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寒山第十精英弟子王通出关,一年闭关,修为大进,说是撞了仙缘,修为由灵根第四重天,连破数关,直接打通了三穴窍,直九重天,达到了半步罡煞的境界,这也罢了,修真界,从来不缺乏这种气运滔天,惊才绝艳之辈,历史还有人以灵根一重天的修为一夜之前破开金锁,凝煞炼罡者,虽然鲜见,但也不少,问题是他闭关的地方。



    火神宗,赤焰谷!!



    刚刚把人家的真传弟子废掉了便进了人家的核心区域成全了自己,这是个什么情况?



    这里头一定有隐情,有八卦,有内幕!



    至于是什么,你们去猜吧,反正王通是不会说的。



    如果说王通这厮在赤焰谷闭关一年修为大进算是狠狠的打了火神宗的脸面的话,那么,他一出关便挑战潜龙榜排名第二十的青华子许子远更是引爆了所有人的眼球。



    在潜龙榜排名前十九的都是罡煞天的修为,并非灵根天修真者能够染指的,这样一来,第二十位,便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罡煞天之下第一的位置,从这一点看,潜龙榜第二十位的意义非常重大。



    王通一出关便挑战青华子,毫不掩饰自己对于梁州灵根天第一人觊觎之心。



    但是,他真的能做到吗?



    梁州修真界对于王通的了解其实不算太多,严格说起来,这是一个气运极浓的家伙,仅仅只是气运而已,至于他真正的实力,并没有多少人看好,毕竟王通之前面经历的战斗都不算惊艳,即使以灵根第四重天独战灵根九重天的妖修,挑战金秀贤,这一切的战绩虽然堪称显赫,但并不惊艳,他战胜妖修还是借助了伴生灵物,与金秀贤一战,虽然重创了对手,但并没有取得胜利,而是见势不妙,远遁而去,最后还闭关了一年。



    尽管一年以后修为大增,但是真正的战力如何,还没有经过任何的检验,而青华子许子远,则是这经历了无数次检视的剑修,其剑势之盛,其战力之强,让人侧目,甚至还有人怀疑在未来的一年内,他甚至会挑战罡煞天的修真者,完成越级挑战这一壮举。



    事实,在一个月前,青华子一剑斩杀了前来挑战的小寒山真传弟子管子云后,便再也没有遇到过任何挑战了,大家都在等着他挑战罡煞天呢,想不到这个时候,王通撞了出来。



    梁州,名剑城,论剑山庄



    “小师弟,你要想清楚,当真要挑战许子远?”



    即使已经到了论剑山庄的大门口,金子扬仍然有些无力的劝诫道,“我知道你的遇合极多,气运浓烈,战力也非常人可,但这许子远也非寻常之辈,你突然挑战他,真的有那么大的把握?!”



    金子扬很担心,之前他对王通是充满信心的,毕竟随手便拿出一套能够破解心魔大誓,甚至能够利用心魔提升修炼速度的法门,这样的功法,他从来没有听说过,在他看来,这样的功法完全不应该出现,可是偏偏出现了,而且王通还毫不犹豫的将这一门功法传授给了他,说不感激是不可能的。



    而在感激的同时,他对王通又多了一分忌惮之心,随随便便将这样的功法送给自己,王通身的秘密绝不会小。



    当然,规矩他是懂的,他不会去主动探寻王通身的秘密,甚至在必要的时候,还会为王通保密。



    但身有秘密是一回事,是不是有足够的实力是另外一回事。



    管子云也许子远一战他也在场,许子远那凶残的一剑,他是看在眼,惊在心,那剑光实在是太快,太强了,管子云身为太白峰的弟子,本是剑修,在小寒山年轻一代之也仅次于他的师兄李浮云,可是却连出剑的机会都没有被一剑斩杀。



    他自问面对那一剑,自己也不会有任何幸理!



    王通呢,可能他会有一些秘法,一些不为人知的手段,可是在这样的剑术之下,在这样一名纯粹无的剑修手,他并不认为王通能够有多少胜算。



    “大师兄,到了试剑山庄,你认为我们还有退路吗?!”王通微微笑道。



    退路!!



    金子扬不由向四周望去,这才意识到自己真的失态了,一路行来,他竟然没有留意随着他们来到试剑山庄有许多的修真者也都跟着过来了。



    开玩笑,这可是潜龙榜之争啊,而且是第二十名之争,争的不仅仅是席位,还有梁州年轻一代灵根天第一人荣誉,能不引人注意吗?



