼前放大。



    啪



    如玉雕般的手掌生生的打在他的脑门之,打他满身的金光打灭,脑袋如西瓜一般被轻易的打破,一时之间红的白的全都洒了出来。



    同时,猩红色的真元透出,点入他的识海,将他的神魂与识海完全破灭。



    邪轮七印第一,以虚还实



    小寒山第七真传弟子,赵清泉,死



    这是王通第一次将邪轮七印用于实战,效果好的出。



    当然,之所以会有这么好的效果,并非邪轮七印真的那般的高大,像这种刚刚草创出来的武学需得经历长期的实战检验,方才有可能真正的成熟起来,王通这一次之所以这么顺利,手段如此的诡异粗暴,完全是占了六爻神算的便宜。



    在出手之后,他用六爻神算起了六卦,将赵清泉的所有反应全都计算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会如何应对,他应对的手段有何效果,他出手的弱点最终会归于何处。



    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被他算的清清楚楚了,这才能够一击成功。



    从这一点看,六爻神算对于杀手的帮助最大,这像是一个可以无限存档的系统,确定目标之后先慢慢的推演,最终推演出一个最完美的刺杀方式。



    王通便是如此,他的邪轮七印还远过多没有成熟,他的修为也远逊于赵清泉,但是他通过几次的推演之后,成功的找出了赵清泉的弱点,一举将其灭杀。



    整个过程看起来如行云流水一般,半步罡煞的赵清泉根本没有形成有效的反抗,甚至连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一掌灭杀赵清泉,王通身形如风,发出一声怪笑,纵身投放密林之,消失不见。



    一息之后,惊叫之声方才传出,三息之后,一股庞大无的金丹威压盖压而来,镇锁整个九如峰,但为时已晚。



    王通投入密林之后第一时间,便将隐身符拍在身,那道金丹威压虽然穷搜了整个九如峰,但是金丹级别的灵识,无法影响到隐身符,在隐身符的加持之下,王通这么大摇大摆,悠悠然的走下了九如峰,回到连云峰自家的小院之,进入了静室,拿掉隐身符,摇了摇静室之的金铃。



    清风明月两童子应声而入。



    “去请三位师兄过来一叙”



    半个时辰之后,长孙骥、童湘与谷大超应邀而来。



    是夜,王通在院设宴,款待三人,当然,这并不是普通平常的宴请,席间,四人合计,运用连云峰的影响力,密切与云池下院的联系,特别是云池坊市之的两族互市,应该怎么做,如何才能保证连云峰获得最大的利益等等。



    说起来,这也是王通在初步的构建其势力范围,如今小寒山五峰之,连云峰势弱,但再弱也是五峰之,长孙骥三人又是首座弟子,在小寒山的影响力极大,小寒山可不仅仅是王槐一脉,还有众多的内门长老,外门长老,甚至可能还有隐藏在暗的一些老不死的,这些修真者都有自己的传人与子弟分散于连云峰乃至于小寒山各处,乃是一股极为庞大的势力,王通需要常驻云池下院,不能时时的分身联络,所以他需要通过长孙骥三人来联络,通过分享云池坊市的利益,与他们结成利益的共同体,增强自己的话语权,说白了,是扩大自己的势力。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