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武侠仙侠 > 仙界独尊 > 第127章 火鸦舞空
    长平道,黄沙漫天



    这里是梁州最偏远的边界地区,长平道,是梁州通往无垠沙海的惟一通道。



    无垠沙海,地如其名,是一片无边无际的庞大沙漠。



    即使是在王通前世的末法时代,这样的沙漠被称之为死地,禁地,但是却也有可能存在石油这样的能源,为人们所垂青,更不用说这是在昆墟界这样的高元气世界了。



    沙漠死地之也有很多有价值的东西,有许多灵产,而长平驿是梁州进出这一片沙海的惟一一处集镇,或者说是补给点。



    长平驿有点类似于坊市,但坊市之多是修真者,很少有普通人,而在长平驿,普通人和修真者却是共处于一处,这里有大量的普通人为修真者服务,为他们准备在沙漠的坐骑和食物。



    有的人要问了,沙漠这样的地方,一马平川,除了沙子什么都没有,修真者可以御剑而行,瞬息千里啊,为什么还要坐骑,为什么还要补给?



    修真者能够御剑飞行,瞬息千里是不错,但是在无垠沙海这样的地方,并不是真正能够任你驰骋的地方。



    在深山大泽之,有各种异兽妖族,修真者不敢随意的飞行,而在无垠沙海之,同样也有无数的危险,最常见的便是沙暴,越是往无垠沙海的深处,沙暴便越频繁,在沙暴这种大自然的愤怒面前,便是元婴天的修真者也不敢硬抗,更何况其他人,而沙暴,还仅仅只是无垠沙海之最常见的一种灾难而已。



    所以,修真者进入无垠沙海这样的地方,也得老老实实的在长平驿购买坐骑,按照已经被勘定好的道路进入沙海之,这才是最为保险的作法。



    而作为沙海边缘的惟一驿镇,长平驿是非常的热闹。



    沿着长平道走入长平驿,顺着长平驿最大的一条道路一直向前,王通停在了一座显得有些破败的酒肆门口。



    酒肆的小二满脸堆笑的迎了出来,不过当他看到王通的模样时,面的笑容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一溜烟的又钻回了酒肆之。



    他在这长平驿多年,早练了一双火眼精睛,看王通如今的模样,哪里还不知道这位并不是来吃饭喝酒的,而是来找茬的。



    灼热的灵压从王通的身扩散开来,周围的行人纷纷避让,又在王通灵压未及之处驻足观望,不多时,便有许多人开始在这酒肆的周围聚集,而酒肆人也都受到了影响,修为低的,自觉不会招惹这般人物的家伙都跑了出来,离的远远的看戏,至于那些自诩修为高深的,还留在酒肆之内,甚至有些人不顾周围人的感受同样开始施展灵压与王通对抗,片刻之间,五六道灵压自酒肆之奔腾而出,一时之间狂风大作,沙石乱飞,破败的酒肆在数道灵压之下支离破碎。



    直到此时,王通终于开口,扬声笑道。



    “久闻火神宗金秀贤公子火鸦之舞冠绝同侪,王通特来一会”



    火神宗金秀贤



    王通,小寒山王通



    刚刚升起的六道灵压同时消失,六道身影离开了酒肆,各自瞪了王通一眼,并没有找他的麻烦,而是与其他人站到了一起。



    火神宗,小寒山,梁州两大门派。



    金秀贤、王通,潜龙榜人物。



    这是两大门派的碰撞,这是潜龙榜人物的争斗,他们没有必要牵扯到其。



    “小寒山王通,你好大的胆子”



    在六道灵压消失的同时,一股同样炙热,但是更加霸道的灵压从酒肆之冲了出来,狠狠的与王通的灵压对撞到了一起。



    王通神色一变,连退三步,在地面之留下了三道深深的脚印,不由笑了起来,“不愧是火神宗的真传,厉害,厉害”



    “哼”酒肆之传来一声冷傲的笑声,九团火光冲了出来,在空化为九只巨大的火鸦,鸦飞舞,扑向王通。



    来的好



    王通低喝一声,一道火线自眉心射出,遇风而涨,化为一头巨大的双头火蛇,口火球连吐,与九只火鸦缠在了



    王通长笑一声,青色的剑光射出,身剑合一,直冲入酒肆之。



    “好胆”



    酒肆之传来一声怒喝,数声金铁交击之声传来,庞大的力量直接将酒肆掀了个底朝天,露出了一团火光。



    是的,一团火光



    无论是王通还是金秀贤,两人修炼的都是火行功法,真元贯注于飞剑之,火光暴射,将两人的身影俱都笼罩起来。



    甫一交手,王通便感到了巨大的压力,这是修为的差距所带来的,灵根第三重天和半步罡煞的差距虽非天堑,但也差不了多少,三十六穴窍全开,无论是在真元的运转速度,还是回气方面,都有着绝对的优势。



    但王通这厮有钧天大力神通这种霸哥手段打底,穴窍开的虽然没有对方多,但是在真元的质量与雄厚程度却并不逊于金秀贤。



    甚至在力量,他还更甚一筹,不然怎么叫钧天大力呢?



