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白金色的光华在王通的眼前猛烈的闪过,随后,便是一片漆黑



    嘶



    王通的身体猛的弹起,浑身冷汗,宛如从噩梦惊醒一般。



    “这是什么情况?”



    回想着刚才那一副几乎将他神魂彻底斩绝的画面,王通的小心肝儿颤个不停。



    这是什么个情况?



    这是什么个意思?



    那一道白金色的光华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会给他一种完全无法抵挡,完全无法绝望的感觉。



    “毫无疑问,这是我马要遇到的敌人,只是这个敌人太过强大,只是一招便把我灭掉了,这是实力的绝对差距,还是术法神通的差距?那一道白光有点像是剑光,可是却与剑光完全不一样,普通的剑光更加的凛冽,更加的霸道,没有什么技巧,也没有什么剑意,只是快,快到了极点,霸道到了极点,这绝不是我能够抵挡的了的。”



    “既然挡不了,那不要挡了”



    狠狠的喘息了几口之后,一个念头又浮了他的心头,王通平息了一下心境,开始重新起卦。



    三枚黄玉钱落下,王通再将进入了一副画面之,半晌之后,王通再次睁开了眼睛,露出深思之色,手一招,双头火蛇化为一条火线钻入他的眉心之,他自己则屏息静气,慢慢的从这一条洞穴之退了出来,沿着周围的山脉走了一段极远的路,绕过了十来个山头,这才选定了一个洞穴,重新进入。



    这一次他选择的洞穴要之前的那一个小的多,高不过三尺,他需要弓着身子方才能够钻进去,走了大约一个时辰,洞穴的通道方才越来越宽敞,又沿着蜿蜒向一通道行了十余里,洞穴的通道已经扩大了许多,变成了一处顶高近十丈的地穴,炙热的地火元气喷涌而至,王通再次放出双头火蛇,那火蛇在这样的环境之下,立刻涨成了三四丈高,王通一跃而起,站到了它其的一个头顶之,驱动起双头火蛇,朝着洞穴的深处行去。



    “通哥,怎么感觉这里的地火元气和刚才不一样啊?”



    双头火蛇此时已然具有了灵智,对于火行元气极为敏感,刚一出来,便察觉到了与刚才的所处的环境有所差异。



    “刚才我感觉到了那个洞穴之有危险,所以换了一个。”王通淡淡的道,“你是火行真元的伴生灵物,对火行元气应该很敏感,这地底火脉之叉道极多,有些是死路,有些则直接通往地火熔岩之处,你知道该怎么办吧?”



    “当然,不过,你确定这里不会有危险吗?”



    “我会留意的。”王通淡淡的道,“你只管前进,有问题的时候,我自会叫住你。”



    王通的双眼闪动着淡淡的星光,一幅幅画面在他的眼前不停的闪现着,预示着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越是深入地穴,周围的通道与环境便越复杂,密如蛛般的通道纵横,让人根本分不清方向,王通只是能够勉强的感觉到这些通道都是在往地下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人一蛇越来越深入地下。



    而面对近乎于迷宫一般的地底洞穴,双头火蛇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这玩意儿本是火行元气结成的灵物,对火行元气天生敏感,在这地下洞穴之便如鱼在水一般的畅快,游动的速度极快,每碰到一些岔道,他便会不假思索的选定一个,从来没有出现迟疑,而王通也明显的感觉到,周围的火行元气越来越精纯,越来越浓烈,又行了一个时辰,眼前豁然开朗。



    面前,一条宽约三四丈的熔岩河流散发着无尽的光和热流淌而过,双头火蛇发出一声欢快的嘶鸣声,一个纵身,竟然直接一头扎进了熔岩流。



    “该死的家伙”



    王通在双头火蛇纵身的一瞬间便跳下了蛇头,低骂了一声,看着在岩浆之欢快折腾的双头火蛇,眼也闪过一丝笑意来。



    这里地方宽敞,地火元气充足,正适合修炼赤焰地火诀,最重要的是,双头火蛇足足在这地穴之走了十来个时辰,其间穿过的叉道不计其数,便是他也弄不清楚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如果不是有双头火蛇这样的灵物,他是万万找不到这样一个地方的,而他相信,其他的修真者在没有双头火蛇这样的灵物帮助下,也很难找到这个地方,毕竟这地下交错纵横的叉道与洞穴实在是太多了,总体而言,这是一个安全的地方,不过以王通谨慎的性了,还是在修炼之前起了一卦,结果让他非常的满意,因为在卦相之,他并没有什么危险,至于之前预感到的机缘,则是在他的卦相之外了。



    也是说,那一处机缘应该是在他进入的第一个洞穴之,只是那机缘同样伴随着危险,他可不会蠢到仅仅是为了一次不知道什么样的机缘而把命送在这个鬼地方。



    “稳扎稳打才是王道啊,至于机缘,等到我的实力再提升一点,有把握接住那道白金色的剑光再说吧。”



