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通通过六爻神算推演玲珑谷的最终目的,看到的是一颗眼球。



    一颗飘浮在白骨山的眼球,当然,对于这一颗眼球他仅仅只是惊鸿一瞥而已,并没有看到太多。



    当他看到那颗眼球的时候,那颗眼球仿佛也注意到了他,闪过一道微光,微光之后,画面便消失了,王通的精神也遭到了重创。



    那种感觉非常的怪,因为他之所以会遭到重创,并不是因为那枚眼球的力量伤到了他,事实,那枚眼球散发出来的光华并没有伤害到他,仅仅只是切断了他的真元与六爻神算之间的联系罢了。



    这是一种非常异的感觉。



    严格来讲,六爻神算应该是一门神通,也可以说是一门法术,王通也不知道如何区分,但是他在运转的时候,一方面会运用到他的真元和精神力,另外一方面,在这门神算运转的时候,他的真元和精神力还会沟通到冥冥之的一股神秘的力量,王通以前不知道那股力量是什么,但是自从看到了未来星宿劫经之后,便非常清楚,那一股冥冥之的神秘力量便是时间线与因果线,正是借助时间线与因果线,他方才能够看到未来的景象。



    时间线与因果线对于王通的六爻神算而言便如天地元气之于术法,突然之间被切断之后,王通整个人都不好了,精神和真元全都一脚踏空,轰的一下栽到了坑里头。



    白骨堆积的山脉,诡异的眼球,消弥天地元气,所有的特征似乎都符合着永生世界一件道器的特征,末法之眼。



    末法之眼有两个功能,一个是监察天下,借助末法之眼,理论可以监察到一个世界的一切细节,当然,要做到这一点,所需要消耗的真元是海量的,完全不是王通这样的修为能够承受的,甚至便是元婴天的修真者也不可能做到,但是在小范围内监控还是做的到的,另外一个功能便简单的多了,便是消弥天地元气。



    末法末法,什么叫末法,便是将天地元气消灭掉,在一个范围内营造出末法的环境,这样便能够大大的限制术法与神通的威力,这是末法之眼的功能。



    当然,除了这两个功能之外,末法之眼这件道器会对修真者本身有什么样的增幅作用,便是未知了。



    这也是法器,灵器与道器之间的最大区别之处。



    法器自带术法,威力大小不一,极少数的绝器法器甚至还有可能自带神通,而灵器除了拥有法器一切的功能之外,还多了一个特性,便是能够在修真者施展术法的时候,对术法神通起到加持的作用,道器,则更一层楼,不但拥有灵器的功能,还能够对炼化他的修真者本身起到加持的作用,如一个罡煞天的修真者拥有一件道器,在道器的加持之下,便能够拥有金丹天修真者的威力,若是得了一件绝品的道器,那更不得了,甚至能够发挥出元婴天修真者的战力来。



    末法之眼是道器,炼化之后,自然也会对王通本身起到加持的作用,至于是哪方面的加持,不得而知了。



    不管怎么说,末法之眼是王通来到这个世界见到了第一件道器,他自然不会甘心的放弃,也不可能放弃。



    “问题是,这玩意儿究竟在什么地方,玲珑谷既然选择在梁州开山立派,想来这件道器便是在梁州的范围之内,但是梁州的范围太大,数百万里的方圆,如何才能找到这件道器呢?”这才是王通感到棘手的事情。



    他也不是没有想过用六爻神算再推演一次,不过鉴于前一次推演之后的遭遇,他并不认为现在这么做是一个好主意,至少要等到自己完全恢复过来,并且度过这一次的挑战风波再说。



    一个月后,贺锦舟要挑战他了,贺锦舟可不是万鸣和周海龙那般在玲珑谷排名靠后的真传弟子,他是实打实的玲珑谷第三真传弟子,在这一次潜龙榜之争表现出来的战力绝非另外两人可,王通即使对自己有信心,但也不敢掉以轻心。



    周海龙的亏他已经吃了一次了,不打算再吃第二次,所以他准备在自己的精神力量再次恢复的时候,推演一次与贺锦舟的交手过程,摸一摸贺某人的底,做到万无一失。



    “可惜,那贺锦舟也不是轮回者,玲珑谷藏的倒是蛮深的,把自家的轮回者都藏了起来,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通过玲珑谷的一系列动作和自己推演的结果,他固执的以为玲珑谷肯定有轮回者或者是契约者,完全没有想到玲珑谷的确是和诸天轮回之地有关系,只是近千年来,一个轮回者和契约者都没有出现过,早已经与诸天轮回之地和门派的创派祖师断了联系,否则断不会是现如今的这一番模样。



    在王通精心的休养生息,准备迎接贺锦舟挑战的时候,心头突然一动,一股热血涌动的感觉充满了全身。



    “怎么回事,竟然在这个时候心血潮来,难道事情又发生了变化?!”



