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子远败了,不仅败了,而且死了!



    王通丝毫没有手下留情,一如他一剑斩杀管子云一般,将其斩杀于论剑山庄门前。



    许子远的剑术造诣要王通高出不止一筹,可是造诣并不代表战力。



    在向许子远挑战之前,王通便已然做出了推算,而且推算了不止一次,用什么样的方式对许子远下手,怎么杀他方才适当,他才推演了不下于十次,再加奕剑术与未来眼的运用,看起来他胜的很狼狈,事实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



    不过,这显然并不在玉剑派和其他人的预料之,周围的散修也好,门派修真也好,隐在空掠阵的各派金丹天修真者也罢,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局,以致于那玉剑派的修真者直到王通得手方才反应过来,根本没有来得出手相救。



    及至后来王通得手之后,恼羞成怒之下,竟然要对王通怒下杀手,不可过惜,这一次小寒山也吸取了一次的教训,有金丹天修真者暗掠阵,正好救了王通一命。



    若是换个旁人,现在恐怕早已经吓的屁滚尿流了,王通面色如常,略微调息了一番,恢复了正常。



    此时,金子扬已然一脸瞠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王通竟然胜了,而且还在人家玉剑派的地盘里直接将许子远斩杀,这也太夸张了吧。



    “怎么了,大师兄,还不走?!”



    “走?!哦,走!”金子扬道心种魔微一运转,头脑一清,顿时又变成之前那种无悲无喜之色,周围的玉剑派弟子越来越多,面色越来越不善,他哪里还不知道这里并非久留之下,如果不是围观者甚众,恐怕玉剑派的弟子要群起而攻之了。



    两道剑光纵起,在天边闪动了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只余下周围纷纷议论的围观者与愤恨无的玉剑派弟子。



    “计师兄,为什么不让我留下他们?!”



    玉剑派,三名真传弟子的面色铁青,围着玉剑派第一真传弟子计忠明,刚才若非计忠明压制,他们四个恐怕早冲出去向王通出手了。



    “计师兄,您和穆师兄是罡煞天修为,排名靠前不能出手,我们可以啊,为什么要放他们走?”



    “是啊,这王通剑术诡异,修楸莫测,实是一大威胁,这样放他走了,这潜龙榜之争,恐怕会生出许多的变数啊!”



    计忠明摇了摇头,扫了三名真传弟子一眼,冷然道,“你们的实力不错,但是与许师弟子如何?!许师弟尚不是他的对手,你们去,徒然取辱而已。”



    “大师兄,话不能这么说,许师兄之败,败在轻敌,若是他一开始……!”



    “算他一开始全力以赴,也不可能胜,王通的剑术步步为营,如人奕棋,算计周密,除非拥有能够碾压他的修为,否则你们谁去都是败,甚至败亡,玉剑派已然败了一次,不能再败第二次了,所以,我才不让你们去。”



    “可是这么任由他离开,我玉剑派的颜面何存?!”



    “颜面?哼,潜龙榜之争,什么时候看颜面了,争的是利益,争的是得失,胜败靠的是实力,并不是颜面!”计忠明冷笑道,“再说,如今我们最大的敌人并非是小寒山,小寒山便是多出一个王通,也不可能对我们造成威胁,我们最大的敌人是玲珑谷,潜龙榜前五十位,我玉剑派占了十八位,玲珑谷占了十七位,如今许师弟败亡,玲珑谷已然与我们持平了,我得到消息,玲珑谷又有数名入室弟子出关,不日要卷入潜龙榜之争,身份未知,实力未知,这才是我们最大的敌人,若是无法在这一次潜龙榜之争压倒玲珑谷,我玉剑派的地位便岌岌可危了,至于小寒山,待潜龙榜之争过后再去清算不迟。”



    “这样也太便宜王通了。”



    “便宜王通?哼,待得潜龙榜重立之后,我必亲手取其性命,为许师弟报仇。”计忠明眼闪过一道寒光,冷然道。



    ………………



    …………



    “恭喜掌院!”



    “恭喜掌院!”