    打定了主意,他便在这岩浆河边寻了一处隐蔽的地方挖了一个方丈大的洞穴,开始闭起关来,至于双头火蛇,他也没有收回,如今这双头火蛇已然开了灵智,又有鬼神无双的一部分记忆,在这样的环境之下,足以自我修行了,而在他闭关结束之后,想来这双头火蛇应该也修炼有成,到时候再次其收回,必会使得他的修为更进一步。



    这也是拥有伴生灵物最大的好处之一,在伴生灵物拥有灵智以后,便可以自行修炼,而修炼的成果可以与本尊完美的相融,因为伴生灵物本身便是本尊功法修炼的产物,伴生灵物的提升其实也是本尊真元的提升。



    “现在,终于可以安心的闭关了”



    王通重创金秀贤的消息在梁州引起了极大的震动,在一段时间内成为了修真者最大的谈资之一,不过在五派重立潜龙榜,梁州风起云涌,年轻一代风云际会的大背景之下,这种事情注定只能喧嚣一时,仅仅只是一时的谈资罢了,很快,王通的风头便被各门各派层出不穷的年轻高手抢去了。



    在王通闭关之后一个月,玲珑谷三名精英弟子横扫潜龙榜,这三名精英弟子都是灵根天的修为,在半个月之内便连挑数名潜龙榜前二十的修真者,稳稳的占据了第十三到第十五的位置,又过了半年,五派的真传弟子全部榜,排在前五十的全部是五派的真传与精英弟子。



    不过他们的排名并不稳当。



    当然,这仅仅只是个别的现象罢了。



    在真传弟子和强大的精英弟子们霸占了潜龙榜前五十位次的同时,潜龙榜后五十位争夺也变的越来越激烈起来。



    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各门各派都会有一些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的新人冒出来,互相挑战,短短时间内,潜龙榜后五十位的厮杀越来越激烈,发展到最后,甚至有精英弟子被其他门派入室弟子挑落下马的现象。



    整个潜龙榜的后五十位简直变成了一个绞肉机,无数初出道的,想成名的修真者绞在里头,乱七八糟,又经过两个月的时间,第五十到六十名的位置也渐渐的稳定了下来,在这其,有七八名各派之强大的精英弟子脱颖而出,譬如说小寒山的梅云曦,剑术通神,虽然仅仅是灵根第三重天的修为,但凭着手的一柄仙剑,击败了数名灵根九重天的年轻一带高手,排名第五十三位,玲珑谷的沈君则靠着一件品法器和出神入化的操纵技巧排在了第五十五位。



    另外阴风教的曹盛,玉剑派的王澜也各自凭着不同的手段排在了五十四和五十六位。



    至于排名第五十一的,则是小寒山的金子扬。



    是的,金子扬。



    在离开小寒山半年之后,金子扬强势归来,据说是撞了什么仙缘,凭着一双肉掌和极霸道的真元,拍死了其他四大派的三个有名的精英弟子,妥妥的排到了第五十一位,之后,便没有再继续挑战了,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事实,在五派弟子霸占了九成的潜龙榜,排名五十之后的弟子经过了一系列的交锋与绞杀之后,名次便稳定了下来



    那些未能榜的散修与小门小派的修真者终于见识到了五大门派的强势,谁也不敢随便动手,而五大门派的榜弟子在大致的熟悉了其他人的实力之后,也没有再随意的挑战,而是以维持自己的排名为主,经过一年半的争斗,潜龙榜之争陷入了一种极为诡异的平静之。



    一年之后,赤焰谷,地下火脉



    经过一年的修炼,王通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此时在他的丹田之,又一枚暗红色的火丹形成,这一枚火丹,他炸掉的那一枚更加的通透,更加的凝实。



    在丹田深处,原本赤红色的真元此时已经转化为了金红色,在无相钧天大力神通的洗炼之下,三火归元终于完成,赤焰地火诀大成,火丹的周围,一尊极为细小的三头火蛇趴在火丹头,一副慵懒的模样,只是这一头三头火蛇与之前的两头火蛇相,似乎少了一点什么东西,具体而言,便是缺乏灵性,仅仅只是真元凝练而成的一种灵物初成的产物而已。



    在王通睁开眼的同时,不远处的岩浆也翻滚了起来,两只巨大而狰狞的蛇头从岩浆冒了出来,经过一年的时候,这条两头的红鳞大蟒也完成了兑变,硕大的脑袋布满了细密的鳞片,四只竖瞳灵动无,透着难掩的智慧光华。



    出了岩浆河,他甩了甩头,将身的岩浆了个于净,足有十余丈长的身体从河里探了出来,身子一扭,便化成了一团火焰,钻入了王通的眉心。



    在它钻入王通的眉心瞬间,丹田之的真元如岩浆般的沸腾了起来,三头火蛇猛的一下子窜了出来,沿着灵根极速游,在天地之桥,与两头红鳞大鳞融在一处。



    轰



    王通只觉浑身的真元都炸裂了开来,穴窍大开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