    钧天大力加持在真元之,使得王通每一击的力量都是极大的,再加他的剑术造诣要高于金秀贤,本身手的游龙剑品级也不在火鸦剑之下,两者交手之后,王通感受到的压力远远小于他的预期,至少从目前来看,金秀贤竟然无法对他构成威胁。



    “混蛋,混蛋”



    几个回合下来,金秀贤也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心连连暗骂,半步罡煞仅仅只是半步而已,他还没有练罡气,否则的话哪里会像如今打这么狼狈,半步罡煞相对于灵根天的修真者最大的优势便在于贯通了三十六穴窍,全身的真元通过穴窍融为一体,拧成了一股绳,从而能够劲往一处使,力往一处打,每一击都能够发挥全部的力量,仅凭这一点,遇到其他的灵根天修真者,即使是灵根第九重天的修真者,都能够轻易的压着打,可惜他碰到了王通这么一个怪物,在无相钧天大力神通的帮助下,抵消了半步罡煞的这一优势。



    而另外一方面,金秀贤最为拿手的是火鸦舞,火鸦舞是三级的火行法术,修炼起来极为艰难,为了修成这门功法,金秀贤花费了大量的时间与精力,修真者的精力是有限的,在一方面下的功夫深了,在另外一方面自然也浅了。



    金秀贤将精力全部投在了火鸦舞之,于剑术一道却是浅显的紧,剑术也仅仅只能称得一般而已,碰了王通这么一个一路吸取剑术高手经验值升级的家伙,便自然而然的处于了一种劣势之,几个回合之后,他的劣势愈发的被放大了起来。



    最重要的是,他最拿手的法术如今被王通的伴生灵物缠住了,所谓一步错,步步错,火鸦被缠住之后,他便陷入了王通的节奏。



    不过他也不愧是修真门派的真传弟子,发现情况不对,略一思忖,便发现了事情的关键所在,哪里还愿意在这里与王通纠缠什么。



    嘴里打了一个呼啸,化做一团火焰,意图脱离与王通的缠斗状态,王通哪里会如他所愿,手的长剑火光一盛,团团火星泛起,便将金秀贤所化的这一团火焰笼罩起来,让他脱身不得。



    金秀贤连试了三次,无奈的发现以常规的手段根本无法脱离战场,王通的剑气越来越凌厉,仿佛长了眼睛一般,每一击都攻击自己必救之处,而自己每一次的自救之举,仿佛都被他看穿一般,飞剑便在自己下一步的必经之路等着自己,一时之间,他显得狼狈起来。



    “好高明的剑术啊”即使身为对手,金秀贤也不得不对王通的剑术起了敬佩之心,这已经不是一门剑法修炼的问题了,而是面前的这个面还带着稚气的年轻人对于剑术的理解已然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到了一个他所不能理解的地步,怪不得短短的时间内闯下了偌大的名头。



    然而,佩服归佩服,如今处于敌对的立场,无论是站在门派的角度考虑还是站在自身的角度来考虑,他都不可能让王通如此轻松自在的在自己的手得分,最重要的是,他一个半步罡煞的火神宗真传弟子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败在一个修为只有灵根四重天的,小寒山排名第十的精英弟子手,若是如此的话,不仅仅是潜龙榜排名的问题了,还有门派的脸面与自家在宗门前途的问题的。



    意识到常规的动作自己无论如休也不可能脱离战场,他也收了侥幸之心,周身真元运转,一股诡秘爆烈的灵压猛烈的冲了出来,横扫当场,周身火焰汹涌,在他的头顶化为一团火云,这一团火云扭曲着,最终形成一团高达十余丈的火鸦云团,将王通的剑光全部搅碎。



    “王通,能够把我逼到这一步,你已经足够自豪了,可惜,你能够做到的也仅止于此了。”金秀贤大声的喝道,双手灵诀连掐,头顶的火云双翅张开,凶猛的朝王通包了过来。



    我管你的剑术有多强,我管你的手段有多高,我只以修为强行吃你,你又能如何?



    看到扑来的巨大火鸦,王通暗叹一声,脚踏七星,连连后退,不过,到了现在的时刻,金秀贤又如何能够给他后退的机会,若是不给他一个教训丨世人还道他金秀贤是软柿子好捏呢,将来如何服众?



    “王通,你最大的错误,便是选我做你的对手,想拿我当踏脚石,恐怕你还没有这个能量”怒喝声,九只火鸦同时振翅高飞,火云周围盘旋起来,最终化为一座大阵,“尝尝我的火鸦阵吧”



    “不好”王通面色一变,真元微转之间,双头火蛇盘到了他的身盘,将他牢牢的护住,不过此时双头火蛇并不好过,浑身下都冒着焰光,这些焰光都是在与火鸦对阵之受到的伤害,虽然这头火蛇乃是伴生灵物,是从王通的真元之孕育而成,即使受了伤,只要得到足够的元气也能够在第一时间恢复,不过这些火鸦的攻击似乎带着一种特的伤害力,在阻止双头火蛇的自愈之力。