    不要说那些散修,梁州各个宗门都有人前来,包括五大门派在内,罡煞天的高手不必说了,甚至其还有几道极为晦涩难掩的气息,金子扬知道,那是金丹天修真者的气息。



    “看来试剑山庄早有准备啊,说不定我一离开云池下院,他们已经摆开阵势了。”



    “该死,师父为什么不阻止!”金子扬面色大变。



    “有什么好阻止的,在我放出话之后已经没有退路了,我既然把话放了出来,要负责任,管子云被杀,本门在潜龙榜的局面堪忧,我非潜龙榜人物,败了没什么大不了的,若是赢了,便能够为宗门取得主动权,在这样的情况下,便是师父也无法阻止。”



    “算这样,护身的法宝应该给一些吧!”金子扬面色不豫的道。



    “我拒绝了。”王通道。



    “什么?!”金子扬又是一阵意外。



    “寸功未立,要什么法宝,只要我击败了青华子,所获岂不是更多?!”王通眯着眼睛笑道。



    “你……!”金子扬指着王通,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自家的这位师弟,是不是对自己太有信心了?



    “你说的有理,若是你击败了我,我相信太白峰的风太白一定会送你一把好的飞剑!”



    “什么人?!”金子扬面色大变,转头望去,却见试剑山庄的大门已然洞开,一名青衣少年缓步步出了大门。



    青色剑衫,腰悬长剑,眉目如画,剑气逼人!



    “青华子许子远!”



    “我认得你,次我杀管子云的时候你在不远处,应该是他的同门吧?!”许子远微笑问道。



    “连云峰金子扬!”



    连云峰,呵呵,小寒山五峰,我听说过,你的人缘不错,个个都喜欢请你为他们送终!”



    “混帐!”金子扬大怒,许子远说话也太不听了。



    “怎么,想要挑战我吗?可以啊,你们两个一起便是了,省得我麻烦。”



    “不用了,我一个人便能行了!”王通按住差点冲出去的金子扬笑道,“师兄,制怒。”



    金子扬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道心种魔运转,将自己的怒气全部吞噬,情绪恢复了正常,冷静的道,“小师弟,你若杀不了他,我必杀他!”



    “好!”王通拍拍金子扬,转身朝许子远行走,赤红色的焰光自他的身冒了出来,越是往前,火光越盛,十步之后,王通整个人都被笼罩在一片火光之。



    “许子远,我来杀你!”



    许子远笑容微僵,指尖在腰间的剑鞘划动起来,“你要杀我,先问问我的剑!”



    青光乍现,化为一道匹练,瞬间便到了王通的面前。



    轰!!!



    剑光狠狠的扎在了那团火光之,将火光击的粉碎。



    “哼,不堪一击!”



    一剑击破火光,许子远冷哼一声,面露不屑之色,不过在下一秒,他的不屑之色僵在了面。



    “好剑术,不过,还差点火候!”



    散落在半空之的焰光并没有消失,相反在空竟然自由的组合起来,最终王通的身形再次出现,只是他身的火光已然消失了。



    这是一门二级火行术法,火焰替身,并不是什么高明的术法,但是却极为难练冷门,因为这门术法对于火行元气的操纵要求实在是太高了,即使是专修火行法术的也没有几个能够做到这一点,王通却是仗着自己的真元精纯,轻易的做到了。



    只是虽然做到了,但是也消耗了之前他积累的真元,面对一名强大的剑修,想要再次施展的话,已然没有机会了。



    一剑无功,许子远十分的意外,但也仅仅只是意外而已,王通的顽强激起了他的好胜之心,青色的剑光再次亮起,这一次,剑啸之声大起,隐有雷鸣之声,青色的剑光分化为数十道,闪电般的疾射而至。



    “剑光分化!”王通笑了,许子远出身于玉剑派,于剑道一门的造诣绝非常人可,这一点,王通也承认,他在剑道的造诣的确要高出自己一筹,自己也不远是刚刚到达人剑合一的境界,还差他一个境界。



    可是剑术造诣再高,也架不住有前后眼啊!



    下一秒,同样青色的剑光自王通的身边荡起,以一个极为刁钻的角度切入九道分化的剑光之。



    九道剑光在王通的面前同时泯灭。



    “不可能!”许子远不由色变,正要引剑再攻之时,一点青光已然点向了他的面门。



    “找死!”真元催动之下,青色的剑光如花般的绽开。



    当当当当当



    清脆悦耳的剑器交击声如珠落玉般,两道同样青色的剑光绞杀在一处,根本分不清谁是谁。



    一阵青光爆开之后,剑鸣嘎然而止,王通的身体如炮弹一般的倒飞出去,重重的摔落在地,手的游龙剑也只余下了一半,看起来十分的狼狈。



    结束了吗?!



    下一刻,空陡然传来一声暴喝,“找死!!”



    金丹期的灵压扑天盖地而来,一只大手朝王通凶猛的压了下来。



    “玉贞子,欺我小寒山无人否?!”



    又一道金丹期的灵压压下,一只如玉般的拳头从空冒了出来,与那只大手撞在一处,一击之后,没有任何声息,拳掌同时消失。



    空传来一声冷哼,再无声息,再看场,青华子许子远立于原处不动,手持长剑,神色凝固,一点淡淡的血痕出现在他的眉心,越来越深。



    三息之后,他的身体轰然倒下。



    楸div>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