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修对万鸣的描述让王通有一种悚然而惊的感觉。



    棋盘似的大阵,玲珑谷,怎么听着有一点那么熟悉的意思的?



    难道是永生世界的玲珑大罗天?



    如果真的是自己想象的那种神通的话,那么,玲珑谷这个名字未免也太过巧合了吧,那这不是万鸣一个人的问题了,而是整个玲珑谷的问题。



    六爻神算、未来眼、未来星宿劫经



    三者的结合远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这三者结合之后,使得王通对于未来、因果乃至时光之河都产生了一种极为敏感的联系,而这种敏感的联系映射到现实之,形成了一种特殊的直觉,在这种直觉之下,王通对于某一件事情的推测,对于某一件事情的猜测,都会朝着真实的方向发展。



    如说王通现在将万鸣的神秘神通与永生世界的玲珑大罗天联系到了一起,又与玲珑谷的名字联系到一起,这并不是没有依据的狂想,这只是他的一种本能的反应,一种直觉,而这种直觉往往是正确的。



    “不对,应该是我想多了吧,如果真如我想象的一样,那这个世界太复杂了,恐怕不仅仅是诸天轮回之地这么简单了。”越想脑子越乱,王通索性也放弃了继续想下去的打算,本来他只是想通过林修来看看这些所谓的梁州潜龙之是不是有轮回者契约者之类的人物,想不到却得到了这么一个让他有些惊悚的信息。



    “那个什么万鸣在没有搞清楚他的实力之前,还是不要去确的好,还有玲珑谷的家伙们,真是麻烦,万鸣排名第三十八,也是说,在弄清他底细之前,我的排名最好不要超过三十八位,免得让他来找麻烦。”



    永生世界与昆墟界一般,都同样是等级非常高的世界,而且这个世界起昆墟界而言,可以说是充满了魔性的因子,里面所谓的仙神,一个个的都是掠夺成性,性格阴暗,贪婪成性,和这种家伙结怨,便是王通也不由的心打鼓



    起小寒山的其他精英弟子,乃至于真传弟子,他算是幸运的,因为他本是潜龙榜人,若非如此,他又如何能够在云池下院舒服的呆着,肯定是要将一个潜龙榜有挑落下榜,方才能够休息。



    当然,挑落潜龙榜人只是第一步的清场而已,因为重立潜龙榜需要消耗三年的时间,所以在前半年基本都是清场工作,五大门派的真传弟子,精英弟子甚至一些内门弟子全部出动,开始将榜的散修和非大门派弟子全部清洗一遍,保证自己能够榜,而半年之后,基本是榜的弟子相互挑战,又或者说是哪个门派又冒出了一个新晋的弟子前来挑战,这是排名争夺战。



    排名争夺战非常的激烈,远甚于清场,而潜龙榜之争是不论伤亡的,除了本门派弟子相争有些顾忌之外,与外门派的弟子相争,是不计伤亡的,即使自家弟子被于掉了,所属的门派也不会为他复仇,至少在明面不会,亦即是说,潜龙榜之争生死由命,你若是没有实力被排了榜,那么,对不起,最好是有人来挑战的时候认输,否则死了也是白死,你想挑战一个对手,最好是能够有绝对的把握,否则死了也是白死,这是潜龙榜的规则。



    这也是为什么王通要把平天保收入麾下的原因,平天保有黄风镜这样的法宝在手,遇到灵根九重天的修真者也能斗一斗,可以为自己分担许多的压力,三年的潜龙榜之争,争斗极烈,便是实力再强,也有可能阴沟里翻船,所以王通需要一个像平天保这样的人为自己缓解压力,要知道,他并非一个勇猛精进的人,他来自地球这么一个末法时代,在社会打滚这么多年,脾性早磨的哪鹅卵石一般的圆滑了,对于组织力量的强大有着极为清楚的认知,初到昆墟界或许因为换了环境而变的有些出挑失态,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性情也自然而然的沉淀了下来,又有了极浓的气运与基础,行事起来也开始讲究谋定而后动,所以他才会利用云池下院这么一个平台来积累势力,云池下院仅仅只是他的第一个平台而已,按照他的计划和步骤,下一个平台是连云峰,然后是小寒山,甚至是整个梁州修真界,这样才能一步一步的走下去。