    心血潮来的感觉让他有一种立马推算的冲动,但是可惜,他很快发现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他的精神损的确是太过了,以至于现在根本无法推演,只能凭借自己的灵觉感应到这一次心血潮来和自己有着极大的关系,而且这股心血潮来的同时,还有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在他的灵觉之打转。



    “是什么呢?究竟是什么呢?怎么会有这么怪的感觉,我在哪里感觉到过?不对啊,到底是在哪里感觉到过,究竟是什么样的感觉,为什么我会这么熟悉,但是却又有一点陌生呢?!”王通扪心自问,细细的体味着这种感觉,突然之间,他的双眼猛的一下子睁了开来,怪叫一声,“轮回者,是轮回者的感觉,我是轮回卫士,所以对轮回者有一种天生的敌意,这是轮回者给我的感觉,在碰到绿云他们的时候感觉是一样的,只是这一次,这种感觉前一次更加的强烈,更加的不可控,还有种种难掩的厮打冲动,是轮回者,而且还是大批量的轮回者!”



    瞬间作出了判断,他猛的站起了身,面露出了极为激动的表情来,不过在这激动的表情之后,便是一种难掩的忧虑,“该死,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过强烈了,强烈了,之前任何一次的感觉都要强烈,要么是轮回者的数量太多,要么是实力极强,若是前一种,我还有浑水摸鱼的办法,若是后一种的话,恐怕真的有大麻烦了,不行,暂时不能够暴露自己,得从长计议,看来未来的计划需要变了,让我看看,这些家伙究竟是什么人。”想到这里,他毫不犹豫的掏出了一个白玉小瓷瓶,从瓷瓶倒出了三颗鲜红的丹丸,一仰头,便将丹丸吞了下去,顿时,一股热流涌起,无相钧天大力神通猛烈的运转了起来,将这一股热流提纯成了一线,直冲紫府识海。



    轰!!!



    那股热流在紫府识海之猛烈的炸了开来,原本受到伤害的精神力量以极快的速度恢复着。



    “唉,这九枚归神丹可是我花了大价钱弄到手的,想不到竟然用到了现在。”王通心叹息一声,伸出手准备去摸三枚黄玉钱,可是手刚刚伸出怀,便僵住了,这个时候,他方才想到,自己似乎又忘了一件事情,那便是三枚黄玉钱在他推演玲珑谷的目的时已然炸成了粉碎,现在他的身却是再也没有合适的黄玉钱了。



    “该死,怎么会偏偏在这个时候闹这样的乌龙?!”王通心大骂起来,不过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得乖乖的将身所有的玉钱都倒了出来,开始在其慢慢的选择起来。



    ……………………



    …………



    也是在王通心血潮来的同一时间,梁州某处,七道金光突然之间从空射出来,光华泯灭之后,出现了七道异的身影。



    这七人出现之后,表情先是一怔,随后便露出了狂喜之色,其几人更是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一边呼吸,一边发出畅快淋漓的呢喃声,“好,实在是太好了,如此浓烈的天地元气,如此多的天地法则,好,真好了,像是回到了自己的世界一般!!”



    “是啊,好浓烈的天地元气啊,真想在这里多呆些时间,对了,我们这一次的任务时间有多久?!”



    “一年半,在一年半的时间任意寻找梁州潜龙榜的高手,将其击败,夺取梁州潜龙榜的席位,至少要获得前五十名的席位,否则,抹杀!”



    七人之,一名身着银袍的男子冷幽幽的道,“所以,不要高兴的太早了,这个世界的元气等级极高,实力也非其他的世界可,小心阴沟里翻了船!”



    “放心吧,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是前五十的位子吗?资料里已经很清楚了,梁州只是这个世界的一隅之地,修真者的实力并没有想象的高,而这个所谓的潜龙榜也都是为了各派的弟子而设置的,也是所谓的年轻高手,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凝煞炼罡罢了,到了第二十名,全都是灵根天的修真者,以我们的实力,冲入前五十名,完成任务应该不会太难。”



    “结论不要下的太早,你怎么知道不难,这个世界不仅仅有修真者,有术法神通,还有强大的法宝,千万不要小看你们的对手!”



    “桀桀桀桀桀桀桀……!”一阵怪笑从七人的一名绿袍罩住全身的矮子身发了出来,“术法神通,好啊,法宝好,待我杀光他们,抢光他们的术法神通,抢光他们的法宝,才不枉来此世一遭啊!”



    “绿袍,这里不是主神殿,也不是你的莽苍山,这里是昆墟界,是少数几个连主神都忌惮的世界,术法神通和法宝可不是那么好抢的。”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