    ……



    自击败许子远后,王通与金子扬小寒山金丹天长老的护送之下,安然返回了云池下院,那名金丹天长老自始至终没有露过面,只是在临去之时传音王通,让他休养之后立刻回小寒山接受宗门奖励,这也是在王通的预料之。



    不说许子远击杀管子云之事,单说王通现在潜龙榜第二十的位置,对小寒山而言便有着极大的价值,这个位置的重要性不必多说,得到之后,如何保住这个位置才是关键。



    靠王通一个人吗?不,要靠小寒山的力量来保护,因为这其关系到的利益实在是太大了,这也是为什么在挑战之前,王通没有接受来自宗门支援的原因。



    挑战之前接受了,那么他的胜利要与宗门分润,陈色不会像现在这么足,宗门过后的奖励恐怕也会有所逊色。



    但是如今不同,他单挑许子远成功,位潜龙榜第二十,不管现在这个位置他稳不稳,宗门都会给予他足够的支援,让他坐稳这个关键的位置。



    通过这一次的挑战,他为管子云报了仇,再次展现了自己的实力和价值,同时又一屁股坐到了一个重要的位置头,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将会得到的好处绝不会少。



    “通师弟,这一次,你可是真的露大脸了,整个太白峰都要承你的情了。”



    “太白峰那帮剑疯子还是算了吧!”王通摇头苦笑道,他为管子云报了仇,太白峰的确是会承他的情,不过那帮剑疯子在承情后的第一剑事情恐怕是找他剑,王通可不想把自己宝贵的时间浪费在他们的身,“他们不来找我的麻烦我谢天谢地了。”



    金子扬也笑了起来,“对了,这一次宗门的奖励恐怕不会小,恐怕还会让你进入宗门宝藏之挑选法宝,你可一定要用心挑选,你现在的位置太过重要,用不了多久,会有人来挑战你了,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大师兄放心,我心里有数。”



    “小心玲珑谷的家伙。”



    “玲珑谷?!”王通微微一怔,道,“听说他们这一次潜龙榜之争的表现不错。”



    “何止不错,已经快要把玉剑派压下去了,你击败了许子远,如今潜龙榜前五十位是玲珑谷与玉剑派数量相当,远多于其他三派,最重要的是,前十九的位置,也是罡煞天的弟子,玲珑谷竟然玉剑派多一个,这占尽了优势,之前许子远占据第二十的位置时,挑战者虽然众多,但是没有一个玲珑谷的弟子,想来他们是在等待一击必胜的机会,如今你占了先,他们的目标恐怕会转移到你的身了。”



    “转转吧,既然已经弄成这个样子了,自然不能半途而废,你说是不是?!”



    对于玲珑谷,王通有一份天然的警惕,而这一份警惕的出现也是偶然,主要来自于万鸣的那一门神通,再联想到玲珑谷的名字,这种警惕之心说来来,并无太多的预兆。



    王通知道这一分警惕之心来自于哪里,这是一种预警,根源在于他的六爻神算、未来星宿劫经和未来眼三门神通法门结合起来之后生成的一种预警的本事,这一门本事甚至可以称得是神通了,这种神通平时不显山不露水,对于修炼也没有什么帮助,战斗的时候用处也不大,但是一旦发现什么异常的事情和异常的线索,这门神通便会自动的推演,向王通发出警告,这一次也不例外。



    由万鸣的神通他想到了永生世界的一门类似的神通,再想想永生世界并不是存在于传说的世界,而是诸天万界之真实的世界之一,而诸天万界之,还有一个神秘的诸天轮回之地的存在,各个世界之间也不是没有联系的,所有的一切线索被这一门预警的神通结合在一起,便让王通对玲珑谷充满了忌惮,而这一次五派重立潜龙榜,玲珑谷的表现更是让王通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在梁州六派之一直处于游水平的玲珑谷似乎突然发力了,开始强势挑战起玉剑派的权威来,而从现在的情况来看,面对玲珑谷的挑战,玉剑派并没有充足的心理准备,被玲珑谷打了个措手不及,而自己的行动则相当于在背后狠狠的踹了玉剑派一脚,将玉剑派踢到了一个危险的边缘。不过这还不够,玉剑派身为梁州的老大,优势保持了数千年,底蕴深厚,玲珑谷想要挑战他的尊严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重立潜龙榜只是第一步,仅仅在潜龙榜与玉剑派分庭抗礼是远远不够的,他们需要在潜龙榜对玉剑派形成强势的压制,这样才能体现出玲珑谷的潜力,才能向外界展现出玲珑谷实力,所以,从某种意义来讲,潜龙榜第二十名的席位是玲珑谷志在必得的,玉剑派也同样如此,当然,即使是志在必得,他们派出来争压这个位置的也只会是灵根天的修真者,如果派出罡煞天的弟子出手的话,那么这第二十的席位便没有任何意义了。



    “是不知道先出手的是玉剑派,还是玲珑谷了!”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