    正因为如此,他才不会像那些新冒出头来的所谓年轻俊杰一般贸然挑战,横冲直撞的单打独斗只会把自己摆在一个不利的局面之下。



    “火神宗第五真传弟子金秀贤,潜龙榜排名第四十一,修炼火云,擅长三级火行法术赤鸦舞,火神宗第五真传吗?听说他和火神宗的第三真传弟子应天情有些过节,这倒是个不错的机会。”



    梁州,焰流城



    宽大的街道车水马龙,川流不息,路两边的建筑鳞次栉,层次分明。



    临街的酒楼更是热闹非凡,时不时的有笑骂叫喊声传出,还有阵阵的喝彩之声。



    这里是火神宗焰流下院的治下,隔着几座高大的赤色山峰,更是地火丰沛的谷地,乃于赤焰谷的一个分支。



    每天都有无数修炼火行功法的修真者来到这里,通过焰流城进入谷地之修炼,当然,想要进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向火神宗的焰流下院缴纳通行和使用的费用,可以是法宝、可以是灵物,也可能是功法秘诀等等等等,只要是对修真有价值的东西,都可以用来充当费用。



    “果然啊,修真之道,资源还是最紧缺的,这本是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热的跟个蒸笼似的,却我那云池坊市热闹十倍,是因为这里有地火资源。”行走在大街之,看着周围行色匆匆,或是心满意足,或是心有不甘,王通全都一一看在眼,心下感叹着修真界的世态炎凉。



    “这位仙客,里面请”



    走到一座高大恢宏的酒楼门口,一名伙记打扮的修真者立刻迎了来,将王通引入酒楼之类。



    “店小二都是凡尘第九重天的修真,这应天情果如传说的一般啊”看了一眼那伙记,王通心不禁感慨起来。



    跟随小二来到一处幽静的雅间坐定,小二又开始殷勤的向王通推荐着酒楼内的各种招牌美食,很是自夸了一通,王通耐着性子听说,在桌排出九块品的灵玉,很是豪气的道,“把你刚才说的招牌菜都来一份。”



    “是,仙客”



    看到桌面的九块灵玉,店小二眼都直了,这可是品灵玉啊,不要说是九块,算是一块,也足够他一年修炼之需了,“不知仙客还要点些什么,这些灵玉有些多了。”



    “我要见应天情。”



    “呃”小二的面色顿时一僵,应天情是这座酒楼的老板,不过他的产业多到了极点,这座酒楼只是一处普通的产业罢了,平常便是一年也难得来一次,所以他立刻露出了为难之色道,“仙客您说笑了,应真人哪里是我们这等小伙记说见见的,您要找他,来错地方了吧?”



    “这里不错啊,幽静典雅,有酒有菜,正是宴客的好地方。”王通微笑道,“麻烦你通传一下,小寒山王通求见应真人。”



    “小寒山王通?”伙记面色一变,强笑道,“原来是小寒山的王真人,此事在下不敢擅自作主,这去请掌柜前来相见。”



    “劳烦了。”王通一笑,又摸出一块品灵玉放到他的手。



    小二面一喜,迅速将这枚灵玉收到了袖,转身离去。



    片刻之后,雅间大门再次被推开,一阵大笑传来,“贵客临门,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不敢不敢,贸然到访,给道友添麻烦了。”王通起身迎了去,拱手笑道。



    “火神宗李容见过王道友。”来人五十来岁,一身福禄相间的员外衫,身体庞大,特别是那个大肚腩,看起来已经有九十个月,将要临盆的火候了,一脸和气生财的笑容,光看外表,只如一个普通的酒楼老板,但是王通却不敢小瞧于他,灵根第八重天的修为,起他王通要高出许多。



    “李道友请了,通冒昧来访,叨扰了。”



    “哪里哪里,像王道友这般的贵客,容巴不得天天前来叨扰呢,请”



    两人坐定,李容看了王通一眼,笑问道,“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王道友在小寒山分位尊贵,又是潜龙榜人,此次来焰流城,恐怕并非只是游历吧?”