    “通哥小心,这些怪鸟可不好对付,特别是他的爪子。”



    “我知道”王通神色凝重的道,双头火蛇是他的伴生灵物,遭遇的一切根本瞒不过他,他自然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东西有多么难对付。



    “火鸦舞空阵,群鸦乱舞”



    在金秀贤的操纵之下,九头火鸦的速度陡然之间加快了,幻化为九道流火光华,在王通的周围肆意飞舞攻击,速度之快,角度之刁钻,让王通一时之间有些束手无策起来,惟一的办法便是运转火盾,将自己和双头火蛇牢牢的护住,在这种高速的攻击之下,便是双头火蛇的火球也不知道往哪里打。



    十几个火球吐出来之后,没有打到目标,双头火蛇索性便放弃了攻击,一意的防守起来。



    “守?如果守的住的话,我的火鸦阵岂非是徒有虚名?”



    看到王通的火盾防御,金秀贤双眼一眯,同样是修炼火行功法的,对于火盾这一门二级火行术法不可能不熟悉,看到王通试图用火盾来防守,他只是冷笑而已,火鸦的速度再次加快,每一道流光都仿佛是一把极快的利刃,迅速的切割起火盾来,不过是一两息的时间,王通周围的火盾便被切割的四分五裂,王通不得不再次祭起游龙剑帮助防守。



    久守必失



    因为难以跟的九头火鸦的速度,即使他有未来眼能够看清下刻的变化,但是反应速度跟不也是没辙,很快便开始挂彩,一道道伤痕出现在他的身,灵物双头火蛇也开始在火鸦的攻击之下分崩离析。



    火鸦舞,三级法术,当真这么厉害吗?



    防守捉襟见肘之下,王通对火鸦术的厉害有了深刻的体会,不过再深刻的体会也无法阻挡他的败局,几次攻击未果,王通终于转守为攻。



    双手猛的一轮,周身的焰光,包括双头火蛇在内,突然之间消失,只余一人一剑,身剑合一,不管周围如电光般飞舞的九头火鸦,仗剑直取金秀贤。



    “嗯?”



    金秀贤大吃一惊,因为无论从哪个方面讲,王通的这种行为都与自杀无异,面对火鸦的攻击,竟然放弃防守,难道他不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只要被火鸦攻击到一次,便有可能重伤而亡吗?



    不过,很快,他便顾不得想那么多了,火鸦快,王通的剑光同样快,甚至火鸦的流光还要快,凛冽凌厉的剑气袭面,仿佛一剑便要将自己刺穿一般。



    这一剑若是了,他恐怕要被飞剑穿个通透,当然,王通也不可能避的过火鸦的攻击。



    这是同归于尽的打法



    金秀贤的脑猛然升起了这么一个想法,这个想法一出来,他的心思便乱了



    为什么要同归于尽,他为什么这么做?我和他有仇吗?什么时候结的仇,为什么他要与我同归于尽,不对,他这究竟是认真的,还是作戏?



    电光火石之间,他的脑海之闪动了无数的疑问。



    但不管这些疑问有多少,不管王通的攻击究竟是装腔作势还是真的不管不顾,他都无从判断,而在无从判断之,他又不敢与王通对赌,若是赌输了自己办?



    你王通只是一个小寒山的精英弟子而已,灵根第三重天,我凭什么要和你同归于尽,我的前途远大,我是注定成为火神宗宗主的人物,又怎么会和你这么一个刚冒出来的小子同归于尽呢?开玩笑吧o



    最重要的是,我现在杀不了你,但并不代表之后我杀不了你,你以同归于尽之法破了我的火鸦乱舞,但是下面的手段,你又如何破解,你又怎么可能破解的了?



    火鸦舞空阵可不仅仅是一个火鸦乱舞而已



    既然缓一招我便能够杀的了你,又何必要在这一招冒险呢?



    短短不到一刹那的时间,金秀贤的脑海之转过了这么多的想法,并下了决断。



    九道流光猛的一顿,在自己的面前汇成了一团火焰盾牌,迎向王通的游龙剑。



    二级火行法术,火盾



    同样是火盾,他的火盾却是王通的要好看许多。



    高大的盾牌几乎已经凝成了实体,完全没有火焰的虚幻之感,相反却凝实的有如火焰晶石凝固而成的,盾牌之甚至还形成了一道道符,符变化扭曲,仿佛一只只形态不同的火鸦在盾牌之飞舞。



    游龙剑撞了火盾,凝实的火盾顿时出现了数道细纹,仿佛随时会龟裂一般,但是与此同时,王通也如遭重击,被火盾的反震之力震的倒飞而出,同时一股炙热无的真元沿着剑尖倒贯而下,重重的击在握剑的手,让他差一点没有拿住游龙剑,如果不是无相钧天大力神通的及时化解,飞剑恐怕早已经脱手而出了,金秀贤的攻击远不止如此,击退王通之后,已经龟裂的火盾陡然之间爆了开来,又化为了九团火鸦,扑向王通。



    九团火鸦扑击的轨迹在空形成了一副玄妙无的图案。



    火鸦舞空,焚天煮海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