    “此来主要是为了求见应天情应真人,有笔交易想和他谈一谈”



    “交易?”李容眉头一挑,旋即笑道,“听说王道友那云池坊市如今是日进斗金啊,那些妖族恨不得将青涧山的灵产全都搬到云池坊市之,供道友开销,想必道友是得了了不得的灵物吧?”



    “什么灵物不灵物的,那些都是江湖笑话而已,我虽为云池下院的掌院,但云池下院并非我王通私有之物,我只是代为管理而已,如应天情应真人于这焰流下院一般。”



    “那是那是。”李容笑道,心对王通的观感又是提升了不少,以王通这般的年纪,少年得志,正是肆意放纵之时,想不到这王通虽然年轻,但行事作风却如在江湖打滚了几十年的老油子一般,油盐不进,着实让他惊讶不已。



    “既非灵产交易,那道友此次前来是为了何事?难不成是为了挑战应真人?”



    “道友说笑了,应真人修为高深,我哪里是对手,再说了,他如今不动如山,坐镇焰流城,在潜龙榜又没有位置,我挑战他做什么,我还怕他挑战我呢,不过想来,我这潜龙榜第七十八的位置,他也是看不的,呵呵”



    “果是为了潜龙榜而来吗?”



    听了王通的话,李容心初步有了一个判断,不过却听王通话锋一转道,“想来道友也知道,我修炼的乃是九火归元功,也是我运气好,侥幸修成了两火归元,不过,修真之道,有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在下在赤焰谷借一处地火充沛之地修炼赤焰地火诀,这才前来求见应真人。”



    “九火归元功,赤焰地火诀?”李容一听,不禁有些动容,这王容的心可真够大的啊。



    世修炼九火归元功的修真者不计其数,不过这些修真者也都仅仅只是修炼一门火诀而已,像王通这般走了运一下子归元成功的例子少之又少,最后修炼出伴生灵物的更是只听说过他一个,所有人都认为王通能够做到这一点已经是极限了,而两火归元之后,这门功法的品级也足够他修炼到金丹天了,想不到这小子还不满足,竟然还想着继续修炼赤焰地火诀,难道他不怕被撑死吗?



    心有些吃味的诅咒王通这个好运的家伙,李容道,“原来道友是为了地火元气而来,这其实不需要惊动应真人,火神宗对于各路道友的要求一向是有求必应的,只要……”



    “我知道火神宗一向慷慨,对于同道人也都是说帮帮,不过我的要求与常人不一样,你也知道,九火归元功乃是灵级功法,修炼起来困难重重,想要归元成功更是难如登天,所以我需要一处地火极为精粹的地方修炼这门功法。”打断李容的话,王通露出一副真诚的表情,将事情的原委一一道出,虽然说以他无相钧天大力神通的榨汁功能,只需要一处地火元气丰沛之地便行了,对于元气的精粹程度需求并不高,但是这门功法实在是太过显眼,不仅仅修炼起来需要注意,而在明面,也要给大众一个过的去的理由,否则的话你随便找一处地火元气之地修炼,最后还归元成功,是个人都会看出你有问题,肯定知道某种归元的秘法,而这种秘法,当然会引人觊觎,甚至引起极道九派这样的大门派的注意,这不好了。



    “地火精粹之地?这……”李容神色微微一凝,要知道,火神宗看似慷慨,对外界修真开放赤焰谷,不过开放的那些地方都只是赤焰谷外围而已,赤焰谷真正的精华之地,不要说是外来的修真,但是火神宗本门的修真也是难以进入,现在王通提出这样的要求,却非他能够决定的了了的了。



    王通似乎理解他的难处,微笑道,“李道友不必为难,这件事情,容我与应真人细谈,如何?”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